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故意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5:49本章字数:2501字

    江澜灯这时候才觉得心里的一口恶气吐了出来——这可不是她要抢镜头而是林松梅自己不愿意出现在镜头里的!

    “卡!”

    随着这一声儿打板,大家都像是忽然被定住了身儿一样。然后又很快的反应了过来,各自从水里爬了出来。

    “好了,大家都尽快去洗漱换一下衣服,咱们准备去下一个场地拍摄。”

    “导演,”正在导演准备让大家都散了的时候,林松梅好不容易在助理的帮助下爬了上来,结果一上来就朝导演喊冤诉苦。

    “导演~你看看我和江澜灯拍的那一组镜头里。我都没出现过正脸,我要求重新拍。”

    林松梅小碎步极快的走到导演身边,十分自然的挽着导演的手臂,那举动暧昧的简直就是在昭告天下她和导演的关系,再看着身边的人看到林松梅这举动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江澜灯觉得自己好像明白了什么。

    果然导演听到了林松梅娇媚的抱怨声儿就走到了摄影师旁边去,“把刚刚给她们两个拍出来的那组照片调出来给我看看。”

    “导演你看嘛,全是她的镜头,我的脸被挡的一干二净。”看到了照片,找到了证据,林松梅在旁边一边朝着导演状似委屈的娇声抱怨着,一边又得意的拿眼睛挑衅江澜灯。

    江澜灯在心里直感叹这林松梅可真是个人才,明明是她自己不愿意出现在镜头里现在又来怪她挡了她的镜头?自己可没把她拉到她拍摄时候的那个角度。好吧,虽然自己的确弄花了她的妆。

    “江澜灯,你是怎么回事?两个人的拍摄现在完全成了你一个人的主场,林松梅成了布景板这像话吗?我们拍的是群体画面,最主要的是突出一整个主题!都要像你这样的话以后得拍摄我们还要怎么进行下去?”

    江澜灯还在心里暗自感慨,导演这就劈头盖脸的骂了下来了。

    这样的冤枉任谁也受不了,江澜灯顾不得这么多人在面前也要为自己鸣不平了:“导演,这可不是我想挡住松梅的镜头的,是她自己要往镜头外躲的。当时很多人在旁边也都看到了。不信你可以问她们的。”

    这个是事实,那么多人看到了,林松梅也没有想过要否认,可这并不代表她会就此认错。林松梅红着眼圈,看着江澜灯仿佛遭受过江澜灯给的莫大的委屈一样,她哽咽着说道:“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你使劲儿的往我脸上泼水,我怎么会往镜头外躲?”

    江澜灯看她这副我见犹怜的小白花样儿直在心里感叹——这演技,不去混娱乐圈儿真是可惜了。

    “可难道你就没泼我的水?我拍的时候也是纯素颜上镜的。这场是深海主题,人都泡在水里了,怎么可能人能一点儿不沾到水呢?”

    林松梅被噎的哑口无言,半响才抽泣着对着大家哭诉道:“可你也不能泼水泼的那么过火呀。咱们是模特,都是靠脸吃饭的,拍照片的时候一点儿妆都不上,这怎么可能嘛?”

    她这话音一落,众人都纷纷点头——不是所有人都有那个可以纯素颜把自己展现在大众尤其是摄像头面前的底气的!

    林松梅看见大家都纷纷点头,她的底气就更足了,“我承认我也泼了你的水,可你看看你现在还能上镜,还能继续拍片,我却只能下场了。这拍照本来嬉戏就是个动作轻柔的活,可你看看你现在,你弄的和咱俩在打架一样。”

    江澜灯对于林松梅神一样的逻辑简直叹为观止,可偏偏旁边的人都觉得她有理,连导演也说这样拍出来的照片根本就用不了,说她的动作一点儿也不符合这场的主题,要推回去重新拍。

    于是刚刚收起来的机器设备又被重新摆了出来,众模特重新再上妆——刚刚在水里的那一场拍下来了几乎所有人脸上的妆都被洗的差不多了。

    等到众人重新下水的时候已经一个小时过去了。

    “好了,各部门准备,咱们争取一次过,开拍!”

    有了刚刚的教训再加上现在时间也确实不早了,再耽搁下去,这一场就要拍到中午了,可能连午饭都要推迟。于是大家都很认真,希望一条能过,江澜灯不再想写给林松梅还以颜色,林松梅因为不想在水下多待,这次也没有什么想法了,于是这一条按照之前的创意,不出意外的话可以拍的很顺利。

    “卡!”

    就在大家都以为能够上去暂时收工的时候,导演气急败坏的喊了句:“都重新再来,没拍好呢收什么工?”他先是吓退了那几个想上来的模特,直把人训得悻悻然的退回去了才又将矛头指向了江澜灯。

    “江澜灯!你到底会不会拍写真?一个专业的模特在水里应该用什么样的笑容,什么样的力度来拍好深水嬉戏这个主题你也不知道,也不会吗?啊?”

    江澜灯被训得心里直委屈——她自认为这次的力度和角度包括表情都把握的很到位,可导演还是这么说她。

    无奈,众人在导演的要求下又重新拍了一遍,可这次也不知道是因为导演忽然变严格了还是片场的的气氛忽然变严肃的了原因,总有人在某个时候出错。又连续拍了好几次才算过。

    等大家收拾好自己准备吃午饭的时候已经下午一点了。

    “大家赶紧吃饭,现在已经下午一点了,咱们上午最后一场拖了不少进度,下午在两点半之前所有人我不管你们有没有吃好饭,反正我要在‘青青草原’主题场上看到已经准备就绪了的你们。好了,都快点吃饭吧。”

    “啊——”导演刚宣布完下午的日程,底下就一片哀嚎。

    “导演,现在已经一点了。我们要吃饭还要化妆还要换衣服,两点半就集合时间根本就来不及。”有模特立刻就向导演诉苦,希望他能改主意。

    “你以为我不知道时间紧吗?所以才让你们抓紧。都说了上午拖了太多进度了,再不赶上,我人工成本费都要亏进去了。好了,有这时间抱怨还不赶紧去吃饭吧。”

    导演说完了就到他的休息室去了。留下一众女模特在房间里叫苦不迭。

    “说来也是咱们运气不好,本来早上最后一条拍的好好儿的,偏偏有些人闹出些什么幺蛾子出来。弄的后来大家重新拍了好几次。”那人说了还往江澜灯的方向似有似无的撇了几眼。

    “好了,你就别再说了,快吃饭吧。下午还有挺多东西要拍的呢。”

    另一个声音,虽然是在劝和,虽然没有怪她,可江澜灯知道现在这些人的心里肯定都是这么想的。都在怪她开始的时候故意和林松梅抢戏,以至于后来返工了好几次,午饭时间被延迟了不说,下午的任务还很艰巨。

    要不是林松梅先抢她的镜头她后来会和林松梅抢镜吗?再说了那时候要不是林松梅喊冤,这一条已经过去了,没准儿上午还可以多拍一场,她们现在集体都可以休息了。要不是后来导演挑刺他们也不用拍那么多条。

    可是在片场,天大地大,导演最大,大家自然不敢和导演叫板。而林松梅,看他们的样子是都知道她搭上导演了,自然也不敢去招惹她。那么,能被抱怨的,能让众人说出来出出气的也就只有自己了。

    江澜灯苦笑,虽然知道时风如此,可她依旧有些难以开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