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0章 苍茫的心如夜色凄凉

    更新时间:2018-08-09 17:45:47本章字数:5907字

    关昊知道这个人是谁,就静静地等候,果然,一个严肃低沉的声音响起:“搞什么搞?上班时间不在单位,还和单位失去了联系,万一有个什么突发事故,找不到市长算什么事!简直是胡闹!”

    训斥,是在意料之中的事,他早就有心理准备,所以手机没电这类话根本就不能解释,他会有八句话等着批驳你。于是赶紧说道:“是的,我接受您的批评,以后绝不容许这类情况发生了。您什么时候回来,我有重要工作跟您汇报。”

    “汇报工作去省委,我从不做顺便的事。”听得出廖书记真的生气了。

    关昊笑了,说道:“好的,我单独去省里跟您汇报,明天晚上我在督城等你们。方便您就下来吃顿便饭,不方便您就穿境而过。”

    廖书记说到时候再联系,就挂了电话。

    下午,关昊在市政府贵宾接待室,会见了曾几次带队奔赴南极科学考察的锦安籍科学家翟舟。老先生是来为自己新出版的书《我与南极》来锦安签名售书的,当然锦安为老先生举行了一个隆重的售书仪式。翟舟由于把家乡的万马河的名字,命名在南极工作站附近的一条河流上,受到家乡人民的尊重和热爱,锦安以督城等六个县市的名义,聘请翟舟为护河大使。而翟舟也把这本书的稿费全部捐给家乡,用于支持家乡对万马河的治理整顿。

    入夜,关昊在单位的宿舍里,难以入眠,他想起了老杜的话,尽管他当时表现的漫不经心,但是老杜的几句话他可是一句不漏的记了下来,他心里很是欣慰,不然不会一激动给了他两瓶好酒,要知道这两瓶好酒能换七八十瓶二锅头。他可以给他好酒,但是作为关昊他是不会和老杜探讨卦辞的。想到这里,他有些激动,莫非,她真的有消息了?于是他起身,来到了外面的办公室,给夏霁菡的父母打了电话。

    电话是夏妈妈接的。他没敢直接询问有没有她的消息,只是问了一下二老的身体情况,又问了一下学校元旦放几天假等。夏妈妈的声音有些哽咽,说道:“小关,要不你别等她了,有中意的人就定下吧,菡菡是铁了心了,别耽误你啊!”

    关昊的喉咙有些疼,他长长出了一口气,说道:“妈妈,我这辈子不会再找别的女人了,我只要她。”

    “可是……”妈妈犹豫了一下说道:“她是成心要离开你呀,所以你应该好好想想。”

    关昊说道:“我不用想了,这个问题在遇到她的时候,我就想好了。您有她的消息吗?”

    他的话没说完,没等夏妈妈回答,就传来夏爸爸的声音,他说:“小关,你要安心工作,毕竟你不同于一般百姓,你的一举一动都有人看着,监督着,我想菡菡之所以离开你,就是希望你工作能有成绩,生活能幸福。”

    关昊想了想说道:“我元旦可能去看你们。”

    夏爸爸说:“你那么忙,别来了,一切以工作为重。”

    挂了她家的电话,关昊因为老杜的话而带来的欣慰消失殆尽。

    此时,他还不知道远在千里之外,他钟爱的女人,为他生下一个儿子,他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做了爸爸。

    他的心苍茫,如眼前的夜色般凄冷、迷离刚刚见到一点光亮,现在整个人仿佛又被抛到了无边无际的黑暗中。夏霁菡走后的最初那段时间里,为了排遣自己的孤独,他有的时候会主动找事做,以填补没有她的时间,渐渐的,他觉得自己孤独的时间可能会延续更长的时间,所以,他必须做好长期适应的准备。由于他严谨自律的性格,决定他业余生活单调乏味,朋友很少,来到锦安后,除了工作,几乎没有私密至交,从不参加工作以外的任何聚会活动,即便是单位有婚丧嫁娶之事,他也都是礼节性的随份子,却从不出席。

    所以,同事们对这位平时不苟言笑的市长很是敬而远之,最近好像他的性格越来越孤独,有的时候连刘涛一天到晚也听不到他说几句话。此时,和市长只有一墙之隔的刘涛明显感到他的孤独和痛苦。最近市长很少回政府家属院的住处,大部分时间都是住在单位,原来他几乎不在锦安住,现在几乎吃住都在单位,而且每夜睡的还特别晚。他经常从对面楼房玻璃的反光中,看到市长屋子的灯光经常亮到后半夜,有的时候到天亮。他揣摩市长肯定遇到了什么困难,而且绝对是感情生活方面的事,因为工作上的事几乎难不倒他,没有他克服不了的困难。那么,究竟是什么样的困难让这位背景资深的市长在工作之余郁郁寡欢、闷闷不乐呢?

