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9章 贪欲是人的本能

    更新时间:2018-08-09 17:45:48本章字数:4201字

    坊间流传一句话,叫“笑话人打嘴唇。”意思是今天你笑话别人了,说不定明天你就被别人笑话了。就是你有着极好的运气,在官场上一点错误都不犯,兴许来场洪水来场地震来场疫情,都能让你丢掉官位。因为洪水来时你没在大坝上,地震来时你没在现场,疫情来时你掌控不得力。许多事是说不清的,许多责任也是分不清的,成为灾害或者是什么人的替罪羊也是说不好的事,而且是极有可能发生的事。

    你唯一能为自己申辩的就是请求老天爷在六月里来一场雪,以此来证明自己有多怨。所以说,永远都不要对别人的落马幸灾乐祸,也永远都不要嫉妒别人的一路升迁。因为上帝对待每个人都是公平的。

    不知为什么,关昊现在的心里很脆弱,按说他应该庆幸他逃过一劫,没有受到什么株连,而且还有望提书记,这都是值得高兴的事,但是他自从知道陶笠的女儿病重后,他心情一直都很沉重。

    上午处理完单位的事,关昊叫上了刘涛,来到了省城监狱。据说这个监狱是全国的模范监狱,他们就买了许多烟酒方便面火腿肠等食品。考虑到玻璃瓶装的酒肯定不会通过狱警检查的,他们就买了塑料瓶装的低度的酒,甚至花生米。

    刘涛凝视这种塑料小桶装的低档白酒,说:“岳书记能喝这种大车把式喝的酒吗?”

    关昊说:“人的享受欲都是依赖于一定的社会环境和条件的,一旦于所依附的环境和条件没有了,所有的欲望就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回到车上,刘涛不由的感慨说道:“人啊,为什么都有那么大的贪欲呀?”

    很少发言的司机周强说道:“都是权力惹的祸。”

    关昊说:“刘秘发感慨,周师傅发怨气。呵呵,我给你们摆活一下啊,看有没有道理。”

    周强说:“说真的,我最爱听您的‘摆活’了,比正式场合的讲话还经典。”

    关昊笑了,说道:“你这可是有个人崇拜嫌疑啊?”

    周强呵呵笑着说:“不是嫌疑, 是证据确凿。”

    关昊说道:“首先,贪欲本身就是一个高级、复杂的物质运动形式,它是人的基本欲望在实施过程中的一种自然的自发的‘过分’表现,而基本欲望又是人的自然需要的延续,在这方面的过分本身就是矛盾运动的‘量’的问题,无论其社会影响怎样,也改变不了这个矛盾运动的物质性。尽管由于条件的限制,目前的科学尚无法准确的确定人的基本欲望究竟是怎样出现‘过分’的,但我们可以从贪欲在人类社会活动中的作用,看出它乃是人类的一种本能。”

    刘涛笑了,说道:“您这话,成克杰们爱听。”

    关昊没理会他的话,而且接着说道:“我们都知道鲁宾逊吧,他当初到孤岛时发挥了自己全部潜能,尽一切力量向自然界索取供他生存的物质条件。请注意,这里丝毫没有贪欲的踪迹,而在他拯救了星期五之后,在对星期五的使用中便隐含了贪欲的成分和作用,尽管这是一种极有限的而星期五又是较乐意接受的作用,但这足以表明贪欲的社会性的某些含义了。”

    他又接着说道:“ 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曾明确指出,共产主义不剥夺任何人占有社会产品的权力,它只剥夺人们利用这种占有去奴役他人劳动的权力。这句话不但严正的表明了共产主义对贪欲的敌对立场,同时也揭示了贪欲传统的实现途径,当然贪欲的社会性在这里也一展无遗。伴随着工业无产阶级产生之后的共产主义世界观的诞生,标志着人类开始了从自然向自觉的转变,标志着人类开始了从低级状态向高级状态迈进。马列主义世界观的诞生,使人类从此进入了低级自然状态向高级自觉状态转变的、具有人性飞跃与升华意义的过渡阶段,全人类在一部分率先觉悟了的先进分子的带领下,逐步的自觉的把个人利益与整体利益辩证地科学地加以认识和处理,自觉地消除单纯追逐个人自然需要对整体利益可能产生地消积影响,教育广大群众不断地从自然向自觉过渡,领导他们在许可的前提下,采取一切适当的手段和方法向一切贪欲作斗争,向一切贪欲的社会基础和物质基础作斗争。这是一个彻底消灭人类之间为物质利益社会冲突的大规模的长期艰苦的斗争,是人类最终获得彻底解放的唯一途径。”

