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8章 我想要一个有你的婚礼

    更新时间:2018-08-09 17:45:46本章字数:5978字

    后来,锦安的高开区成了全国甚至全球知名的新能源之谷,各级领导和名人的题字也就多了起来。高开区管委会就在一进门的大草坪上,弄了一个石林,奇形怪状的石头上,镌刻着当时上级领导和名人各种各样的题词。随着时事的交替变换,许多领导人甚至是高级领导人的题词都不见了,可是关昊写的这句话一直伫立在高开区大门口的草坪上,无论旁边换了几次不同领导人的题词,只有他的始终没换。

    锦安,以这种方式深深的记住了他们这位年轻的市长,如果没有这位力挺新能源的市长,可能也不会有后来世界知名的新能源之谷。

    岳筱和关昊在时速的带领下,又来到鸿益公司,看了他们在德国建造太阳能公园的照片,鸿益老总许京生汇报了这几天德国那边的生产情况。时速又把两位领导带到了开发区的地图前,对两位领导说道:“又有几个和新能源有关的项目想落户高开区,现在土地非常紧张,能不能向外扩展一些?”

    岳筱皱着眉没说话,他已经感到了新能源的来势,但是无可厚非的是他也明白这个领域将会给锦安带来巨大的效益和变化。

    自从打出新能源之谷和低碳城市这张名片后,全国和海外新能源企业的落户,的确造成了高新技术产业园区用地紧张的局面,这个关昊早就跟岳筱说过,可是岳筱一直态度不积极。如果总是这样不积极,直接的损失就是这些企业另觅良地。关昊想了想果断地说道:“你们拿出一个详细报告,报市委和政府,专题研究一下。”

    时速点点头。

    表情严肃的岳筱接到了一个电话,他的脸上不由的露出了淡淡的笑意,合上电话后,他对关昊说:“关市长,琳达来电话,在锦安国际酒店等咱们。”

    关昊面露难色,这个琳达他接触过几次,酒量十分了得。他说:“您能不能特准我不参加,您知道我的胃,刚刚见好,而且……”

    “而且还在吃中药。你这句话我都倒背如流了。”说完,众人都哈哈大笑。

    关昊不好意思的笑了,说道:“我怕失礼,你说女士敬酒,男士哪有不喝之理,喝吧,我这小胃实在是不堪一击了。”

    时速突然说道:“许京生有个想法,他也想建一个酒店。”

    岳筱收住笑,说道:“他建什么酒店,不务正业!”

    时速笑了,说道:“开始我也这么说他,您猜怎么着,他想用自己生产的太阳能组件,建造一个五星级的太阳能酒店。”

    关昊一听,眼睛立马一亮,但很快压抑住内心的喜悦,说道:“开始一听,我也跟岳书记的想法一样,不务正业,要真像你说的那样还可以,这也应该是一张城市名片。”

    岳筱说:“太阳能,五星级,他会不会是异想天开呀?”岳筱有些不以为然。

    关昊故意想想说道:“理论上可行,清华校园就有这样一座建筑,应该没问题,时主任,把他叫过来。”

    岳筱赶忙制止住,说道:“你不吃饭我还得吃饭哪,都几点了,难怪你的胃不好。这个问题下来再议,走,吃饭去。美女请客你都不动芳心,我看你是不正常。”

    岳筱冲着他说道。

    关昊笑笑,仍然坐着不动,说道:“那您得保证一滴酒都不让我喝,否则我不去,在老时的食堂喝小米粥。”

    岳筱无可奈何的笑了,说道:“我倒没理了?好,保证你不喝酒,走吧?”说着就往出走,众人也都跟着往出走。

    到了锦安国际酒店,关昊发现不仅有琳达,于婕也在场。他们打过招呼刚刚坐下,岳筱的秘书陈东和关昊的秘书刘涛急匆匆就进来,他们手里都拿着手机,分别送到了两位领导的手里。原来是公安局局长和政委分别打来的。这个点打电话而且是直接打到手机上的电话,一般都是比较重要的电话。

    果然,岳筱和关昊的表情立马凝重起来。

    原来,公安局在追捕一位持枪抢劫的流窜犯,这名流窜犯在逃跑过程中,连伤三位无辜人员,最后挟持一名孕妇到一间发廊里,把所有的服务人员赶跑后,关上门负隅顽抗。谈判人员已经到现场,但不见成效,罪犯要求警方给他准备一辆逃跑用的警车和50万现金,否则孕妇和胎儿将没命。

    关昊和岳筱几乎同时站立起来。关昊第一个反应就是要去现场,他要岳筱在这里坐镇。岳筱表示同意,关昊迈开大腿就往出走。职业的敏感也使于婕站了起来,她对岳筱和琳达说道:“我也去。”就拎起包小跑着追上关昊。

    关昊和刘涛进了电梯,发现于婕也挤了进来,就说:“于记者,你也去?”

