• 第153章 风雨欲来

    更新时间:2018-08-09 17:45:45本章字数:6021字

    “你这叫求婚誓言吗?”夏霁菡的眼里闪着水晶一样的东西。

    “不是,我这叫颁奖感言。”他说着,长指取出那枚戒指,给她套在了左手的无名指上,然后把她的小手搭在自己的掌心里。她那只娇小略显修长的手,是那么白皙柔润,指上的钻戒是那么的简洁清新,又是那么的优雅秀美。注视了一会儿,就把这只手放在自己的嘴上,亲吻了一下,然后说道:“现在,该你发表获奖感言了。”

    夏霁菡含着泪,想了想说道:“感谢上帝发现了它,感谢现代工艺制造了它,感谢你把它颁给了我,感谢所有应该感谢的人…….”夏霁菡故意用幽默轻松的口吻,模仿奥斯卡获奖者惯用的“感谢”,哽咽着说出了这几句话,就再也说不出来了。

    关昊双手捧住她的脸,用拇指揩去她眼角的泪水,温柔的注视着她,说道:“别哭,等我处理好一切,就给你加冕!”

    夏霁菡的泪流的更欢了,她透过雾气蒙蒙的眼睛,听话的点点头。

    关昊看着眼前这个楚楚娇柔的小女人,心中生起无限的爱怜,他的呼吸急促起来,深情的凝视着她,激动地说道:“我记得奥斯卡的获奖感言里还有这样一句话,那就是:这一刻干什么都是合理的。”说着,他温柔的吻向了她的唇,掠过她颤抖的小舌,把她抱离了地面……

    元旦前夕,于婕如愿调到了锦安市电视台新闻部,并且如愿的被分到要闻组。后来夏霁菡听刘梅说,还是岳筱为于婕说了话,不然仅凭她个人的能力,她很难进入市台,并进入要闻组的。

    夏霁菡感觉于婕的内心很累。

    于婕走后,小单缺少了搭档,督城电视台要闻组也缺少了一个首席文字记者。古时有意让夏霁菡复出,他也试探过夏霁菡,但夏霁菡根本没有表示出兴趣,想起关昊的嘱托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只好矬子里拔将军,又有一个记者顶替上来,但明显的是形象、气质、着装以及文字功夫,都不及夏霁菡和于婕。为此任志就跟古时说换人,古时愁眉不展,他说要是有人还至于发愁吗?任志也没办法,这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变的事情,许多都是体制原因造成的。

    元旦前一天,锦安市首次举行了隆重的在京人员春节茶话会,市委、市政府四大班子成员除去在家值班的全部参加。就在关昊和岳筱一起步入会场的时候,关昊意外的在记者席中看到了于婕的身影,而于婕也在向他点头微笑。关昊忽然想起了夏霁菡说的那句话“有人比我更需要这个奖。”脑海中竟然有了瞬间的空白。他感觉调整自己的视线,思想意识恢复了正常。

    这次茶话会,于婕收获最大,她认识了前来参加茶话会的香港?澳门建业集团锦安国际温泉度假村的执行总裁琳达小姐,由于年龄差不多,俩人一见如故。琳达很愿意结交媒体的朋友,况且于婕又是一位漂亮交际能力强的记者,并且和市委书记关系甚密,她是不会错过认识于婕的机会的。而于婕调到锦安来,是有着鲜明的目的性的,她当然也不会放过结交各路精英的机会。

    就在锦安高调召开在京工作人员茶话会的同时,关昊的父亲关正方也参加了军区离退人员的茶话会,跟以往不同的是,他回来后没有像以往那样兴高采烈,而是脸色铁青、怒气冲冲。刚一进家门就大声对老伴儿吼道:“给小昊打电话,让他今晚必须回来,我有话跟他说!”

    关母一看他的情形反常,就小心地说道:“有什么话能不能过几天再说,他们马上就要召开人大政协会议了,他肯定非常忙。”

    关正方本来还想说什么,一听老伴儿这样说,就把后面的话硬咽了回去,赌气的进了书房,半天都不再出来。

    等关母不放心走进书房后,才发现他一动不动的坐在椅子上,脸色紫红,额头上满是汗珠,呼吸急促,撑住书桌的双手颤抖不停,连桌上的笔架都在抖动。关母大惊,急忙拨打了120。

