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刚毅的少年

    更新时间:2018-08-09 18:56:43本章字数:7123字

    百柳镇林家后山,这里风景独特,一条小溪从高山上面缓缓流下,在这个生机勃勃地春季,河边除了虫鸣鸟叫之外便只剩下水流声,一切都显得十分安静。

    一个不到十四岁的男孩正在拿着手中的石头扔到小溪里,激起一圈圈波纹,这个男孩虽然穿着比较朴素,但这丝毫遮不住他的俊俏,尤其是他那刚毅的眼神,更是给人一种永不服输的感觉。

    他叫风逵,是曾经万众瞩目的天才,也是如今万众瞩目的废物。

    在百柳镇三大家族中,但凡能够修炼的人十四岁了至少也是化体第三重,而他却仅仅是修炼到了化体第一重。

    “该死的虫子叫什么叫,搞乱老子的心情!”风逵拿起一块石头扔向小溪旁边的草丛,发泄自己的情绪。

    人,一旦心情不好的时候看见什么都是烦的。

    片刻,他平息了自己的心情,这几年来他一直在挣扎着,偶尔发泄,他恨老天为什么要这样玩他。当初,他三岁便开始修炼,五岁突破到化体第四重,七岁化体第七重,九岁已经突破到了化体第九重,一时间成为了整个百柳镇的神话,他甚至已经准备冲出百柳镇前往更大的地方去修炼!

    而就在这个时候却发生了一件让风逵的人生彻底坠落深渊之事,在一次历练中风逵遭到了不明人物的偷袭,坠入山崖,虽然保住了性命,但筋脉几乎废掉,成为了废人。

    从那以后,风逵的境界就开始快速下降,直到化体第一重。

    袭击风逵的人这些年也并没有再次出手,而在那种情况之下能够袭击自己的人除了林家的人之外似乎也找不到其他人,或者说林家的人勾结外人。

    这是风逵这些年心里的判断,所以尽管在他受伤之后林家也在他身上花了不少灵药,但这也抵消不了他心中所坚持怀疑。

    祸不单行,与此同时,风逵的父亲风忠义竟然也开始变得神志不清,境界下降到了化体第七重!原本风忠义因曾为林家立下战功,而且与林家家主关系要好的关系在林家的四大长老中排名第二,但可悲的是这一次遭遇却让他失去了长老的权利。

    风逵不是傻子,他想带着风忠义离开林家,但他不甘心,他心里想要拿回这一切,洗刷这些年受到的各种耻辱!当然,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他们父子现在呆在林家至少没有性命之忧,一旦离开了林家那很有可能会遭到实力跟林家差不多的曹家、杨家的报复,毕竟当初风忠义可是杀了不少这两个家族的人。

    这两件事情对于一个当时只有九岁的风逵而言无异于一个惊天噩梦,而这个噩梦,却已经持续了四年多的时间。

    “风逵少爷,大长老叫你回去。”一个看起来只有十六岁,有着几分姿色的女子很不情愿地叫了一声,她的眼睛撇过一边,如果不是长老的命令她绝对不愿意来做这个传话人,更不可能叫风逵为少爷!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根据林家的规矩,凡是长老的儿子都必须的叫少爷,虽然风忠义失去了长老之权,但依然有长老之名。

    “知道了。”风逵也没看这个女子,他懒得看。

    那名女子轻哼一声掉头便走,心里暗暗嘀咕“哼,装什么装,不就是个废物而已,连我们外门弟子也不如,还领着内门弟子的待遇,真是恶心,还不如把这些资源放在一条狗身上。”

    风逵自然也知道这个女子心里在想什么,不过他已经无所谓了,这些年来他也见了不少。想当初他威震百柳镇的时候多少人围着自己转,甚至有多少长辈在讨好他,处境一变,这就什么都变了。

