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再遇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5:48本章字数:2248字

    盯着江澜灯远去的身影,幽深的眸子里寒气凛冽。

    第一次有女人敢强吻他,踹他的老二。

    女人,我记住你了!

    放在桌面上的手机突然响起,他拿起手机按下接听键。

    “少爷,乔小姐来了。”入耳的是楚家的老管家林伯,声音沉稳有力,也是从小看着他长大的亲人。

    楚驿北收敛了身上的寒意,只“嗯”了一声便挂断了。

    不到十分钟,一辆黑色林肯缓缓驶入郊区一幢独立的别墅前。

    “少爷。”一群立在别墅前的保镖整整齐齐的弯了腰,嘴里打着招呼。

    听到声音的乔胥连忙站了起来,转身,目光正好撞进男人那一双幽邃的眼睛。

    她垂下头,似乎是害羞了。

    “我听林婶说你出差回来了,就顺路过来看你。”乔胥娇羞,不敢去看他的眼睛。

    自然的,也就错过了楚驿北眼里那一闪而逝的不悦。

    林婶,也就是林伯的妻子,年逾半百,只是,他怎么不知道自己的人已经被收买了,呵。

    佣人知道他的习惯,很快就斟了半杯红酒,恭敬的递到楚驿北手里。

    楚驿北优雅得体的靠在真皮沙发上,缓缓摇晃着高脚杯,红色的液体随之晃动,白色的衬衫最上面两个扣子打开,古铜色的胸膛半袒露着。

    “少爷,一个小时后有一个宴会,女伴的人选已经挑选好了吗?”沙发边站着一个年近六十岁的老人,精神奕奕,面容慈祥,双手恭敬的负在身后。

    闻言,乔胥希冀的看了一眼他。

    “把那套礼服拿给乔胥。”楚驿北缓缓啜了一口红酒,不紧不慢道。

    而乔胥脸上自然是掩不住的喜悦之色。

    楚驿北,楚氏集团的总裁,拥有着垄断整个A市乃至全国的资源,坐拥着最高的地位,是多少富家千金想要得到的男人。

    而她乔胥自然也不例外。

    晚上六点。

    一抹娇小的身影外面裹了一件黑色的长款外套,将她的身姿很好的隐藏了起来,那张巴掌大的小脸因为着急而染上了几分红晕。

    差点就要迟到了,还好。

    她递上了请柬,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开始正色起来,那一瞬间,哪里还有那个娇美可人的小女人,活脱脱一位职场白领。

    工作人员在接过请柬时疑惑的扫了她两眼,他这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参加宴会还穿着外套的……还是长款外套。

    江澜灯进去的时候宴会已经开始了,而她要找的人正在一张沙发上坐着,手里还捧着一本杂志。

    她亦步亦趋过去。

    正在这时,门口传来一阵骚动,熙熙攘攘的人群都围了过去,很快又分散开来,取而代之的是一支训练有素的保镖依次拦住人群。

    人群中一对男女走出来,女的乖巧的搭着男人的臂弯,在灯光闪烁的时候还适时的低下了头,外人一眼看过去只让人觉得宛若金童玉女。

    江澜灯没有看见人,她对这些并不感兴趣。

    李壮看见她来了之后随意把杂志扔到一边,不悦的拧眉,显然是不满她的迟到行为。

    再一看,却又惊艳了。

    江澜灯把外套脱了,露出里面的一袭长裙,胸前水珠状的镂空,白色的鱼尾裙摆愈发显得美人的婀娜多姿,看得李壮的心里染上了几分火。

    再看下去肯定会丢人,李壮把眼神移开,正好看见前方一个男人的身影,喜上眉梢,迎面走了过去。

    “楚总。”他爽朗的打了声招呼。

    楚驿北回过头,半百的老头子挺着他的啤酒肚走过来,手上还端了一杯红酒,态度有些谄媚。

    楚驿北仰了仰头示意招呼。

    他的目光准确无误的落在跟过来的小女人身上。

    楚驿北细细打量起她来,女人的身材纤长,腰细,眉宇间的清纯和裙子的低调搭配在一起,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性感。

    他突然想起了不久前的那个吻,那么生涩……

    “楚总,真是幸会啊,想你小小年纪就已经有这样的成就了,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李壮毫不掩饰的赞美。

    他的目光又落在楚驿北身边娇羞的女人身上,大笑两声,“楚总,这是您的女友吗?真漂亮啊。”

    楚驿北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女人自然是喜欢被赞美的,乔胥下意识的看向楚驿北,这才发现他的目光并没有落在她身上,而是在李壮身后的女人身上。

    一抹厉色划过,随即又很快收起,她笑容满面的朝江澜灯笑了笑。

    “谬赞了。那这位是李总的?长得很好看啊。”乔胥笑笑。

    没等李壮开口,乔胥身边的男人破天荒的扬了扬嘴角,“确实不错。”

    乔胥有些恼怒,恶狠狠的在暗中瞪了她一眼。

    江澜灯看过去,没有发现有人注视她,觉得自己是看错了。

    “哈哈,江小姐并不是我的女友,而是我的红颜知己。”李壮大笑,把这个话题打哈哈了过去。

    乔胥眼中闪过不屑之色,原来是李壮的情人,她的姿态也在无形中高了许多。

    “哦,是吗?”楚驿北闻言,脸上的笑容更深。

    江澜灯私下撇撇嘴,她怎么也想不到竟然会在这里碰见这个男人,她这是做了什么孽啊?

    “总裁,有几位政界的龙头想见您。”林伯走了过来,打断他们,恭敬的向楚驿北报告道。

    “走。”

    楚驿北看了江澜灯一眼,留下一个字,便跟林伯他们一起离开,将乔胥一个人晾在原地。

    本以为她会有尴尬,让人没有想到的是,乔胥亲密的挽了她的手。

    江澜灯皱了皱眉头,忍着心中的不悦没有把她的手抽出来,她低调的站在那里,宛若一尊佛像。

    乔胥见人并不买单,笑呵呵的对她说,“江小姐,李老板对你可真好,不像驿北,他每次都让我出席宴会,可累了。”

    这番话话中有话,江澜灯并不傻,一听就听出了其中的意思。

    她无非是想要炫耀,并且贬低她这个“情人”的身份而已。

    “澜灯,过来。”李壮摆手让她过去,那里有一群也是将近半百的董事长。

    他让她过去的目的自然也很明确。

    江澜灯歉意笑笑,“我就先过去了。”

    说罢,转身离去。

    乔胥嘴里蹦出几个字,“江小姐,等等我。”话音刚落,蹬着一双银灰色高跟鞋的脚跟便不漏痕迹的踩了上去。

    江澜灯没有听,刚一走就听见“刺啦”一声,下裙摆裂了一个大口子。

    乔胥捂着嘴巴道歉。

    她状似无意扫过乔胥,那眼睛里分明就是得意之色。

    江澜灯走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来,淡定自若的对着那个大口子再次撕裂,尾音消去,她顺手将那块鱼尾裙摆扔进了垃圾桶。

    不远处的楚驿北听见声音看了过来,正好看见她撕裙子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