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玩火自焚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5:48本章字数:2192字

    电梯急速上升,一只纤细白嫩的手快速的按了几个数字。

    其中几个是为了用来迷惑那些人的,而其中一个才是她真正要去的。

    “叮~”电梯门应声而开,江澜灯不假思索的快步出来,出来时还小心翼翼的看了眼紧急通道。

    确认了没有人跟过来之后她便快步走着,试图找着能够躲藏的地方。

    “噔噔噔”。

    没多久,一阵脚步声急促的在夜凰酒店七楼响起。

    江澜灯走在酒店名贵的波斯地毯上,走廊很安静,但也正是因为安静才格外让人心惊。

    她的嗓子眼都快跳出来了,来不及思考,脚步声越来越近,江澜灯的目光在一个个房间号上掠过。

    一串串数字在脑海里而过,脑子没作任何思考,她的手已经动了起来。

    终于,她看到了没关的一扇门,扬了扬嘴角,动作轻盈的推开门进去。

    与此同时,房间里的浴室门被推开,一道狭长的身影走出来,却在看见江澜灯后蓦然停下了脚步。

    男人皱了皱眉,黑色深邃的眸子里是满满的不悦,以及一抹锋芒,“你是怎么进来的?”

    她讪讪的干笑了两声,“门没锁,我就进来了。”

    这话说得理所应当,理直气壮!

    可话音刚落,她就愣住了,她的视线汇集到了眼前让人流鼻血的一幕。

    入目的是显然一副出浴的美人图!

    健壮性感的胸膛,饱满的胸肌,以及那八块分明的腹肌,平坦紧实的腹部,散发着浓烈的男人气息。

    头发因为刚淋浴过凌乱的挂在古铜色的肌肌肤上,沿着腹部的纹理滑落,瞬间没入那围着浴巾的精瘦腰身。

    再往下,不禁引人遐想……

    白色的浴巾只够到男人的膝盖,目测身高有一米九,更令人嫉妒的是,这男人除了脖子,以下全是腿!

    活脱脱的是一位模特界的明日之星,不进击模特界真是可惜了,啧啧。

    江澜灯瞪大了眼睛往下看,两条性感的长腿从浴巾下伸出来,脚上套着的是酒店普通的拖鞋,可穿在他的脚上,却莫名慵懒勾人。

    她的目光似是不受控制的一点点往下,打量着这一副近乎完美的身材,最后不知怎么的就落在了他身前的两点红豆上。

    那大小形状颜色,格外勾人。

    “咕噜”。

    吞口水的声音突兀的在房间里响起,宛若静静的河面上被一块小石头砸下而引起的波澜。

    江澜灯刷的脸红了,莫名的就看了眼男人的表情。

    黑乎乎的,实在不怎么好看!

    感觉到江澜灯近乎热烈的注视,男人脸上的嘲讽加重。

    “送上门的女人我从来都不缺,你打算要什么?钱还是名分?”楚驿北靠在浴室的墙壁上慵懒的看着她。

    虽然姿态优雅迷人,可江澜灯从他的眼里看到了不屑及轻蔑。

    她知道这个男人是误会了,能在夜凰酒店七楼VIP住的男人,非富即贵,绝非她这种小人物能惹得起的!

    胸腔里一团火正起着,她吸了吸气,刚要解释,门口的脚步声戛然而止。

    “老大,没有看到人,不会是跑了吧?”一道声音不大不小的恰好在房间对面落下。

    “笨蛋!一个女人你还能跟丢了,真是饭桶!”随后一声清脆的“啪”的一声,似乎有人被打了。

    江澜灯连呼吸都不敢大声,只能压抑着,心里紧张也难受,手心里也出了汗。

    “找你的?”男人的嗓音喑哑低沉,本是十分的悦耳,却带有极为浓重的寒意,冷得她直打了一个哆嗦。

    她没说话,相当于默认了。

    那股子冰冻三尺生人勿近的凛冽里,还带有薄凉的嘲讽。

    江澜灯怔了怔,她听得出男人对她的嘲弄,恼怒的扫了他一眼。

    下一秒,她再次因男人的长相而呆呆愣住。

    剑眉高高的挑起,直挺的鼻梁还挂着一颗小小的水珠,并不显得突兀,反倒是相得益彰。

    可那眸子里是寒寒的冷意,凛冽的像要把人冻结一般。

    “给你三秒,滚出去!”他挑高了声音,外面的人也被这一声吸引住了。

    江澜灯反应过来,立刻几步上前用小巴掌捂住了他的嘴巴,末了还狠狠的瞪了他几眼。

    楚驿北觉得有些好笑,她的反应弧是特别的长吗?说都说完了,还捂嘴干什么?

    白嫩的手掌压在他的唇上,独属于女人的馨香被传进了他的鼻翼,洗发水淡淡的香味以及体香萦绕在鼻子边。

    江澜灯没有化妆,素面朝天,白嫩的肌肤尽显年轻有光泽。

    她竖起耳朵来听,脚步声虽小,但还是传到了她的耳朵里。

    她知道那些人在靠近。

    咬了咬唇,娇媚的笑了笑,“亲爱的,那个男人的床上功夫哪有你好?别生气了,我们来继续……”

    余光察觉到门被推开了一些,她猛的将男人推至墙上,唇瓣压了上去。

    江澜灯用力的闭着眼睛,楚驿北的眼睛是睁开的,他眼里划过一抹玩味,同时也暗自惊诧,似乎……这个女人的味道也并没有太差!

    他破天荒的没有推开江澜灯。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外面的人退了几步,并且其中一个男人还贼贼的笑了笑,“老大,我已经好久都没有尝过女人的滋味了,不如今晚……”

    “闭嘴,再多说半句,你的脑袋也别要了!人肯定还在这栋楼里,继续给我搜!”

    脚步声逐渐远去。

    江澜灯用力推开男人,还用力的擦拭嘴唇,娇艳欲滴的红唇更加鲜艳,脸被憋成了猪肝红。

    呸呸呸,要不是为了躲避那群人,她才不会亲这个冰山男!

    转身欲走,一只大手伸过去,门被合上,江澜灯瞪大了眼睛。

    温热的气息尽数喷洒在她的脖子上,只听见冷冷的声音在她耳边萦绕,“女人,你有没有听过不要玩火自焚?”

    接下来……

    她的身子被侧夹在了他的腋窝下,还没来得及反抗,人被重重的扔在了床上,一具男性躯体也压了下去。

    江澜灯用力推,男人纹丝不动。

    眼珠子转了转,她不反抗了,闭上眼睛,犹如要献身一般。

    呵,欲擒故纵吗?

    既然已经被她勾起了兴趣,那他何必要委屈自己?

    江澜灯耳边划过轻嗤,强忍着要扇一巴掌这男人的冲动安静的躺在他的身下。

    呼吸越来越近,她心中一凛,就是此刻。

    集中力气用力朝着男人的下体袭去,果不其然,男人捂着下体闷哼了一声。

    江澜灯将人推到一边,哼了哼,“想让姑奶奶陪你睡觉?做梦!”

    说完没有半分停留大摇大摆走到门背,拉开门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