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3章 关昊突然发病

    更新时间:2018-08-09 17:45:46本章字数:5965字

    关昊也很纳闷,怎没容嚼就咽了呢?想了想就说道:“怨你。”

    夏霁菡不解地问道:“怎么是怨我?”

    关昊说:“谁让你包的饺子这么小,而且煮得这么软烂,根本用不着牙齿,舌头和上颚一挤一压就完成磨碎食物的过程了。总是吃这样的食物,我的牙齿功能都退化了。”说着,又一个小饺下肚。

    “不许逞强!”夏霁菡冲他说道:“要嚼,慢慢的嚼。”说着,冲着他上下叩击着自己的牙齿。

    看着她把细碎洁白的齿贝叩击的很响,两片红润性感的嘴唇最大限度的张开着,还指着自己的嘴让他看。

    看着她纯真无邪的样子,他“哈哈”大笑,说道:“还让不让我吃了,等我吃饱了有了劲,就来吃你。

    听他这么一说,她立马合上了嘴,不敢再招惹他了,眼下吃饭养胃是他的第一大要务。

    有她在旁边监督,他不敢吃的太快、太急。边吃边说:“要是这样吃,没几天我的肚子就鼓起来了,腰也圆了。”

    “少吃点,别吃太撑。”

    “那不行,我都饿了十多天了,好不容易吃顿饱饭,你再不让我吃,还不如杀了我呢。”说着,又一个小饺入内。”

    “你不会像李自成一样天天吃饺子吧?”她在旁边不紧不慢地说道。

    他一听,差点没把刚刚送进嘴里的饺子喷出来,说道:“你这个坏东西,吃了你几个饺子就这样咒我!看来你真不打算让我吃了,好,告罄。”说着,拍着自己的肚子说:“老肚老胃,委屈点吧,恶婆娘不让你们吃饱。”

    夏霁菡突然意识到这个比喻不好,赶快改口说道:“我是说饺子的确很好吃,营养均衡全面,你看蛋白质、碳水化合物、维生素等等都有了,不光李自成喜欢吃,谁都喜欢吃。做的人也特别有兴趣,就像我们剪辑专题片,把各种材料都预备好后,就该进行整合了,你知道吗?我最大的兴趣就在整合这一环节,无论是做饺子还是专题片,这个环节是最有创意的过程,也是最过瘾的过程。有的时候记者随意录下的一片枯叶、一朵小花、甚至一个烟蒂,都能成为转场镜头加以运用,有的时候还能起到出奇制胜的作用,甚至作为一种特殊的语言来强化主题。这个过程总会有惊喜和刺激,而这个惊喜和刺激是提前不可预知的。你比如说——”

    为了冲淡“李自成和饺子”的阴影,她把话题扯得远远的,并且侃侃而谈,而他则很配合的听着:“比如我做的追忆一个烈士的专题片,突然发现摄像的录回了烈士墓前的一朵小喇叭花,我就跟制作人员说反复用这个镜头,制作人员不敢重复使用这个画面,因为这在剪辑中是大忌、是硬伤。我就说没事,你就不同角度的用。后来证明是正确的,每次转场的时候那朵小喇叭花就出现,再配上抒情伤感的音乐,哎呀,效果好极了!不由得你不掉眼泪,你不掉眼泪我就总是让这个镜头反复出现,强化你的情绪,刺激你的泪腺。最后我自己都激动的不行,趴在键盘上泪流不止。你不知道,这个烈士的母亲直到1980年督城方志办的同志去他湖南的家乡,才知道儿子是革命烈士,在这之前一直被当做国民党反动家属对待的。因为他是在学校被国民党征召入伍后来才投奔了延安。当时播出的效果好极了。据说参评的时候把评委都震住了,锦安台的台长问古局,你们是请人做的吗?怎么样?我的水平高不高?呵呵——”她自顾自得的笑了起来。

    睿智的关昊何尝不知道她的用心,认识这么久,这是她自吹自擂篇幅最长也是最“赤luo”的一次。于是笑着说道:“你摆活了这么半天,就是想弥补刚才口误吗?”

    她的脸微微红了,摆活了半天什么作用都没起,她说道:“是啊,其实我是说大部分人都喜欢吃饺子,当时就想到李自成连续吃了十八天的饺子,可想而知饺子有多么好吃。我没别的意思,意思……意思就是说你可别吃十八天,那样我就做腻了,而且……”

    “哈哈,而且什么?是不是而且还没吃够就完蛋了、下台了?还不好意思说,是不是也怕我完蛋下台?哈哈,你放心,我就是完蛋下台你会跟他不一样的境遇,他只有两条路,一个是当皇帝活着,一个是下台死着。他怎么能和共产党的干部同日而语呢?过来——”他向她招手,她走过去坐在了他的长腿上。他抱着她说道:“刚才是不是认为自己比喻的不合适,所以才摆活出那么一套专题片的理论?”

