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4章 她怀孕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7:45:46本章字数:3565字

    幸福溢满刘梅的脸,夏霁菡看了很是羡慕,这可能就是一个女人追求的全部吧。她忽然想起什么,就对刘梅说道:“我要走了,明天不上班,我再过来。”

    刘梅说:“关市长还没回来吗?我都看了省政府在锦安召开的新闻发布会,相关责任人都得到了处理,渔民也得到了相应的补偿,目前水质监测也得到好转,说不定他也就能喘口气了。”

    是啊,这两日的锦安新闻她是天天必看,今天中午看到他的气色好多了,他说吃中药的同时,刘涛的奶奶还给他艾灸。随着事态得以控制,他的确该回家了。心里这么想着,就想到刘梅说她怀孕的事,此事还真不能大意,她惦记着去买试纸,就跟刘梅告了别,出来了。

    刚才刘梅家出来,她就接到了关昊的电话:“萏萏,我一会到家。”

    “啊?你回来了?想吃什么?”她一阵惊喜。

    “什么都不想吃,熬点粥吧。”声音里充满了疲惫。

    “好的,好的。想吃饺子吗?”

    “你可以买馅回来,但今晚不想吃。”

    “哦,那就不买了,家里有。”挂了电话,她美颠儿颠儿的往回走,忽然想起要找个药店买试纸,就不由的在心里祈祷:万能的上帝啊,千万别让我怀孕啊!”

    回到家后,其实他们俩早就习惯称这里为家了。夏霁菡放下手里的东西,拿出了早孕试纸,看了半天说明,才看明白,作为女人,她还是第一次用这东西。取出一个纸杯,走进了卫生间,按照说明将试纸浸在尿液后,放在了一边,洗手后,开始舀米熬粥。

    很快,她就听到了钥匙的开门声,她急忙跑到门口,不等他打开,就从里面把门打开了,然后,一下子就抱住了他。

    “嘿嘿,还没关门哪?”关昊说着,关了门,也抱紧了她,向沙发上走去。

    “想我没?”关昊问。

    她点点头。哪有不想的道理,这问题问的真弱智。

    “呵呵,你发的信息我看到了。还台鉴,还呈禀?弄的刘秘一个劲儿的冲我神秘微笑。”

    “谁让你关机了?我如果不那样你还不会叫刘秘回来拿药呢?”夏霁菡说道。

    “不是我让他来的,他拿药回来后才给我看你的信息。”关昊知道刘涛是假借他口回来取药的。

    这时,从厨房传来水开了的声音,夏霁菡猛的站起,跑向厨房,将淘好的小米放入锅中,小火,慢慢熬着。

    “萏萏,这是什么?”就听关昊在卫生间里说道。

    夏霁菡一惊,噌的跑进去,就见关昊指着放在铝箔包装袋上是试纸说道。

    “你在检测是否怀孕是吗?”关昊立马发现了早早孕几个字。他本想进一步观看,就被她一把抢了过来。

    “我看看。”关昊伸出手。她背过手去,不让他看,说道:“你看不懂,我先看,然后告诉你。”

    关昊兴奋的说着“好”就出去了。

    夏霁菡的心腾腾跳着,她闭上眼,又在心里祈祷:上帝啊,求求您,千万别让我怀孕呀!然后,才敢看那试纸上显示的结果。她一看,才知道她的祈祷失败。试纸上出现了两条暗红色的小杠。她不相信,又反复对照说明,进一步证实自己的确怀孕了。

    她既惊又喜,惊的是这个孩子来的太不是时候了,喜的是自己没有病,可以做妈妈了。她在霎那间心突然就踏实了,而且有了一种特别的力量支撑着她。

    他在敲门,说道:“咳咳,怎么样了,你开门呀?”

    她把包装纸冲进马桶,刚开开门,关昊就挤了进来,说道:“是不是怀孕了?”

    看到眼里的期许和惊喜,她摇摇头,霎那间鼻子就酸了,这个时刻应该是无数夫妻共同分享的时刻,是幸福的时刻,然而她眼下却不能让他知道。她的眼里忽然就噙满了泪水。

    关昊以为是她检测出来没怀孕悲伤的原因,就把她楼入怀里,说道:“呵呵,想当妈妈了是吗?等忙过这段,咱们去北京看看。保证你能做妈妈,这个工作交给妈妈,让她给你找个好大夫。”

    她一把抱住了他,嗡嗡的哭出了声。

    关昊捧住她的泪脸,说道:“嘿嘿,想当妈妈也不至于这样吧,从今天开始,咱们继续努力。”

    她故意“扑哧”一声笑了。可是分明感觉到心底隐隐作痛。

    俗话说小别胜新婚,对关昊充满渴望的夏霁菡今天可是不敢造次,她伏在他的身上,躲避着他的力度,低低地说道:“轻点好吗?”

    关昊喘着粗气,说道:“怎么了?疼吗?”

