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撞到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5:48本章字数:2018字

    江澜灯回头,看见了那张万年冰山脸,她目光徐徐下移,死死的看着手腕上的那只不属于自己的爪子。

    又看向楚驿北,示意他将自己放开。

    谁知那人竟然没有半点自知,江澜灯白眼翻得都快抽筋了,这才感觉自己手腕一松。

    “楚总不去陪你的乔小姐,跟过来做什么?”她温和的上扬着唇角,隐隐约约还可以看见小小的梨涡。

    江澜灯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语气竟然有着连她自己也不清楚的醋意,可一旁的洛程瑜清清楚楚。

    他将目光放在那好似被万丈光芒包裹的挺拔身影上,一下子就认出了男人的身份。

    那是拥有着非比寻常的身份,光是这A市所有人的身家都比不上他的万分之一,这样的人,小灯灯是如何认识的?

    洛程瑜带着疑惑的打量目光落在楚驿北的眼里就成了挑衅。

    凤眸深深的看了一眼,很快便别开目光,又淡淡瞥了江澜灯一眼,神情冷漠。

    “跟我走!”

    话落,江澜灯觉得他的话很可笑,便放肆地扬眉轻笑,素面朝天的小脸上,此刻竟然是有一种说不出的诱惑力。

    楚驿北喉咙一紧,脑海里面蓦地想起她背着自己换衣服的一幕,一阵口干舌燥。

    “楚驿北,乔胥我看过了没有什么大碍,我也做出了赔偿,你别太得寸进尺!”本来波澜不惊的话尾音却微微上扬,到最后竟然带了几分愠怒。

    她自然认为楚驿北口中的跟他走是为了让她去照顾乔胥。

    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人突然插了一句,“小灯灯,怎么回事?你遇到什么麻烦了?”

    语气毫不掩饰的关心,而言外之意则是无论遇到什么麻烦,他会帮她解决。

    江澜灯心里暖暖的,神色平静的看着黑眸深邃如黑夜星空一般的男人,“没什么,不过是被一只疯狗缠住了而已。”

    微微抬眼,鹰隼一般的眸子,稳稳将她攫住,神色高深莫测,“那某人被疯狗咬过不知道会不会被传染呢?”

    这句话一下子把江澜灯拉回了那个夜晚,他霸道的把她压在车上,狠狠的吻了她。

    唇瓣凉凉的,贴在她滚烫的唇上,两片薄唇似有些难舍难分,她几近要迷离了。

    江澜灯不由自主的摸了摸红唇。

    洛程瑜有些失落,他把一切都看在眼里,他知道这两人的交集并非像看起来的那样浅,可他同时也明白,江澜灯是绝对不可能和楚驿北在一起了。

    思及此,洛程瑜身子挡住了她,不动声色的将两人隔开了一些距离,礼貌又疏离的问,“楚先生若是没什么事情那我就带小灯灯先走一步了。”

    “洛公子和江小姐认识了很久吗?”楚驿北似笑非笑的问道,神色越发阴鸷,目光愈发冰凉。

    不忍将好友拖下水,江澜灯正要站出来解释,没想到被人捷足先登。

    洛程瑜礼貌的微笑,“我是小灯灯的男朋友。”

    由于骚红色的车子过于显眼,加上现场有两个帅得人神共愤的男人,自然而然的吸引了很多的人。

    众人皆被两人的颜值震惊到了,眼里都是两个男人站一起的样子,早已经把江澜灯排除在外了。

    两个男人的声音都很好听,众人突然想到一句话,如果说好听的声音会让耳朵怀孕,那她们现在就要去打胎了。

    “哦,是吗?”楚驿北反问。

    他并不是在问洛程瑜,而且在问那个女人。

    他并不相信洛家会允许洛程瑜找这么一个女人做女朋友!

    洛程瑜要回答,一条纤细的小说拦住了,她眼眸带着笑意,一字一顿,“是,又怎么样?”

    扭头,“程瑜,不用跟他废话,我们走吧!”

    抬脚欲上车,身后突然一句话钻进她的耳朵里,“江小姐身为情妇到处攀高枝,你认为洛家的人会接受你这样的女人吗?”

    洛程瑜也怒了,解开安全带,推门下车,“楚总错了,我并不介意小灯灯做的任何事情。”

    话落,他眼里柔情一点不漏的放在江澜灯身上。

    这目光刺痛了某个男人的眼睛,他浑身冷意盎然,森冷的气息让周围的温度都降低了不少,所有人都捂着手臂,默默的远离了这个男人。

    他还没说什么,洛程瑜把江澜灯拉进车里,自己也随之进入了车里,用力关门,车子启程。

    车里。

    江澜灯没有开口说话,唇线紧紧抿着,手指深深陷进了手心,直到压出一个深浅不一的坑洼她才住手。

    长而弯的睫毛轻轻扇动着,棕色的眸子垂下来。

    洛程瑜有些担忧的扫了她一眼,连开车也自觉的放满了速度。

    察觉到他的视线,她怔了怔,意识到是自己的问题,唇角弯起,露出一个温柔的笑,“程瑜,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我。”

    话虽如此,她心里的异样不减反增。

    听她这样说,洛程瑜稍微松了一口气,脑海中浮现出那一抹坚挺的身影。

    直到车子到达了目的地,他始终也没能将心中的疑问问出。

    江澜灯去解安全带,正好撞见他欲言又止的模样,心中咯噔了一下,自顾自的解释了起来。

    “程瑜,刚才……我说的话,你不用当真。”给他一个放心的微笑。

    她下车的动作也打断了他心中即将而出的话,洛程瑜没有阻止她的离开。

    看见她上了楼梯后,他这才回神,黯然垂头。

    小灯灯,你真的对我一点就没有动心的吗?

    ……

    翌日清晨。

    九点,欢快愉悦的铃声在桌上震动起来。

    江澜灯猛的从床上做起来,看见熟悉的人的号码,立刻划开接听键。

    “澜灯,等会有大型秀,你怎么还没来?你该不会忘了吧?”那边压低了声音担忧问道。

    江澜灯揉了揉眼睛,懊恼的抓抓头发。

    她确实给忘了。

    “不多说了,过去再跟你解释,我现在立刻赶过去。”

    翻身下床。

    江澜灯恨不得自己长了一对翅膀,拼命跑出门去拦车。

    等车到达目的地,她付了钱,急匆匆赶到现场。

    刚进门,江澜灯就撞到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