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2章 宝宝的脚膜

    更新时间:2018-08-09 17:45:48本章字数:5915字

    李伟严厉地说道:“大姐,这话只能说这一次,要是再说一次你就卷铺盖回家,我在另外请人!”说完,嘟着脸,继续组装婴儿车。

    大姐一听,尴尬的笑了一下,说道:“真是不识好歹的东西!”说着,就起身离开了,还不忘白了他一眼。

    此时,夏霁菡没有听到他们的对话,她正坐在床边,给宝宝喂奶。嘿嘿,每当这个时候,可是她最幸福的时刻了。每次把他抱在怀里的时候,她就感到自己抱起一个世界,甚至比抱起一个世界都有成就感。母亲和孩子有一种先天的联系。抱着这个小生命,夏霁菡有了一种无比的满足和欣慰。她和宝宝有一种心贴心的感觉,她甚至都能感到他小心脏的跳动,尤其是他的小嘴吸上乳头的那一瞬间,母子间的那种依赖,那种无法割舍的相互依赖是那么强烈的感染着她。

    忘了西方是谁说过这样一句话:多么邪恶的女人,坐在摇篮旁奶孩子的时候她的表情都是神圣庄严和善良的。

    她陶醉这样的时刻,她甚至迷恋这样的时刻,她会深情的凝视着宝宝。呵呵,她的宝宝太能吃了,他吃奶的力气大极了,随着小嘴一嘟一嘟的,两颊就一鼓一鼓的,有的时候还会在吃奶的中途松开奶头对你讨好般的微笑。还不时的停下,睁着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你。宝宝的眼睛黑亮黑亮的,睫毛又直又长的,像极了爸爸。

    那天大姐还说,这孩子只有嘴像你,肤色像你,其余没有像你的地方。她听后那感觉好极了。其余的地方不像她那就是像爸爸呗,最好宝宝将来也能像爸爸一样有思想有抱负,做一个对社会对人民有用的人。她相信自己能够把宝宝教育好,培养好。想到这里,她情不自禁的在宝宝粉嘟嘟的小脸上亲了一口,谁知,这一亲不要紧,他吐出奶头,笑了一下,居然闭上眼,睡着了。她放下宝宝后,整理好自己的衣服,走出去,看见李伟弯腰在忙活什么,就叫了一声表哥,小跑着上了楼,从表哥书房里拿出了一大盒印泥和表哥设计家具用的白纸,又一路小跑着下了楼,直奔自己的房间,全然不顾他们注视自己的目光。

    李伟、大姐和豆豆三人的眼睛随着她上楼,又随着她下楼,最后互相对视了一下,无声的笑了。李伟继续组装着小床,大姐继续检查着地上大包小包的东西。只有豆豆起身追姐姐去了。

    夏霁菡在做一件非常有纪念意义的事,她做的时候,没有想到能有多大意义,但是,正因为她这个心血来潮的做法,给关昊日后孤寂的生活带来无穷的想象和真实的慰藉。

    今天是宝宝满月,请来的摄影师想用闪光灯,她不让,只让他用自然光,无论摄影师怎样解释说不直射宝宝,她都不答应。她说无论灯光往哪个方向打,都是和快门同步的,室内任何一个地方突然闪光,都会让宝宝惊秫的。最后摄影师无奈的走了。

    照片没照成,满月总是要给宝宝留下个纪念的。她小心的掀开宝宝下边的小被子,两只肉嘟嘟的的小短腿叉着,脚心对着脚心,那姿势舒服极了。可能是妈妈惊动了他,他的两只小腿使劲的往下一伸,上面的两只小手也就势往上伸了伸,随后有都松弛下来,两只老虎拳攥着,放在脑袋两边又睡着了,在看两只小腿又脚心对脚心的弯曲着。

    她拧开印泥,把宝宝右脚往印泥上使劲的按了一下,又拿起那张白纸,对着他的小脚丫贴上去,白纸上就出现了一个有着五个小圆点的红色小脚印,然后她又把宝宝的左脚也涂上印泥,又印了另一只小脚印。

    她还想给宝宝的小手印上,但是他的小手攥着小拳头,把他张开后他又攥上,根本就印不了。

    她回头看见豆豆专注的看着她,就用手指点了一点红,往豆豆的额头摁了一下,立刻就出现了一个红点,随后又给宝宝摁了一个。

    豆豆笑着拿着红脚印就跑了出去,递到李伟的面前,李伟一看不由的笑了,说道:“去,让姐姐给你印一个。”豆豆吧唧着两只脚跑回去了。李伟冲着她的背影说道:“把脚洗干净了再印,要不我这印泥就让你们的脚丫给熏臭了。”

