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从墓地走出的神婴

    更新时间:2018-08-09 18:35:25本章字数:4040字

    吼!

    一只全身宛如黑铁浇铸而成的神鳄,其身有数十丈,四肢粗壮如天柱,所过之处,苍天大树皆粉碎,威压震天,可是此刻,它的两颗大灯笼般的眼眸,尽显恐惧,用怒吼宣泄着心中的恐慌。

    它在逃!

    速度之快,犹如闪电之势,可即便如此,它那钢铁之躯,竟然正在以肉眼之速,消弭于大山之中。

    这是有大手段在吞噬它的精气,何人竟如此逆天?

    紧接着,又是一声震天动地的怒吼,像是垂死前的挣扎,又如慌不择路的畏惧。它是一头蛟龙,头上已隆有两个角包,身躯百丈,蜿蜒而行,如山岳连绵万里,其修为远远在此前神鳄之上。

    它拼命往大山外延逃窜,但却依然难逃厄运,有莫名手段在吞噬它们的精气,任它们有百般神法,也无济于事。

    吼吼吼!

    惊吼声不绝于耳,大山之中百兽竞相逃离,欲要冲出大山。千百万巨兽化作洪流,任何一兽,若是放在人族当中,必然会引起轩然大波。

    可就是如此,在逃亡中,不断的有无敌巨兽化为虚无,成为一条条由精气化成的神链,从四面八方汇聚向大山之中的最深处。

    大山最深处,那是万古禁地,绝世强者的落幕禁地——无人区。

    那是一座巨大的陵园,墓地。

    葬有绝世强者,抑或囚有百世极凶之生灵。

    与大山的郁郁葱葱,生机盎然不同,无人区一片荒芜,生灵绝迹,即便是一草一木,都断不可见。

    放眼望去,墓碑到处可见,随意一瞥,其身份便会令百族震惊。

    无人区,横跨不知千万里,其内蕴有莫名玄力,看不真切,时有哭泣之音,飘忽在耳畔,又有人形无头骑士,持枪欲要血战天地。

    阴风阵阵,犹似有莫名诅咒之力。可随着那一条条百兽精气所化的神链,从万丈高空飞过后,那人形无头骑士,猛然发出一道夹着疼痛般的嘶吼,转身做出抬头的姿势,可惜,他失去了头,并未能望出什么。

    与此同时,无头骑士原本破败不堪的战甲,正在消融,体内精气居然向外溢出,惊人无比。

    这无头骑士能在无人区陵墓当中,策马持枪,其生前修为,必然无敌,可却如此,依然难逃神秘手段的吞噬。

    铿锵!

    神秘锻造的青铜囚牢中,有绝世生灵挥舞着双拳,其手腕脚腕竟被神铁铐住,发出阵阵刺耳的声音,火光四射。

    他的精气,亦是向外被神秘手段吞噬。

    片刻间,万千棺材内皆有精气溢出,周围万里,一草一木,人形的兽形的精气,尽皆开始溢出,向无人区的最深处汇聚。

    如此通天手段,若是被人发现,定会骇然失色。

    无数的精气,从四面八方向无人区的中心汇聚,缓缓旋转在空中。

    有绝世强者困在墓棺之中,眼眸最深处有恐惧之色,不敢反抗,任由对方吞噬珍惜精气。

    四野哀嚎,天地变色,连月华都失去了光泽,这一夜漫长!

    不知过了多久,汇聚了无数精气的中心点,开始变化。它化成了一个炽光巨蛋,且在缓缓变大,而精气的吞噬不仅未停歇,更是加大了吞噬之力。

    巨蛋自行旋转,悬在空中,让无数精气洗礼。

    某一刻,蛋碎了。

    光芒万丈!黑夜消失,如同白昼。

    从蛋壳中踏出了一条稚嫩无比的小腿,他是一个布满神华的婴儿!

