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假戏真做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5:49本章字数:2020字

    江澜灯看见了乔胥脸上的表情,只觉得心里越发的痛快那一口恶气终于舒出来了。

    “阿北,我吃饱了,咱们走吧。你说了要送人家回家的。”放下餐巾,看见乔胥铁青的脸,江澜灯颇有些扬眉吐气的意思。

    气人气到底,那自己干脆就将楚驿北带走好了。江澜灯坏心思的这么想着,也是这么做的。

    楚驿北今天却出奇的听她的话,“妈,你还没吃饭呢吧?我先送澜灯回去,等会儿再回来接你。”说完就起身了。

    “阿北?”楚母不可置信的看着儿子坚决离去的背影。

    可楚驿北心意已决,任凭楚母怎么喊也坚决的和江澜灯一起走了。

    车上。

    “你刚刚是承认了你是我女人了吗?”楚驿北边开车边问,语气里有着让人轻易难以察觉的希冀。

    江澜灯一愣,随即笑了开怀,歪着脑袋,一副理所当然的看着楚驿北:“糊弄人的你也信?”

    “我倒宁愿相信这是真的。你为了气我妈,和我假戏真做。”楚驿北扔不死心,半真半假的开玩笑道。

    “就为了气你妈,我就要搭上自己?那我多不划算啊。”江澜灯四两拨千斤的糊弄过去了。

    “我上楼了,你也早点回去吧。”下了车,江澜灯难免嘱咐几句。

    “你先上去吧,我看着你到进屋再走。”楚驿北却要坚持亲眼看着江澜灯到家再走,这么晚了,她们这个小区楼道里又没有路灯,要是有个万一呢?楚驿北不太放心。

    江澜灯愣了一下就知道他这么做的原因——是怕她像之前那次一样晚上出事故吧?

    “那我先上去了,再见。”说不清是什么感觉。要说楚驿北现在的举措她一点儿也不感动是骗人的,只是……

    江澜灯回到家里,刚一打开了房门却被人蒙了眼睛,按在床上。只是她却除了最初有点儿受到惊吓,就再也没有一点儿要反抗的意思。

    “洛程瑜。”她平静的开口道。有她这间房子的钥匙的除了她就只有洛程瑜了。

    果然那人松开了手,“小灯灯~你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吗?离开楚驿北回来我身边,我养你好不好?”

    江澜灯不可置信的看着洛程瑜,一巴掌毫不犹豫的就朝他的脸上飞去,“洛程瑜,你当我江澜灯是什么样的女人?你也和别人一样以为我攀权富贵,以为我是想走捷径所以故意去勾引的楚驿北?”

    江澜灯这时候是真的有些伤心了。不论别人怎么看她怎么非议她,她都可以不在乎,哪怕是楚母那么讽刺她她也照样可以满血反击回去。可是洛程瑜她在乎的人,是她唯一视为朋友的人。她曾经那么艰难的岁月里,洛程瑜一直都守在她身边,为此,她一辈子都会觉得感激。可是现在洛程瑜竟然这么想她,甚至说出来了他养着她的话这又怎能让她不伤心?

    洛程瑜却像是被江澜灯这一巴掌给打清醒了,他立刻道歉:“对不起,小灯灯,你听我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其实我只是……”

    “够了,你是什么意思我现在不想知道。很晚了,我要休息了,你回去吧。”江澜灯说到后来就露出了些许疲惫的样子。

    洛程瑜听她下逐客令,再一看她的神色确实不是作伪,于是讪讪然的开口告辞:“那小灯灯你好好休息,我改天再来看你……”

    “嘭——”

    洛程瑜刚一走出了门,江澜灯就将门摔上去关起来了。

    洛程瑜脸上勉强维持的笑容终于疆了,眼睛里是让人怎么也忽视不了的落寞……

    其实我只是看见了你和楚驿北在系恋餐厅里互相喂食那些暧昧的举动,我只是有些吃醋,那些话不是真心的……小灯灯,为什么你总是不给我留有一点儿机会呢?连一丝解释的权利也不给我。

    洛程瑜黯然神伤的离去。

    江澜灯赶走了洛程瑜之后在床上呆坐了良久,她把许久之前的事都回忆了一遍,从前……

    过了良久,她小心翼翼的从床头捧出那个上了锁的檀木盒子。这里面都是她最珍贵最重要的东西,江澜灯从盒子里拿出了一张照片。

    照片的四角都有些凸起了,看的出来主人家经常拿在手里赏玩。江澜灯用手轻轻的在照片上面磨搓,这动作她已经做过千百回遍了。只是每次看见这照片她都会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一样——心里五味杂陈。

    照片里的少年酷酷的摆着张脸,女孩儿却笑颜如花。虽然是多年前的照片,但仔细一看并不难发现这里面的人正是林灯和楚驿北!

    江澜灯像是想到了什么,闭起了眼睛,发狠的撕了这照片,一气呵成的把碎照片给扔进垃圾桶里。

    回头将自己扔在大床上,辗转反侧失眠到半夜才能勉强入睡。

    尽管头天晚上很晚才入眠,第二天江澜灯还是要早起——不论你多么伤心难过,快乐抑或悲伤,生活总还是要继续。像是《飘》里霍思佳说的一样——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生活还是要继续的,伤春悲秋可不能管你衣食饭饱。

    江澜灯给自己画了个淡妆,早早的来到了片场。一走进片场江澜灯就感觉到了气氛的不一样了,更让她没想到的是导演竟然和她打招呼问早安。

    这一天的拍摄期间对她的态度更是转了个弯儿,江澜灯不由得讽刺的勾了勾唇——这就是人心吧,还真是够趋炎附势的。见过楚驿北接自己下班前后的态度要不要差这么多?

    她在心里面感叹,林松梅却直接将自己的表情摆在了明面上。

    “某些人看着清高的要命,还不是要靠着男人某生存?”

    江澜灯只觉得好笑,这个林松梅自己搭上了导演都不带避讳人的,她怎么好意思拿这一点来说别人?

    “彼此彼此啊。”都已经撕破脸了,就没有必要再给林松梅留面子了。江澜灯口气里是满满的揶揄,眼睛里也是满满的嘲讽——五十步笑百步这种事情要不要做的太光明正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