    刘涛和周强静静的听着,不说话。

    关昊进一步说道:“然而,人类彻底消灭贪欲的道路是极其艰难的的,在人们从低级自然状态向高级自觉状态进步的过程中,总会不断地遇到来自人们自然自发的势力的抵抗,遇到贪欲崇尚者的疯狂反扑,甚至于会遇到曾经觉悟过的先进分子在新的环境和条件产生腐败堕落的势力的抵抗,从而使人类前进的步伐变慢甚至于倒退。但是暂时的曲折并非此路不通,对于人类不断由低级向高级进化的方向来说,这是任何人也改变不了的,对于人类的这一基本发展趋势来说,也是任何人阻挡不了的。”

    刘涛说:“太高深了,整理一下可以写一篇文章,发布在《求实》杂志上。”

    关昊笑了,说:“饶了我吧,好多东西都是从那上面趸来的,这是我比较认同的一种说法,你还倒流回去不成?”

    说完,三人哈哈大笑。一个多小时后,他们来到了省城监狱,坐在探监室的长条椅上,关昊在等着狱警去提岳筱。

    这时,岳筱在一名狱警的带领下,来到了探监室,当狱警把手铐给他打开,他活动手腕的时候,就看见了关昊坐在玻璃窗的外面。他低下头,脸不由的红了。这时关昊微笑着指指对面的座位和对讲话筒。示意他坐下说话。岳筱硬着头皮坐下来,手微微抖动着拿起话筒。

    关昊百感交加,眼前这个身穿囚服、举止乖顺、动作畏缩、面庞黯淡消瘦的老人,还是那个强势、雷厉风行、果断干练、以实干著称的明星市长吗?昔日那浓密的总是梳理的一丝不苟的背头,如今在被剃光后只长出半厘米长的发根,却明显的看出发根稀少,尤其是顶部,几乎没有头发了。双规的三个多月中,肯定经受了难以想象的心灵煎熬。据说,他太了解办案人员的手段了,就那熬鹰式的审讯,就不是人所能承受的,所以他在第一个回合中就交代了自己的全部问题,而且非常配合司法机关的取证工作,认罪态度很好,主动退赔受贿的钱款和物品。

    他一下子老了很多,五十多岁的人看上去就像六十多的了。呆滞的目光中在看到关昊的那一刻亮了一下,随后又黯淡下去,也许看到了关昊,想起了自己曾经辉煌的过去,如今自己成为阶下囚,也就没什么辉煌可炫耀的了。

    关昊对着话筒说:“五十多岁的人了,要注意身体。”关昊想了许多开场白,还是说了一句最实在的话。

    岳筱有些感动,说:“你是第一个来看我的人,谢谢。”

    关昊说:“客气了,应该的。”

    “小关,希望你能以我为鉴,走好自己的路。这段时间我反思过自己,就是权欲强、私欲强,恨不得天下都是自己的,有的时候不容人。这都是自己的理论修养和个人修养不够的表现。”他说话的声音很平稳,没了以往的强势和霸气,回归了人本来面目,到有几分真诚。

    关昊很想笑,他说的几句话正好是刚才他们在车上讨论的问题。

    “我曾经非常非常的嫉妒你,总也想不通,我们是一点一点从基础干出来的,当年手上的老茧真的是一层一层的,而你是耍笔杆的学生官,而且又有着和你年龄经历不想符的能力和思想,在感叹你含着金钥匙出生的时候,说真的,也嫉妒你后天的能力,总担心有一天取而代之,也就有了危机感。还记得我在香港时你打给我的电话吗?”