    豆豆一会拿出两张纸,告诉爸爸一个是豆豆的,一个是姐姐的。豆豆显然对这个玩耍的项目很感兴趣,她指着爸爸的脚,也让爸爸去印一个。李伟哈哈大笑着,他按好了小床,晃了晃,纹丝不动,这才把工具放一边,被豆豆拉着往夏霁菡的屋子走去,还没到门口,他就大声说道:“夏,我要印脚印。”其实,每次进这个房间,他都会在外面说句话,等待里面的人回应后才进去。

    果然,夏霁菡站在了门口,笑着说:“你也要印?”

    豆豆一个劲的冲姐姐点头。李伟也说:“要印,许你们印就许我印。”他说着就做在了沙发上,抬起脚,豆豆立刻就去给他脱袜子。

    夏霁菡用湿毛巾给宝宝脚上的印泥擦干净后,重新给宝宝盖好了被子。她坐在李伟的对面,看着这只大脚不由的扑哧乐出声。

    李伟说:“你笑什么?”

    夏霁菡说:“表哥的脚大的太恐怖了。”

    李伟也笑了,说道:“看跟谁比,跟大的比我这还小呢,跟宝宝的比就恐怖了。”

    豆豆刚想用自己刚才的湿毛巾给爸爸擦脚,夏霁菡冲她摆摆手,意思是用爸爸的毛巾,哪知豆豆调皮的一笑,故意把毛巾往爸爸的脚上擦了一下,看看她,又一下,夏霁菡笑了,用手点了一下她的额头。给爸爸擦完脚,豆豆就用手指头沾着印泥,往爸爸的脚上抹,柔柔的,李伟很是享受,说道:“没想到四十岁的人了还做红脚印,改天咱们给宝宝做个立体的脚模,不,全家每人都来一个。”

    豆豆抹的很慢,她手脚配合能力相比正常孩子慢一些,反应迟钝一些。李伟靠在沙发上很享受的闭上了眼睛。夏霁菡看李伟累了,而且明显喝了酒,就拉豆豆起来,要她去拿白纸,自己则坐在矮凳上,一下一下的给表哥的脚抹着印泥。

    李伟不用睁眼睛也知道换了人,他继续闭着眼假寐。自从这个小女人来到他家后,他就很少出去应酬了,每次一进家闻到那特有的淡淡的奶香味,他就感到很温馨,感觉这才叫家。他愿意为他们母子做点什么,他感到这样做自己的内心很充实,很丰满。大姐刚才说的话尽管遭到他严厉的驳斥,但是却说出了自己心底深处的愿望,只是他不能把这种愿望放大,那样这个女人就在他家呆不长了。在杭州的时候,她就跟他说尽管未婚,但她的孩子不是私生子。他隐约的感到,那个他也就是宝宝的爸爸在她心里是非常强大的,强大的占据着她的整个内心。

    这时,就听她边抹印泥边说:“表哥,你到底摆酒席了,而且还喝了酒,还收了礼?”

    李伟闭着眼呵呵的笑了,他说:“是啊,宝宝满月我高兴,当然要喝了,以后他百天和周岁的时候我还要喝,对了,刚才大姐说照片没照成,没关系,明天我把单位的相机拿回来,你自己给宝宝照,你取景构图肯定比他们还专业。”

    “表哥,谢谢你……”

    李伟听她这么说,就说道:“嘿嘿,你还会说别的吗?这句话总听我都听腻了。”李伟仍然闭着眼说:“我还得感谢你和宝宝呢,是你们给家里带来欢乐,这欢乐是我花多少钱都买不来的。你没看出来吗,豆豆……都离不开你们了。只要你和宝宝在我家平平安安的,我将来就好跟梅子交代了,甚至以后见到宝宝的爸爸,我都会理直气壮。对了,你不同意我当干爹,我就跟他要去,见了他我就说:嗨,你这家伙听好,我才是孩子的爹,他见到的第一个男人是我。尽管我没给他洗过尿布,但是我天天闻到他的尿骚味,还直接尿到我身上。呵呵,他即便不同意我当爹,最起码也要赐个干的吧。”

    一滴眼泪落在了他的脚面上,紧接着又是一滴。李伟猛的坐直了身子,说道:“嘿嘿,我听说有以泪洗面的,没听说有以泪洗脚面的。哈哈。”

    夏霁菡也扑哧笑了,她真诚地说道:“表哥,我会让宝宝记住你的好,将来让宝宝养你,孝敬你。”

