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5章 步步紧逼

    更新时间:2018-08-09 17:45:46本章字数:6011字

    夏霁菡拦了一辆出租车,直接回到关昊的公寓,坐在沙发上,她重新拿出那封信,仔细的读着。

    夏记者你好:

    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想必也收到了铁盒,对不起,铁盒里装的不是巧克力,是十六万元钱,给你的。

    夏霁菡一惊,急忙撕开铁盒上的包装,里面果然整整齐齐的码放着十六万元钱。她急忙拿起那封信,继续看到:

    你肯定会诧异我为什么送钱给你,下面我就把我最真实的想法告诉你。首先,我感谢你答应我的条件,我原想跟你谈判不会很顺利,没想到你果然爱小昊,识大体,这一点我有些看错你了。再有这一段我也反复的想,我这样生生拆散你们是有些于心不忍,但是没办法,舐犊之情,相信人皆有之,为了孩子,有的时候家长是不顾惜一切的。这一点等你有了孩子之后也会体现出来的。所以我就悄悄的把我这几年的稿费全部支出来送给你。我只能以这种方式送给你,因为现在的银行都实行实名制储蓄,我没有你的身份证是无法给你存钱的,想通过邮局给你汇款,但是当十多万汇单寄到你单位后担心对你影响不好,最后想来想去还是以这种方式给你。首先声明,这钱是干净的,唯一沾染上特权的就是其中有一部分书是在特权的助力推销出去的,但也是我军必须普及的军事知识。我的稿费大部分是版税,是我正当收益。这钱不足以弥补你做出的牺牲,但是请你万望收下,因为这里面有一个父亲对你的请求。小昊这几天总是嚷嚷办户口和登记的事,我知道你没把我们之间的协定告诉他,这很好,说明你是一个诚信的人。你还年轻,拿着这点钱搞个小本经营或者回南方找个固定工作都应该没问题。以你的美貌和才识,重新开始新的天地和生活也应该没问题。如果这钱你不收下,就说明你改变主意了。

    最后,请接受一个老者的歉意,请原谅一个父亲的自私。

    关正方 叩呈

    看完信,望着铁盒里的十六万元钱,她百感交集,都说爱情无价,这次她评估出了自己爱情的价格,那就是十六万!

    原来爱情也是可以出卖的。尽管这封信不难看出关正方的歉意和诚意,她感到了羞辱。她在想着用什么更好的方式把这钱给他打回去,然后在义正辞严的告诉他:夏霁菡尽管贫穷,但不会出卖爱情!让她看到小人物也是有气节有傲骨的,不是他们拥有特权的人随意就能践踏的!

    面对着着十六万元钱,她陷入了沉思。这时,她的电话响了,是刘梅:

    “呵呵,你说今天过来怎不过来了?”

    夏霁菡说道:“有事吗?”

    “老赵说有事求你。”刘梅说道。

    “什么事啊还求?”夏霁菡笑了,她在想刚才在书店看见赵刚,肯定赵刚到家就把她看早孕指南的事告诉刘梅了,然后刘梅在联想到她昨天在她家的呕吐,肯定是想审问自己有没有怀孕。

    “老赵从书店的音箱柜台买了一个家用小摄像机,他不会使,想让你教教他,然后给宝宝录像,我告诉你,我儿子都会笑了,是咯咯的笑,你听说过出生二十多天的孩子出声的笑吗?保证没有,所以快点过来,给我们把这笑声笑容记录下来。”

    夏霁菡明白了,今天是周末,赵刚不上班,所以才有这样的闲情逸致。她就故意说道:“我真不想去你家,现在想起你抓屎的动作我还想吐呢。”

    “哈哈,将来你会这样的,你想吐是怀孕了吧?”刘梅终于说出了自己想知道的事。

    “都是你吓唬我,我一大清早就去医院检查了,根本就没有怀孕,你呀,觉着自己怀过孕,看到谁恶心都觉得人家是怀孕了,神经过敏。哼——”

    刘梅又哈哈大笑,说道:“是不是着急了?”

