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8章 是谁逼走了她

    更新时间:2018-08-09 17:45:47本章字数:5940字

    关昊想起她在家时的呕吐和买来的早孕试纸,还有赵刚说她看的早育书,可以断定,她怀孕了。为了离开他,她才故意不告诉他。

    他激动地看着两位老人,说:“是的,她肯定是怀孕了!” 惊喜之余,他的眼睛里滚出了两行泪珠……

    这时的妈妈也瞪大了眼睛,说道:“难怪一吃饭她就吐。”

    关昊欣喜若狂,他激动地说:“谢谢你们,请容许我叫你们一声爸、妈,我今天本来就是认亲来的,我们说好五一要结婚的,家里都在装修房子呢。我向您二老保证,我会找回她,我一定要找回她,我不能……不能没有她……”他说不去下去了,用手擦了一下眼泪,就开始打电话。

    他首先给弟弟关垚打了电话,说道:“你如果没有要紧的事就赶快来上海。”

    关垚“嘻嘻”地乐着,说道:“哥,到嫂子家了吗?女婿第一次上门感觉怎么样?”

    关昊痛苦地闭上了眼睛,说道:“小垚,出事了,哥现在需要你的帮助。”

    关垚愣住了,显然,哥哥严肃的话语,不是在跟他开玩笑,而且,哥哥也从来都不跟他开这种玩笑,他来不及问出了什么事,立刻收住笑,说道:“好的,哥,我马上去机场。”

    然后,关昊似乎又给江苏省委的什么人打了电话,要求他查清辖区特别是无锡、江阴、张家港以及所有电视台新近应聘的名单,如果有叫夏霁菡的人,立刻通知他。同时分别给省委和岳筱打电话,声称自己家里有事,需要多请几天假。另外他还告诉妈妈,结婚请柬先不要发,等他回去后再说。

    最后,他拨通了赵刚的电话,他要赵刚尽快到移动公司,调出夏霁菡最近三个月的所有的通话记录。关昊隐约感到她神情反常也就是从他住院开始,因为他们已经说好的她要回家过春节,顺便告诉父母结婚的事,好好的突然她就变卦,说明事情应该发生在这段时间左右。应该是在这三个月之内。

    赵刚正在办公室,恰巧没有别人,接到关昊的电话后,他笑着说道:“怎么了老弟,对老婆不放心了,我告诉你,小夏可不是那种人,你别神经过敏,再有,随便查客户的通话记录和短信内容是违法的,是要经过层层请示的……”

    “少跟我扯淡!你分管了好几年政法工作,怎么做还用我教你吗?”关昊厉声说道。

    赵刚吃了一惊,这可不是他平日见到的关昊,他感到关昊的反常,就不敢再调侃他了,就说:“出什么事了吗?”

    “我在江苏,回去再跟你说,你亲自去移动公司,亲自去调记录,调出来直接打电话念给我。”关昊说道。

    “好,我即刻去。”赵刚挂了电话,直奔移动公司。

    不一会,关昊就接到了他的电话。赵刚说道:“这三个月的通话记录你的占将近三分之二,除此之外还有江苏的估计是她老家的电话和本地的电话,只有四个电话是可疑电话,是北京的,其中有一个是最近几天打的,通话时间比较长。还有一个是深圳的,这个电话她打过三次,最近这次是在今天早上五点多打的,没通,还是你自己查吧。另外短信内容也大部分是你的,没有发现什么可疑内容。”

    赵刚把那四个可疑的电话号码告诉了关昊,其中有两个是小垚和周月的,另外一个是前妻罗婷的电话,只有深圳一个不知是谁的,而且早上刚刚打过。关昊闭上了眼睛,深深的出了一口气。他迅速的拨通了这个深圳的电话号码,立刻,一个充满朝气的男人的声音响起:“喂,你好。”

    关昊的脑子里有了片刻的空白,他平静了一下,直到对方连续说了两遍“喂、喂,请讲话”时,他才回答道:“喂,你好。”

    “你好,请问有什么事吗?”

    “对不起,打扰您了,我是夏霁菡的家属,请问前两天她给您打电话有什么事吗?”

    “哦,夏姐家的,你也是督城的了?”那个人惊喜地说道。

    “是的。你认识她吗?”关昊看了一眼神色焦急的夏爸爸和夏妈妈。

    “当然认识,去年我回家她采访过我,而且我们公司为此还表彰了我,我还得到了晋升,我还得感谢她呢。”

    关昊怔了怔,说道:“你是不是平凡?”