    “该来的还是得来啊……”风逵略显无奈的叹了一声。

    风逵来到了林家大殿,大殿中此时就只有一个人,那便是如今在林家一手遮天的大长老林伟。此时他正在很享受地品尝着一种一口就可以抵得过内门弟子一个月修炼资源的茶。

    “风逵见过大长老!”风逵轻轻鞠躬,这是林家的规矩。

    “你来了,叫你过来主要是想告诉你还差三个月你便十四岁了,之前因为你父亲的关系你一直享受着内门弟子的待遇,但最近族内不少弟子对我提出了意见,所以经过长老们的商议决定三个月之后如果你还没有修炼到化体四重便撤销你内门弟子的待遇。”大长老也就随意看了风逵一眼,然后继续品他的茶,林伟跟风忠义之间并没有什么矛盾,他之所以有些针对风逵那也就是他心里有些嫉妒当年的风忠义而已,不过随着风忠义落魄,这种嫉妒已经不需要了,现在的他更希望风忠义好好活着,就这样活着。

    “三个月么?那也足够了。”风逵心里算了一笔账,见没什么事情便转身离去。

    “三个月的资源,再加上之前攒的已经足够换那一株炼魂草,只要能够拿到炼魂草给老爹服下,老爹就有可能恢复实力!”想到这里,风逵心里便有些激动,这件事情他已经准备了两年多的时间,眼看就要成功了,只要风忠义能够恢复,那他们在林家的地位肯定会如同当初一样!

    自己虽然已经没什么希望恢复,但让风忠义恢复这也是风逵心中最大的愿望。

    三天之后,风逵带着如同往常一样去到发放资源的钱长老处。

    “这是我的身份牌,我要领取这个月的修炼资源。”风逵将一块绿色令牌递给了一个化体四重的男子。

    “风逵?内门弟子中有这个人么?”这名男子故作样子,看了看旁边的跟他一起发放资源的一男一女,脸上带着讥笑。

    “咯咯咯,好像是有,也好像没有。”旁边那名女子故意娇笑起来。

    很明显是在联合唱戏,而唱戏肯定需要有人搭建戏台,风逵知道他今天想要拿到资源肯定不会很顺利。

    不过这一次的资源对他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于是他冷冷问道:“难道你们是想克扣我的修炼资源不成?”

    “风少爷,你今天早上不是已经领过资源了吗?怎么现在又想领一次。莫非你是仗着你父亲长老的名头想要多拿一份?”那名男子冷冷一笑:“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小子可真得罪不起,如果风少爷再想要一份资源的话那小子就算自己掏腰包也要给到风少爷。”

    这名男子的话很明显是说给周边的人听的。果然,此言一出,很多人也跟着嘲笑起来,不过也有少部分人是同情风逵的,毕竟当年风逵意气风发的时并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他们觉得风逵现在倒是有些可怜。

    “王八蛋,你们竟然敢私自克扣资源,知不知道这已经犯下了死罪!”风逵吼道。

    “说话可是要讲究证据的,不然那就是在诬蔑,怎么,莫非你有证据么?风逵少爷……”那名负责发放资源的男子很不屑地说道。

    风逵咬了咬牙,怒火燃烧。他知道这件事肯定是有人在背后搞鬼,今天这资源肯定是领不了了。

    “哟,这不是我们林家的第一天才,啊不,百柳镇第一天才嘛,怎么现在连一份内门弟子的资源都缺啊,要不你过来求求我,我给你十份。”一个带着几分英气和几分邪恶的男子从殿外走了进来,旁边还带着几个小弟。

    他叫林豪英,三长老林震的三儿子,跟风逵同龄,只修炼到了化体第四重,跟当年的风逵相比连渣渣都不算。

    而这个林豪英当年没少被风逵揍,所以非常记恨风逵,这些年针对风逵最多也是他。

    不过风逵现在只是化体一重而已,在化体四重面前自然什么都不算。

    化体境总共分为十二重,一到三重强化皮肉,四到六重强化筋骨,七到九重强化血脉,十到十二重强化魂魄。

    三重一个小分水岭,而风逵与林豪英的差距刚好就是一个小分水岭的差距。这个差距就如同婴儿跟成人之间之间差不多。

    “林豪英,果然是你!是你黑了我的资源!”风逵怒视林豪英,内门弟子的资源相当于外门弟子的十几倍,如果那样的话那他就至少再等两年!