    市长不主动说他什么也不能问,事实上别说是私事,只要涉及的是工作以外的事,这位市长都是很少发表自己的观点,也可以说很少向人敞开心扉的。所以更多的时候刘涛觉得他的市长尽管各方面的能力卓尔超群,甚至别人都无法企及,但是他内心的孤独也是窥见一斑的。原来只是听说市长五一要结婚,可是最后却没了消息,作为下属,他不敢过问市长的私生活,但他隐约感到市长的感情生活出现了问题。他见过市长的那位红颜知己,美丽、温婉、恬静。从她身上他就能看出市长对女人的审美。可是不知是什么原因,那个女人没能和市长走到一起。他听记者于婕说过,知道那个女人也是一名记者,但是自从老家有事回去后,就再也没有回来,和任何人都失去了联系。他曾经试图联系过丁海,但是丁海好像知道他的用意,就有意回避了。刘涛能为市长做的就是减少自己回家的次数,陪着他,唯恐他夜里有什么事。

    第二天,在关昊的催促下,岳筱才和关昊一起赶往离锦安市中心70多公里外的国际温泉娱乐城。远远望去,这个有着哥特式尖顶和帐幕式房顶交错出现的气势恢宏的欧式建筑群,伫立在锦安的北部。旁边还有用绿色拦网围起来的建筑正在施工。先期投入运营的主体工程,以其精巧的布局、精美的雕饰和鲜明的异域风情吸引了来自北京等的都市的高端消费者的青睐。

    当他们在大门口停下登记的时候,琳达就从监控录像中看到了他们,此时她的办公室里不仅有几个高管人员,还有她请来的记者于婕和另外一名摄像记者。看到两辆黑色轿车进来后,她招呼于婕和他们出门迎接。

    岳筱见到于婕后脸上露出了笑容,关昊礼貌轻轻握了一下琳达伸出的手,琳达娇嗔地说道:“关市长,没想到新年脚步终于把您带到了我们这里来,我刚才还和于记者抱怨呢,关市长不来就罢了,谁让我们没有那么大的面子呢?可是把我们带入内陆的岳书记不来就说不过去了,您把我们游说过来了没有错,可是您不来检查指导工作就不应该了。”

    琳达的几句话说的岳书记心花怒放,他紧紧的握住琳达的手说:“艾总,怎么来到大陆后嘴变成刀子了,是不是跟于记者学的?”岳筱握着琳达的手眼睛却看着风姿绰约的于婕。

    琳达说:“人家于记者是我请来的记者,我想书记和市长两位大人好容易来到这里体察民情,怎么也得给我们报道报道,长长士气不说,最起码也让人们知道我们在锦安不是没有亲戚的。”

    岳筱听琳达这么一说哈哈大笑,他指着琳达跟关昊说道:“关市长啊,这可不是我第一次见到的琳达,那个琳达温柔文静,这个琳达伶牙俐齿,话不饶人啊!”

    关昊笑了一下说道:“可是您刚才怎么叫‘艾总’来着?”

    “不告诉他,原来只是听说当官的官僚,没想到还有这么官僚的。”琳达对岳书记说道。

    岳书记也哈哈大笑,指着关昊的鼻子说道:“你呀,找事,你没发现吗,琳达来到大陆后整个人变的浑身长满了刺,不是香港那个琳达喽。”

    关昊愈加的摸不着头脑了,难道艾总就是琳达,以前介绍的时候都是总经理琳达,难道艾是她的姓。

    几个人说笑着走进了接待室。作为老牌记者于婕,体现出了记者的职业素养,尽管她和岳筱还有关昊都是从督城出来的,而且和这两个市领导的关系还都不一般,但是她从始至今没有参与他们的谈话,而是手拿着采访本在履行着自己的职责,甚至坐的座位都是和摄像的在一起,都不和领导们在一起。

    为了活跃气氛,关昊故意问岳筱:“岳书记,您还没揭晓刚才的谜底哪?”

