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5章 生了孩子也不姓关

    更新时间:2018-08-09 17:45:46本章字数:5950字

    张倩说:“昨天妈妈就说好今天来看关伯伯,所以就提前请假了。”

    这时杨雪从外面进来,众人都站了起来。她说:“你们几个到外面去吃吧,我和你们张姨就在这里吃了,刚定了餐,一会就给我们送来。你们都给我听着,中午少喝酒,尤其是小昊,你下午要是回去的话,中午别喝酒啊。”

    张振说道:“阿姨,我下午也回去,还是坐飞机呢。”

    “你又不开飞机,喝点没事。”杨雪说着,就往出走。

    几个人笑着也跟着往出走,他们来到病房跟老人们告别后,就走出医院。

    关昊又走了回来,他看了一眼张姨,点了一下头,跟妈妈和爸爸说道:“我吃完就不回来了,您好好养着,别生气,抽时间我再回来看您。”

    关正方还在生儿子的气,也就懒得看他,耷拉着眼皮点点头,没有说话。杨雪和张姨对视了一眼,不由的笑了,说道:“你放心回去吧,有什么事再叫你。”

    关昊再次跟张姨告别,就走了出来。

    关垚见哥哥出来了就问大家想吃什么,张倩刚要说,还还没轮到她开口,张振就说:“还是我说吧,你们都在北京,即便小昊不在那也是经常会北京,就我远离家乡,咱们今天就吃全聚德烤鸭,我早就想这一口了。”

    关昊说:“上海也有连锁店吧?”

    “有是有,但是总找不到儿时的那种感觉,所以咱们今天必须到老店吃去。”张振说道。

    众人都表示赞同。关垚说道:“去老店路上的时间会耽误,要是赶上堵车时间会更长。”他说的是实情。全聚德老店在前门,他们现在的位置在复兴路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而且这会正是堵车高峰。

    关昊说道:“堵就堵吧,谁让他就想吃这一口啊。”

    众人直奔停车场走去。由于关昊吃完饭不再回医院,张振就上了关垚的车,张倩犹豫了一下,上了关昊的车。两辆车便向前门的全聚德烤鸭店驶去。果然被关垚说中了,路上堵车,而且行驶缓慢。

    关昊问张倩:“美国有堵车的现象吗?”

    “个别地区有,而且堵车现象很严重,但是大部分城市都不堵,其实美国的道路和中国比并没有优势,他们最高级别的就是洲际公路,经常是修修补补、坑坑洼洼的,也没有国人想象的那样宽敞,但是他们高速路不堵车的原因是收费站很少,在州边境的收费站和中国的一样建在高速中间,但是要是在州中间的收费站一般是建在入口这样就不会把车流拦下来。不论是哪一种,都一般是入口拿票、票上标明入口收费站名然后出口时根据行使路程再算账,因此不会开开停停浪费时间、也就非常大程度地减少因为收费站造成的堵车问题。经常在收费公路行驶的人一般会申请一种智能卡,大部分收费站可以读卡收费,这个时候汽车仅需减速通过就可以完成交费过程;新版的智能卡甚至允许以正常行驶速度通过。”

    张倩接着说道:“当然了,中国城市的堵车更主要来源于中国人口众多,不少城市规模实在过于庞大、中心城市人口压力太大,行人多。因此当务之急是要发展落后地区来分担中心城市的职能,也就因此减轻中心城市的交通压力;但是,那样实在是远水救不了近火。不过在目前的框架上还是有很多可以改进的地方,比如高速的收费站应该能少建尽量少建,就算建地点方式也应该更合理安排;应该鼓励拼车而不是相反给私下拼车的人套上一个非法营运的罪名;比如大力发展优化公共交通,减少开私家车上路的‘吸引力’。”

    关昊赞叹道:“行啊倩倩,很有自己的思想,不错。”

    张倩听关昊这样说,自然很是高兴,她用手理了一下长发说道:“什么叫行啊,在你面前的可不是当年的黄毛丫头了,别总拿老眼光看人。”

    关昊说道:“是啊是啊,学历比我还高呢,博士,我充其量才混个硕士。

    “哈哈,看到差距了吧?”张倩自豪地说道。

    关昊笑笑又问道:“个人问题怎么着呢?”

    张倩一听关昊说这个,刚才骄傲的表情立马就没了,她嗫嚅着说道:“最怕问这个问题,这个目前我是失败的。”

    “哈哈。”关昊大笑,说道:“终于有不成的地方了。”

    “你也美不到哪儿去,红灯高照。”张倩在打击关昊。

    关昊听出了她奚落的成分,就说:“我是打的赢就打,打不赢就跑,绝不放弃。”

    张倩不出声了,她说:“关垚说新嫂子是仙女,是吗?”