    关昊点点头,他记得当时是和何能接触后,高新区新能源之谷构想完成,何老第二天要来接受高新区管委会的顾问申请,他头天给岳筱打电话向他汇报的这件事。

    “可以说正事这个电话让我和魔鬼握了手。”

    关昊点点头,专案组的办案人员让他看过这部分审讯卷宗,其中就有岳筱说的这个电话。

    根据岳筱的交代,当时招商团一致看好洪仁的建业集体,这是一家靠地产生意起家的集酒店经营、旅游、薄彩、港口运输为一体的跨行业的集团,经营范围主要在香港和澳门,无论是在香港和澳门,都是很有实力的企业。洪仁也是最早从内地逃出的“地富反坏右”的子弟,经过几十年打拼,做到了行业老大的座椅上,不能不说是个奇迹。由于他见证了内地的官员和富豪在港澳赌厂的豪赌,就充分看到了内地薄彩这一商机,但是法律规定是不允许进行这一经营行为的,如果只是建一个娱乐城和度假村投巨资又有些不划算,通过进一步谈判,锦安允许在当地开发房地产,除此之外不再许诺别的项目。

    洪仁借口出去了,干女儿琳达起身给岳筱他们倒茶,无意中的弯身露出了半边酥胸,岳筱调开了目光。

    洪仁和北京的神秘人物沟通后得到的指示是先进来,再变通。于是洪仁回来后说道:“岳书记啊,你看你就是不脱口,我投那么多钱回不来的。所以今天的谈判只能到这里了。”

    岳筱心在往下沉,但他故作镇静地说道:“洪总,没办法,这是我们内陆的法律法规,我不敢拿鸡蛋往石头上碰啊,请您理解。”说完起身就要往出走。

    洪仁说道:“买卖不成仁义在,我都已经备下便饭,好歹我是从大陆出来的,尽一份地主之谊还是应当的。您不会拒绝我吧,现在据我所知,大陆在这方面的政策宽松了许多,跟我吃顿便饭应该没事的不会受什么牵连的了。”

    岳筱不好说什么,便跟着洪仁往餐厅走去。与此同时,康家岭也接到了北京神秘人物的电话,可以先让建业进来,以后的事再变通。

    但是港商可不是这么好糊弄的,他们是不见兔子不撒鹰。

    第三轮的谈判首先和建业公司谈岳筱也是有考虑的,一是向对方表示诚意,首先想到的是建业公司,二是不使洪仁事先掌握和其余两家的谈判情况,使对手摸不清自己的底码。

    在灯红酒绿歌舞升平中,双方各自坚守自己的底线,岳筱怎么也不答应他们在内地搞薄彩。琳达起身,端着半杯洋酒,向岳筱款款走来,她纤细的手指,拖着酒杯,偎在岳筱的身旁,身上的香水散发出了好闻的味道。岳筱一直以来都认为知道往自己身上喷洒香水的女人,最起码她是爱自己的,知道爱自己的女人,同样也知道爱男人。由于他常年在机关工作,接触到的香水女人还真是不多见。此刻,琳达那柔柔的酥胸若有若无的磨蹭着自己,阵阵香水的味道扑面而来,在加上几杯洋酒的力道,他不由的有些眩晕,但是理智尚存,他赶忙站起,离开琳达有一步之远,只见琳达目光迷蒙,似一眨动,就会有迷雾凝聚的露珠落下,她幽幽的看着岳筱,温柔地说道:“我特别希望我们能够合作成功,那样的话我可以经常回家去看看了。”

    岳筱不解,洪仁赶紧说道:“琳达的家是北京,如果这次我们合作成功,那边的事将由她全权负责。”

    岳筱面有难色,他说:“既然你是北京人,你更应该知道内地的法律。”

    琳达点点头,说道:“我知道,干爹也知道,您看,我们到时自己在变通,您权当什么事都不知道好吗?”

    岳筱不言语了,洪仁赶忙说道:“琳达,此时是酒宴时间,不要谈那些了,好好陪大陆的亲人喝酒吧。”

    听干爹这么说,琳达端着酒杯的那只手,五指如寇,低胸的晚礼服,露出若隐若现的乳沟,漂亮的脸蛋,迷蒙的好看的眼睛,岳筱唯恐自己掉进那眼睛里,就赶快调开目光,喝干了自己杯里的酒。

    琳达也轻启朱唇,喝干了杯里的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