    全身赤裸,重要部位有光芒遮掩,可是他竟然叹了口气,向前又踏出了一步,自那之后,四野崩塌,周遭空间粉碎,也就在此时,光滑无物的小脚丫下,竟有神莲升起,自虚空托起婴儿,并缓缓旋转。

    如瓷娃娃般的婴儿突然转身,回眸望向身后一口巨型的青铜棺,神色复杂。

    不久后,他转回头,在初生婴儿的脸上,竟露出千万年才有的古老沧桑,发出了一声叹息。

    “忆往昔峥嵘岁月,百舸争流,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一语道破万千,话毕,此婴化作流星,往天域的天佑国飞去。

    十八年后,天域,天佑国,拜典城,浮家。

    一袭白衣少年,站在浮家的先祖石雕前,陷入了沉思,全然不顾周围浮家子弟对他的指指点点。

    “看,这废材又开始在那发呆发愣了,这是傻子么?”

    “小点声,毕竟他是家长之子,要是被他听到了可不好。”

    “哼!听到又如何?整整十八年了,他还没能凝聚出武典,此番天赋比废物还废物,如若不是因其少爷身份,恐怕连街上乞丐都不如。我听闻,家中已有数名族老联名给家主施压,要断其修炼资源。”

    “我也听说了,哼,要是把这些资源给一头猪吃,取得的修为都比他强。”

     那白衣少年身体一动,露出了一丝苦笑,仅仅也只是笑了笑,他不是胆小怕事,而是根本懒得理睬这些小喽啰。

    “浮家,没想到自己竟投胎成为了浮家家主之子。”

    白衣少年便是在无人区吞噬无数精气的婴儿,十八年过去,他成了一个英俊少年,是浮家家主浮南的儿子,名浮生。

    此时,他上前一步,心中感慨,仰头伸手轻轻抚摸着眼前有着十丈之高的浮家先祖石雕。

    浮生心中苦笑,对于浮家的先祖,他比谁都要熟悉,遥想千万年前,浮家的先祖乃是他麾下一百零八天兵神将中的一位,曾跟随他战天斗地,经历过无数个战争的洗礼,是他最欣赏的麾下之一。

    然而没想到,他却成了自己麾下战将的子孙,说起来倒是有些荒唐。

    就在此时,有下人走来,面对着浮生,明显没有那么敬意,道:“族老有命,望浮少爷及时前往晨家,不得耽误。”

    浮生只是点点头,没说话,可周围的子弟却是开始不加掩饰的议论起来。

    “族老们真是英明,此等方法也能想出,真是一举两得,堪称完美啊。”

    “谁叫这废物只会吃啊,简直就是个饭桶,在这种情况下,金山银山都会被吃空,更别论如今咱们浮家,已不如往昔。在拜典城三大家族中,已经排到最末,三大家族之外,已有家族虎视眈眈,如若不采取一些措施是不行了。”

    “可即便如此,那三大家族实力最强的晨家千金会看得上咱们的废物少爷吗?”

    “废话,必然看不上,浮生他可是拜典城人尽皆知的废物,修炼十八年都未能凝练出武典,别说天赋极高,拜典城最美的晨曦了,就是普通女子,也不一定能看得上他。”

    “既然如此,族老又何必叫他去呢?”

    “这就是族老的高明之处了,你们可知道,只要浮生谈不下联姻,那么,今后他便不能无偿获得家族的资源,甚至失去家主之位的传承资格,如果万幸,让他联姻成功,癞蛤蟆吃上天鹅肉,还可解决家族如今的颓势,坐稳拜典城三大家族的位置,无论何种结果,都不亏。”

    从浮家走出的浮生,胸前放着一纸婚约,这是晨浮两家先辈在早前定下的约定,也就是娃娃亲。

    晨家,浮生是知道的,如浮家先祖一般,晨家的先祖,也是他麾下一百零八天兵神将中的一位,所以这晨家和浮家的渊源,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可是浮家目前的境况,他也明白,如今的浮家比起当时,可是瘦小如蝼蚁,与晨家相比,也要差很多,如今要摆脱这个现状,就必须采取一些措施,族老们认为,有两家先辈定下的娃娃亲,以及浮生胸前的那封婚约,联姻应该是最好的办法。

    可是他们并不知道浮生的身份,他能与曾经麾下战将的子孙成婚生子么?

    不可能!

    他办不到,这比投胎成为浮家子孙还要荒唐!

    所以,拿着婚约的浮生,前往晨家,并非是如族老们所期盼的联姻,而是退婚!