    “是的,是的,你认识我?你是谁?”

    “我是她的家属,现在有事需要向你了解一下,她给你打电话说什么事着吗?”关昊认真地说道。

    “是的,她前几天是给我打电话,说是要来深圳工作,让我给她介绍一个,我说可以,你就来吧,这里有的是工作,只要不怕辛苦。她说可以,过两天来了再跟我联系,今天我看有一个未接电话,是夏姐打来的,但是我在往回打就关机了,请问,发生了什么事吗?”平凡焦急地说道。

    关昊说:“没事,如果她再跟你联系的时候请你告诉我好吗?另外请你转告她,她的家人再等她回家。”

    “没问题,好的,再见。”

    挂了电话,关昊陷入了沉思,果然她早就计划离开了,难怪她最近的情绪这么反常。想到这里他和俩位老人说道:“估计她还在江苏境内,你们想想有没有熟人在汽车站和火车站工作的或者当乘务员的都行?如果有,马上发布寻人启示。”

    爸爸马上说道:“我有个学生在上海机务段工作,还是个头目,他可以帮忙。”

    “太好了,我现在写词,您赶快跟他联系一下。最好全线广播。”

    考虑到这里是她的家乡,关昊的寻人启示把夏霁菡就改成了夏萏萏。

    夏爸爸拨通了学生的电话,当说出女儿因故离家出走的时候,泣不成声。学生当下就表示,尽最大所能,全线播放,另外他说还可以通过关系在南方的各个机场还有汽车站播放。

    听到这里,关昊夺过话筒说道:“能不能用家属的声音播放?”

    那个人说行是行,但会耽误时间,关昊说我在这边灌好,然后用网络传给你,可以吗?”

    那人说应该没问题,我们先用喇叭广播。

    关昊说道:“好,我现在回上海,灌制好后即刻跟你联系。”

    关昊收线,看着两位老人,眼睛红润了,他扶着沙发,慢慢的站起来,冲着他们深深的鞠了一躬,说道:“对不起,尽管目前我还不知是什么原因让她离开,但是肯定和我有关系,是我没照顾好她。我本来就是认亲来,所以从今往后你们也是我的爸爸妈妈,如果不嫌弃,就让我叫你们一声爸爸、妈妈,也请你们认下我这个女婿。我一定要找回她,找回我们的孩子……”他说不下去了,身子有些晃悠。

    妈妈坐在那里早就泣不成声,夏爸爸流着清泪,走上前来,扶住了他。关昊紧紧的握了握夏爸爸的手,说不出话,他弯腰走出了门口,妈妈突然想起什么,追了出来,说道:“孩子,你别走,菡菡说让我们照顾好你,你是他的命,妈——给你做点吃的再走吧。”

    关昊泪如雨下,他不敢回头看他们,只是冲着后面摆了摆手,坐进了车里,驶上了回上海了高速路。天上下起了朦朦小雨,雨刷左右的摆动着,他紧皱眉头,神情严峻。他不知道他的萏萏最近一段时间忍受着怎样的煎熬,在他面前强装欢笑,他反复的回忆着问题到底出在了哪里,最后,他把时间锁定了他住院前后,罗婷打了她,她都忍辱没有跟他吱过一声,还为她发生车祸而自责,那么罗婷的骄横无理逼走夏霁菡的可能性不大。

    他回忆着住院期间的点点滴滴,她只跟周月出去过一躺,还是去买他们换洗的内衣内裤,再也没有离开过自己。突然,他想到了她那次莫名其妙的哭泣,双手冻的冰凉的那次。他的心一紧,天哪,肯定是那次,那次肯定有情况发生,不然只为了想家她不至于哭的那么伤心。再说她那么善良,不可能为了没有回家而在他面前哭的那么伤心呀?想到她莫名其妙的耍混,莫名其妙的伤感,莫名其妙的一些话,这一切似乎都在昭示着什么,现在仔细的想想她反常的地方实在太多了,而自己居然没有破译。这段时间太忙了,又出了那么大的污染事故,刚刚平息,他还没回过神来,就又发生了这个事。

    如果的确是有人跟她做了什么交易,那么筹码肯定在自己的事业和前途,因为他关昊那么强大的爱都不能挽留住她,也只有这一项才能逼走她,那么逼走她的只有这么几个人个人,一个是罗婷,一个是父亲,一个是苏姨,还有可能是舅舅。