    “去你的。我一会到。”说着挂了电话。

    怀孕的事是不能告诉任何人的,甚至都不能露出马脚。她看了一眼那铁盒,忽然改变了念头。赵刚在孩子那么小就研究早教的问题,还特地买来摄像机记录孩子成长的足迹,这些都是要金钱支撑的,想到以后自己要独立抚养这个的孩子,她不想将这钱还回去了,为了孩子,为了孩子将来的教育,她决定留下这钱。再有,如果不收下这笔钱,指不定关正方又要使出什么招数,令她难堪。想到这里,她将钱装进自己的一个纸袋,她要这笔钱存到她的银行卡里。

    后来,正是夏霁菡忽然改变的主意和作为一个母亲虑远,才使她们母子没有在经济方面出现窘境。如果没有这个孩子,她绝不会收下这个钱的。

    现在夏霁菡感到时间过的真是太快了,时时生出无力拖住时间脚步的感慨。这天,夏霁菡早早的回到家,她在等关昊。今天是赵刚儿子满月,关昊回来喝满月酒,如果关昊知道自己有了儿子,说不定会美到天上去了。想到这里,她不由的抚摸着自己的肚子,要知道肚子里的宝宝是关昊的最盼啊。有一天,他也会长大从她肚子里爬出来,也会满月,也会咯咯的笑,会在爸爸强大的臂弯中长大。她清醒的意识到,不久以后,自己的肚子就会慢慢鼓起来,许多事都要提前计议了。她查过资料,一般胎儿到四个月左右母亲的身体就会逐渐显形,甚至有的三个多月就出怀了,那时恐怕谁都瞒不住了。

    关昊回来了,他进家就说:“萏萏,过来,我问你点事。”他边说边把领带抽出来,脸色有些红,夏霁菡一来到他身边就闻到了酒味,她一皱眉,说道:“你喝酒了?”

    关昊笑着说:“喝了几口,你想,老赵老来得子,我不喝几口,说不过去。”

    “人家老来得子你高兴什么,你就不要命了,你就喝了?要知道人家还有儿子呢,喝死也没事,你除去这条命还有什么?喝吧!喝吧!我看将来谁管你?反正我不要理你了。”夏霁菡连珠炮似的轰了过去,即便是自己都有些吃惊。但是,眼下的她就是这样的情绪不稳定,恶狠狠说完后,自己还流出了眼泪。

    关昊愣住了,最近不知她是怎么了,总是莫名其妙的发脾气,前两天他说能有半天时间,可以去民政局登记,她说什么都不去,说还没跟家里说好,等跟家里说好了再登记不迟。他也就是说了一句“我们还是早点登记吧,五一前肯定人多。”哪知她就跟他嚷嚷道:“催命的是吧,我说来得及就是来得及,为什么这么逼我?”说着说着还哭开了,当时他就觉得好奇怪。今天也就是喝了几口酒,没想到她又大发脾气,难道她是婚前恐惧症?不至于呀,他们相爱了这么长时间,而且又结过一次婚。他也搞不明白,就没好气地说道:

    “萏萏,你最近怎么回事,动不动就耍混,我就喝了几口酒,就至于你这么咒我。”

    看着他逐渐聚拢起来的戾气,她的心颤抖了,是啊,本来相聚时日就不多了,为什么自己总是伤害他。她眼里的泪水就滚了下来,往他身边一点点的凑去,没想到他一转身躲开了,坐在了沙发上。

    夏霁菡见他生气了,而且还丝毫不理会自己肢体语言的含义,就没好气地说道:“你少跟我摆官架子。”

    关昊本想继续保持自己的严肃,给她点脸色看看,表明自己不喜欢她现在胡搅蛮缠的样子,但还是控制不住,笑出了声,冲着她说道:“你过来。”他指了指对面的沙发。

    他的脸上被她气的露出了笑纹,她也轻松起来,但还是含着眼泪走了过去。

    关昊直视着她,认真地说道:“我准备带你到精病院系统检查一下,检查一下你的中枢系统运转情况。”

    她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就说道:“精神病院?”

    “对,精、神、病、医院。”关昊一字一句地说道。

    他又在捉弄她!扬手就想报复一下,但是又把手收回来了,眼下,无论是温存还是吵架,都将是自己以后独处时美妙的回忆。她看着对面这个还在坏笑着的男人,在心里低吟道:亲爱的,别跟我计较了,我在这几天中,享受到我们所有的快乐和美好,还要享受应该会有的磕磕绊绊和打打闹闹,以后你、我就会觉得这样的不快都将是奢侈的回忆。因为我们是那样的相爱。想着,眼里就逐渐迷蒙起来……

    “对了,今天老赵跟我说,你去书店看书了,而且是早孕的书,你是不是怀孕了?为什么最近脾气见长、喜怒无常?”

    她一愣,说道:“你才怀孕了呢。”

    关昊再也忍俊不住,咧嘴笑了,说道:“你就跟我耍吧?”

