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8章 祸

    更新时间:2018-08-09 17:45:46本章字数:6027字

    就在夏霁菡挨打受辱的时候,远在德国考察的关昊心神不宁。

    现在是德国柏林时间八点多,一会九点他们将出席森克太阳能公园的开工仪式。这个太阳能公园是锦安鸿益公司与德国一家太阳能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合作建设的太阳能电站,是德国当时最大的运用多晶硅技术的地面光伏系统。占地135公顷,可以为1.5万个家庭提供绿色电力保障,每年至少能够减少3.5万吨的CO2的排放。它的建成和使用将为德国新型电力资源开发做出榜样,也进一步提升了鸿益公司生产的太阳能产品在德国市场甚至国际市场上的知名度,也为鸿益公司日后在芝加哥纳斯达克上市奠定了基础,在国际新能源领域中享有一席之地。

    不知为什么,关昊早晨起来后,他就有些心神不宁,心里乱糟糟的。廖书记见他坐立不安的样子就说道:“小关,你怎么了?好像有什么事?”

    关昊皱着眉,想了想说道:“没事,什么事都没有啊?”这话看似是在回答廖书记,实则自己也真在琢磨有什么事,说道:“也不知为什么,感到心里不踏实,好像百爪抓心一样。”他说着,用心捂着胸口。

    “是不是胃难受?”廖书记关切地问道。这两天,关昊的胃有些难受,昨天夜里他就没睡好觉。

    关昊说:“也不是,我刚吃了药,现在胃也没闹事。”

    这时,省发改委副主任汪琴进来,跟廖书记说了几句话后,见关昊紧锁眉头,在屋里走来走去,就说道:“小关,你怎么这么烦躁不安啊?”

    廖书记说道:“嗨,从早上起来他就愁眉不展心事重重的样子,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了?”

    汪琴今年五十多岁,是从基层提拔上来的干部,当年出了名的铁姑娘,性格泼辣工作能力强。关昊在省委工作期间跟她关系比较熟,所以汪琴跟他说话也比较随便。她见关昊若有所思的样子就说道:“小关,家里的老人都好吗?”

    关昊非常明白汪琴这句话的含义,他想了想说:“妈妈身体很好,爸爸前些日子犯了高血压住了几天医院。”

    廖忠诚也明白汪琴话的意思,为了缓解关昊的紧张心理,他说道:“原来有句俗话叫家有高堂不远行,现在要是按过去对孝子的评价,我们这些人都不是孝子。李密当年就给晋武帝写了一封信,意思是家里有奶奶年事已高,需人照顾他申请辞官在家照顾奶奶。据说这篇文章晋武帝看了很受感动,不仅同意他的请求,而且赐给他奴婢二人,叫郡县供给他赡养祖母的费用。跟他相比啊,我们都是孽子啊。”

    廖忠诚说的李密是西晋著名文学家,多次谢绝官方邀请,都以侍奉老奶奶而辞官。泰始三年晋武帝立太子,因为早就仰慕李密的大名,下诏征李密为太子洗马。李密因从小体弱多病,是在祖母的精心照料下长大的,对祖母的感情甚深,接到诏征后,他很无奈,只好上表到朝廷,这就是后来广为传颂的著名的《陈情表》,辞语恳切,委婉动人,晋武帝看了,为李密的一片孝心所感动,赞叹李密“不空有名也。”不但批准了他的请求,还发给他赡养祖母的费用。

    汪琴听了廖书记说的话很有感触,她对着来回踱步的关昊说道:“小关,给家里打个电话,看看老人有没有事。”

    其实汪琴刚一问父母身体情况时,关昊就知道她是有所指的,他就想给家里打电话,但是一听廖书记感慨李密的故事,就暂时放下了电话。这会儿汪琴再次提醒,他就掏出了电话,拨通了家里的号码,半天没人接。过了一会儿,还是没人接,他有些紧张,就给关垚打了电话,关垚说他昨晚回家睡了,爸妈的身体很好,不用惦记,今天是军区大院老干部书画作品展,爸爸有几幅书法参展,吃过早饭后老俩就参加书画展的开幕式去了。叫他不用担心。

    廖书记和汪琴都听到了关昊的电话,关昊挂了电话后,廖书记笑呵呵的对汪琴说道:“看来你的经验不完全适用。”

    汪琴一听小关的父母都没事,就敞开了说道:“反正在我身上挺灵验的,我父母重病期间,我们兄妹四人都不约而同的有这种心电感应。”

