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不仅仅是为了钱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5:49本章字数:1978字

    江澜灯不软不硬的堵了林松梅,就不再理她——有些人就是这样,明明自己品德有亏,不加收敛也就算了却还好意思在外面论别人的长短。你要是任由她说下去她能顺着杆子爬到你头上去,所以对待这种人,只能将她打到泥里,让她忌讳你,这才不敢对你不敬!

    忙完工作,江澜灯来到了蓝波湾咖啡厅——这是昨晚乔胥信息里给她发的地方。

    其实不用见乔胥的江澜灯就知道她要做什么——肯定和楚驿北有关。要不就是威胁要不就是利诱,反正目的就只有一个——让她离开楚驿北。

    她其实本来不想理睬乔胥的,可一想到乔胥的为人——自己不来她没准儿还真能杀到片场去找自己。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江澜灯还是过来了。

    江澜灯轻啄了口卡布奇诺,看着窗外的乔胥踩着5厘米的恨天高,穿着一身儿张扬的红色LOGO名牌风风火火的就进来了。

    “这里。”江澜灯扬手示意。

    乔胥见她果然如期赴约好看的唇顿时就扬起来了。也不知道她想起来了些什么,笑的得意的就往江澜灯的方向走去。

    “没想到你来的这么早呢。我还以为你今天不会过来。”乔胥随便点了杯东西等适应生走了就先开口道。

    “今天收工比较早。再说了就算我今天不来,难道你就没办法去找我了吗?反正你是打定了主意要见我的,我又何必再推脱呢。”江澜灯的语气里有着些自嘲又似乎是在嘲讽乔胥。

    可乔胥像是没听懂她的话外之音一样,她笑的像是朵怒放的玫瑰,“江小姐果然是个聪明人。那我就不都圈子,直接说我今天来的目的了。”

    乔胥点的咖啡这时候刚好上来了,她就顺势品了口咖啡,似乎很是悠闲,又有些胸有成竹的气势。

    江澜灯看着不免有些好笑——这是在做什么?卖关子还是在示威?这种幼稚的手段也就只有她乔胥才能想的出来。

    过了一会儿,大概是乔胥觉得火候差不多了,轻笑了声儿,对着江澜灯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道:“想必昨天你也看见了。楚伯母对我很满意。她在心里已经认同了我楚太太的地位。”说着她略显羞涩的拢了拢耳畔的头发,眼睛里是毫不修饰的得意,“也是,像我们这样的人家都讲究门当户对。江小姐这样的想以模特的身份嫁入楚家的怕是有些困难。要我说……”

    江澜灯才开始还有耐心听她慢慢说,可越是到了后面她越是没有耐心,以至于在乔胥还准备没完没了的炫耀的时候毫不客气的打断了她:“乔小姐今天叫我过来就是打算让我听你炫耀的?你有话不妨直说,毕竟我的时间也是有限的。”

    乔胥今天心情很好,就算是现在江澜灯这样毫不客气的打断了她的话,她也不恼怒,依旧笑的温柔,“这都下班了还有什么可忙的?好了好了,既然江小姐这么心急,那我就直说了。你也看见了,昨天楚伯母对你可是很不满意的,而且昨天你自己也承认了,就是想做阿北的情妇。”

    说着她做出一副苦口婆心的样子,“做人情妇为的无非就是金钱。江小姐这么年轻貌美,风华正茂的年纪,给人当情妇不觉得可惜吗?”一边说她一边从包里拿出来了一个信封推到了江澜灯那边。

    江澜灯挑眉。

    “打开看看。”乔胥依旧是笑吟吟的模样。

    其实不用打开江澜灯也猜到了,按照一般正妻打发情妇的套路,这应该是钱,而这信封这么薄,里面装的应该不是支票就是信用卡。可她依然打开了信用卡——她比较好奇里面的金额。

    看到了里面的金额江澜灯不由的想咋舌——100万呢!好大的手笔啊,乔胥对楚驿北还真是用情至深,这么肯下大本钱!

    乔胥在江澜灯看见金额有些目瞪口呆的时候就得意的笑了起来,“离开阿北,这里面的钱全归你。这样你也不亏,既能拿到这么这么一大笔钱,又能再重新找个良人重新开始,怎么算,你都是稳赢的那个。”

    江澜灯看着乔胥一副“我都是为了你好”的样子不由的好笑。她将信用卡重新装进了信封,又将信封重新推回到了乔胥面前。

    乔胥脸上的笑顿时就降住了,声音也瞬间变得冰冷了起来,“你这是什么意思?”

    江澜灯颇有些玩味的看着她,“就是你你理解的意思。”

    乔胥有些慌张了,“怎么你嫌钱不够吗?只要你答应离开阿北,你开口说个数,钱不是问题。”

    “乔小姐对楚驿北可真是用情至深啊。”江澜灯讥讽的朝乔胥看了看,“只可惜我靠近楚驿北可不仅仅是为了钱呢。乔小姐如果没有事情了的话我就先走了,我还有事情要做。”江澜灯说完看也不看乔胥一眼径直的就走了。

    乔胥坐在那里心里恨得挠花了江澜灯那张脸!她图的不仅仅是钱?那她还想要什么?难不成她还想上位当楚家的少奶奶不成?简直就是不识抬举。

    “阿北!”乔胥正准备走的时候余光看见了楚驿北竟然就坐在她们不远处!那刚刚她和江澜灯的谈话楚驿北岂不是全都听见了?

    不过听见了也好,江澜灯刚刚说什么来着?她可不仅是为了阿北的钱来的,正好让阿北看看她的真面目。

    “阿北~”乔胥迅速的收拾了东西,跑到了楚驿北那一桌不由分说的就将手臂套入了楚驿北的胳膊里,“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呢。”

    “咳咳——”

    “楚总既然你有事情要忙,那这个项目咱们改天再谈吧。我先告辞了。”

    猛然听见了一声儿咳嗽声,乔胥这才注意到对面还有个人,不过她依然不舍得将手臂从楚驿北臂弯里抽离。

    “也好,慕总,那咱们就改天再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