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4章死里逃生

    更新时间:2018-08-09 19:05:15本章字数:1968字

    “恶蛆”吉尔是守望星最大的沙盗组织--“爬虫”里的一个小头目。前一天晚上跟一帮沙盗喝酒吹牛,他说自己能一次杀死几十个士兵,有人不信,于是就和吉尔打起了赌。

    有句老话叫酒状怂人胆,被酒精一刺激,再被别人一挤兑,他直接带着小弟们,开着三台机甲,十辆沙漠越野车,对流沙基地发动了突袭。

    但是这只恶蛆的运气不够好,流沙基地的两个小队正要进行实战拉练,十台全副武装的机甲刚出基地大门,就看到一帮沙盗气势汹汹的杀了过来。十台机甲一轮齐射,沙盗就损失了两台机甲和六辆战车。吉尔这才醒酒了,扭头就跑。流沙基地排除第06小队的五台机甲乘胜追击,想要扩大战果。

    哪知道吉尔的厄运还没有结束,后面的追兵还没摆脱呢,前面竟然遭到了伏击,伏击他们的竟然只是一辆普通的军用吉普车。幸存的两辆车上的沙盗被吓破了胆,四散奔逃。吉尔彻底愤怒了,他猛踩动力踏板,背部推进器喷射出火焰,机甲脚下的助动轮几乎快要离开地面,迅速拉近了机甲和吉普车的距离。

    吉尔的机甲上有一枚中程反机甲导弹,最大射程十公里,这可是高级货色,价格不菲,不到关键时刻他根本不舍得用。但他现在怒火中烧,只想杀死芙雷雅二人泄愤。机甲电脑提示目标已经锁定并进入射程范围,他果断的发射了导弹。

    夏星辰正在全神贯注的驾驶,突然他通过倒车镜看到一道火光飞向车子。

    “导弹!”他瞳孔收缩,大喊一声。此时躲避已经来不及了,反机甲导弹有着极强的追踪能力。而且速度快,威力大。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他释放出大量的精神念力覆盖了车子周围的空间。这个空间里,时间仿佛瞬间被慢放了。周围几十立方米的空间里面每一颗沙子和一个石子的位置、运动轨迹都清晰地出现在他的脑海里。这正是他在和易坤生死搏斗时领会到的精神念力的新应用-洞察。

    导弹越来越近,进入了“洞察”能力的范围之内,导弹从上往下斜着刺向车子。就是这个机会,夏星辰看清了时机,猛踩刹车,同时猛地向左转动方向盘。车子一下子横了过来,翻滚着飞了出去,而导弹击中了离车子仅有一米多远的的地面。强大的爆炸力把车子推出去十几米远,夏星辰和芙雷雅都被甩了出去。不过万幸的是就在这一瞬间,他把所有的精神念力都释放出来,包裹住自己和芙雷雅。

    巨大的爆炸声响起后不久,烟尘散尽,地面出现一个直径三面多的大坑。夏星辰的精神念力抵挡了作用在他们二人身上的大部分冲击,但二人还是飞出去十几米远,摔在地上,衣服几乎碎成布条,浑身到处是擦伤,芙雷雅昏了过去,夏星辰比她强了那么一些,虽然没有昏倒,可是也眼冒金星,耳边嗡嗡鸣想,五脏六腑仿佛都挪了位置。

    过了一分钟左右,他才勉强支撑起身子,想爬起来。这时,只见前方烟尘滚滚,引擎轰鸣,一台五米多高的机甲停在他身前十几米的地方。机甲抬起手,手中的枪口对准了夏星辰。

    夏星辰被眼前的这台机甲惊呆了。他最近没少恶补机甲的知识,通用型机甲和一些常见的改装型号都了解到=的差不多了。而眼前这个“机甲”,他确实不认识。机甲的两条腿型号还勉强算一致的,但是从腿往上,腰部,驱干,推进器,两条胳膊,头部等零分别属于三四个型号的机甲。机甲上很多位置的装甲板已经没有了,焊接了一层普通的钢板,关节处甚至是用一块帆布包裹着,还有很多部位电线和液压传动装置露在外面。这简直是一堆垃圾拼装成的怪物。

    但是,现在他已经受伤了,手无寸铁,没有任何还手之力,现在哪怕这堆垃圾散架了摔倒,也能把他砸死。

    “哈哈哈哈……,你这个小王八蛋,竟然敢阴你家吉尔大爷,让我送你下地狱吧,我最喜欢人肉酱了。”说着,破烂机甲抬起右腿,向夏星辰踩过去,夏星辰一咬牙,身子奋力向左一跃,机甲的脚离他只有一米远,跺在地上,溅起的砂石打得他脸上生疼。

    他顺着机甲两腿之间跑向机甲身后,芙雷雅就趴在离他不远的地方,生死不知,夏星辰想把机甲的注意力引开。

    吉尔见一击不中,转过身去,又抬起脚踩向他踩下去,夏星辰又奋力的躲开…………有两次机甲几乎已经可以踩到夏星辰了,可是吉尔不想这么轻易的就放过对手,他故意了放水,目的就是想看到夏星辰狼狈而垂死挣扎的样子。又是一分钟过去了,机甲踩了十几脚却没碰到他半根汗毛。

    此时,一道手臂粗细,紫色的镭射从远处射来,正在玩“打地鼠”游戏的吉尔躲闪不及,被打穿了驾驶舱,机甲抖动了几下,然后突然四分五裂,成了一团真正的垃圾。夏星辰险些被这些散架的垃圾打中。

    五台机甲从远处赶过来,把他团团围住,机甲的肩部印着06。他们正是流沙基地第06机甲小队。一台机甲的座舱打开了,一个中士背着一个急救箱给二人做了检查,发现没有大碍,芙蕾雅只是受到了震荡昏过去了。他简单的给两人处理了伤口。几分钟后,流沙基地方向飞来一架四悬翼的直升机,机上下来几个医护人员把仍昏迷不醒的芙雷雅抬到飞机上在,夏星辰也跟了上去。临上飞机前,那个机甲驾驶员拍拍他的肩膀,笑着说道:“能让基地派出飞机迎接的新兵没几个,你沾了女王的光了。”夏星辰听了满头雾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