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8章同意合作

    更新时间:2018-08-09 19:05:21本章字数:1938字

    陈星儿非常紧张的想知道夏星辰对矿民和自由民关系的看法。她想用自由圣殿的势力去保护即将进入死亡星域的夏星辰。但如果夏星辰是个矿民的仇视者,那么这合作就没法再进行下去了,甚至连机甲的设计工作也没法进行下去了,所以她非常期待着夏星辰的答案。

    “我认为这种把人按照出身分为三六九等的政策是非常不合理的,也是非常残忍的。这非常的不公平,不人道,要知道,人的出身是没法选择的。不要问我为什么这么想,因为三年之前,我和我父亲都是矿民,在曼娜星的矿井里,我们为了生存而苟延残喘。如果不是因为我很幸运有了一些奇遇,又遇到了贵人相助,我现在早就成了狰兽的粪便了。”夏星辰又回想起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如果没有奇怪的金子塔,他还不知道自己会是什么样子呢。

    “太好了!”陈星儿高兴的差点蹦起来,不过随后她又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

    “我不是说你是矿民太好了,我的意思是……”她自己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哎呀,总之这么说吧,我们其实不是星盗,而是矿民的反抗组织,银河自由军的一个分支。我们在这里进行一些劫掠活动也是迫不得已,我们只是想养活自己,继续跟银河帝国政府斗争,为了争取矿民的自由而努力。而星盗,他们根本不把矿民当人类,他们对待矿民比对待动物还残忍,所以,我们从不放过任何星盗。”陈星儿急了,说出了她们的真实身份。

    “你们是银河自由军?那我问你一个问题,陈星儿小姐,希望你能如实的回答我,这将关系到我们能否继续开展合作。”夏星辰看着她的眼睛,认真的说道。

    陈星儿见状,点了点头。

    “最近这几个月,我们银河帝国发生了多起针对帝国大企业和政府高层的恐怖袭击事件,这到底是不是你们银河自由军做的。我想知道答案,真正的答案。”

    陈星儿的目光暗淡下来。良久,她才说道:“星辰,我不知道怎么才能让你信任。我只能如实的告诉你,几个月前在天元星运河空间站的那起针对尼古拉斯亲王的刺杀确实是我们银河自由军做的,当时我们内部发生了分歧,一部分激进人士策划了这起事件,但是他们也是为了避免战争,而且就在那不久之前,尼古拉斯亲王为了镇压矿民的起义,用舰队空袭一颗矿业星球,造成8000多万矿民的死亡。而且就因为是否采用恐怖手段进行暗杀这件事情,我们银河自由军内部发生了分裂。我带着银河自由军内部的一些理性的人士,分散到这些偏远的星域潜伏起来,默默的发展实力,同时躲避帝国和尼古拉斯亲王的报复。

    我敢负责任的说,除了这一件事情,其他一切的袭击都是尼古拉斯这个老狐狸打着我们银河自由军的旗号做得。要知道,我们根本没有理由这样做,而且这样做的后果是我们近8成的力量被摧毁,还使得大批矿民远离和提防我们。”

    夏星辰继续说道:“陈星儿,我再问你一个问题,假如有一天银河帝国现政府跟尼古拉斯亲王爆发内战,你们银河自由军能否暂时放下成见,帮助政府共同的对抗尼古拉斯亲王?”

    陈星儿用力的点点头:“在对于尼古拉斯亲王的看法上,我们银河自由军内部各派系以及其他所有的矿民反抗组织的观点是高度一致的:他是所有矿民的头号死敌。如果尼古拉斯成为了帝国的统治者,那将是全体矿民的劫难,他会把所有的矿民都杀死。我们对他做过性格分析,任何阻挡他实现目的的人都会被他无情的消灭的。

    我在这里甚至敢承诺,假如内战真的爆发了,我们绝不会拖政府军的后腿。只要政府军不借机对付我们,我们甚至可以考虑在一定程度上进行合作。”

    听了陈星儿的回答,夏星辰放下心来,通过他的分析以及已经掌握的情报他觉得陈星儿并没有撒谎,她还是很真诚的。他和陈星儿互相留下了个人终端的联系号码,陈星儿会在稍晚些时候把机甲师的资料传输给夏星辰。随后,陈星儿亲自将夏星辰送回了住处。

    当天稍晚些时候,陈星儿回到了她的旗舰自由女神号重型太空巡洋舰上。陈星儿只是个化名,她的本名是陈婷婷。她正是银河自由军首领的女儿。

    自从尼古拉斯在天元星遇刺事件之后,银河自由军的两大派系分道扬镳。为了保存实力,陈婷婷将父亲手下分散到各个边远的星域,以躲避银河帝国政府的打击。她自己亲自来到了死亡星域,化名陈婷婷,在这里靠劫掠而不断壮大队部,进行练兵,顺便消灭星盗。

    她来到舰上自己的房间,这个房间是两个人一起住的。陈婷婷和她的好姐妹娜塔莉亚一起住在这里。

    “娜塔莉亚姐姐,你的新机甲有希望了呢,今天我们联系到一个高级机甲维修师。他很年轻,但是技术非常高超呢,他一眼就看出了机甲的问题所在,现在他已经同意帮我们重新设计你的新机甲呢,再有一个月时间,你就能拿到新机甲了呢。

    “谢谢你,婷婷。你对我真好呢。”娜塔莉亚感激的说道。

    “姐姐,别这样说,救起你只是举手之劳,后来你还救过我两次呢,咱俩早就扯平了,现在咱们是姐妹,再也不要说谁欠谁的话呢。”

    “听说那个高级机甲维修技师很年轻,有多年轻啊?”娜塔莉亚很好奇。

    “看,这就是他,我偷偷拍了她的照片,是不是很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