    她也气喘着说道:“好长时间没这样了,是有些……有些……”

    关昊笑了,以为是自己用力太猛弄疼了她,就轻轻的吻着她的耳垂和脖颈,说道:“好的,我轻轻的……”果然,他慢慢的动着,以便她更好的适应自己。

    当关昊在她身边沉沉睡去的时候,她在暗夜中睁着眼思量了很长时间,最后还是下定决心打掉这个孩子,尽管她不忍,但是没办法。她轻轻的抚着他棱角分明的脸庞,在心里无数次地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能留下这个孩子,以后,以后会有人为你生孩子的。”

    第二天,夏霁菡以夏萏萏的名义去了妇幼保健院,找到了一个不认识的大夫的诊室,当她跟大夫说出要做人流的时候,那个大夫劝她说:“姑娘,第一胎流掉的话对以后怀孕是有影响的,甚至有可能终生不孕。这样的例子很多。”

    她点点头,说道:“我明白你说的,但是没办法,我不能要这个孩子。”她感到自己说话有些底气不足。

    大夫笑笑说道:“那先做个B超吧,看看是不是真的怀孕了。”

    她说:“是怀孕了,我用试纸试过了。”

    大夫没有抬头,边开单子边说道:“这是必须的检查,要不没人敢给你做。”

    夏霁菡拿着单子,在B超室外等候着,发现等待检查的人大部分是一对一对的,只有她形单影只,如果不是别的原因,关昊此时也一定会护在他的身边与他分享喜悦的时刻。

    终于排到了她,她走进去看见一个年轻的女大夫冲她微笑。当她躺下,一个凉凉的东西在她的肚子上使劲推来推去的时候,女大夫就又笑着说:“果然是怀孕了。”

    她一惊,说道:“您不会看错吧?”当那个年轻的女大夫指着屏幕上一个枣大的圆物说道:“呵呵,怎么能看错呀?你自己起来看看,你的宝宝在这里呢。”她直起身,看到了那个被称作宝宝的小圆球,静静的依偎在子宫壁上时,她的眼睛不由的一热,这是关昊的骨血啊,是他们俩共同的结晶啊!只是,这个孩子来的太不是时候了想到这里,她的眼里就有了泪水。

    做B超的大夫又笑呵呵地说道:“你看他多健康,为什么要做掉呢,你也不小了,二十七八岁了,该要孩子了。好好考虑考虑,最好别做。你想想,他巴巴的冲着父母来了,你们再把他撕成血片,是不是太残忍了。”

    听大夫这样说,她下意识的护住了自己的肚子,泪水夺眶而出,连连说道:“谢谢你大夫,我不做了,不做了……”

    女大夫温和的笑了,说道:“这就对了,一般来这里做流产的我都劝她们不要做。”她见夏霁菡泪流不止,就又说道:“别激动,过分激动对胎儿会有影响,前三个月一定要注意,尽可能减少同床的次数甚至不同床。去大夫那里建个档案吧。”说着把打印好的超声波影像交给了她。

    她拿着这张超声波检查的影像,没有去找大夫,因为她不需要在这里建档案。她把这张宝宝最初的影像折好,放进了包里,走出了医院。她没有打车,她好想慢慢的走走,路过新华书店的时候,她不由自主的进去了,鬼使神差,来到了优生优育书籍专区,随便拿了一本就看了起来,而且一看还就入迷了,因为这个领域的知识对她还是个空白。她正看的聚精会神,忽听有人叫她,她抬头,却意外的看到了赵刚,她刚想叫一声“赵市长”,看了看周围没有叫出声,而是说道:“您来买书?”

    “呵呵,我也是随便转转。”夏霁菡发现赵刚手里有了两本早教方面的书,就小声说道:“那么早就开始教育了?”

    赵刚笑了,其实他早就发现了夏霁菡,只是她看的太投入没有发现自己罢了。他指着夏霁菡手里的早孕指南说道:“你是不是也要做妈妈了?”

    夏霁菡一惊,赶紧把书插到书架,红着脸说道:“不是,我也是随便看看。”

    赵刚没再说什么,看她刚才那么投入的样子,根本不像随便看看的样子,想起刘梅跟他说小夏在他家呕吐的话,心想她可能害羞,不好跟自己说罢了。就笑笑说道:“你呀,不用看书了,找刘梅就行了,她都成了专家了。”

    夏霁菡看了看四周,小声地说道:“赵市长,我没有……”

    赵刚笑了,知道她的确是害羞了,就转移了话题,说道:“过几天满月酒你和关市长一定要去喝的。”

    夏霁菡说道:“没有问题。”

    赵刚冲她笑了笑,摆摆说:“你继续看,我先回去了。”说着,就走了出去。

    望着赵刚的背影,她无心再看书,或许她该好好冷静冷静,好好计划计划了。

    她还没来得及冷静和计划,单位传达室就给她打来电话,说有人在找她,她说好的,我马上回去。

    她边说边往外走,不知为什么,她的眼皮莫名的跳了起来,自从罗婷来督城后,她时刻惶恐陌生的电话和陌生的人找她,但眼下显然不会是罗婷,因为她受伤了,不可能来找她了。她暗笑自己有些神经过敏。走出书店,回到了单位,在单位门口的不远处,她看见了一辆奥迪车,因为是奥迪,她就多看了两眼,发现是军队牌照的。她的心一动,但是玻璃漆黑,什么都看不见。

    来到传达室,警卫人员递给她一盒巧克力和一封信,她拿着那封只有她名字的信件,托着密封的严严实实的巧克力盒,坐回自己的卡座上,打开,从里面抽出一页纸,是毛笔小楷,一看就很有功底。她首先看了一眼落款,手就莫名的抖动了起来,只见落款是:关正方。

    她闭了一下眼睛,努力使自己镇静下来后,来不及看那封信,抱起巧克力盒,就往出走去。

    但是,门口已经没了那辆军牌奥迪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