    两年的时间,他等不起,现在林家给风忠义的资源也是被各种黑,没有多少能够拿到手,而拿到手的部分也仅仅够风忠义维持修为而已,没有半点节余。

    可以说现在林家所发的资源是风逵唯一的经济来源。

    “风逵,话可不能乱说,你有什么证据能够证明我在黑你的资源?就刚刚那一句话我就可以在我爹面前说你诬蔑我然后治你的罪!”林豪英诡异一笑,似乎这一切都在按照他所想要的发展:“不过我林豪英不会跟一个废物计较什么,你不是很缺资源么?在我面前跪下,从我胯下钻过去,我给你十份如何?”

    风逵怒视林豪英,眼眸中充满了血丝,如果他有足够实力的话绝对会杀了眼前这个人。

    风逵平住了自己心中那一口气,这种情况他也不是第一次遇见,如果说他是个盲目冲动的人那他早已经不知道被弄死多少次了。

    “怎么,不乐意?”看着那正在往外走的风逵,林豪英心里微微一怒,他最不喜欢别人违逆自己的心意“如果你今天不跪下来从我胯下钻过的话我便让我爹治你的罪,到时候将你废了我看谁还能去照顾你那个废物父亲!在场的人都可以为我作证,这一次你逃不了!”

    风逵不理会他,继续走着自己的路,他心里明白如果留在这里的话他会更惨。

    “哼!诬蔑了本少爷就想这么走了,哪有这么简单的事!”林豪英带着几个小弟拦在风逵面前,他已经铁了心今天一定要好好收拾下风逵。

    “你想怎么样?”风逵冷冷问了一句。

    “想怎么样?刚才你诬蔑我,我现在废了你谁也无话可说!”林豪英一拳打出,只用了几分力气,甚至连武学都未曾施展。

    化体四重跟化体一重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根本不需要使用武学。

    一般而言普通化体二重的人可以拥有打败十个化体一重的实力和灵气,而化体三重则可以打败十个化体二重,以此类推。

    当然这也是正常情况而已,很多天才修炼了武学,体内灵气比常人雄厚,他们甚至可以击败数十个比自己低一个小境界的敌人。

    砰!

    风逵胸口一热,一口鲜血喷洒而出,整个人倒飞几米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连我一拳都接不了,竟然还有脸领内门弟子的资源!真特么恶心,你不是天才吗,你不是白柳镇第一天才吗?”林豪英边嘲笑边侮辱,片刻他朝旁边一个同样是化体四重的弟子使了一个眼色。

    那名弟子在林豪英旁边做狗多年,很明白林豪英的意思,他朝着那甚至连站起来都困难的风逵走去:“豪英少爷看得起你才让你跪在他面前,别不识好歹。”

    不过就在这时,一道雪白的身影突然出现,玉手轻轻一挥便将那名弟子击飞十几米撞在墙上,生死不明。

    “一个外门弟子竟然敢动长老的儿子,是谁给你的胆子!”声音非常甜美,但却充满了无上威严高冷,不可侵犯。

    风逵看像这道身影,来的是一个年纪比他还要小的少女,少女高挑的身材,长发如同长柳,更如同雪山上轻飘的瀑布,皮肤柔嫩似水,白如雪花,长长的睫毛配上那水灵的眼睛,虽然年纪尚小,但重要的部位却已经成型,全身各部位都是黄金比例,找不出任何多出来的地方。她身穿一套碎花裙,随风飘舞,小腿露出小半截于空气中,整个人看起来不染一丝凡尘,圣洁、可爱。

    “是你,林豪英,又是你在找风逵哥哥麻烦!”这名少女带着愤怒地看向林豪英。

    “呵呵呵,轻舞姐姐这是什么话?我只是看见风弟最近修炼上没什么进步想要指导指导他而已。”林豪英表情变大非常快,他知道眼前这个少女他得罪不起。

    论身份,眼前这个少女是林家家主林宏的义女,论实力对方一根手指便可以将自己杀死一百次。

    “指导风逵哥哥?就你这个废物?给我滚!”少女单手一挥,林豪英包括他带来的几个小弟便如同死狗一样在地上滚了十几圈。

    少女也懒得管林豪英,带着风逵便离开了此地。

    “咳咳咳,吗的雪轻舞,总有一天老子一定要将你骑在胯下让你尝尝老子的厉害!”林豪英没受什么重伤,但心里非常不爽,他不爽雪轻舞,更不爽雪轻舞作为林家甚至百柳镇第一美少女为什么老跟风逵走得这么近。