    李伟笑了,身子再次向后靠去,他说道:“有你这话我就心领了。”

    几天以后,这个憨态可爱的红色小脚印,就寄到了千里以外夏爸爸和夏妈妈的手中。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夏爸爸总喜欢一个人到后面的山坡散布。今年冬天,江南又出现了暖冬现象,昨天傍晚前后,下了一阵小雨,空气异常的清新和清凉。这个小山坡是他和女儿的最爱。放了学,女儿嫌邻居家太吵,他就帮女儿背着书包,来到小山坡树荫下,用石板给女儿搭个小桌子,还特地为女儿带个垫子,女儿写完作业后,爸爸就教她背唐诗,女儿上二年级的时候,就能将唐诗三百首全会背了。说来也怪,背唐诗并不是他硬性安排给女儿的任务,只是跟女儿在这里散步时增添一点乐趣而已。哪知女儿天性聪慧,教一两遍就记住了。他现在就想,如果当初对女儿进行硬性教育,说不定女儿早就成为某个领域里的神童了。

    他的确教给了女儿很多很多,包括各种礼仪以及女孩子该有的修养等等。甚至琴、茶等等这些能够陶冶人情操的东西。他记得他对女儿进行最多的就是美学和鉴赏教育。他说自然是世上最美的东西,而能够欣赏到这种美的人将是最幸福的人。他们家从未吵过架,也从未在女儿面前说过张三和李四,甚至都很少涉及生活琐事。这就使得女儿在社会上有些不适应,不会和人打交道,遇事胆小、退缩甚至逃避。上了大学后她逐渐成熟,但相比同龄的孩子还是稚嫩、天真,不过也多了难能可贵的纯净。

    郁达夫说过:“说起了寒郊的散步,实在是江南的冬日所给与江南居住者的一种特异的恩惠;在北方的冰天雪地里生长的人,是终他的一生,也决不会有享受这一种清福的机会的。”眼下,这里山上还是墨绿色,树上的叶子大部分都还在。天空清澈纯净,跟洗过的一样。江南的冬天最大的特点就是明朗。但是,夏爸爸的散步显然不是为欣赏这户外风光,他更多的是为了排解心中的惦念和担忧。临近年根底,他的心里越来越不安,越来越惦念他的小仙女,他更担忧他的小仙女,他不知道她一个人在外过的怎么样,尽管他知道女儿生性胆小不会惹事生非,但如果女儿真的有孕在身,那她是相当难捱的。对着这座记录下无数女儿美丽身影的山坡,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祷女儿平安。

    每当想到这个问题,他就揪心般的难受。自从女儿远嫁北方后,他这个做父亲的就感到再也不能为女儿遮风挡雨了,时常有一种爱莫能助的悲凉和空虚。

    这几天,学校放寒假了,但是夏爸爸仍然每天到学校以看报纸的名义在等女儿的消息。散布接受后,他再次来到学校,看门的老头是以前学校退休的教师,看见他进来就把一封信交给了他。他一看就知道是女儿的来信,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女儿总算有信来了。地址仍然是“厦门”两个字,仍然是“笑启”,后面仍然画着一个笑脸。这是女儿在第一时间里传递给他们信息:她一切平安。看到女儿的信他就一阵激动。

    最近这几天他总感到女儿应该向他们有个交待,他天天盼着邮差来,眼睛总是瞄着传达室,有的时候故意靠着传达室走,冲看门的老头微笑,总也不见老头喊自己。太好了,终于来信了。还是那样,他并不急于打开女儿的信,他要回家和妻子一块看女儿的信。

    妻子正在里里外外的搞卫生,看见他手里拿着信就赶快站到了门口,说道:“是菡菡的信?”

    “呵呵,是啊,是你宝贝女儿的信。我都没舍得拆开,让你先看。”

    夏妈妈赶紧洗手,擦干净,打开信后,只有一个红色的图案,她不禁愣住了。然后又往信封里看了看,失望地说道:“喏,一个字都没有。”

    夏爸爸接过信纸,看着看着,不由笑了,说:“呵呵,敏老师,菡菡这是再给你报喜啊。”

    “报什么喜?”妈妈接过有脚印的信纸,仔细看了看,不禁惊呼:“天哪!果然是真的。”妈妈激动的喜极而泣,端详着那个小脚印,哽咽说道:“菡菡,你一人在外可怎么过呀?心疼死妈了……”说完用手捂住嘴,泣不成声。