    于婕笑着说道:“当然,遇到这种情况我不可能坐在饭店安心吃饭的。”

    关昊点点头,没有再说话。

    关昊、于婕和刘涛很快赶到现场,现场早已被戒严,警戒线外面围满了围观的群众。公安局局长和政委分别迎过来向关昊报告着里面的情况。于婕从包里掏出相机就要拍照,被现场的警察拦住。因为犯罪分子处于极度嚣张和兴奋中,任何微小的刺激都有可能造成人质的伤亡。

    关昊凝眉远望,只见发廊的玻璃门紧闭,里面一个男子一只手握着枪,一只手握着匕首,拿枪的手死死箍人质的脑袋,使她不能动弹,另一只手里的匕首,顶在孕妇的脖子上,孕妇的胸前已经被一片血迹染红,估计是脖子受伤了。那名男子还在沙哑着嗓子叫喊着:“快送车送钱来,不然我就杀了她。”

    谈判人员说道:“钱正在给你提取,车子正在给你加油,不信你听。”

    果然,从对讲机里传出取钱和加油的报告声:报告,油已加满,正在往回赶。报告,钱以取出,正在往回赶。

    男子不再叫喊,而是警惕的看着四周,手中的匕首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那名孕妇闭着眼睛,已经明显的体力不支,如果不是被歹徒死死的卡住脑袋,恐怕早就瘫倒在地了。

    这时人群外一阵骚动,原来孕妇的妈妈昏倒在地,被现场的医护人员抢救过来后,她疯了似的冲进警戒线,跪倒在关昊面前,说道:“关市长,救救我女儿!救救我女儿!”说着又昏了过去。

    关昊连忙搀起这位母亲,说道:“您放心,我们正在救援。”

    这时,就听那名男子突然对谈判人员喊道:“给我扔过来一瓶水,老子口渴了。”很快就有一瓶水送到谈判人员的手里,负责谈判的人拿着水刚要往前走,那名犯罪分子就喊道:“别过来,你要过来我就杀了她。”

    谈判人员立马站在不动。双方对峙着,出现了僵局。显然,双方都在想怎么解决这瓶水的问题。这时,就见从旁边的人群中,走出一个女学生,身穿校服,背着双肩包,头扎着马尾辫,手里拿着一个大文具盒。她从谈判人手里接过那瓶水,把文具盒夹在胳肢窝下,边走边做出拧开瓶盖的动作,向发廊门前逼近。

    关昊怎么看怎么觉得那个女学生的背影是那么熟悉,他笑了,弯身对孕妇的妈妈说:“您的女儿有救了。”

    这时,女学生把拧好瓶盖的水放在地上,退后一步,笑嘻嘻的看着里面的人。

    那名男子一看是个女学生,就放松了警惕,命令到:“开开门,放到地下!”

    女学生上前,重新拿起地上的水瓶,走到门前,拉开玻璃门后,把水瓶按照男子的要求放在了地下,就在她放下水瓶直起身的瞬间,说时迟那时快,从手中的文具盒里突然变出一只小手枪,对着男子连发三枪,男子应声倒地,女学生上前立刻扶住了摇摇欲坠的孕妇。

    随着这三声清脆的枪声响过之后,埋伏在周围的武警蜂拥而至,早就守候在外的120救护人员立刻用担架抬走了人质。只见那名谈判人员快速跑过去,拨开人群,脱掉自己身上的大衣,连头带脸罩在了女学生的身上,使人无法看清她的真实面貌,护着她迅速上了一辆警车,鸣笛而去。

    一直站在远处的关昊,不由的脱口而出:“兰兰,好样的!”

    不想关昊随口说出的“兰兰,好样的”的话被旁边的市公安局局长听到,他疑惑地说道:

    “关市长,那个‘女学生’您认识?”

    “哈哈,局长大人,你就官僚吧。”说完又爽声笑了。

    于婕这时走过来,说道:“关市长,我不跟您回去了,我要去找那个女特警。”说着就要转身离去。关昊叫住了她:

    “等等,于记者,对女特警不要公开报道,你只报道事件就可以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于婕点点头,她想到现场那个女特警被蒙上大衣护送离开的身影。

    旁边的公安局局长懵了,说道:“难道她是我的人?”