    “哈哈。”关昊笑而不答。说道:“倩倩,这书不能再读了,再读就真的嫁不出去了。”

    张倩黯然,说道:“是啊,前几年谈了一个,可是不知为什么他就提出分手了,最后说我太没生活味。其实哪是没有生活味,是没有时间,要想取得好的成绩,不努力不用功怎么行,可是所有的努力和用功都是时间换来的呀。女孩子哪有不爱美的,后来我就注意打扮自己了,尽量使自己取悦于人,学会了打扮,恋爱的年龄也就过了。就成了现在这样的鸡肋。”

    “哈哈,别灰心,枯木还有逢春的时候哪?”关昊说完,猛然觉得这个比喻不贴切,就连忙改口说:“你是事业早成,婚姻晚成。”

    张倩笑了,说道:“你不用过意不去,我经常这样比喻自己,老姑娘、剩女、枯木也用过,还有沉在河底的金子。”

    “哈哈。”关昊不禁大笑。张倩没有想象中的愚笨和痴呆,到很有现代人的时尚和活泼,而且一点都不矫揉造作,比小的时候还开朗。关昊和她谈话很放松,没有压力,用不着小心翼翼。

    他们走走停停,龟行在首都的公路上,目光所及,到处都是车。好不容易爬到了前门的全聚德烤鸭店,几人围桌而坐。就在大家点菜的时候,关昊的电话响了,他一看是罗荣家的电话,就站起身,走到旁边的窗前,接通了电话。

    电话是苏姨打来的。苏姨问他还在不在北京,关昊告诉他吃完饭就准备回去,问她有什么事吗?

    就听苏姨在电话叹了一口气,说道:“小关,婷婷被苏姨惯坏了,从小就是我带大的她,任性,不管她做了什么说了什么,都希望你能原谅她。”

    关昊说道:“您放心,我会的。”

    苏姨又长叹了一口气,说道:“小关,下次再回来看看苏姨来,苏姨有事跟你商量。”

    关昊问:“什么事,如果急的话我马上回去。”

    苏姨笑了一下,赶忙说道:“不急不急,你什么时候回来都行,工作要紧。”

    关昊说:“那好吧,您有事随时给我打电话。”

    挂了苏姨的电话,才发现张振出去了,只有关垚和张倩在谈论着什么。关昊说道:“今天我们蛮幸运啊,居然有餐位?”

    关垚说:“半路的时候我打了个电话,就等到了这个餐位。”

    这时张振过来入座,他说:“还是老店,就是这古朴典雅的韵味和各国元首留下的印记,甚至是古旧清香的气息,都是如今各大城市的连锁店不具备的。”

    “那当然,这是最正宗的,这里的老炉几百年炉火就没熄灭过。”关垚说道。

    “所以我说这里的气息都是有明清炉火的味道,这是任何一家新兴的连锁店无法复制的。”张振补充道。

    这时,身穿白衣头戴厨师帽的专业师傅推着餐车来到桌边,上面的托盘里放着一只刚出炉的鸭子,只见这只烤鸭丰盈饱满,色呈枣红,闪着鲜艳的光泽,散发着诱人的香味。张振急不可耐的上前,左右观看了半天,闻了闻,说道:“这种香味别具一格。”师傅笑笑,开始为他们现场片皮。熟练的片皮技术极具观赏性,而且一只鸭子片多少刀都是有讲究的。脖子底下的脆皮是独立装盘的,应该是烤鸭最为好吃的部位。

    张振最先揭开荷叶饼,把黄瓜丝、葱白丝和甜面酱放在荷叶饼上卷在一起,咬了一口,立刻陶醉的闭上了眼睛,他说:“皮脆肉嫩,鲜美酥香,肥而不腻,瘦而不柴。不愧为 ‘京师美馔,莫妙于鸭’啊!”

    关垚笑眯眯地问道:“振哥,你多长时间不吃这口儿了?”

    “确切的说这里的有六七年没来吃了。”他用餐巾纸抹了一下嘴边说道。

    张倩见关昊只吃了一口,就说:“昊哥,你怎么不吃了?”

    关昊说道:“尽管烤鸭好吃,但是我不敢多吃,这几天老胃病又犯了。”

    关垚说道:“哥的胃呀,只配喝小米粥。”

    是啊,关昊这几天总是喝妈妈带来的小米粥,冷不丁吃高油、高脂的东西难以消化。

    张振和关垚吃的嘴边油光光的,边吃边说:“真香!”

