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为什么不能说?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5:49本章字数:2266字

    乔胥心里恨得牙痒痒,她绝对不能让江澜灯成为比楚驿北的助理——现在只是偶尔有接触这个女人就这样了,要是她成了楚驿北的贴身助理,以后阿北的身边心里哪还有自己的位置?

    可她不能硬着来,于是她强做欢笑,假意为楚驿北好,“阿北,江小姐只是个模特,很多专业的知识和东西她都全然不懂。让她做助理她可能无法胜任。”

    “不会可以学啊。谁是天生就会这些的?”楚驿北丝毫不在意这个问题,江澜灯的悟性很高,什么东西到她手里不是信手拈来?更何况……他的本意也不是让她来单单做个助理的。

    “可你这样一声儿不吭的就换了个贴身助理,你让原来的助理怎么想?”虽然知道自己这话站不住脚跟儿,虽然知道自己很有可能阻挡不了楚驿北的决定。可乔胥还是想尽自己最后的力量挣扎一下。

    “我有说过要换了原来的助理吗?”楚驿北一副好笑的样子看着乔胥,“只是再加个助理而已,她的工资从我私人的账户上出。”

    江澜灯看着面前两个人为她到底能不能去当上楚驿北的贴身助理而争论不休只觉得可笑至极——明明这件事更重要的是她答不答应,可这两个人从头到尾就没有征求过自己的意见,难道他们就这么笃定自己一定会答应吗?

    虽然楚驿北的贴身助理这个职位是个香馍馍,可也不见得她江澜灯就一定会上赶着去做。更何况,和楚驿北搭上并不是她的追求,她是个模特,她一直都没有忘记这个。

    “够了,我是不会去当你的贴身助理的。早饭也吃好了,我先走了。”

    江澜灯忽然觉得这里的一切简直就像是一场闹剧,她她貌似就是这场闹剧的源头。

    “为什么?”楚驿北惊诧的看着江澜灯,他把一切都安排好了,只要江澜灯过来这边工作,不仅顺心如意,也不会再被人刁难,像这次被好几个投资商拒绝不敢用她这种情况在他身边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的。

    楚驿北的反应江澜灯预料到了,她觉得有点儿好笑——难道他安排了,她就一定要去工作吗?

    “没什么,我还是喜欢模特这个工作。虽然现在脚有些受伤了,暂时开不了工,但过几天就会好了。”说完她不待楚驿北在说些什么就走了。

    楚驿北倒是有心去追她——江澜灯的脚还受着伤呢,从这里出去要走不少的路,可乔胥缠他缠的厉害,他实在是抽不开身。

    片场,化妆间。

    江澜灯在家歇息了几天等脚好了以后就立刻来片场继续工作了,她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拖了整个剧组的进度。

    “要我说,那个叫江什么灯的可真是矫情,拍个照片还要落水,更可笑的是到最后还要咱们一整个剧组给她背锅。”

    江澜灯正要推开化妆间的门就听见里面一个娇媚的女声在说她。

    “谁说不是呢。那天她动静闹得那么大,好像是攀上了什么了不起的人物一样。就落了个水,你瞧瞧,这都几天没来了?娇贵成这个样子还来片场做什么,直接在家里让人供着岂不是更好?”另一个女高音接过了这个话茬,这里面显然有不少人,都在议论她呢。

    江澜灯气极反笑,她索性就将搭在门把手上的手缩了回去——她倒要听听这些女人能把她编排成个什么样子!

    那个娇媚的女声又从里面传来,“攀上了什么人?你看她那姿色那相貌像是能攀上什么人的样子吗?还有”

    那女生顿了顿,又仿佛在里面聚集了人团成了圈儿,故意压低了些声音继续道,“你们不知道,我可听说了,她好像是得罪了什么人,上面现在正压着她呢。你们没听说吗?她的好几个资源出演都被临时换掉了。”

    “对对对,这个事情我也听说了,好像是说她缠着个富二代,被那富二代的未婚妻知道了,她现在好像被那富二代的未婚妻盯上了,说不定就要被雪藏了呢。”

    又一个不同于刚刚的两个女声。果然三个女人一台戏。真是可笑,这些女人说的可真是有鼻子有眼睛的好像她们都亲眼看见了一样。

    江澜灯再也忍不了了,她推开门进去,里面顿时一片安静。江澜灯用目光在众人身上扫了一下,开口的语气充满了嘲讽,“怎么都停下了?刚刚不是说我说的挺来劲儿的吗?我攀上富二代你们是看见了吗?再说了,就算我真攀上了富二代,关你们什么事?我做什么事情还轮不到你们指手画脚。”

    “哟,瞧瞧人家这口气!”那个娇媚的声音又从耳边响起,“难道我们说的不是事实吗?拍个照片落个水的,当模特的谁没遇到过几次意外?就你架子大,落个水把片场闹得人仰马翻替你背锅不说,你说说你这是几天没来片场了?耽误了一整个剧组的人的拍摄进度这是事实吧?”

    “松梅别说了,”旁边有人小声儿的劝林松梅,甚至用手小幅度的拉她衣服。可这并没有效果,林松梅反而越说越来劲儿。

    “凭什么不说?她都有脸做了,咱们”说完她又看着江澜灯,“你可别说你什么关系都没有,我们可不信。”

    “我承认我这几天没来拖了大家的后腿,把剧组的拍摄进度给拉下来了。关于这一点我也很抱歉。可这并不是因为那天落水的事情。而是我后来在家的时候脚不小心扭伤了,没办法过来拍东西。”

    说完她话锋一转,目光直视林松梅,眼神锐利的直逼人心,“可就凭我几天没来片场你就这么编排我是不是有些过分了?你凭什么说我潜规则上位凭什么就说我傍大款,凭什么就可以这么污蔑我了?你是亲眼看见了我陪大款睡觉了还是听见了?”

    林松梅被她逼的直往后退,却还依旧强做镇定,“你没去缠着人家富二代怎么会得罪了人家的未婚妻?怎么会被那么多广告商退了回来?你不心虚你和我辩白什么?”

    江澜灯不怒反笑,“这是我的事情,还轮不到你管。”

    林松梅正要和她再争论,“你……”

    “你们都在吵什么呢?都准备的差不多了就出来,别耽误大家时间,早拍完早收工。”

    制片人的头忽然从门外探了进来,显然是她们刚刚吵闹的声音太大了,吵到了制片人。

    “我们马上就好了,马上就好。”

    “动作都快一点儿,别让人等着,有这功夫吵架,都拍完一个片段了。”

    “是是是,我们知道了,这就过来。”

    旁边有人立刻接了制片人的话。好声儿的陪着笑脸回答道。制片人这才“哼”了一声儿出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