    关昊这时想到在物外家园,夏霁菡的父亲得病的时候,家里打电话找不到她,她当时也是这样,心神不宁的,亲人之间或者是相亲相爱的人之间这种特殊的信息感应是真实存在但又无法被科学认知的。他突然想到了夏霁菡,是不是她出了什么事?他想到这里,他都没和廖书记和汪副主任说一声就回到自己的房间,给她挂了电话,正如他担心的那样,电话关机,过了一会儿他再次拨打,仍然关机,他刚想给古时打个电话,汪琴就敲门进来,说是该去参加森克公园参加开工仪式了。

    坐在太阳能动力的车上,关昊的心始终放不下来,他最后把心烦的原因锁定在了夏霁菡身上。现在应该是督城下午四点多,按正常时间算这会她应该是上班时间,上班时间是最安全的时间,她应该不会有事,昨晚给她打电话时得知这几天她一直在他的住处,所以他也就排除了她中煤气的可能。等开幕式结束后她要是再关机的话就给古时或者赵刚挂个电话,答案就能立刻分晓。

    此时的夏霁菡全然不知关昊正在为她担心,伏在关昊宽大温暖的床上,脸上挂着泪就睡觉了。

    悲愤的从饭店出来后,偶遇田埴,她歇斯底里的向田埴吼了两声后,直接就回到了关昊的住处,因为只有在这里,她才能得到安慰。脱了结冰的羽绒服,把脸伏在散发着他独特气息的床上,眼泪再次流了出来,可能此时,也只有关昊的气息能够让她感到温暖和力量,用手抚摸着关昊经常躺在的地方,泪水不断。红肿起来的半边脸被咸涩的泪水浸润后,有一种火辣辣的疼痛,她不敢用肿起来的脸挨着床铺,就用另一侧脸枕着关昊的床迷糊着了……

    朦胧中,她看见了家乡门前的小河塘,那每年第一珠秀出的花蕾,都会收获到她更多关注的目光,因为爸爸说过,她出生的时候荷塘里刚好有花蕾秀出,而且是整个荷塘里的第一株,爸爸正是看到了含苞的花蕾,才给她起了这个名字。恍惚中,她又来到了物外家园的紫藤架下,坐在秋千上,被关昊悠来荡去的好不惬意,那种飘飘忽忽的感觉美妙极了,感觉自己真要飞起来似的,她甚至都感到自己荡出的高度足以越过高高的院墙,看见了远处的麦田和明黄一片的油菜花……

    只是,这种飘忽的感觉越来越真切,越来越具体,真切具体到一个声音在耳边急切的呼唤着她:“小夏!小夏!”

    哦,原来刚才的情形是个梦。她睁开了眼睛,看见刘梅挺着大肚子站在床边,她一惊,急忙坐起,揉了一下红肿的眼睛,说道:“你怎么来了?”

    刘梅一见她醒了,就没好气地说道:“你说我怎么来了?好好的你关什么机?”

    夏霁菡这才想到她进家的时候接到了田埴的电话,她赌气连接都没接就直接关机了。

    “有事吗?”她感到了问题的严重,据她所知,关昊这个住处是鲜有人知的,更别说来外人了。

    “你的脸怎么了?眼睛也肿了?老赵,老赵,快上来!”刘梅吃惊的嚷道。

    夏霁菡一听赵市长也来了,她连忙站起来,说道:“你嚷什么?”说着就往出走去。

    听到刘梅的喊叫,楼下的赵刚有些为难,他不好上去,只能站在楼梯口说道:“怎么了?”

    这时,看见夏霁菡走了下来,就说道:“小夏,没事吧?”

    “赵市长,我没事,你们怎么来了?”

    尽管小夏的嘴上说着没事,但是赵刚明显感到了有事,她红肿的眼睛,显然是大哭过,半边红红的脸,感觉也不是正常的颜色。

    赵刚不等小夏完全下来,就急忙掏出手机,给关昊拨通了国际长途电话,好大一会才接通,赵刚说道:“关市长,我和刘梅就在你的住处,嗯,看见小夏了,她……”

    夏霁菡完全清醒了,似乎明白了怎么回事,听赵刚要说下去,急忙毫无礼貌的抢过电话,对着话筒说道:“是我,我没事,刚才睡觉关机了。”

    “大白天的睡什么觉?手机干什么用的你知道吗?不愿意用扔掉算了!”关昊怒气冲冲地说道,不容他分辨就挂了电话。

    夏霁菡强咽下眼里的泪水,尴尬的笑了笑,把电话还给了赵刚。旁边的刘梅说道:“是不是挨批了?呵呵,该批!”