    她老实的点头承认。

    “萏萏,我发现你天生就是干电视的料,或者说就是做社会专题的料,你如果不从事这个行业将是我党电视事业最重大的损失。”关昊说道。

    “咯咯咯。”她笑出声,突然想起他曾经说过的一句话,就拿来借用:“我们现在不兴搞个人崇拜。”说完,捂着嘴笑了起来。

    “别捂着嘴,张开随便笑,不就是32颗牙齿暴露无遗的问题吗?”说完,他搂紧了她,没有任何铺垫地说道:“萏萏,看见你笑我真高兴。我知道你受委屈了,也知道你为罗婷的车祸自责,我心里也很不好受,这本来是你不该承受的。很长时间以来,我几乎没有跟你说起过她的事,因为我认为那是我翻过去的一页,但是他的家庭和我以及我的家庭的关系又是千丝万缕的,有的时候很难翻过去。还记得你父亲在上海住院的时候吗?本来我是想和你呆两天的,可是她的父亲也是我的老领导去世,你当时可能会想,都离婚了,为什么还要管这事呢?即便我俩没有关系了,但是各种社会关系还在,你能理解吗?”关昊超乎寻常的跟夏霁菡说起了这些平时不说甚至刻意回避的话题。

    夏霁菡点点头。

    关昊继续说道:“我知道罗婷的心思,也知道她找你来的用意。她是个自尊心极强的人,可能是以前认为伤害过我,所以从来都不找我谈,而是在外围做工作,当时双方家长的确有意让我们复婚,但是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萏萏,你可能不信,遇见了你,我才知道了一个男人的终极幸福是什么。她耍了许多小聪明,做了许多自以为是的事,从小被大人娇惯坏了。她想要什么就来什么,甚至还不等她要就什么都来了。原来我们在一起生活时是聚少离多,她醉心于舞蹈,我又不在北京,我们没有任何事情可以让她操心让她牵扯。可是,自从她爸爸走后,肯定周围的一切要有很大的不同,她自己必须要独立面对许多的人和事,这样,她性格中某些欠缺的东西就显露出来了。变得有些偏执、过激,看问题钻牛角尖。我原本打算找她谈谈,可是真的太难了,谈不到一起了。”

    他把自己的头靠在她的怀里,有些疲惫的闭上眼睛。夏霁菡抱住他,轻轻的拍着。其实,关昊心里的确有些放心不下罗婷,包括他去美国,还特意给她打电话,劝她回国。无论如何,他都不希望他的前妻、老领导的女儿过的不好。事到如今,自己也是有责任的。廖书记早就跟他说处理好自己的事,那时候他还不以为然。认为已经处理清的事情为什么还要继续处理呢?罗婷是那么骄傲自负的人,去年春节她就曾明白无误的表明态度,甚至羞辱过他,现在自己想复婚又怎么可能放下架子主动找他谈复婚的事呢?但是,凭关昊对罗婷的了解,怎么都不会想到骄傲的她能找夏霁菡谈话。难道一个人拥有一切和失去一切的时候心理落差会是如此的巨大吗?甚至行事风格都改变了。

    想到这里,关昊抬起头,看着她说:“其实你不知道,她也是非常让人同情的人,母亲去世的早,初恋男友的离去,父亲……父亲也相继离开,眼下又出了车祸。萏萏,别记恨她。”

    夏霁菡把脸贴在他的头上,说道:“不会的,不会的。”她很感激关昊能跟她说了这么多有关前妻的事,她第一次感到他们要共同面对一些事情了,关昊之所以跟她讲了那么多,可能也是这么考虑的吧。

    “萏萏,无论到什么时候,都请你相信我,好吗?”关昊抬头,看着她说道。

    夏霁菡不停的点头,说道:“是的,是的。”

    那一晚,关昊跟夏霁菡讲了罗婷的初恋,讲了罗婷为了去美国照顾汤而跟他离婚的事。很长时间,夏霁菡都不清楚关昊离婚的真正原因。还讲了最后和罗婷一次见面的情形,也就是苏姨生日宴会的不欢而散。但是,关昊没有讲罗婷的身世以及她搞的一些小动作。