    岳筱又大笑着说:“这个,让琳达自个说吧。”

    琳达亲自把两杯水恭恭敬敬的送到两位领导面前,她今天的打扮很朴素,是一身剪裁合体做工精细的职业套装,把琳达曼妙的身材勾勒的玲珑有致线条优美迷人,岳筱也就多瞄了几眼,感到她和于婕有着不同的美丽,琳达有几分恰到好处的风情,这也可能和她从事的职业有关,每天要面对各种各样的难题,每天还要应付各种各样手握实权的男人,多一些风情和娇嗲也就不足为怪了,而于婕职业的优越自然而然就使她养成了矜持和自信的性格。

    琳达说:“岳书记,您就不能给我留点面子,非得让我把老祖宗拿出来见光。”

    “哈哈。”岳筱又在大笑,看得出来他今天很是高兴。

    琳达说道:“是这么回事,我的原姓是爱新觉罗,早在五四运动以后,家里的部分进步人士就都改了姓艾或者姓金,嫌爱新觉罗这个姓太过陈腐和招摇。解放后,整个家族就都全改了,在我的记忆中,我的两个堂叔全部改了姓金,我们家就沿袭上辈人全姓艾。”

    爱新觉罗是清朝皇室姓氏。满语“爱新”是族名:“金”的意思:“觉罗”是姓氏,是以努尔哈赤祖先最初居住的地方“觉罗”作为姓氏:“爱新觉罗”这一姓氏的含义是,像金子般高贵神圣的觉罗族。清代将爱新觉罗氏分为宗室和觉罗,以示血缘远近区别,同时将一些有功之臣赐姓为觉罗,清亡以后族人多取汉姓,如金、王、孙、艾、罗、肇、范等。

    琳达又接着说道:“所以呀,我不喜欢人们叫我艾总,直接称呼琳达最好。”

    关昊恍然大悟,他端起旁边的茶水,一看是上好的龙井,他就放下了,看了一眼刘涛,刘涛立刻把他的水杯拧开盖,递到他的面前。

    琳达一皱眉说道:“关市长不会怀疑我在水里下了蒙汗药吧?”

    关昊没有解释,而是镇定自若的喝了一口自己杯里的水。

    岳筱说道:“这你就冤枉他了,他那小胃呀,喝你这么清冽的龙井,不要命也够他一呛的。”

    琳达自知自己过于敏感,不好意思地说道:“对不起,我冤枉关市长了。”

    关昊这才微笑着说:“没关系,我这个毛病经常被人误会。”说完,看着岳书记,等待他的开场白。

    岳筱沉默了一下说道:“琳达,我和关市长今天来看得出你很高兴,但是我也不得不告诉你,我们是带着任务来的,有些事要和你商榷。”

    琳达似乎有心里准备,她不住的点头。

    岳筱又接着说:“你这里有很严重的消防隐患,我和关市长交换过意见,这个问题不能儿戏,出了事就不是小事。现在全国各地几乎天天都有这种事发生,所以我们的意见是该整改就整改,如果真出了事造成损失不说,就是我见了洪总也不好交代呀。弄不好党纪国法还得处分我们。”

    听了岳筱的话,琳达有些不好意思,她轻启朱唇说道:“岳书记,关市长,你们别怪我不配合消防部门,他们实在是过分,您说我这里歌舞升平,一片欢天喜地,他那里突然就开过来两辆消防车,时刻准备,蓄势待发,无论是作为客人还是我们经营者,都心里别扭,我是让保安把他们轰出好远。长此以往,谁还敢来这里消费呀?我经营不下去,那你们心里肯定也不痛快。”

    关昊感到这个琳达说话绵里藏针,滴水不漏,就微笑着说:“是啊,这一点他们确实考虑不周全。”关昊用了“周全”而不是“欠妥。”“岳书记和我口头议论了一下,关于如何实现与外资企业共赢这个问题,我们会出台一些文件的,包括执法部门该如何执法都会做出相关的规定,也欢迎企业的监督。正因为是共赢,对于温泉城存在的安全隐患我们才深感忧虑。”

    “能说一下是哪方面的隐患吗?”琳达说道。

    刘涛把一份材料递给了关昊,关昊看了一眼说道:“房间的喷淋设施和KTV房间的装饰材料,包括金色演播大厅。”

    琳达听关昊这样说,似有意又无意的看了一眼低头记录的于婕,此时于婕的笔尖顶在本上,停止移动,脸色有些紧张。

    琳达这个不经心的一眼,被关昊收录在眼睛里。他继续说道:“消防部门应该给过你们整改通知吧?”

