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被撞见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5:48本章字数:2214字

    江澜灯瞪大了眼睛,似乎想把眼前的男人戳出一个洞来。

    耳根一瞬间滚烫起来,而他的舌根依旧在自己的嘴里勾引着。

    她感觉自己仿佛有那么一瞬间彻底沉醉在这个男人的吻里,久久不能自拔。

    一阵阵战栗由大脑传至全身,江澜灯几乎就要软下来了,就连拒绝也忘了。

    “嘶……”

    “楚驿北你是属狗的吧?”

    楚驿北用力在她的唇上咬了一口,她疼得哇哇叫,差点没跳起来呼他一巴掌。

    刚才那些纷乱的思绪也被这一咬给打断了,江澜灯用力瞪着他。

    “再吻下去,恐怕你就要把持不住了。”他抬起她的下巴暧昧的说道,眼里还有明晃晃的笑意。

    闻言,江澜灯整个身子都软了下去,背脊弯弯的,扭头不去看他。

    “就你?我还没有随便到可以委身给你的地步。”她翻了一个白眼。

    话罢,她解开了安全带,偷偷拉车门,还是岿然不动。

    还没等她说半句话,车子再次开启,这一次,速度堪比赛车。

    车窗原本就是打开了一半,由于车速过快,风不断的灌进来,把她的头发吹乱了,衣服也吹得飞起。

    “停车!”江澜灯瑟瑟发抖抓着一边的安全带,用力尖叫。

    可楚驿北却没再理她。

    将近十分钟的时间,她都处于一种惊恐的状态,这男人是疯了吧?大晚上的,竟然想找死?找死也别拖上她啊!

    不远处一座别墅亮着灯,林肯开进了别墅,把钥匙扔给保安,拽着江澜灯上了楼。

    保安接过钥匙,眼神在两人之间游走了一秒,一道寒光射了过来,他腿软着几乎要跪下,摸了摸他的小心脏。

    妈妈咪呀,楚总真是太可怕了。

    不过他旁边的那女人是谁,他从来没有见过楚总带除了乔胥以外的女人回来。

    暗处,一个保安在看见这一幕后默默的打了一个电话。

    “你今晚就在这睡!”楚驿北说完,走出了房间,没有给她任何拒绝的机会。

    她呆呆的站在房间里,半晌儿才回过神来,靠,她竟然被楚驿北强制带回家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她竟然拒绝不了!

    江澜灯认命的叹了一口气,开始打量起这个房间的构造还有装潢来。

    暗黑色系的房间,沙发,窗帘,桌子椅子,衣柜,全都是黑色的。

    她暗暗咋舌,吞了吞口水,实在不敢恭维这样的喜好,房间的整个布置都把这个地方神秘化了。

    “名副其实的腹黑男。”江澜灯嘀咕。

    等她看完整个房间,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楚驿北还是没有出现,她正要出去,一个女佣就进来了,手里端着一个盘子,上面放着一件纯白色的浴袍。

    而最上面,还有金色的内衣裤……

    “江小姐,楚总让你先洗澡,他在书房批阅文件,让您洗完澡之后到书房去找他。”

    这话说得无比暧昧,女佣脸上也满是笑容,一瞬不瞬的盯着她。

    咳咳咳,江澜灯脸刷的就红了,不适应这样被人看着,只好拿起浴袍道谢,让她有事去忙。

    女佣走后,她拎起内衣裤打了一个哆嗦,最后还是放进了浴室,放满了水,把整个身体都陷进去。

    浴室已经被她上了锁,她也不用担心。

    一个小时过去。

    她穿着浴袍站在书房门口,踟蹰了几秒,终于敲了敲门,江澜灯觉得很有必要给楚驿北普及一下男女共处一室是一件特别不好的事情!

    “进来。”

    她推门进去,只见楚驿北低下头在文件夹上刷刷刷的写下了几个大字,看他确实在忙,她满腹的话也只能吞进肚子里了。

    江澜灯无聊的坐在沙发上等啊等,等得睡着了。

    男人终于把所有文件全都批阅完备,抬头看了看女人,她的身子陷在沙发上,头发柔软的披散,浴袍松垮垮的,半个雪白的肩膀袒露出来,实在是勾人心魄。

    楚驿北站在她面前,唇有些干燥,喉咙也有一股火在叫嚣着,他用力的扯了扯领带,扔在地上。

    也正是这个动作把女人唤醒,她半眯着眼看到的就是他解开领带的一幕,江澜灯猛的坐起身来,警惕的看着他。

    “哗啦”

    浴袍一角被她坐着,她起身的时候也把浴袍给扯开了,这下子,大半肌肤更加引人注目。

    楚驿北俯下身子双手撑在沙发上,“我可以理解你是在勾引我吗?”

    “闭嘴。”江澜灯刷的红了脸,可还是伸直了脖子用力喊道。

    “脸红什么?”楚驿北盯着她脸上的绯红,眼底是带着笑的探究之色。

    她口是心非撇开头,“我哪有脸红?”

    他冷笑,唇角荡起完美的弧度,手轻捏着她光滑的下颚,“你江澜灯也会有害羞的时候?”

    他可是清清楚楚的记得他们第一次见面,她就踹了他一脚的。

    江澜灯被迫扬起脸来,一只大手不安分的探向她的浴袍裙底,带着薄茧,摩挲着她雪白的大腿。

    江澜灯火了,猛的站起来火了,一脚抬起来,踢向他,“你是不是没见过女人?我是李老板的情人,你想睡我是不是还得过问他?”

    “你信不信,他要是知道,立刻把你奉上。”楚驿北冷笑。

    他捏着她光滑的脚踝,冷笑着将她逼到沙发的角落,在她耳边落下一句,“你越反抗,我越想要你。”

    他扒开她的浴袍,下一秒,门外响起脚步声。

    不等两人反应过来,门口的人推门进来,看见这一幕,震惊的捂着嘴巴大叫。

    “你,驿北……”她指着江澜灯的那一瞬,眼里竟然出现一抹浓重的杀意,又转瞬即逝。

    乔胥站在门口,满脸挂着眼泪,又用力的忍住了,故而眼眶里流出几行泪水。

    江澜灯一把推开男人,看见乔胥在哭有些讪讪。

    她和楚驿北虽然不是真的,但这一幕无疑是把乔胥伤害了。

    但她也有些火,若不是这个男人,她怎么会被人误会?江澜灯用力瞪着楚驿北。

    楚驿北不以为然,优雅的坐在沙发上,两条腿交叠在一起,大手闲适的放在腿上。

    他可不认为乔胥突然出现在这里只是偶然!

    只是,他看了看江澜灯的反应,也没急着说话。

    乔胥走进来几步,用手擦了擦眼泪,那姿态,我见犹怜……

    “江小姐,我记得李老板对你可是青睐有加,若是他知道你做出了这种事情……”姿态虽可怜,可话确实讽刺万加。

    闻言,江澜灯心里那几分愧疚也消失不见了,只觉得心头一股怒火。

    “我可没兴趣跟你抢男人,既然你不愿意我出现在这里,那我就走了。”

    江澜灯笑容满面,皮笑肉不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