    小时候崇拜风逵喜欢跟他玩也就罢了,现在一个废物有什么资格让雪轻舞跟着。

    “那个……三少爷,大少爷貌似对雪轻舞挺……”

    “滚你麻痹的,这特么还用你来提醒老子么?我曹,老子的脚扭了,还特么楞着干什么,快扶老子回去!”林豪英狠狠地朝着旁边一个外门弟子甩了一巴掌,发泄一下自己心中那股闷气。

    雪轻舞将风逵带回了她住的地方,她将一颗疗伤药放入风逵的嘴巴里,片刻之后风逵的脸色有了好转。

    “林豪英那个混蛋真是可恶!我这才离开一段时间他又开始欺负你。”雪轻舞很是生气,胸前不断起伏。

    “我是不是很没用?这么多年了还依然是个废物。”风逵冷嘲了一下自己,说道。

    “风逵哥哥你不要这么说,我相信你一定可以重新站起来的,到时候一定要让那些欺负过你的人付出代价!”雪轻舞鼓励着风逵,那种信任的目光一直都没有改变:“哼,那个林豪英真是过分,竟然敢把你打成这样,若不是你当初说过这一切由你自己解决的话刚才我就已经将他给废了。”

    风逵心里很暖,如果他是个女人的话恐怕已经感动得稀里哗啦,但他是个纯爷们,只是轻轻一笑,将这一切都放在心中。

    命运纵然怎么折磨他,他心里依然没有放弃过,就算偶尔抱怨,但也只是发些罢了。

    “一段时间不见,我家轻舞又漂亮了不少呢”风逵将头靠在雪轻舞那柔软地大腿上,占占便宜。

    “流氓!都伤成这样了还想着调戏我,哼哼,别忘了,你可是人家的哥哥。”雪轻舞虽然嘴里这么说,但却没有讲大腿移开。

    “就是因为是兄妹关系才应该亲密些嘛”

    “哼,不理你了。”雪轻舞站了起来,她心里也明白,风逵的伤势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风逵哥哥,我义父交给我的任务我还差十天就完成了,到时候我就会回到你身边陪你一起修炼。”雪轻舞认真说道。

    风逵点了点头。

    林家内部,有四处几乎一模一样的豪宅,这都是都是给长老们居住的,不过现在只剩下三处了,风忠义那座豪宅早已经被林震改造成别的东西。自从风忠义神志不清之后风逵甚至连自己的家都保不住。

    “怎么回事?是谁将你打成这样的?”林震眉头微微一邹,他平时对他这个小儿子最为关心,也非常护短,也正是因为如此才养成了林豪英嚣张跋扈的性格。

    “是雪轻舞”林豪英摸了摸自己的脸,他心里知道就算让林震知道也没什么用。

    “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不要找那丫头的麻烦,你要知道,就算她把你给废了你爹我也不能把她怎么样。”林震有些无奈地说道,同时也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这都是因为风逵那个混蛋!要不是他,我今天也不会被打!”林豪英恨恨说道:“爹,难道我就不能将他给废了吗?都这么多年了,风忠义也没见恢复过来,十有八九以后也是废物一个,他儿子更是废物,这种废物对林家还有什么价值?”

    “哎……,难道你爹我不想吗,只是这风忠义跟家主的关系非同一般,家主现在闭关我们做点小动作也就罢了,真要是风忠义出现什么大事家主岂能不知道是我们做的?我们也没必要为了这两个废物触了家主的眉头。反正他们现在也翻不起什么风浪,这样让他们活着也挺好。”林震带着一丝阴冷,说道。

    “可我就是看不惯轻舞一直跟在他旁边,他一个废物凭什么让轻舞跟着”林豪英恨恨说道,突然间他想起了什么:“爹,我最近听说风逵那小子整准备凑资源想要弄到一种炼魂草的东西,他似乎觉得只要风忠义有了炼魂草便能够恢复过来。”

    “炼魂草?”林震一时间没想到这是什么灵药,片刻,他突然惊叫起来:“你确定是炼魂草?”

    “是的。”林豪英就是一个废物,哪里知道炼魂草是什么东西,此时看见林震失态,更是有些搞不明白!