    夏霁菡感到关昊的话特别多,讲完罗婷讲罗荣,又讲了自己家庭情况和这次去德国考察的一些情况,尽管她想知道他更多的情况,但是看到他疲惫的样子,她几次打断他,提醒他休息,可他就是说个没完。于是她便施展女主人的权威,拉着他上楼,强迫他去洗澡,然后替他擦干身子,给他披上浴袍,又推他进了卧室,他的嘴里还在跟她讲着德国公园与众不同的渗水功能。他说:

    “这次我可开了眼了,的确看出了发达和发展的差别。比如,我们在城市建设中,把城市硬化美化和绿化当做追求的目标时,他们却把目光停留在收储雨水的城市渗水这个功能上。渗水,你懂吗?”

    夏霁菡没敢接话茬,怕他又没完没了的叙述,就把他摁在了床沿,蹲下,用手托起他的大脚板,给他擦干了脚,见他脚趾的指甲长出很长,就从床底下拉出一个小木凳,坐下,把他的脚放在自己的腿上,拿出剪指刀,开始给他修剪脚趾甲。

    坐在床沿上的关昊,在享受她轻柔触摸的同时,也刺激了他的谈兴,他继续说道:“咱们的城市除去绿化的部分,其余地面被全部硬化,所有的雨水都顺着下水道流入了城外的河流,甚至是遭到污染的河流,而他们则不是,他们的公园和广场甚至是人行道的下面都做的是渗水工程,天上的雨水不是顺着下水道流出,而是渗入城市的地下,你说,人家的环境能不好空气能不湿润吗?还有……”

    关昊的喋喋不休终于被一阵从脚趾头顶端传来的阵阵酥麻所取代。他发现夏霁菡在给他的一只脚剪完指甲后,又在用小锉刀逐个的锉着他的指甲,那种轻微细致的震动让他感到了无限的惬意和说不上来的舒心,有一根神经在轻轻的被她温柔的弹拨和撩动,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从她的怀里抽出脚,长臂一沉,就把她捞起,然后一用力,就把她放倒倒在席梦思上。

    夏霁菡明白他的用意,红着脸坐起来说道:“还有一只脚没剪完呢?”

    “不剪了。”关昊的一条腿压住了她。

    “呵呵,那怎么行,一只脚有指甲,一只脚没有……”不等她说完,嘴就被他堵上了。

    他闭着眼,吻了她很长时间才离开她的唇。

    夏霁菡抚着他消瘦的脸颊,柔声说道:“今天,咱……别了,你太累了。”

    “不累!”他定定的看着她,亲了一下她的额头,倔强地说道。

    “你太虚弱了,刚刚吃那么一点东西,而且我还没让你吃饱,哪有……力气呀?”夏霁菡心疼的小声地说道。

    关昊又亲了她一些,伏在她的耳边说道:“那你上来,我就能省点力气了。”夏霁菡一听,脸就红了,怪嗔地说道:“这么大的人,也不嫌害羞?”

    “哈哈,我们都老夫老妻的了,害什么羞啊,何况,我天生就是个厚脸皮,不会感到害羞的。”

    关昊说着就褪去她的睡袍,自己躺下,顺势把她放到自己的身上,轻轻托起,然后放下……十多天的思念,就溶进这托起和放下的动作中,她配合着他,瞬间就陶醉、荡漾在无比的幸福和快乐中了……

    半夜,熟睡中的夏霁菡被他猛然推离他的怀抱,痛苦的捂住自己的肚子,同时两条长腿像虾米似的和上身卷曲在一起。

    她刚想问他怎么了,伸手一摸他的身体,不由的大惊失色……

    关昊在发烧,体表温度很烫,且脸色苍白。身体痛苦的卷缩在一起,像一只大虾米。

    “萏萏,药、药。”关昊脸色蜡黄,额头上已经渗出汗珠。

    夏霁菡腾的跳下床,来不及穿衣服,给他找来止疼药,倒了少半杯水,反复倒凉后,扶他坐起,吃了药。

    他依然用手捂着肚子,紧皱眉头,说道:“萏萏,穿衣服,去医院。”

    夏霁菡一听就慌了,说:“我叫救护车。”说着就去拿电话。

    关昊制止了她,说:“不,回北京。”

    她一听愣住了,回北京夜间不堵车也要一个小时,他这样子显然开不了车。而且北京市内的路她不认识,而且他的奥迪她从来都没摸过,她只会开奥拓,于是她说:“可是……”

    下面的话还没说完,被他的手势打断,显然他知道她要说什么。他掀开被子,缩着身子去找衣服。夏霁菡连忙去扶他,说道:“稍等,我去拿衣服。”

    她裹了一件睡衣,就跑下楼,把他的衣服和自己的衣服拿了上来,然后自己快速穿好,又帮他穿衣服。他浑身滚烫,烫的她的手都感到了炽热。

    胡乱给他穿好后,她说:“吃一粒退烧药?”