    罗婷完全做得出来,而且她也有前科,但是,她说了许多愚蠢的话做了许多愚蠢的事,估计凭夏霁菡的心智她不会屈服她的,而且她们已经较量过了,罗婷并没有占上风。爸爸也不可能,凭他那个性,如果真做了什么事不会隐瞒那么久的。舅舅有可能,因为是他接到了那封信,经过那个动荡时期的人,深谙官场之道,但是他早就说过当官帮不上忙,出事了可以找他,既然他能处理一些事情,也自然就不把检举信之类的蝇头小事放心上了,再有,许多事他也不知道那么详细。最有可能做这事的就是苏姨了,一是她早就把婷婷当成了自己的孩子,她的荣辱已经完全融在了罗家之中了,由于她和罗荣的特殊感情,维护这个是她的本能,而且自己只和她说过和小夏好上的时间,聪明的她肯定算出来那时小夏还没有离婚。但是有一点,她没有什么文化,她认的那几个字都是罗荣手把手教的,她更不会打字,未必知道田埴是谁。是田埴吗?夏霁菡在信里明确告诉他检举信不是田埴写的。检举信的事他没有和夏霁菡谈起过,她怎么知道?肯定是逼走她的那个人告诉她的,但有可能逼走她而且知道检举信的人只有妈妈和爸爸,难道真是爸爸?

    关昊想到的这几个人中,每个人都有可能逼走她,可是每个人又都没有足够的理由这么做。他的胃有些收缩和难受,他习惯的去拉前面储物箱的扣手,因为每次那里都有她给他买的苏打饼,以防他胃酸和饿的时候吃。拉开后,他摸了半天也没有,才想起来这不是他的奥迪。

    萏萏啊萏萏,你真傻,还说什么好好工作好好生活,没有你,我关昊又有什么乐趣可言?又有什么生活可以享受?你就不知道你带走了关昊的一切吗?萏萏,你太残忍了!泪水,模糊了他的眼睛,如同窗外的蒙蒙细雨……

    这个时候,关昊还沉浸在寻找夏霁菡的焦急之中,那种痛彻肺腑的思念他还远没体会得到,等他一旦体会到了,他才知道这种思念足以让一个人毁灭。

    关昊来到了上海交通广播电台,张振早就等在那里。想到夏霁菡还有可能在江苏境内,关昊在半路上就给张振打了电话。简单的说了自己的事情和想法,张振就提前来到电台,他没有暴露关昊的真实姓名和身份,并且已经和导播商量好录制方案和播出时间,一切准备就绪后,只等他的到来。

    张振见他形容憔悴,脸色铁青,就说道:“小昊,先吃点东西吧?”

    关昊摆摆手,沙哑着嗓音说道:“尽快,要不来不及。”

    他们被导播领进了直播间,直播间里已经播了无数遍关昊口述的寻人启事,这时就听主持人说道:“夏萏萏,我不知你此时是否听到了我们的呼唤,如果我们千万次的呼唤还不能使你转身的话,那么下面这个声音是否可能打动你哪?”说着,背景音乐《回家》渐起,一个浑厚的充满磁性的此时却是沙哑的声音响起:“萏萏,回来吧,回来让我们一同面对,你说过我是铮铮铁汉,是坚不可摧,怎么对我就没有信心了?回来吧,忠于我们的心灵,让我们一家团聚…… ”这个铮铮铁汉哽咽着说不下去了。

    为了不冷场,主持人恰到好处的接过了话茬,她也哽咽着说道:“夏萏萏,尽管我还不知道你为什么出走,但有一点我是肯定的,你们是相爱的一对儿,你先生的眼里此时写满了对你的牵挂和期盼,我想,无论遇到多大的困难,都会在你们强大的爱的面前化解的,回来吧……”

    当天,这段音频反复在华东五省各大车站、码头、机场甚至是火车上、飞机上播送着,一连播了一周的时间。如果那年的四月底恰巧在这些地方出现的人,一定不会忘记这段高密度播送的寻人启事。

    当时听到这段音频的有省委书记廖忠诚、奉哥哥之命特地从北京赶来的关垚和刘梅的表哥李伟。

    廖书记当时正好和柳明等几个人在机场候机,当时他们还好笑“夏萏萏”这个名字起的怪。但是当关昊的声音响起时,柳明不由的支起了耳朵倾听。他又反复听了几遍后对廖忠诚说道:“廖书记,您仔细听听,这个声音是不是耳熟,怎么像小关呀?”