    “如果是炼魂草的话那还真有可能,不过这小子去哪里找这种东西?”林震吸了一口气,心中有些疑问。

    “爹,这炼魂草很贵吗?”林豪英有些疑问,按照道理来说风逵手上没什么资源,不可能买得起很贵的东西。

    林真摇了摇头道:“这种炼魂草极为稀有,对灵魂有非常大的刺激作用,用得好的话可以滋润灵魂,甚至能够让神识残缺的人恢复过来,用的不好的话魂飞魄散都有可能,连我都未曾见过,在白柳镇绝对找不到。至于价格,我也不是很清楚。”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就不能再等了,必须要杀掉风忠义,不然一旦让他恢复的话后果不堪设想!”林豪英虽然是半个酒囊饭袋,但也是个狠角色。

    “你说的不错,如果真是这样的话的确得解决掉风忠义,不过我们不能盲目出手,必须得好好筹划筹划,想一个既能够杀死他们却不能让家主怀疑到我们头上的办法。”林震点了点头,非常赞同林豪英的想法,在他这个儿子身上他几乎找不到任何优点,唯独心狠手辣的性格是他最喜欢的。

    “我们可以借杨家和曹家的手,他们一直不是都想要风忠义的狗命么?”林豪英的表情显得十分阴险凶狠。

    风逵和平时一样回到自己的住处,煮了几个风忠义比较喜欢的小菜,风忠义虽然神识模糊不能正常与人交流,但至少他知道风逵是他儿子。

    “老爹啊,今天我又被林豪英那王八蛋欺负了,我真想杀了他,可你儿子我没那个本事,炼魂草的事情只能再等上个一年半载了。”风逵将一块肉放在风忠义的碗里,自己也开始吃了起来。

    “老爹啊,你放心吧,你儿子我不会就这么倒下的。”风逵也不管风忠义能不能领会他说的话,反正平时他有什么话都会跟风忠义说,因为在整个林家除了雪轻舞之外就只有风忠义会听他说话了。

    “哈哈哈哈!风忠义,没想到你躲在这里!看你这样子是在颐养天年么?”

    一道黑色的人影突然出现在风逵附近,而风逵感受到危险之后第一意识便是想带着风忠义逃走。

    “不用跑了,就凭你这个区区化体一重的野种能跑去哪里?”又是一道黑色的人影拦住了风逵的去路。

    “你们是什么人!”虽然感觉到对方比自己强大不知道多少倍,但风逵脸上却没有一丝的惧意。

    这两人并没有回答风逵的话,其中一人单手轻轻一挥便将风逵挥飞了数十米,风逵重重摔在地上,几乎没了命。

    “风忠义,当年你杀我曹家那么多人,我的父亲就是死在你的手中,今天我就杀了你报仇!”其中一人就要向风忠义出手。

    “慢着,你不觉得这样就杀了有些便宜他么?”另一个黑衣人说道。

    “那你想怎么样?”想要动手的那名黑衣人问道。

    “将他千刀万剐,戳骨扬灰,头颅割下来拿到街上示众!”

    “不行,这里是林家的地盘,我们必须得速战速决杀死他!”

    “你若是怕可以先走!”他拿出了一把锋利的匕首用舌头舔了舔,决定好好享受折磨风忠义的过程。

    “爹!你快走!”风逵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此时竟然站在了风忠义的前面,他大声吼叫起来,希望这一次风忠义能够听得懂自己说什么。

    “哟,你竟然没有死,本来想让你死得舒服一些,既然你活过来了那你也来一起好好享受吧”那名黑衣人朝着风逵丹田部位刺过去。

    风逵绝望了,这一次他绝对必死无疑。

    嗤!

    一道身影挡在了风逵面前,轻轻一指便将那名黑衣人的头颅刺穿。另一名黑衣人见状,大惊失色,第一反应便是想要逃走,却不想仅仅一瞬间那道人影便拦住了他的退路,又是轻轻一指便将其杀死。

    从那到人影出现在风逵面前再到那两个黑衣人死去仅仅不到一个呼吸的功夫!

    这两人甚至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风忠义呆呆地看着那道人影,整个人像是被雷劈一样,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出手之人竟然是风忠义!而且可以轻易将两个化体十重的黑衣人人斩杀!

    风逵想要说点什么,但是因为虚弱过度的缘故很快便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