    夏爸爸眼圈也红了,他拿过那个小脚印,仔细看着,发现旁边还画着一个笑脸,跟信封上不同的是,这个笑脸被染上红晕。他知道这是女儿以她特有的方式,向爸爸妈妈诉说着无法用语言表达的意思。毕竟未婚而孕是件羞涩的事,可是又不好意思向家里公开说明,只能以这种方式让家里一点点接受。想到这里,爸爸有些心疼,他的眼泪就滴落到了信纸上,在心里默默说道:女儿,无论你做了什么,你都是我们的乖女儿。

    妈妈哭了一阵,又从爸爸的手里拿过信纸,看着看着,眼泪就一个劲的往下淌,她把这个小脚丫贴在自己的胸口上,说道:“夏老师,你当外公了……”

    夏爸爸说:“呵呵,是啊,敏老师,你也当外婆了呀。”

    随后,爸爸拿出花镜戴上,说:“咱们分析分析,是男还是女?”

    妈妈一听,从爸爸的鼻梁上摘下花镜,给自己戴上,说道:“不用分析,一看就是男孩。”

    “何以见得?”

    妈妈把花镜给他,说道:“你好好看看,这个小脚印,舒展、圆润,一看就敦实、宽厚,女孩要比这个秀气,窄小,哪有这么大、这么蠢的,这分明就是老虎掌。”

    爸爸一听哈哈大笑,说:“分析的有理,是个男孩,肯定是。”他高兴的在原地转了两圈,说道:“今天中午咱老俩喝一杯,庆祝咱们晋级成功。”

    妈妈一听,眼泪又流了出来,说道:“咱们在家里喝酒高兴,说不定菡菡在外边遭多大的罪呢?子轩,我这心口好疼啊……”

    爸爸走过去,抱住了妈妈,说道:“那好,我们不喝,不喝了……”说完,自己的眼泪也流出来了。

    过了一会,妈妈从爸爸的怀里抬起头,说道:“你说,我们要是告诉小关,他有办法找到菡菡吗?”

    爸爸的脸色阴郁起来,他说:“菡菡不让告诉他,自有她的道理,不然她也不会远走他乡。你还不明白吗,她就是害怕我们告诉他,每次来信都不写详细的地址。我们还是尊重女儿的意愿吧。”

    “可是,每次小关打电话来,我这心同样会疼,我感觉他是爱菡菡的。”妈妈含泪说道。

    他松开了妈妈,转过身,说道:“爱有什么用,小田当初也是这么说的,我就信了他,让他把菡菡带走了,结果怎么样?现在他又这么说,我还能信吗?有的时候爱是一回事,结果又是一回事。”他站在了钢琴旁,掀起琴盖,抚摸着琴键,左手轻轻抬起,然后又轻轻落下,单手弹琴,潇洒无比,一首清丽、隽永无比的儿歌“小燕子”就从爸爸的指尖逸出,他记得这是教女儿唱的第一首儿歌,也是教女儿弹的第一首曲子。

    此时的夏爸爸和夏妈妈是多么的希望他们那只离巢的燕子能够早日飞回,回到他们的身边,得到他们无私的庇护。世上的爱,唯有父母的是最无私、最伟大、最海量、最绵延无尽,但是,他们现在却无法给予她……

    关昊原本打算元旦去她家的,但是赶上元旦事情太多,加上丁海在北河建的全省最大的家具城开业。好多事他都无法抽身,所以也是等到锦安开完两会后才决定去她家的。

    自从夏霁菡出走后,关昊就没见到过丁海,确切的说他感觉丁海有意在躲着他。北河家具城开业,丁海躲不了关昊了。由于这个家具城是丁海主持建造的,所以他不得不跟关昊见面了。

    关昊心里清楚丁海和刘梅还有夏霁菡,他们是很好的朋友,而且年龄相当,情投意合,他之所以躲着自己有两个理由,一个是见了自己不知说什么,另外见了这个肯定就会想到另外一个,所以不如不见,二是肯定有怪自己的成分。

    果然,当丁海和其他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在招待所的门口迎接关昊一行的时候,轮到丁海握手时,关昊感到丁海的眼神闪躲,双手有些颤抖,他暗暗的用了下力,丁海的双手也暗暗的回应了一下,只这一下,就无需多言,说明他们的心还是相通的。

    关昊听赵刚说,前些日子丁海回过督城,他谁也没见,就见了刘梅,说起夏霁菡,两个人都哭了,弄的刘梅一晚上做什么事的心思都没有。是啊,丁海见证了他和夏霁菡的爱情,是他在夏霁菡住院期间,偷偷找到了陶笠兄妹,把她从医院转走,才有了督城市委书记天天往返和甸的甜蜜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