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1章切磋

    更新时间:2018-08-09 19:05:18本章字数:2461字

    清晨三点五十分,生物钟很自然的叫醒了夏星辰,他穿好衣服,打开房间的自动门,来到客厅,发现书房里李修民正在电子黑板上画着什么。夏星辰下楼的声音惊动了他。

    “嗨,星辰,这么早。”他热情的打着招呼。

    “在部队习惯了,训练去。你这是?”夏星辰很好奇。

    “嗨,睡觉做梦梦见一个设计方案,赶紧起床给画出来,怕到时候灵感跑了。”李修民解释道。

    “那你继续忙,不打搅你了”。两人点头致意。

    夏星辰来到楼下,根据个人终端的提醒,发现离自己最近的操场有三公里远。他一鼓作气高速奔跑冲向了操场。

    此时天蒙蒙亮,操场上只有三四个人。夏星辰也不管那么多,绕着操场狂奔起来。他的这种训练方法也引起了周围人的侧目。

    他现每天奔跑的训练量已经增加到四十公里了,这些天在飞船上只能跟跑步机较劲,给他憋坏了。两个多小时过去了,此时天已经完全亮了,他站在操场边,努力地调整着呼吸。此时,一个身影跑到他身前,气喘吁吁的说道:

    “星辰,你来了多久,我一个小时前到这里就看到你在飞奔。你体能真好。”

    夏星辰转头观看,原来是戴忍。

    “每天这么跑,习惯了。”星辰回答道。

    “你也是武者?”戴忍好奇的问道。除了那些十分有名的机甲师和军方高级将领,武力水平在档案里是体现不出来的。

    “跟我们大队长训练过几个月,可惜,他在一次战斗中成了植物人,不知道还能不能康复。。。。。”

    夏星辰的目光黯淡下来。

    “哦,对不起,勾起你的伤心事了。”戴忍抱歉道。

    “戴忍,你是武者?你也会武技?”

    “家传的一套功夫,上不得台面。”戴忍家族的成员大多是搞情报的,多年战斗在战斗第一线,他们家族有一套家传的功法,能让习练者在战斗中瞬间爆发出双倍的速度和力量。唯一的缺点就是对体能消耗太大,所以他每天早上来晨练,就是为了增强体质和耐力。

    “咱们过过招吧,我很久没跟人交手了。”夏星辰眼睛发亮,

    “这不合适吧。星辰,我们家的武技都是杀人的招数,不大适合切磋啊。”戴忍拒绝道。

    “没事,我练得就是挨打的功夫,咱们点到为止。就算你把我打坏了,也是我学艺不精,跟你没关系。再说武技这东西,在实战中才会提高的最快。”夏星辰的目光中充满了期待。

    戴忍也有些心动,再说他也想看看这个新室友的真正实力。

    两人在操场中央相互施礼,然后拉开了架势,戴忍突然动了,他们家族的功法信奉先下手为强,先下手就意味着占得了先机,他并没有用秘技,而只是用一些普通的招式,只是下手时动作稳、准、狠、而且刁钻,他虚晃一招之后一脚悄悄地踢向夏星辰的命根子。夏星辰很轻松的躲开了。

    戴忍发现这夏星辰躲避攻击的能力非常出色,无论他用什么刁钻狠毒的招式,这家伙都能用很有效的方式去躲避和化解,偶尔还用几招看不出流派的招式反击。即使被打中了,对夏星辰来说也只像挠痒痒一样。戴忍不知道的是,这是夏星辰被暴打了三个月换来的结果。

    两人有来有往交手了三四分钟,周围也聚集了一批围观者。戴忍见正常的招式无法对他造成任何威胁,而夏星辰则越打越兴奋,干脆,拼了!戴忍催动体内家族秘技,速度瞬间加快了,夏星辰感到险象环生,开始疲于应付。

    这时,突然从场边冲过来四个穿军服的年轻人,看着也是学员,胳膊上戴着很奇怪的臂章。他们大喊着“住手”,然后一个人突然窜到二人中间,双拳一左一右向二人打去。

    戴忍闪身躲开,一脚踢向那人裆部,夏星辰则双拳架开那人的拳头,身体顺势前冲,双拳打向那人胸部。还是夏星辰的拳稍微快了那么一点,正轰到那人的胸口,他手下留情了,只是把那人打得倒飞了出去,以一招传说中的“平沙落雁式”,一屁股坐在地上,不过这也让他躲过了被踢爆卵蛋的下场。

    此时跟那人一起来的三人从腰间掏出电击眩晕枪对准两人:“你们两个双手抱头蹲下。校内禁止斗殴,你们违反了校规,还殴打风纪处成员。你们就等着接受处理吧。负隅顽抗就等着被开除吧!”一个风纪处的成员说道。

    所谓风纪处,是在学校教务处牵头下成立的一个学生自治组织,主要职能是维护校内纪律。对于违反校纪,打架斗殴等行为他们要去制止,并取得证据,上报教务处以便对学生进行处罚。他们都装备有眩晕电击枪,甚至还有机甲,在学校里权力极大。

    “我们只是在切磋,切磋懂吗,不是斗殴。”夏星辰解释道。

    “我们风纪处认定你们是斗殴那就是斗殴,不要狡辩了,再说切磋你们可以到演武场、训练馆。”那个被打倒的风纪处成员爬起来,蛮横的说道。这人二十岁出头,少尉军衔。

    “校纪里没说不让在操场上切磋吧。你说我们斗殴,那得拿出证据。”戴忍说道。

    “老子的话就是证据。你们斗殴、袭击风纪处成员证据确凿,这么多人都看着,也可以调取天网系统的监控视频。我劝你们还是束手就擒吧。”这小子阴笑着说道。

    戴忍和夏星辰二人很不甘心,这完全是无妄之灾,栽赃陷害,就这么被带走肯定不会有好果子吃,但是如果继续动手,事情会越闹越大,二人心里非常矛盾。

    “我看你们风纪处该整顿了。人家是切磋,虽然招式很凌厉,但是都在可控的范围之内,双方都留着手,你们这帮废物连这都看不出来。还有你,技不如人就敢在别人比武的时候横插一腿,这是大忌!要不是这位小哥手下留情,你早死了。怎么你们还要指鹿为马,栽赃陷害?要不要我跟你们一起区教务处,看看秦肃那个兔崽子信你还是信我的话?”

    说话的是一个八十多岁的老者,头发胡子很长,但是没有全白。腰杆笔直,太阳穴高高鼓起,一双眼睛炯炯有神,一看就是练家子。

    几个风纪处的成员一看这位一个个都缩起了脖子。帝国军事指挥学院教务处主任秦肃少将,本身是皇族,A级机甲师,在校内地位尊崇,而在校内敢叫他兔崽子的只有一位,就是眼前的这位老者,秦人和。

    这位秦人和可不简单,他也是皇族,他们这一脉兄弟三人,都是强大的武者。

    老大秦天时,是皇宫的武技总教官。包括两任帝国皇帝和众多的皇子皇孙,都是他进行的武术启蒙。

    老二秦地利,是对面皇家军事学院的武技总教官。

    而这位秦人和,排行第三,是整个帝国军事指挥学院的武技总教官。论起辈分,那位教务处主任还得尊称这位老人一声“爷爷”。

    “是,您教训的是,是我们搞错了,我们回去一定好好检讨。“教务处的这四个人吓得屁滚尿流,转身逃跑了。

    围观的人群哄笑着散去了,操场中间只剩下夏星辰二人和那位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