    其实廖忠诚早就听出像关昊,但是他不能确定,就说:“怎么可能,他吃饱了没事撑的,跑这么远来寻人。”他有侧耳听听说道:“是有些像,不过你别忘了,电台的声音是可以修饰的,经过信号放大再发射出去就跟本人的原声不一样了。”

    柳明说道:“是啊,再说了,他哪有这么多情呀,还做广告找爱人,也太会玩了?”

    “他要这么没出息回去我就撸了他!”

    关垚听到这段广播的时候是晚上了,他刚下了飞机,偌大的机场里就响起了主持人和哥哥的声音,他当时就惊得停住了脚步,这才真正体会到一种“出大事”的感觉。他几乎是跑出机场的,老远就扬手叫出租车,直接向哥哥住的酒店驶去。

    听到这个寻人启示的还有李伟和他的助手,他乘坐的飞机刚刚在杭州萧山机场降落,就在走出机舱时,听到了机场大厅里传出的寻人启事。李伟听到广播后对助手说道:“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夏蛋蛋,直接就叫下蛋好了。”

    助手蔡祖铭说道:“可能是小名,大名谁这么叫哇?”

    “那不一定,北方省就有个省长你猜叫什么,朱三熊。我在舅舅家上小学的时候,我们的校长就叫顾二狗。他们的熊就是狗熊的熊,顾二狗就是鸡狗的狗。北方人给孩子起名字很有意思的,往往都带着时代色彩。解放前出生的人叫蛋、栓、柱、锁的多,因为生活不好,出生成活率特低,希望能把孩子留住。解放后后出生的人叫建国、卫国、保国的特别多。十年动荡中出生的叫向东、向阳、跃进、卫兵、红旗的特别多。更可笑的是有个人给出生的孩子起名,向东、红旗什么的村子里都有好几个重名的了,正赶上一批三打运动,他灵机一动,就给儿子起名叫一批三打,别说是他们村没有重名,就是整个公社都没有重名的。无独有偶,这个名字传开后,就有许多人开始效仿,什么破旧立新就都上了。”

    “哈哈。”助手感到今天的老总兴致很好,他不由的大笑着说道:“李总,您怎么知道的呀?”

    通过安检后,李伟继续说着:“我是六零年出生的,什么不知道呀?吃的盐也比你们喝的水多呀!”

    “那按您的理论,这个走失的夏蛋蛋应该是解放前出生的吧?那得六七十岁了,她的男人还这么煽情的呼唤她回家,太滑稽了,不可能。”助手想了想摇头说道。

    “怎么不可能,什么事都有可能。六七十岁就不能谈恋爱了?就不能煽情了?什么理论呀?都给你们小年轻的占去了,我们年岁大的人就只剩下挣钱吃饭了?”

    助手见老总不高兴了就赶忙说道:“您也没到六七十呀?再说了,就您那知识层面和阅历,就是到了六七十岁也照样充满朝气和梦想。”

    李伟笑了,说道:“咱们纯粹是抬闲杠。”

    令李伟万万没想到的是,几个小时后,他就和这位叫“夏蛋蛋”的人相遇了,但是他却始终不知道眼前这个人就是广播里找的那个夏蛋蛋。

    夏霁菡没有找到平凡,但是她已经不敢使用原来的手机了,新的电话卡还没来得及买。反正找工作还有的是时间,再说对怀孕不利的工作她还不能做。也好,自己可以散散心,让激动浮躁的心平息下来,总是处在悲伤状态中对宝宝不利。何不利用这几天散散心?显然、她没有心情散心了,因为关昊的广告无处不在。

    坐在南下的火车,这个她曾经熟悉的江南,她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也不知道自己最终的归宿在哪儿,只有一点她最清楚,那就是暂时离开她活动的区域,找一个安宁的地方生下宝宝,等事态平息了再回到父母的身边,再也不离开他们了,一家四口其乐融融,如果可能的话找一份收入不高但相对稳定清闲一点的工作,守着父母、带着宝宝,过一分安详平静的田园生活,那该是多么惬意的生活啊。在开往杭州的火车上,她总是尽力的盘算、憧憬着未来的生活,心情好了很多。她发现她就不能往回想,一想北方、一想关昊就伤心就流泪,所以计划未来的生活占据了几乎她全部的思维,这个转移注意力的办法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