    就在关正方突犯高血压住进医院的同时,正在海南考察地产项目的关垚和周月连夜坐飞机赶回了北京。由于妈妈有交代,爸爸住院的事他没有告诉哥哥。

    经过医院的抢救,关正方脱离了危险,关垚也从妈妈的口中知道了爸爸这次发病的主要诱因后,他的心情不由的沉重起来。

    原来,在军区的新年茶话会上,关正方遇到了原来的老上级也是罗荣生前的老战友。不知为什么,这位交情甚笃的老领导,见到关正方后没有了以往的热情,关正方想方设法的和他没话找话说,这位老领导始终对他表现出不屑理睬的神情。关正方以为他在耍老小孩的脾气,就没往心里去,谁知,晚宴快开始的时候,这位老领导当着众位老伙计的面感叹道:“人啊,不能太势力了,用人可前不用人可后,我一生最看不起这样的人。但是也有走眼的时候,罗主任英明一世不也走眼了吗?好在我终于在临死前认清了一个人,你们说这样的人还配与我等为伍。”说完,硬是把几个老战友叫离了关正方坐的这桌,桌上只剩下关正方孤零零的一个人。

    关正方看到老首长幼稚不通人情的举动,仍然没有生气,有几个老战友不忍离开这个座位,他还微笑着冲他们挥手,说道:“去吧去吧,他高兴就行。”他在想可能是前几天组织人登山没叫他,他不高兴了。哪知,当他过去敬酒的时候,老首长居然不跟他喝,还把杯里的酒撒在了地上,关正方莫名其妙,非常尴尬,后来通过别人议论才知道是因为关昊和罗婷复婚的事。原来,在几个老战友中,早就有这样一种说法,说罗荣不在了,关家承诺的复婚也黄了。

    关正方听后气血就往头上涌,想他一辈子刚正不阿,什么时候做过忘恩负义、说话不算数的事?他“啪”的一拍桌子,说道:“我关正方是什么人你们大家知道,那是孩子们自己的事,与我何干。”说着,摔掉了酒杯,饭也没吃一口,就拂袖离开了宴席。坐在车里越想越气,越气越想,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怒气冲天了。以他的性格恨不能立刻把儿子招呼回来痛骂一顿,可是老伴儿一说锦安要在这一两天召开人大、政协会议,他就没了脾气,因为关昊的事业,向来是这个家的头等大事,他知道儿子要在这个会上通过代表们的投票选举,正式成为锦安市的市长。这是关昊政治生命中的大事要事,无论他再怎么生气,这个时候都是不能把他叫回来的。

    但是一想到席间自己受到的侮辱,他就气贯头顶,本来就有高血压的老病史,这下就再也坚持不住了,犯病住进了医院。

    可怜天下父母心,他刚刚恢复意识,就跟老伴儿说不要告诉那个兔崽子,等他开完会再找他算账,老伴儿杨雪点点头,没有和他理论。

    这一切,紧张忙碌的关昊浑然不知。

    元旦茶话会结束不久,锦安市隆重召开了人民代表大会,关昊全票当选为锦安市市长,他是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市长。当他健步走上主席台上的时候,会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会上,他做了本届政府的工作报告。

    人们不难发现,本届政府工作报告中,在上一届政府工作的基础上,再次强化了对接京津的战略措施,首次提出“关注民生,两轮驱动”的指导思想,并且强调了本届政府要将环保、新能源产业、教育等工作纳入重要的工作内容。加大治理整顿明珠湖污染企业,做到达标排放。建设好两个开发区,打造中国的新能源之谷和锦安市国际会展中心,加大对贫困山区教育的投资,彻底改善办学条件。在保增长的措施上,要求各县市不拘一格,切实解决好民生的问题。

    细心的人在这次政府工作报告中还发现,打造国际会展中心被列入了政府大事要事之中。这是以前邵愚的想法,最近一两年都很少被人提起。但是这次又被写入了政府工作报告中,说明了这个会展中心不但具有良好的市场前景,还说明了本届政府对上一届政府工作的尊重和肯定。

    夏霁菡没有在单位和同事们一起收看锦安市人代会的实况转播,她悄悄的回到了关昊的住处,打开了电视,为自己泡上了一杯绿茶,独自一个人且心无旁骛的看着那个熟悉的身影。当她看到关昊全票当选锦安市市长的时候,眼里流出了泪水,尽管这个结果没有任何悬念,但她的心里还是很激动。对着走上主席台的关昊,她伸出两根手指,向他摆动,她在心里默默地说道:亲爱的,祝贺你!她突然想到这句话应该在第一时间送给他,就拿起手机,给他发了信息,她甚至异想天开的希望正在台上的关昊放下讲话稿,掏出手机观看,呵呵,她不禁失声笑了出来。