    关昊笑笑说道:“目前不完全是。你要想要她也可以。”

    不一会,就听这个公安局局长躲在旁边给什么人打电话,说道:“那个女学生哪来的?你也不知道,他妈的,干什么吃的?快查!”

    关昊笑了,这时公安局政委来到面前,见有记者在旁边,他就笑呵呵地说道:“没想到,没想到。”

    局长大概知道政委这话的含义,但碍于记者在场,就耐着性子没问。关昊笑了,这时刘涛走过来说道:“关市长,岳书记还在等咱们。”关昊冲公安局的两位领导说道:“我们要走了,这里交给你们了。”

    局长一听,赶紧说道:“关市长,咱们去喝酒吧,今天这仗打的漂亮。”

    关昊说:“你去喝吧,别吓唬我,我找地方喝粥去。”说着和刘涛、于婕上了车。

    于婕说道:“关市长,你晚上回督城吗?如果回的话我和你一起回去。”

    关昊说道:“好的,我走时叫你。”

    由于晚上和早上关昊都要喝一顿中药,所以他自从出院上班后,每天都要回督城。从来都不主动跟他联系的夏霁菡,每到下班的时间都会给他发一条短信,提醒他早点回来。他奇怪她忽然变的婆婆妈妈起来,不过他很享受每天被她往回叫的感觉,有的时候她的短信要是来晚了,他就会给她发一条,告诉他回去的大概时间。尽管年底很忙,但关昊无论多晚都要回去,他知道她熬好了中医在等他,那个小女人,为了他的病,春节都不回老家了。所以,为了不使她担心,他每天都会回去。岳筱也知道他在吃中药,也就很少安排他晚上参加应酬,除非必须参加的场合除外。

    下午,关昊在岳筱办公室,听完了政法委书记关于上午劫持人质案的情况汇报后,就和岳筱商量高开区征用土地的事,一直到下班的时间接到了夏霁菡的短信后,他才站起身。

    岳筱也站了起来,他掐灭最后一根烟蒂,说道:“我看这个事年后再议吧,年前没几天了,咱们也该往省里跑跑了。”

    关昊无奈地说道:“好吧。”

    关昊回到办公室,刘涛还在等他,见他回来说道:“怎么样?”

    关昊叹了一口气说道:“还没有统一认识,有待时日。”

    刘涛又说:“黄天利找您着,我说您在开会,他什么也没说就挂了。”

    “武媚局长的火烧到猴儿屁股了。”关昊幽默地说道。

    刘涛说:“是啊,武局这火烧的很猛,早就想整治,怎奈总是得不到充分的支持。这次她可是卯足了劲了。”

    关昊站起来,说道:“好啊,好,省得有人算计我让我吃怪味鱼。”

    刘涛的脸红了一下,嘿嘿的笑着,说道:“您回家吗?”

    “是的。”

    “中药的效果如何?”刘涛问道。

    “刚吃几天,中药是一个综合调理和循序渐进的过程,不会像西药那样立竿见影,不过这几天明显感到胃舒服多了。”关昊摸摸自己的肚子说道。

    “也许,民间一些偏方也管用,我奶奶告诉我让我给你艾灸,艾灸治胃寒很有效。我小时候肚子经常疼,奶奶就给我艾灸,很管用。”刘涛说道。

    “这个我也听说过,有时间试试。”关昊说道。

    “这两天我回家已经跟奶奶学会了,等哪天您中午有时间的话,我拿您练练手艺。”刘涛笑嘻嘻地说道。

    关昊知道他是为了给自己治胃病才学的艾灸,还说拿他练手艺,就说:“你快成精了。”

    刘涛笑了:“我奶奶说她的手艺最好,让我有时间把您带到家里去,她给您灸。”刘涛又说:“奶奶说了,治臭水的市长一定要健康,呵呵。”

    关昊说道:“你以后回去说话要注意分寸,不能感情用事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你不是普通老百姓,也不是普通机关干部。”

    刘涛连忙点头。

    关昊说:“替我谢谢奶奶,改天我去拜访她老人家,让她老人家亲自给我灸,至于你的手艺吗?练好了再说吧。”

    关昊开车驶出锦安市委和市府大楼,来到锦安电视台的门口,给于婕打了电话,不一会于婕就跑了出来,气喘吁吁的上了车,毫不犹豫的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说道:“差一点出不来了,年底太忙了。”

    关昊笑笑没说话,驾车前行。

    半路上,于婕没话找话说:“关市长,可不可以问您一个私密性的问题?”