    赵刚说:“小夏,去洗洗脸吧。”

    夏霁菡下意识的摸摸自己的脸,脸倒是不怎么疼了,就是眼睛涨的的难受。她走进洗漱间,轻轻的往脸上拍了怕清水,擦干后,又涂抹上一层润肤的化妆品,梳了一下自己的直发,感到脑子清醒了很多。重新洗掉自己手上的化妆品,走出来,给他们夫妇开始泡茶。

    赵刚和刘梅坐在夏霁菡对面的沙发上,看着她低头泡茶,赵刚问道:“小夏,我没有探究别人隐私的习惯,但是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可以不跟他说,但你必须告诉我,除了丁海,我是他最值得信赖的朋友,这一点你应该清楚。不然他也不会告诉我怎么才能进这个公寓找到你,他之所以把你托付给我们就是对我们的信任,你明白我说的话吗?”赵刚认真地说道,旁边的刘梅不停的点着头。

    夏霁菡沉默了一会儿,她很感动他们对她的关心,但是,有关关昊的事,她是非常慎重的,况且这又是极其私密的事情,她不知道说出来对关昊是否有影响。但是赵刚说的对,关昊之所以告诉赵刚来到公寓的办法,就是对赵刚的信任,如果隐瞒不说也不合适。

    刘梅见她有顾虑,就说:“小夏,他俩的关系你该清楚,如果你信不过我,我现在回避。”她这样说着,就动了一下笨拙的身体,但只是象征的动了一下,并没有真正要回避的样子。

    就是这象征性的一动,使夏霁菡不好意思了,她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你们不用担心。”

    “那你怎么哭成这个样子了?”刘梅急脾气地问道,赵刚轻轻的动了她一下。

    夏霁菡的眼里又有了泪花,她说道:“她前妻找我来了?”

    赵刚一皱眉,问:“她怎么找到了你?”

    “是李丽莎领她来的。”

    赵刚和刘梅似乎明白了什么。

    夏霁菡简单的说了一下和罗婷见面的情形,然后恳切的看着赵刚说道:“赵市长,别告诉他好吗?”

    赵刚说:“不跟他说合适吗?你该让他掌握真实的情况。”

    “我不想让他知道。我知道怎么做就行了,他刚去锦安,为这些小事分他的心不值得。再说,他那个脾气,再去找罗婷,不好。”

    赵刚想了想说道:“行,那我替你保守这个秘密。”赵刚怜惜的看着夏霁菡说道:“但是,小夏,以后再有这样的问题出现,你跟我说不方便,及时告诉刘梅好吗?不说能帮到你什么,最起码我们也能起到一个见证的作用,你看今天把他急得。”

    不难想象他担心的程度,那天和于婕喝了酒后他找不到她时,就把电话打给了古局长,是古局长找到了她。她深深的知道自己在关昊心目中的位置,为了爱人这份牵挂,受点委屈也值了。想到这里,她有些释然了。

    这时,她的电话想起,她一看,脸上就变了颜色,很快就挂断了。过了一会儿,电话再次响起,她犹豫了一下又挂断了。

    刘梅问:“是关市长吗?”

    夏霁菡摇摇头,说:“他前妻。”

    刘梅一听,马上过来抢过她的电话,说:“我来骂她!”说着,就要回拨电话。

    夏霁菡赶忙夺过电话,说道:“别,毕竟是他的前妻,再说我的确妨碍了她。”

    刘梅还要抢电话,赵刚制止住了她,说道:“小夏说的对,毕竟是他前妻,但是后一句话错误,你没有妨碍任何人,任何人对你都不该给予指责,你对他的爱是无私的,纯粹的。”是啊,就凭那舍身一挡,宁愿尖刀刺向自己,也不愿伤到自己所爱的人,这一点,赵刚深深折服。赵刚似乎明白了小夏目前的处境,尽管关昊很少说起自己的私生活,他只是听王平说起过关昊的前妻是他老领导的千金,凭着自己对关昊的观察,他知道关昊跟他的前妻似乎不幸福,但是因何离婚,他知道的并不多。关昊找不到夏霁菡,能够把电话打给他,除了说明对他的信任外,还说明他对夏霁菡重视的程度。他之所以迟迟不举行婚礼,可能是因为前妻的原因吧?但无论什么原因,关昊对夏霁菡那种情之深、意之切的感情他都能深深的感觉得出。

    夏霁菡的手机这时又不厌弃烦的响了起来,她一看是个陌生号码。

    就接通了电话,对方很快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你好,我是首都高速路警察大队的,请问,你认识这个手机号码的主人吗?”对方说着报出了一串号码。夏霁菡一听这个号码她认识,今天好几次遭遇这个号码了,刚才就有两次这个号码打进来,都被她挂了。

    “是的,我认识。”夏霁菡小心地说道。

    “那请你来一下事故现场,她出了车祸……”对方的语气完全是公事公办。

    “车、祸?”夏霁菡下意识的重复了一句,脸色渐渐苍白,手机从手中滑落到地,举着电话的手仍然停留在耳边,看着刘梅的眼睛就渐渐的失去注意力,眼一黑,就要倒下。

    赵刚一看夏霁菡要晕倒,急忙一步向前,扶住了她,同时捡起地上的手机,只听里面还在响着:“喂,喂,请讲话,你在听吗?喂?”