    这时,夏霁菡的手机响了一下,她吓了一跳,心想不会是关昊回的信息吧?打开一看,是刘梅:“呵呵,小仙女,我是应该祝贺你还是关市长?还是通过你向关市长表示祝贺呢!”夏霁菡笑了,他能够想象的出刘梅发这信息时的神态。

    看着电视上的他,整齐的西装,精致的领带,中正英俊的脸,尤其是那深邃的目光,是那样的自信、笃定,这不由的让她想起他刚来督城的时候,也是这样的神情,也是这样令人惊羡的仪表,他是那样的英气十足,又是那样的器宇轩昂,她恍惚感觉难道这就是自己的爱人?

    是的,这是自己的爱人,她对他触手可摸。

    就在夏霁菡坐在电视机前对着关昊偷偷笑的时候,邵愚此时也坐在沙发上,聚精会神的收看着实况转播,当看到关昊全票当选的时候,他激动的搓着手说道:“太好了,完美!”

    老伴儿听到他自言自语就赶忙撂下手里的活计从里面走了出来,和她一起出来的还有那只白色的蝴蝶犬。老伴儿问道:“全票通过了?”

    “嗯,全票!,没想到这个老陶还能贡献点余热。”邵愚高兴地说道。

    老伴儿坐在了他的旁边,心想,当初他自己当选市长时也没那么高兴啊?就说:“老陶怎么啦?你当初被选上的时候也没这么激动啊?”

    邵愚感到自己走了嘴,就说道:“没怎么?”

    老伴儿笑了,说道:“别瞒我了,我知道你们在后面默默的支持小关,在为他做工作,兴许关市长对你们做的一切一无所知呐?”

    “让他知道干嘛?他比我强,有思想,有套数,真诚干事,而且很有锐度。这样的干部要是在锦安多呆上两年就好了。”邵愚说道。

    “是啊,只怕呆不住的。”老伴儿附和着说道。

    就在会议闭幕的当天下午,关昊答应了夏霁菡回去吃晚饭,他知道她在等着给他祝贺。可就在回督城的路上,他却意外的接到了弟弟关垚的电话,才知道爸爸住院都好几天了。

    关昊一惊,说道:“为什么不通知我?”

    关垚叹了一口气,说道:“知道你在开会,脱不开身。哥,你先来公司吧,爸爸现在已经没事了,有些话我先要告诉你,你好有个心理准备。”

    关昊说:“不用了,你这样一说我就明白了,我先去医院,回头再说。”说着,挂了关垚的电话,打通了夏霁菡的电话,他说:“萏萏,我回不去了,爸爸住院了,我现在直接去医院。”

    收了电话,关昊紧锁眉头,他似乎预感到有些麻烦迟早是要来的,是麻烦终究的躲不过去的。他明白关垚的意思,无非就是想先给他透露一些消息,让他有心理准备,其实这种准备他早就有。这一段由于刚调到锦安,工作千头万绪,顾不上解决这些问题,尽管和这些客观因素有关,但潜意识里关昊懒于面对这些问题,上次老爷子来锦安,就是想跟他说什么,正赶上他要去北京参加签字仪式,如果他积极一些,当天晚上是可以赶回去和爸爸谈的,但是他没有,因为夏霁菡的事牵挂着他,让他放心不下,他要回去安慰这个小女人,要给她颁特殊的记者节的奖,因为她的确是受了委屈。

    在夏霁菡这个问题上,他很赞赏赵刚和古时的态度,从某种程度上说,他们是在替他做工作,为他着想。能有这样知心的朋友他很是欣慰,尽管这不是什么大事,但如果处理不好就会埋下隐患。

    他忽然想起了廖书记在督城跟他说的话,让他处理好个人的事,免得给别人留下什么口实。看来,回避不是长久之计,到了该面对的时候了。

    想到这里,他长出了一口气,脚下加大了油门,向北京疾速驶去。

    让关昊怎么都没有想到的是,当他推开爸爸病房门的时候,愕然的发现罗婷在里面。而且在给爸爸削苹果,爸爸气色很好,精神也很好,在跟罗婷说着什么。见他进来了,立刻耷拉下了脸蛋子,没好气地说道:“还知道回来呀?”