    吃完饭,关垚提议大家去他公司坐会儿,于是,他们又来到了关垚的公司,刚在接待室坐下,关垚就领进一位身着职业装的女孩子。关昊第一眼就断定这应该是周月。果然关垚给大家一一介绍着自己的女朋友。关昊打量了两眼周月,尽管她的皮肤黝黑,是那种典型是塞外颜色,但是长的很漂亮,身材高挑,举止大方,典型的“北方女子”,估计能像关垚说的那样“可以和他一起上战场”的那种女子。

    当关垚把周月介绍给关昊时,周月的表情有些紧张,脸微红,她恭恭敬敬的叫了声“哥。”

    关垚见周月有些局促,就说:“把我办公室的新茶拿来。”

    周月转身出去了。

    张倩说道:“小垚,你行啊,这么一个大美人不往家里带,藏在公司里?”

    关垚笑了,说:“我怕都带回去爸妈忙活不过来,过一段再说吧。”

    张振说:“看样子小昊也是第一次见。”

    “是的,我跟你们一样,也是第一次见他的女朋友。”关昊说道。

    周月这时进来,给大家沏好了水,关垚就说:“你也坐下吧,跟哥哥们待会。”

    张倩不时的用眼看着周月,发现周月总是偷偷的打量着关昊,她不由的暗笑。

    其实,关昊也看出了这个女孩子的紧张,他们坐了一会,就说道:“我要走了,还一百多里路呢。你们可以多坐会。”说着站起就往外走。

    张振说道:“小垚,咱们也回医院吧,时间不短了。”

    周月送大家来到电梯旁,伸手按下了电钮,跟他们一一说着再见。关昊转头跟她说道:“改天跟小垚去锦安玩吧。”

    听哥哥这样说,周月好像得到了赦免令一样,感激地说道:“好的,谢谢哥哥。”说着,冲他们挥手致意。

    从京城出来,关昊行驶在回督城的高速路上,他小心的掏出手机,给夏霁菡打了电话,很快她就接通了。

    “是我,你在干什么?”他问。

    “在练琴。”她回答。

    “咳咳,我跟你说,那琴是供你消遣的,是填补我不在的时间的,可没让你天天坐在哪儿,我不奢望培养个钢琴家。”

    “呵呵,放心吧,我即便天天坐在那里,也成不了家了。再说也没总是弹,我和刘梅刚从医院回来。”她说。

    “又去了,生个孩子需要检查那么勤啊?”关昊说道。

    “那个,不是,等你回来再告诉你。”她的语气里有一点神秘和欣喜。

    听着她特有的糯糯的声音,他的心里非常惬意,这两日的疲劳和不快立刻烟消云散。爸爸不同意他娶她,并不是不喜欢她,而是他认为罗婷对他更有帮助,并且是出于对罗荣的感情。如果他要是见到了夏霁菡,肯定也会喜欢的,改天让爸爸见见,最好再给他抱回个孙子,想不乐意都难。他不由的笑了,内心轻松了很多。

    “喂——”见他不说话,电话那头的她就紧张的“喂”了一声。

    他回过神来说道:“萏萏,我在听,我在回去的路上,晚上想吃你包的饺子了。”

    “真的?你回来了?我马上去准备。对了,丁海回来了,他是回来出份子的,刚才打电话问你在不?”

    “哦,知道,回去再说。”关昊说道。

    “那好,我挂了,去准备了。”她说完就急忙挂了电话。关昊不难想象她听说自己回去吃饭时又惊又喜的心情,肯定慌慌张张挂了电话,直奔厨房冰箱而去。呵呵,想到这里,关昊笑了。这几天胃病又犯了,妈妈每次都给他带来的小米粥,吃的很寡味,肠胃早就抗议了,可是又不敢吃太油腻的东西,就想到了夏霁菡的拿手项目——水饺。她包的水饺,有着她鲜明的个性,小巧、薄皮、漂亮,味道清爽、清新、清香,而且容易消化。可惜,他并不是经常有这样口福的,因为最近应酬特别多,想吃顿水饺都成了他的奢望。

    就在关昊向往夏霁菡水饺的时候,家里的夏霁菡就迅速忙碌起来了。她不用出去购物,因为前两天买了许多蔬菜,准备给他庆贺的,结果他没吃就回北京陪护生病的爸爸去了。她打开冰箱,对着里面的东西快速的动着脑筋,拿出一把四季豆,两个鸡蛋和半颗白菜,以及一点鲜肉馅,又快速的颌面醒面。她只想把这一切尽管做完,想让他进门就能吃到热乎乎的水饺。

    女人,只要心中充满了爱,多么普通寻常的事都能做得与众不同,甚至充满了诗情画意。上次在物外家园做的那顿饭,尽管没什么技术含量,但是充满了爱心,那顿饭令关昊终生难忘。

    无论夏霁菡怎么抓紧时间忙碌,怎奈她生性干活细致,讲究,关昊进门的时候,她的饺子还没包完,听见他的开门声,就大声说道:“回来了?”