    “看了,怎么了?那书就是让人看的。难不成我要是看了《望乡》就去做技女、看了《燕子李三》我就去做贼吗?”

    关昊一听,她分明是在胡搅蛮缠,白了她眼,说了句:“难以理喻。”就上楼洗澡去了。

    看着他的背景,她的泪水夺眶而出。亲爱的,对不起,以后不会和你打嘴仗了,不会跟你耍混,不会了,不会了。歪在沙发的扶手上,她泣不成声。

    “萏萏,你到底怎么了?”

    她一惊,不知什么时候他又下来了。

    她一把抱住他,说道:“昊,对不起,对不起。”

    他搂着她,说道:“你最近情绪很不稳定,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

    她拼命的摇头,半天才说道:“昊,我想回趟家,呆几天再回来。好吗?”

    “这不成问题,原本春节你就可以回的,都是我的病耽误了你。”关昊抱紧了她,说道:“你就为这个伤心发脾气吗?”

    她抽泣着没有回答。

    关昊说道:“你先回,跟父母呆上几天,然后我去接你,还是这个方案,行不?”

    她点点头。

    “那我让小垚给你订机票。”

    “不。求求你,别动不动就小垚小垚的,以后所有的一切我都要自己学着做。”她擦着眼泪说道:“我坐火车回。”她在想着肚子里的宝宝,不知带着他坐飞机是否影响,既然决定留下这个孩子,就要让他健康的生长。

    “小垚怎么了,他们公司有外事办,专门做这些事情,他们做这些事手到擒来,你要做就会费大劲。再有坐火车太浪费时间了。”

    “没事,权当婚前旅游,婚后兴许就没有我的时间了。”她勉强笑了一下。

    关昊说道:“婚后你也有绝对的自由,好像跟我结婚就会禁锢你一样。再有,我认为有两件办完你再回家。第一我们是不是也去照个婚纱照,我看好多二次结婚的人都去照了,二是我还是认为登完记你再回,这样也可以让父母亲看看咱们的结婚证件。”

    夏霁菡扑哧笑了,说道:“你还逗死我呢,我才不和你照什么婚纱照呢,两个老头老太去跟人家少男少女抢风头,整个照相馆都没咱们这样的。至于登记的事就等我回来好吗?你最近为什么总跟拧着呀?”

    关昊哭笑不得,说道:“是我跟你拧着还是你跟我拧着。我对你在结婚这个问题上极为不满。我问你,我们五一结婚这事早就说好了,你也同意了,可是,那个房子直到现在你去看过吗?是周月——一个没过门的弟媳妇在给我们张罗着这一切。你要明白,结婚的是我们,不是他们!还有照结婚照这是每个女人都梦寐以求的事,不管她一生结过几次婚,她都会和心爱的人去照结婚照的,可是你哪,不但不同意照,而且还取笑我,挖苦我。这我也忍了,谁让不自量力以为自己还是年轻的小伙儿呢。可是为什么你对登记这事也这么不上心,是有自己的什么想法还是在意爸爸的态度,你要是跟我结婚有想法的话咱们专题专议,如果在意爸爸就不应该了,他老了,可能对有些事情的看法会有一个转变的过程,咱们不应该跟老人计较这些对吧?我们将来是一家人,是相濡以沫的一家人。事实上他已经接受你了,最近听不到反对的声音而且还同意结婚以后他给跑户口,这不是转变是什么?萏萏,”关昊看着她的眼睛说道:“我最近总感觉你跟我长心眼了,好像跟我不是一个调了?”

    她含泪笑笑,用小手抚他的脸,他鼻子,他的嘴唇,他的眼睛,他的眉毛,他的耳朵和他的下巴,最后,用自己颤抖的湿润的唇在他的上面啄了一下,说道:“昊,无论我长了多少心眼,这些心眼里都有你在里面,不会有别人。”

    “呵呵,那我就放心了。好了,别哭了。你什么时候回家?”关昊问她。

    “中旬。”

    “咳咳。”关昊一听,不禁咳了两声,说道:“中旬,不行,太晚了。你还真想当甩手掌柜的了。妈妈今天还来电话,一是叫你挑家具,一是叫你选床上用品,你想急死我还是想气死我?”关昊生气地说道。

    夏霁菡无奈地说道:“我最近工作也很忙,等我腾出时间……”

    “你忙什么?我给古时打电话,请假歇班!早就暗示过他,还真拿我们当主力使了?我惹不起别人我还惹不起你古时?”他恶狠狠的说着,就真的要打电话。

    夏霁菡赶忙夺过电话,说道:“别别别,结婚是小事,气坏了您,可是天大的事啦!”