    关昊冲罗婷点了一下头,跟爸爸说道:“我刚开完会,就接到了小垚的电话,才知道您病了。”

    罗婷站起身来,对关昊说:“你来了就好了,都磨叨你半天了。”她又转向关父说道:“那您安心养病,我走了,明天再过来陪您。”

    关父说道:“婷婷,不用走,当着你说也没关系。”

    罗婷看见关昊皱了一下眉头,就说道:“不了,让他好好陪陪您吧,苏姨还等我吃晚饭呐。”说着就往出走。

    关昊送她来到走廊,说道:“婷婷,你现在怎么样?还好吗?”

    罗婷睁着美丽的眼睛看着他,努力在探寻他脸上的表情,但是很遗憾,关昊这话明显的是出于礼貌,没有半点的关切和热情。

    她空洞的看着他说道:“我好不好你还会关心吗?你的心恐怕只在那个姓夏的女人身上吧。”

    关昊没想到她会这样说,就闭了一下眼睛说道:“婷婷,我们都必须要走好各自的路不是吗?如果不忙我们抽空谈谈。”

    罗婷的脸有些僵硬,她说道:“好啊,你还是先到里面谈吧。”说完扭头就走了,没让眼泪当着他的面落下。她始终不相信关昊会这样无情无义,他之所以对自己无动于衷,都是因为那个女人,如果没有她,关昊绝对不会这么绝情的。尽管苏姨劝她放手,尽管她也知道强扭的瓜不甜,但是当看到关昊今天的成就,当看到有人坐享其成的时候她就有些不甘。

    有一次,罗婷接到了爸爸的老战友也就是关正方的那位老领导打来的电话,问她最近生活的好不好,有什么困难跟叔叔说。罗婷一听就哭了,都是看着罗婷从小长大的,她这一哭,电话那头的叔叔就急了,再三追问有什么困难,罗婷才不得已跟这位热心叔叔说出了自己最近一段的工作情况,当问到个人问题时,她含蓄的道出了原委。这位叔叔在电话里哄着罗婷说道:“我给你们团长打电话,改天再找姓关的算账,你别哭了,叔叔给你出气。”于是这才有了关父在茶话会上受到老领导羞辱的经历。

    放下电话后,罗婷默默的抹着眼泪,她意外的发现苏姨正在用疑惑的目光看着自己,她有些不好意思,说:“苏姨,我说错话了吗?”

    苏姨摇摇头,没说话,就走了,快到楼梯的时候就听罗婷说道:“苏姨,我就要找回属于我的东西,难道这也错了吗?”

    苏姨怔了一下,回过头,说道:“婷儿,你跟苏姨说实话,你还爱小关吗?”

    罗婷慢慢的走到父亲的大照片前,说道:“苏姨,我爱他,现在刚刚知道爱他。以前只知道他无可挑剔,听爸爸的话,嫁给他肯定没错,但是……”她停了停接着说道:“苏姨,你知道在我的心里,总有一些不甘,尽管服从了爸爸的安排,但是,总是想起汤走时送我的那一支鹤望兰,就像一只孤独的鸟,独自飞往大洋彼岸,都是因为我的缘故,害得他丢掉了工作,还远走他乡。那次去美国见到他之后,我的心都碎了,苏姨,你不知道他有多可怜,骨瘦如柴,还是单身一人,你说,我能无动于衷吗?”

    她的肩膀抖动着,泪流满面。但是,她没有去擦脸上的泪水,继续说道:“当我决定离婚去美国照顾他的时候,我还天真的想即便我离婚了,无论是爸爸还是您,都会给我做好一切的,我甚至天真的认为关会给我留着位置,等我过了性子再回来他还是会接受的,我总觉得他是爱我的,宠我的,再说还有爸爸。甚至春节回来我还用很刻薄的话刺激关,可是没想到,在车站却看见了他怀里居然搂着另外一个女人,而且还很兴高采烈,我当时就懵了,以为他的怀抱会一直给我留着,以为他会理解我原谅我,以为他会信守诺言和我复婚,可是我错了,直到听您说在我们离婚后他就和那个女人开始了,我才知道他的心里已经没有我了,可要命的是,我的心里却放不下他了。您说我心里能平衡吗?如果爸爸在的话,他还会这样做吗?”

    罗婷眼里写满了悲愤,她看着爸爸的照片说道:“自从爸爸走后,一切都变了,我们家不再有人来,关有了别的女人,歌舞团停了我的舞,您知道吗,不让一个演员跳舞意味什么吗?跟断送她的生命没有区别,如果爸爸在世不会是这样的结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