    关昊笑了一下说道:“可以。”

    “为什么要等到五一结婚,而不是头春节。”于婕说。

    关昊想起这话在医院的时候和岳筱说过,肯定是岳筱告诉她的,他说道:“因为春节就在眼前。”

    于婕琢磨了半天才说:“您真幽默。”

    关昊没有言语,半天他才说:“我听说你跟琳达结成干姐妹了?”

    “是啊,她偏要这样,您知道我的朋友很少,在督城电视台就小夏一个。因为琳达是港商,岳书记说结就结吧,这样让琳达有宾至如归的感觉。”于婕说道。

    关昊点点头,没再说话。

    回到家,夏霁菡边等他边弹琴,屋里弥漫着淡淡的中草药的清香。直到他出现在门口,她才停止弹琴,走了过去,抱住了他。

    自从关昊出院后,他时常会收到来自她的主动动作。以前可不是这样,任何一个亲热的动作哪怕是拉手这样一个很小的动作都是他主动,她很少有主动的时候,最近她可是大大的变了,也可能是他们公开关系的缘故吧,知道的人越多,她的羞涩也就减弱了。关昊是这样想的。所以他搂住她,低声问道:“最近是不是离不开我了?是不是总是想我?这样不好,你会消磨老公的意志的。”

    她才不管什么意志不意志哪,反正也消磨不了多长时间了,她跟关正方说的是三个月,就是再怎么腻他、烦他也就是三个月的时间了,而且现在都过去好几天了,都不够三个月的了。偎在他的怀里,她的眼里涌出了泪水。最近她的泪水特别多,好像时刻在眼底藏着,一有风吹草动马上就溢出来。

    他一用力,把她抱离地面,她赶紧捶他,说道:“放下,等你好了有了力气,我天天让你抱。”

    关昊放下她,说道:“我早就好了而且有力气了。” 他故意在她面前挥着两只手臂。

    她偷偷的抹了一下眼泪,说道:“饿了吧?快吃饭吧。”说着低着头就往厨房走。

    关昊拉住她说:“请问,我能不能不喝小米粥了,中午已经吃过一顿了,我想吃水饺。”

    夏霁菡呵呵笑了,说道:“是的,今晚不给你小米粥喝了,估计你要抗议了,就是吃水饺。”

    吃惯了她做的水饺,关昊就不再吃饭店的水饺了。因为他觉得饭店的水饺肉多、油大、个大、味素浓,不像她做的那么清爽、清香,而且皮薄,容易消化。

    喝过中药后,关昊靠在沙发上,招呼她坐在自己身边,说:“萏萏,我还是觉得你应该回家,然后过了年我就接你,我去认亲。”

    夏霁菡摇摇头,说道:“不回了,都说好了。明年头五一回,我会多呆些日子的。”

    “那不行,咱们五一结婚,你总住娘家算什么事。”关昊说道。

    夏霁菡这才想起来他的计划,就说道:“那我头五一回去。”

    “嗯。”

    “昊,如果我回去就不回来了,你找不到新娘会不会着急呀?”夏霁菡靠在他的肩膀上说道。

    “呵呵,你最近总是说些莫名其妙的话,你不回来去哪儿?去天边吗?哈哈,就是到天边我都会把你找回来跟我成亲的。你是不是被幸福冲昏了头脑,总是说 些傻话?”

    “是啊,嫁给你我能不幸福吗?日日夜夜都想嫁给你,和你生活在一起。”说着,她的眼泪又流了出来,她悄悄的擦掉了。

    关昊突然问道:“萏萏,你想要一个什么样的婚礼?还有三个多月,来得及准备。”

    “我想要一个有你的婚礼。”夏霁菡不假思索地说道。

    “噗——”关昊正喝着的一口水全部喷出,他咳了半天说道:“没有我那叫婚礼吗?你最近的小脑袋瓜子是不是进水了,总是莫名其妙的。”

    一个有你的婚礼,这个看似简单的事情,对于夏霁菡来说却比登天还难。两个相爱的人都后来却不能想拥,无论如何都是令人伤感的。关昊显然不了解她这话的本意,所以才有对她莫名其妙的感觉。

    吃饭的时候,关昊给她讲了今天锦安发生的持枪挟持人质案的情况,尤其是讲到陶兰乔装成女学生,靠近持枪歹徒,瞬间击毙歹徒的时候,夏霁菡瞪着眼张大了嘴,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半天才惊呼道:“天哪,她、她太了不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