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英雄救美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5:48本章字数:1952字

    江澜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了楚驿北过后心里就莫名的有了一股安全感,全身上下紧绷着的神经都松懈了下来了。可她随即又觉得不对劲——怎么这么巧?她刚遇到危险,楚驿北就来了,该不会是他一手策划的吧?

    “发什么呆呢?没看见爷受伤了?连扶都不过来扶我一下,你就是这么对待你的救命恩人的?”

    楚驿北刚刚看见了那些人对着江澜灯动手动脚的,气就不打一处出来。想都没想的就恨不得把那些人碰了她的手给剁下来。等他收拾了那些混混之后就看见江澜灯傻呆呆的站在那里,不由的出声儿就开呛。

    “不是我说你,你一个女人家家的大晚上的不在家里待着,你往这没人的地儿跑,万一我今天没碰见你我看你怎么办?”

    “怎么刚好这么巧?我刚一遇见混混了你就遇见了?该不会是你找人来演的这出英雄救美的好戏吧?”江澜灯本来还想和他道谢的来着,可她一听见楚驿北说话态度这么不好,争锋相对的话就脱口而出。

    “你说什么?”楚驿北有些不可思议,这个女人这是什么逻辑?好心救了她还被当做是居心叵测?就不该救她!

    “江澜灯,你也太高看你自己了。你以为你是什么个什么天仙?我还需要玩儿手段来赢得你的欢心?你信不信只要我愿意,勾一勾手,你这样的女人我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江澜灯当然相信了,这样的天之骄子,当然有很多女人趋之若鹜。可她就是不想听楚驿北在她面前嘚瑟炫耀,尤其是他还贬低了自己。

    “我当然相信了,那你去勾手指啊,没人让你过来救我。”语毕她再不看楚驿北一眼,转身就想走。

    “啊——”江澜灯被楚驿北突然伸手拉她吓了一跳,

    “楚驿北,你干嘛?放手!”江澜灯一边挣扎一边问楚驿北,“你干嘛,你拉我去哪里?放开啊,混蛋!”

    直到到了地下车库,楚驿北才放开了江澜灯,“在这里等我,我去开车。”

    江澜灯也知道这时候太晚了,有钱这会儿也打不到车除了让楚驿北带她一起走,她别无选择。

    “这是哪里来的妞,看起来还挺正点的。哈哈哈哈~”

    江澜灯看着那几个流里流气的青年,不住的在心里直叹倒霉:今天这是犯了老黄历,不宜出门吗?怎么痞子遇到了一批又一批?

    果然,染黄头发的那青年带着那一群人就向她走了过来。

    “美女,大晚上的打扮的这么俏这是在等谁呢?”说着他就想将手搭在江澜灯身上。

    江澜灯不着痕迹的避了过去,她心里不屑,面上却不显。

    正想着这次自己该怎么打发了他们,就听见了一声儿熟悉的声音,“当然是等她男朋友了。”说完楚驿北就搂着江澜灯状似亲密的点了下她的鼻子,“坏丫头,我拿车去的功夫也不老实待着。”

    然后又似笑非笑的看着刚刚问话的黄毛青年,“怎么,你以为她在等谁?”

    那青年本来一心只想调戏个姑娘,看个车开出来了也不在意,至于车上什么时候下来了个人他就更不关心了。可当这人现在就站在面前的时候他忽然没有了滋事的底气。

    抛去这男人一身儿的阿曼迪的昂贵西装不说,自己的奇瑞qq在他那银白色的宝马面前显得不止一点的寒酸。

    他于是立刻就想脱身——眼前的男人非富即贵,这可不是他能招惹的。

    “没有,您误会了。我就是随口问问。”略有些谄媚的说完这句话,他立刻朝身后的那几个青年喊道:“这么大晚上的,哥儿几个在这里待着多没意思。走,咱们找个地方喝酒去!”

    自圆其说的编了个借口就带着那一堆人火速撤离。

    空气里一片寂静,江澜灯过了半响才挣脱了楚驿北的搂抱,楚驿北这时候才反应过来,“人都走了,咱们上车吧。”

    一路上江澜灯都有些心不在焉的,直到后面的路越来越不对劲了——这不是去往她家的路啊!

    “楚驿北,你这是往哪里开呢?”江澜灯在副驾驶上忽然挣扎了起来,她有些不淡定了,这家伙把车往哪里开呢?

    楚驿北倒是颇为淡定,淡定到让人有点儿想揍他,“当然是往我家开的路了。我又不认识你家在哪里。”

    “那你可以问我啊,干嘛一声儿不响的就往你家开?”明明就是在狡辩。

    “这么大晚上的了,你该不会是想让我开那么远的路送你回家再开回自己家吧?我明天早上可是要参加一个很重要的赛车比赛的。”

    他这么一解释江澜灯反而不好再说什么强求他送自己回去的话了。人家也没那个义务送你回家,更何况他还说了他明天有很重要的比赛呢!

    “那你可以放我在一个路口下来,我可以自己打车回去。”半响,江澜灯低声回了句。

    “这么大晚上的把你一个人放路口?你今天遇到的事还不够多?没吓怕吗?”楚驿北不知怎么回事说这话时声音里带着股愤然。

    “我……”江澜灯咬唇,半响也找不出下一句,只呐呐出声儿。

    楚驿北看她的样子也知道她这样就算是妥协了,于是放缓了语气,“好了,今晚你就到我家去住一晚好了。以前也不是没住过,怎么也不差这一晚不是吗?还是你又怕我对你图谋不轨了?”他说完戏谑的朝江澜灯看去。

    江澜灯就像是触电了一样,立刻转头去盯着窗外看,再不开口说话。她知道楚驿北最后一句话是在说自己刚才说他自导自演了出英雄救美的事情?

    “这是还在意自己冤枉他自己演戏的那件事了?多久之前的事情了还揪着不放。”江澜灯撇了撇嘴,在心里暗自吐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