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 其实是骗你的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5:49本章字数:2089字

    可江澜灯不知道的是,第二天导演打电话约见楚驿北的时候他竟然没有拒绝。

    这天早上,她正在商城里买礼物准备送给洛程瑜,和他好好谈谈。

    因为是想要送给洛程瑜的,而考虑到像他那样的贵公子,非名牌不穿,所以江澜灯狠了狠心来到了LV专卖店里来挑选东西。

    江澜灯看上了一个褐色的钱包,看起来很是小巧,里面又有很多小口袋,外面的暗扣竟然还是纯金制造的。既不失贵气,又很实用,江澜灯很喜欢这个包,当即就决定买下来了。

    “服务员,帮我把这个包给包起来。”两个声音同时响起。江澜灯有一瞬间的错愕,抬起头来看向对面更是惊讶不已——竟然是楚驿北的母亲!

    楚母看见了江澜灯也是惊讶不已,不过她略微思索了一下就想通了。声先夺人道:“这不是江小姐吗?怎么?今天没去工作?跑来这里买东西来了?”

    “楚伯母好。今天刚好放假,我刚好要买一点儿东西于是就过来看看。”虽然知道楚驿北的母亲开口不善,但大庭广众之下,长辈既然问话了,哪怕是口气不好,也要有礼貌的回答她。

    “哼~”楚母正要说什么,服务员过来打断了她。

    “小姐,太太,不好意思。这款男士手提包是昨天刚刚从巴黎上新款进来的,目前店里只有一件。两位可否协商一下,让给谁?”

    江澜灯听了这话立刻乖巧的道:“既然只有一件,那就先让给伯母吧,我再看看其他的款式。”

    可楚母却并不领她的情,反而一脸的理所应当,“那我就不客气了。不过,既然我这包也是要给阿北买的,江小姐就不必再看了。阿北一个人要那么多包也没有用。再说了,”她轻蔑的看了看江澜灯,口气里有些嘲讽,“这俗话说得好,羊毛出在羊身上。你帮我们家阿北买东西的钱还不是我们家阿北给的?”

    江澜灯看着周围服务员看她那有些鄙夷的眼神,气的脸皮发紫,她闷声辩解道:“这包我不是买给楚驿北的。”

    谁知道楚母听了这话非但没有住口反而更生气的质问道:“什么?不是买给阿北的?那是买给谁的?江小姐可不会是同时当好几个人的情妇吧?一面缠着我们家阿北,一面又和其他富二代虚与委蛇?”

    江澜灯见事情越描越黑,而那些服务员已经当着她的面开始小声儿的议论起来了。更是又气又羞,只觉得现在难堪的恨不得挖个地洞钻下去。

    “不是的,楚伯母,我没有……”江澜灯急急的要解释,楚母却并不给这个机会。

    “不是的?那你一面当着我们阿北的情妇,一面又和其他男人纠缠不清是什么意思?”楚母的语气里颇有些咄咄逼人的意思。

    “我没有,我不是楚驿北的情妇……”江澜灯矢口否认。

    可楚母却寸步不让,“不是?那天你在西餐厅可是亲口说了你就是我们阿北的情妇,这话我没有冤枉你吧?”

    江澜灯此时却觉得百口莫辩,她总不能当着大家的面说“我当初那是故意激你,骗你”的吧?

    “小灯灯,不是说了等会儿还要去一个导演那里试镜吗?你怎么还在这里?”

    熟悉的称呼,不是洛程瑜还能是谁?江澜灯有些愣神,却在?一瞬间反映了过来——这是洛程瑜在救场呢!

    她立刻顺着梯子下来了,“楚伯母,我等会儿还有个试镜,就先走了。改天再去拜访您。”

    说完立刻和洛程瑜一起上车走了。

    车上。

    “呼~”江澜灯上车了才终于松了一口气,刚刚那种场景,要不是洛程瑜来带她走,她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还好洛程瑜来了,“对了,程瑜,你怎么会进LV店?”

    洛程瑜从上次和江澜灯起了冲突过后就后悔万分,他想着买些女孩子喜欢的东西来讨她开心虽然知道她不会在乎这些东西,可这表明了他的求和心意啊!

    于是他在助理的建议下,准备来专卖店里挑几个包送给江澜灯,没想到才进去就看见了江澜灯被人围着刁难的场景。只是此刻他却不好说真话,让她尴尬。

    于是有些不自然的撒谎道,“哦,我刚巧钱包丢了,准备换一个,就想进去看看。对了,刚刚是骗他们你要去试镜,接下来你要去哪里?我送你。”

    “回家吧。”江澜灯见他没有问刚刚的事,自己自然也不会自找没趣的提起,于是岔开了话题,接下来两个人说的都是比较轻松的话题。

    这边气氛十分愉悦,楚家这边刚好形成对比。

    楚母在看见了江澜灯和洛程瑜走了过后心里更是认定江澜灯一脚踏几船,连自家儿子的情妇都不配做!

    她于是快速的把刚刚和江澜灯一同看中的包付完钱以后就催着司机往家赶。

    进了门就冲着楚驿北气冲冲的将刚刚发生了的事情快言快语的说了一遍,然后像楚驿北宣布:“阿北啊,我告诉你你想和那个江澜灯在一起这件事情我是坚决不会同意的。只要有我在一天,江澜灯就别想进要们楚家的门!你听见了没有?”

    楚驿北正坐在餐桌上看报纸,听到楚母这个宣布,连头都没抬,只语气平常的说了句,“妈,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心里有数。您就别管了。尤其是关于江澜灯的事情。”

    “阿北~你这么维护江澜灯做什么?你可是我未婚夫啊。我不管,你不能这样做。”楚母还没来的急回话,旁边就有个声音委委屈屈的撒娇道。

    楚母这才注意到乔胥的存在,立刻热情了起来,“哎哟,阿胥也来了?这么一大早上的,你吃过午饭了没有啊?晚上就别走了,在家里吃。阿姨让厨房给你做你最爱吃的清蒸鲈鱼。”

    未来的准婆婆这么喜欢自己又对江澜灯那么不满意,乔胥的心里乐开了花,她立刻嘴甜的哄着楚母说:“好啊,好啊,我一早就想留在这里吃晚饭呢。就怕阿北会赶我走。”说着又故意可怜巴巴的看着楚驿北一眼。

    “你放心,伯母留你吃饭,他不敢赶你。”楚母对乔胥的态度可真是好的没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