    关昊一进屋,就感到了那种做饭的味道,他吸了吸鼻子,换好衣服,好奇的走到厨房的门口,看到她围着围裙,手忙脚乱的忙碌,就说道:“别急,慢慢来。”

    “稍等片刻,马上就好。”夏霁菡回过头看了他一眼,只这一眼她就发现了问题,他的脸上暗黄,消瘦,想必这两天非常疲劳,而且吃不好睡不好,不然在她印象中,关昊从没主动说过自己想吃什么。她有些心疼地问道:“你饿了吗?”

    夏霁菡这句问话把关昊逗乐了,他说:“你知道你这句话让我想到了什么?”

    “什么?”夏霁菡的脸微红,以为他又该捉弄自己胡说八道了。

    没想到他却说:“你这话让我想到了奶奶,我们每次放学回来,她第一句话总是这句,以至于我们有时喊完了奶奶后,主动就说饿,或者不饿。”

    夏霁菡觉着关昊有一颗朴实平常的心态,而且对奶奶有一种很深的感情。

    当夏霁菡把煮好的水饺端到餐厅的时候,叫道:“开饭喽。”半天才听到关昊“嗯”了一声,她走出来,看见他躺在沙发上,前面的电视开着。

    她坐在他的旁边,握着他的大手,温柔地说道:“先吃饭,吃完再睡。”

    关昊睁开了眼睛,里面红丝遍布,他一把揽过她,使她伏在自己的身上,又闭上了眼。夏霁菡的脸贴在他是胸口上,听着他那有力沉稳的心跳,自己也有了片刻的沉迷。她知道他太累了,但是必须要把他叫起吃饭,不然又会空腹睡着了,他的胃可能就是这样饥一顿饱一顿弄坏的。想到这里,她就使出自己的绝招,挠胳肢窝,只挠了两下,关昊就不得不醒了,眼睛红红地说道:“不许挑衅。”

    “就了。”她调皮的扬起头说道。

    关昊有把她按在自己的胸上,说道:“做好了?”

    “是的,就等你吃了。”

    “我想先吃你。”关昊坏坏地说道。

    “呵呵,吃什么也得先醒过来,睁开眼。”她在逗弄着他高挺的鼻子,又去捏他的嘴唇。

    “好,起。”说着,关昊就坐了起来。

    夏霁菡问道:“丁海还说你要回来让我给他打电话。”

    “他说有什么事吗?”关昊问道。

    “他说没事,想跟你待会儿。”夏霁菡看着他说道:“可能是想你了。”

    “那就别告诉他了,过两天我该出国了,还是咱俩好好待会儿吧。”关昊说道,用手摸了一下她的脸。

    “快去吃饺子吧。”夏霁菡唯恐他心中生情,冷落了饺子。

    他们来到餐桌旁坐下,关昊一连吃了几个饺子,说道:“好吃。怎么,你还弄了两种馅?”

    夏霁菡点着头,看着他吃。

    “这两天小米粥喝的我呀,肚子空空的,一点油水都没有了。就想吃你包的水饺,舒服、养胃,而且解馋。”

    夏霁菡呵呵的笑了。

    关昊说:“这两天你都干嘛了?”

    “去医院,陪刘梅做孕检。”夏霁菡清脆地说道。

    关昊一听,就皱着眉头说道:“生个孩子这么麻烦,还总去检查呀?我得说说老赵,这本该是他干的事,干嘛总让我老婆陪着?生了孩子也不姓我关姓。”

    夏霁菡呵呵笑着给了他一拳,说道:“这次不是我跟她去的,是她跟我去的。”

    “那也不行,我得跟老赵说,孩子生出来不姓关也得管我叫爹,干爹。”关昊说着,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他瞪大了两只眼,看着夏霁菡说道:“什么什么,你刚才说什么?是刘梅跟你去医院的?干嘛去了?你也怀孕了吗?”

    他一连问了好几个为什么,夏霁菡都不知该回答那个了,她的脸红了,不好意思地说道:“我没怀孕,我是做了个检查,看看有什么问题。”

    “有什么问题?”关昊急切地问道。

    夏霁菡笑着说道:“什么问题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