    琳达想了想说道:“这个通知我还没见到,可能是手下还没报到我这里。”

    关昊把材料交给刘涛,说道:“把这个先给艾总看看,让艾总心里有数。”

    琳达看后,轻轻皱了一下眉,说道:“如果这样大面积的整改肯定有困难,施工的时候都是经过消防部门把关的,再有我们寻求的都是全市最有权威的材料供应商,应该不会有问题。”

    岳筱和关昊一时没有说话,琳达想了想又说:“这样吧,具体怎么做我们在和消防部门商量,请他们把关。”

    岳筱说道:“要尽快,现在天干物燥,要时刻提醒工作人员,高度保持警惕,消灭一切人为的隐患。”说着,岳筱站了起来,跟琳达说:“艾总,上午有演出吗?”

    琳达看了一眼旁边的人,立刻就有一个胸牌上注明副经理的高个年轻人说道:“今天上午没有演出活动。一般演出活动都安排在下午和晚上。”

    琳达笑了一下,说道:“那就只能请两位领导泡温泉了。”

    岳筱说道:“好啊,你这温泉一泡就上瘾,我这浑身早就皱巴巴的难受了。”说着就站起来往外走。

    关昊今天上午还有事,跟鸿益的老总约好要去他们新建的太阳能酒店的施工现场。看到岳筱今天兴致不错,自己也不忍心破坏这个气氛,只好跟着他往外走。

    这里的温泉有露天和半露天还有室内的,在一个偌大的大厅里,被绿色植被装扮的生机盎然,温泉池与温泉池的间隔也是用各种各样的绿色植被来完成。大大小小散落着无数个冒着热气的水池。在琳达的带领下,他们沿着大厅外面的走廊,来到后面,后面是一排独立的院子,大大的玻璃房子里生长着绿色植物,水汽氤氲,私密性很好。

    岳筱选了一处牛奶浴的院子,关昊看着他兴致勃勃的走进去,没有招呼他的意思,犹豫了一下,就继续往前走,到了一处茶浴温泉池,停下脚步。跟刘涛说道:“咱们就这里吧。”

    刘涛点点头。换上泳衣,关昊跳进温泉池,让身子沉入暖暖的温泉水中,感到全身都得到了放松。他陶醉般的闭着眼睛说道:“刘涛,好享受啊,温泉水滑洗凝脂,偷得浮生半日闲啊,我要困觉,没有急事要事别打扰我。”说着,头就仰起,枕着下面的黑色岩石,手抓住两边的栏杆,闭上了眼睛。

    刘涛可不敢“困觉”,就他这姿势极有可能呛着水。也许是温泉水洗去了他的疲惫和烦恼,大半夜都没睡着的他,却在这温泉池里睡着了,刘涛甚至听到了他轻微的鼻息声。心想,睡得可真够快的。可能梦到的“吴妈”吧。想到这里,他扑哧笑了一下,没想到他醒了,说道:“笑什么?”

    刘涛仍然笑着说道:“您那么快就‘困觉’了,我以为您梦到了吴妈。”

    关昊也扑哧笑了,他从水底站起来,正想上岸,猛然看到琳达和于婕走了过来,赶紧沉入水里。琳达倒是不以为然,她说道:“关市长,赶紧怎么样?”

    “很好,谢谢你艾总。”

    “哈哈,我不愿听什么你就叫什么?需要点什么?岳书记都准备用午餐了,您要点什么?”琳达笑意盈盈地说道。

    关昊沉在水里不敢动弹,他仰头看着岸上的两位美女,说道:“这会不需要,如果需要的话一会我们去餐厅吃吧。”

    于婕看着关昊的窘态很好笑,又不敢笑出声,自己只好先走出去。随后琳达也走了出去。

    刘涛说:“市长,您怎么比美女表现的还紧张羞涩啊?”

    关昊说道:“关键是这个地方太小,要是大家都在一起也就没事了。怎么你还敢笑话我。这都是你提前该做好的,还让她们找到这里来。”

    刘涛笑了,心说紧张就紧张呗,还嘴硬。

    过了一会,关昊说道:“咱们走吧,我早上一碗小米粥早被温泉水跑没了,心发慌了。”

    穿上衣服,他们向餐厅走去,远远的关昊就看到芭蕉树旁边于婕在和一个男人说话,他感到这个男人的侧面很面熟,不由的又看了一眼,他认出来了,是甄元。他在督城处理的唯一一个干部,后来辞职了。听说在锦安注册了一家保险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