    浮生驻足,仰头而立,面色复杂的看着眼前的一座金碧辉煌,又透着古朴气息的晨家府邸,不知在想什么。

    晨家府邸大门前的家仆瞥了浮生一眼,眼神不屑,嘴里淡淡道:“浮少爷到了,请进吧,家主的时间可不多。”

    他们是知晓浮生的,实际上,拜典城的大部分人都能认出浮生,盖因他的废物名声,早已远播。

    浮生脸色淡然,并未因晨家家仆对自己的小觑而不满,更没因晨家在知道自己今日前来,未出迎接,心怀不满。

    他猜测如今的浮家,兴许不如以往那般受重视了吧。

    摇摇头,浮生迈步直往晨家的会客所在。

    “贤侄,你来了。”

    拜典城三大家族之首的晨家家主晨铁,身材高挑,面若书生,坐在上首,托着茶杯,和颜悦色的看着浮生,并摆手让浮生随意入座。

    “来尝尝这新到的茶,传言尝一叶,可有益于凝聚武典,应该对你有所帮助。”

    晨铁指了指浮生桌前的瓷杯,笑呵呵的道。

    浮生轻呷了一口,心里倒是有些吃惊,这眼前泛着紫光的茶叶,名为紫檀叶,的确对修行有所帮助。这倒不是说,紫檀叶多厉害珍惜,这在活了几个时期的浮生面前,更是可以忽略不计。

    可是换在如今的三大家族里,要想得到这紫檀叶委实不易,想必晨家也是花了不少的代价吧,难怪晨家能坐稳三大家族之首的位置,底蕴竟达到了如此程度。

    以如今的浮家,是万万不可能去购买此等茶叶,从侧面来看,浮家和陈家的距离,很大很大。

    不过,浮生有些疑惑,为何晨铁明明知道自己代表浮家前来联姻,可他却偏偏只字不谈,此时,反而说起其他无关的话题。

    浮生心有主意,他与晨家是断然不能联姻的,他必须马上提出自己的想法,这婚是必须退的。

    当下,浮生称赞了一番由眼前紫檀叶所炮制的茶水,心里有些亏欠般的看了晨铁一眼,在他看来,男方主动退婚,对女方而言,是极其失礼的,很有可能让他人觉得女方是做了什么有失传统的事,甚至影响她今后嫁娶。

    狠下心,浮生心中叹了一口气,他终于从胸口里拿出了那一封婚约,脸色凝重的将其缓缓放在桌上。

    “呵呵,到底还是年少人,现在就坐不住了?哼!十八年,你当了十八年的废物,难不成还真想凭借这封婚约,与我那提前三年便凝练出武典的女儿联姻?痴人说梦!”

    晨铁心中冷笑,但表面依然是如沐春风,瞥了一眼那桌上的一纸婚约,道:“贤侄,这婚约是你父亲给你的?”

    不明白晨铁为何突然这么问,浮生还是点头道:“恩,是我父亲亲手交给我的。”

    “浮家倒是心急,看来浮家的处境比自己所了解的还要窘迫啊。”

    此番思考,更是让晨铁下定决心,绝不让爱女下嫁给浮生。

    “恩。”晨铁应了一声,没说其他,心里却在快速思考,用什么理由能将这门婚事取消。

    而此刻,根本不知晓晨铁想法,一心只想着赶紧退了这门婚约的浮生,踌躇了半刻,便开口道:“伯父,这门婚约,我想……”

    浮生本想说退了,话还没说完,就被晨铁打断了。

    “贤侄,”晨铁心中冷笑万分,认为浮生太心急了,想癞蛤蟆吃天鹅肉,表面上依旧微笑道:“不急不急,这婚约的事,先等吃饭时再说,我们现在需要做的便是静心喝茶,可别浪费了。”

    “这……”浮生不明白晨铁为何一直避开婚约这个话题,不过这样也好,免得刚到就提出退婚,让晨家不好下台。

    浮生只好应允,可就在此时,晨家的一名像是管家的人,急忙忙的跑了进来,神色惊慌的喊道:“不好了不好了家主,小姐方才在修炼时出了意外,只怕……”

    “什么?!”晨铁面色大变,立即起身:“这孩子真是太鲁莽了……”

    “我也去看看,毕竟晨家曾是我的麾下,就出手帮帮吧。”

    浮生皱眉起身,决定去看看,有着千万年记忆的他,若是想帮忙,恐怕还真没什么能难倒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