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8章考察女婿

    更新时间:2018-08-09 19:05:23本章字数:1870字

    姚元庆好奇的问汉斯.葛朗台,这个由他的宝贝女儿单方面宣布的男朋友。为什么不遵守葛朗台家族不和权贵通婚的组训。

    汉斯回到道:“伯父,首先,我是一个庶子,我母亲是外室,我现在跟葛朗台家族没有任何关系。他们不会给我一分钱,我对那个家族也没有任何义务;

    第二,我和曳儿是真心相爱的,我喜欢的是她这个人,而不是你们家族。”

    “我女儿从小养尊处优惯了,没过过苦日子,你拿什么养活她?”姚元庆笑着看着他。

    “我离开家族的时候拿着20亿星币的资本,到现在为止不到一年的时间,我和寝室的室友们合办的机甲维修中心就已经收入了近千亿了,而且随着我们规模的扩大,每年盈利上千亿星币很轻松,虽然跟你们家族比不了,但起码不会让曳儿吃苦。”汉斯.葛朗台自信满满的回答道。

    “如果我给你一个机会,让你入赘我们姚家,我们姚家的家业交给你打理,甚至我这个财政大臣的位置也留给你。你们甚至可以马上完婚,你看如何?”

    “对不起,伯父,我不能答应你。首先,这涉及到一个男人的尊严,就算是商人,首先他也是人,人没有尊严还不如咸鱼呢。第二,直接给我那样的平台,我就会失去进取心,一个没有进取心的商人,就是废物,我不想当废物。第三,国难当头,说个最不吉利的事情,如果马上到来的这一仗打输了,你们姚家就会整个被尼古拉斯吞掉,姚家的子弟大概会被杀的一个不剩。与其跟你们一起被送上断头台,不如你把曳儿交给我,我来保护她,起码带着她逃跑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听了汉斯.葛朗台的回答,姚庆春非常震惊。这个小子对事情本质的洞察能力,对时局的判断分析,以及个人的见识,简直是一个浸润商场的老油子,他甚至怀疑这个胖子的身体里面住着一个穿越的灵魂。

    “小子,我对你有些刮目相看了,我同意你和曳儿的交往了。但是我会随时盯着你,如果你欺负曳儿或者利用她,我不会放过你。我想你清楚我们家的实力。

    “遵命,岳父大人。”

    姚庆春无语了,他被这个小子的厚脸皮雷到了。

    汉斯.葛朗台像一个得胜而归的大将军一样拉着姚曳的手回到了室友们的圈子里,大家向二人报以热烈的掌声。姚曳依偎在汉斯的怀里,一脸幸福的样子。

    “姚曳姐姐,我真羡慕你,有这样的勇气,不过这样也好,就不会有苍蝇缠绕着你了。”张莹莹发自内心的说道。一旁的李秋蕊也点了点头,她在想,自己是否应该再勇敢一点,主动的去追求自己的幸福。

    “死胖子,我警告你,你如果欺负姚曳姐姐,或者移情别恋。我把你脑袋摘下来拿机甲踩爆。”说话的是小魔女卓晴,她就看这个小胖子不顺眼。汉斯回给她一个白眼,那意思是:“你来咬我啊。”

    “汉斯,藏的够深的,什么时候勾搭上的?”李修民也调笑道。

    “我以后得努力赚钱养老婆了,刚才老丈人把女儿托付给我了。”汉斯脸皮非常厚,无耻的说到。姚曳听了脸当时就红了,挥起粉拳对着他的胸口就是一顿捶打。“你胡说些什么,谁是你的老婆。”汉斯一把搂住她,给她一个深深的吻。

    卓晴小美女在一旁不满的说道:“好白菜都让猪拱了。”

    良久,两人才从甜蜜的吻中分开,汉斯.葛朗台当众宣布,从今天起,姚曳就是1524机甲俱乐部的副总裁了。同寝室这哥几个投来崇拜的目光。这家伙,拐走了人家的女儿不说,还弄了一个免费的劳动力。

    这里大多是年轻人,所以姚庆春夫妇很快就离开了。二人回到卧室,交换各自掌握的情况。

    “咱们的女儿已经坠入情网了。也怪我,没看住她。假期的时候她好几晚没回家,搞不好让那个坏小子祸害了。庆春,你看人很准,这个男孩子怎么样,咱们的女儿能压住他吗?”姚曳的母亲很紧张的说道。

    “曳儿怎么跟你说这小子的?”

    “曳儿说他独立,有主见,有才华,在商业上有着敏锐的判断力,处事很圆滑老道。而且说他有情有义有责任心。我看就是一个四十岁的男子都很难达到他的标准。她这是被骗了啊。都说女人热恋的时候智商是0,我看没说错。“姚母抱怨着,她很为女儿担心。

    姚庆春取来一个阅读器,上面是汉斯.葛朗台的资料,包括1524俱乐部的资料。他看了一眼,交给了姚曳的母亲:“你看看吧,那小子的资料。”

    “这……”她看过资料之后,有些难以致信。

    “咱家曳儿的眼光很毒啊。她的判断没有任何错误,这家伙是个天才。可惜他不愿入赘,否则我姚家又要迎来一个飞跃了。另外,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你看他身边的那些人,公主的守护骑士,机甲大赛冠军,唐朝集团家的公子和小公主,还有搞情报的戴家的最出色的第三代成员。能把这些人笼络在身边,没有强大的人格魅力和水平是做不到的。”姚庆春幽幽地说道。

    “这么厉害,那女儿能管住他吗?”姚曳的母亲有些担心了,这男人太强势对女方未必是好事。

    “这样的男人,得什么样的女人能管得住他。女儿崇拜他,他对咱们女儿好,这就是最好的结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