    他摆摆手,紧皱眉头说:“胃疼一般是不发烧的,既然发烧,就有原因,吃了退烧药会不利检查。”他边说边拿起手机弯着身子向外走。

    夏霁菡搀扶着他下了楼,给他披上大衣,他平时根本不穿大衣,但是今天发烧,浑身寒冷,只好披上。夏霁菡又给他的脖子上围上一条围巾,带好自己的包,就搀着他出门了。

    接过关昊手中的钥匙,她打开车门,想让他躺在后面,但是关昊却坐在了前面,解释说:“我给你带路。”她关好车门,坐进了奥迪的驾驶室,调整好座位后,就去点火,关昊把顶灯打开,说道:“别慌,熟悉一下档位和油门、制动还有离合器的位置。跟奥拓差不多。把后视镜的位置调好。靠背再往前一点。”

    夏霁菡紧张急了,尽管她十分的怕冷,但此时在寒冷的午夜,她的额头冒出了汗珠,在关昊的指挥下,她一一照做完毕,手哆哆嗦嗦的就去点火,没着,又去点,还没着。

    关昊握住她颤抖的手,冲着她勉强一笑,说道:“萏萏,别急别慌,我能坚持。再点,别给油。”

    夏霁菡的眼泪都快出来了,能不急吗?他疼这么厉害,为什么不去当地医院,是不相信这里的医疗水平?还是怕麻烦这里的人?这不是找罪受吗?她镇静了一下,长呼了一口气,再去点火,奥迪车好像是有了特别感应似的,被她轻轻唤醒,并随着她紧张的心跳也呼吸起来。待到奥迪呼吸平稳均匀后,她放下手刹,慢慢给油,抬起离合,奥迪噌的向前蹿了一下,她大惊,赶紧收起油门,这才慢慢的开出部队大院,向进京的高速路口驶去。

    关昊关上了顶灯,一只手悟着肚子,一只手拉过安全带系上。看了她一眼,不由的笑了。

    “笑什么?还有心情笑?”夏霁菡问道,两眼死死的盯着正前方,双手紧紧的把着方向盘。

    “我怎么感觉你开这个车跟无人驾驶一样啊。”他故意逗着她着说道,因为她个子小,坐在宽大的奥迪里面,从外面看可能只看见她的脑袋:“放松,这车应该比他弟弟好开,你那个老款的奥拓可能都不带助力吧?”

    听他这么说,夏霁菡又长出了一口气,她想起跟他说过她那车是“奥迪的弟弟奥拓”,知道他是为自己的心理减压,就学着他的口气说道:“最好老实坐着,别分散司机的注意力。”

    到了高速路口,领完卡后,关昊叫她停车,示意她系上安全带。怎奈她的位置太可前了,而且个子矮小,安全带只能从脖子位置穿过。关昊又笑了,说:“把座位调高点,安全带都找不着你。”

    夏霁菡把安全带褪到右胳膊下,说道:“怎么样,这样就找着了。”说着,看了他一眼,用手摸了一下他的脑门,还是很烫,她说道:“要不给小垚打个电话,让他提前在医院等着。”

    “不麻烦他了,他可能跟周月在一起。走吧。”他皱了一下眉,她知道他又疼了,就说道:“这样能够争取时间,你如果是胃穿孔的话,时间长了很危险的,求你打吧——”最后这句话她几乎是带着哭腔说出来的。

    关昊想了想觉得有道理,就给关垚打了电话,关垚一听就急了,说:“哥,我去接你!”“不用,你在医院等。”说完就挂了电话。

    夏霁菡放心了,使劲眨巴了几下眼睛,加油向前冲去。

    关昊不敢再分她的心了,皱着眉忍着疼痛,眼睛不时的睁开看着前面的路。

    她很快就熟悉了奥迪的脾气,她感觉的确比奥拓好开,心到手到,手到车到。很快就得心应手了。偌大的车子在她俩只小手的操控下,灵巧的穿梭在高速路上。由于进京的大车昼伏夜出,路上大货车很多,她的车速又快,夏霁菡就不停的变换着远光,还时不时的鸣笛怒吼。

    关昊在旁边不时地提醒着她“慢点、慢点,别急、别急,我能坚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