    “哼,你现在已经气着我了,总是跟我别扭,我看你是成心。”说着下意识的捂住肚子。

    她慌了,赶紧用手给他揉着肚子,说道:“关市长,有一件事我必须提醒您,遇到什么事情都不能生气,你的命最值钱,天大的事,都不如命值钱,你说对吧?因为你的命不光属于你,它属于你的人民,属于我,属于我们的……我们大家的。”她开始用故作玩笑的口气,跟他说着真心的话,说着说着,就又难过了:“关市长,你永远都要记住,即便是夏霁菡也不能让你生气,不能让你不顾健康。这是极其不容许的,你要想清楚,一个夏霁菡倒下了,千万个夏霁菡站起来了。我说的对吗?”她的眼里又是莹泪欲滴。

    关昊握住她的手说道:“一个夏霁菡倒下去了,另一个关昊也就随之倒下去了。我不要千万个,我只要我的这一个。”

    “你不能这样,你这是愚昧,是无知,是笨蛋!”她含着泪,神经质的嚷嚷道。

    他想不到他的这句话又触动了她哪根神经了,看着她流泪的眼睛,他不想再跟她纠缠了,女人都有生理周期,这几天可能正赶上她生理的低谷期。他太累了,无心跟她恋战,就说:“好好,我笨,一个夏霁菡倒下了,关昊就娶千万个夏霁菡做老婆,不是,是娶千万个女人做老婆,气死夏霁菡。行了吧?”

    她破涕为笑。

    关昊自言自语道:“真是精神了。”

    “你说什么?”

    “没说,我什么都没说。”关昊赶忙把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

    “这就对了。”夏霁菡看着他满意的笑了。

    “是,关昊保证以后不乱说乱动,不进行正常的思维活动,不……”说到这里,他突然瞪大了眼珠子说道:“我干嘛要那么多‘不’,我偏不了。”说着一猫腰,就将她拦腰抱起……

    这天,夏霁菡又接到一个陌生电话,不知为什么,一有陌生电话打进来,她就有些心悸,果然,这个电话是罗婷打来的。她轻松的笑着说:

    “夏大记者,别来无恙?”

    夏霁菡本想挂断电话,但是一想到她出车祸和自己有关系时,就耐着性子说道:“哦,是你呀,身体恢复的怎么样了?”

    “呵呵,拖您的福,恢复的非常好,医生说只要坚持做康复训练,不出半年我照样能跳舞。”罗婷在说瞎话,医生早就说过,即便她康复的再好,由于少了两根脚趾头,别说高难舞蹈动作,就是一般的舞蹈动作都会力不从心,再有严重的膝盖伤,都会影响她的活动。

    “那真好,祝你早日康复。”夏霁菡说着就想挂了电话。

    “怎么,你现在还在督城吗?”她阴阳怪气地说道。

    “是啊,难道我还有别的地方去吗?”夏霁菡感到她的话里有话。

    “哈哈。”罗婷清脆的笑了起来,说道:“姓夏的,别装了,我们都是明白人不是吗?不过怎么说我也要感谢你,你放手了关,成全了我们,你的确有一种伟大的无私的爱。连爱都可以放弃,说明你们的爱情也的确先天不足、营养不良。相信关最后会明白这一点的。”

    “哼。”夏霁菡冷笑了一声,她以前没有怕过他们,现在更不会怕了,就说道:“罗大小姐,我很钦佩你,钦佩你追求爱的勇气,你对别人的事记得很牢,为什么对自己的事情就那么健忘呢,放弃爱,这是每天有许多人都在上演的故事,难道你不曾经历过吗?”

    罗婷显然没想到夏霁菡会说出这样的话,她在心里不住的咬着银牙,如果不是关昊告诉她,她怎么知道自己的事?想到这里说道:“是啊,你说的太对了,可是咱们俩最大的区别是我放弃了还会夺回来,你放弃了就会永远消失,因为你不具备夺回来的资本。”

    “哦,是吗?”夏霁菡反问道:“你这样挤兑我就不怕我改变主意?”

    罗婷仰头大笑:“哈哈哈,改变主意?你要是改变主意就不是你了,再有,我还怕你改变主意吗?偷了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要着也不踏实,如果我是你,开始有人认领的时候就该物归原主,而不是去维护所谓的尊严,这才是智者的选择,到最后还得是哪儿滚哪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