    赵刚把夏霁菡交给了刘梅,他站起来,对着话筒说道:“喂,你好,请问发生了什么事?”

    对方一听又换了一个人,就重新说道:“你好,我是首都高速公路警察大队的,这里发生了一起车祸, 我们发现这个手机在十多分钟之前连拨两次这个电话,另外刚才从肇事者的皮包里发现了身份证,名字叫罗婷。请问,你和肇事者是什么关系?”

    “我不认识她,是我朋友的一个普通朋友。”

    “噢,如果方便就请来现场核实一下肇事者的身份。”交警用征询的口气说道。

    赵刚一惊,忙问道:“请问,事故严重吗?”

    “是追尾。”对方平静地说道,一听就是非常善于处理这类事故,并不回答事故的严重性和伤者的情况。

    “那个叫罗婷的受伤了吗?”赵刚没说完对方就挂了电话。

    赵刚合上了夏霁菡的电话,这个是和他买给刘梅的电话一摸一样。他没时间研究她的电话,而是把夏霁菡的电话放在茶几上,掏出了自己的手机,给王平打了电话,要他尽快赶到高速路督城和北京交界的地方,同时又通知督城交警大队长带人赶到事故现场,以利于对现场的保护和责任认定等诸多问题,毕竟他们是行家里手。安排这一切后,他看了一眼刘梅怀里的夏霁菡,见她渐渐有了血色,而且已经睁开了眼睛。但是眼睛里空洞茫然和六神无主。刚才是大闹突然受到刺激出现了暂时晕厥。

    他已经看见夏霁菡晕倒过一次了,所以对刘梅说:“你给她弄杯糖水,我现在要先去高速路,你就在这里陪着她吧。”

    夏霁菡一听,举起软弱无力手,说道:“赵市长,我也去。”

    赵刚不可能让夏霁菡出现在罗婷的事故现场,他低头对她说道:“你不去,让梅子在这里陪你,再有,关市长如果来电话,别告诉他。”

    夏霁菡想站起来,但是被刘梅按住,刘梅对赵刚说:“你也小心啊,这会儿路滑了。”他们来的时候,天下飘着零星的雪花。

    赵刚冲刘梅点点头,说道:“一会给你们打电话。”说完,就走了出去。

    夏霁菡靠在刘梅的肩上,喃喃地说道:“是我……害了她,事故肯定非常严重。”

    刘梅说道:“和你有什么关系,你别怕,是不是让这两个坏东西把你吓出毛病了,竟说胡话?”刘梅用手抚摸了几圈她的头顶,说道:“不怕、不怕。”

    “是我害了她,刚才我挂的那两个电话就是她打来的。”夏霁菡有气无力的说着,往刘梅的怀里靠了靠,流出了眼泪。

    刘梅想起了她刚才挂的两个电话,说道:“和你没有任何关系,她开车打手机本身就是违章,而且我们来的时候天上还飘着雪花呢。她自己不注意交通安全,和任何人都没关系。”

    话是这样说,但那毕竟是关昊的前妻,尽管没有婚姻关系了,但是两家的交情还在,想到这里说:“我又给他找麻烦了?”说着眼泪又流了出来。

    刘梅用纸巾替她擦去脸上的泪水,她知道关昊在夏霁菡的心里是何等的举足轻重,哪怕她愿意为他受伤都不愿意他受到丝毫的影响,

    罗婷在李丽莎走后,自己连着喝了几杯酒,这时她接到了苏姨打来的电话,苏姨问她去哪儿了,她说在外边马上回去。她出来的时候没敢跟苏姨说来督城,如果苏姨知道肯定是不同意她来的。这会儿接到苏姨的电话,更不敢告诉她,因为她发现苏姨对她上次来督城和去找廖忠诚都表现出了不支持她的态度,这让她感到很孤独,此时就更不敢说在督城了。苏姨又跟她说:“婷儿,小郝在咱家,他在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