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 找回忆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5:49本章字数:2278字

    程瑜回去了以后越想越后悔,他当时送江澜灯回去的时候就应该和她好好谈谈的,没有把握好机会啊!

    思来想去,洛程瑜还是决定约江澜灯出来好好聊聊。

    “喂,小灯灯,是我,程瑜。”洛程瑜想了半天措辞之后终于鼓起勇气打电话给江澜灯。

    “嗯,我知道。有事?”江澜灯看到洛程瑜的电话的时候心情是有些复杂的,她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该用什么样的心情去面对他。

    “你现在有空吗?咱们出来聊聊好吗?”

    “聊聊?电话里就可以了。你有什么事情现在就可以说啊。”江澜灯现在并不想看见洛程瑜,尤其是单独相处,在他们那样的争吵以后,在他刚刚见证了她的难堪以后,在发生了这么多事之后。

    “小灯灯,你现在连见我一面都不愿意了吗?”洛程瑜的声音里是显而易见的忧伤。

    江澜灯听了心里难免不忍,“没有,我只是觉得电话里说事情比较方便。既然你一定要见面那就见吧。你什么时候有空?咱们在哪里见面?”

    既然躲不掉这一次见面,那就越快越好吧。江澜灯当机立断的决定了。

    洛程瑜听见江澜灯终于答应了和他当面聊天不由得大喜过望,他迫不及待的对江澜灯说:“小灯灯,我有的是时间呢。只要是和你一起,什么时间我都有空,不过,我觉得有些话还是早些解释清楚咱们才能彼此了了心结。你今天有空吗?如果有空的话咱们现在就约个地点吧。”

    “嗯,我今天放假。你时间是有的。那咱们在哪里见面?”江澜灯忽略了洛程瑜话里那似有似无的表白,只一心问他地址。

    “小灯灯,你还记得之前学校门口的那家麻辣烫吗?就是生意特别好。”洛程瑜特意将见面的地方选在了学校旁边。

    “记得,他家的麻辣烫又便宜又实惠,吃着味道还特别好。咱们每次去老板娘还特意和咱们打招呼的那家。”虽然那时候家里都不让吃麻辣烫这一类廉价又看起来特别不卫生的东西,可她总是爱乘着大人们不注意的情况下,偷偷的去吃。

    江澜灯想起来那时候的年少,不由得扬起了嘴角。

    “那咱们就在那里见面如何?”听出了江澜灯声音里的愉悦,洛程瑜乘机问了一句。

    “好啊,我等会儿到。”

    江澜灯走到店门口的时候洛程瑜就看见她了,“小灯灯,这里!”

    “你吃过饭了没有?要不然咱们再吃一次麻辣烫?”

    见了面洛程瑜却并不提及约江澜灯出来到底是想要谈什么,仿佛就是出来游山玩水的一样。

    江澜灯看这店里这么多人在,谈心的话也确实不合适,刚好自己也还没吃饭,于是就顺口答应。

    “哎呀,是你们俩呀。刚才点菜的时候我都没注意到。这么多年没见了,今天这是要来学校看看吗?”上菜的时候,令江澜灯和洛程瑜都没想到的是,老板娘竟然还认识他们俩个。

    “老板娘好记性啊,这么多年了竟然还记得我们俩。”洛程瑜笑着问候老板娘。

    “那是让人太印象深刻了,我想不记住都难。我还记得那时候你们每个礼拜五下午放学都来我这里吃我们家的麻辣烫,比按铃还准时。每次都坐在这桌。”一提及当年老板娘就笑的开怀。

    洛程瑜却显得有些不好意思,脸都有些红了——那时候他们才上小学呢。洛程瑜还是个有些微胖的小吃货。对一切好吃的都显得格外青睐,尤其是迷上了麻辣烫的那段时间。

    因为害怕家里的司机来早了把他们带回家,每个周五放学铃一打,他就飞快的铃着书包拖着江澜灯他们一起跑到这家店里来。

    江澜灯显然也是想起了这些,朝着洛程瑜笑的揶揄。

    “咳咳——好了,快点吃吧,不然等会儿冷了就不好吃了。”洛程瑜有些不自然的转移话题。

    江澜灯怕再笑他会不好意思——毕竟那是黑历史。于是也埋头吃了起来。

    菜的香味里混杂着辣椒的麻辣劲儿,空气里都弥漫着一股属于麻辣烫独有的香味。汤味鲜而不失辣感,面条筋道爽口。

    这么多年了,这家麻辣烫的味道还是没有变。

    江澜灯吃完后不由得在心里感慨道。

    “刚好这里离学校不远,咱们要不要进去逛逛?”两人在路上漫无目的的闲逛时,洛程瑜建议道。

    “好啊,好像从毕业了以后我就没来过这里了。也不知道学校里面有什么变化没。”

    “变化是应该是有的吧,我也好久没来了,正好……”

    “江澜灯!”洛程瑜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人打断了,这么愤怒又这么熟悉的声音……

    江澜灯转头看去不由得扶额——果然是乔胥!

    乔胥今天一早上起来就觉得头昏昏沉沉的,好像有些发低烧。她平时又最怕去医院,于是就想自己在家吃药看能不能好,谁知道过了没一会儿,不但没好,头还昏的更厉害了。她无奈,只能让司机送她去医院。

    “停车!”

    乔胥正在车里坐的不耐烦的时候忽然看见了两个熟悉的身影——不是江澜灯和洛程瑜还能是谁?

    乔胥心里暗自纳闷——江澜灯来林灯以前的学校做什么?难不成又是想要借机接近阿北?

    一想到这里再看到江澜灯身边的洛程瑜乔胥心里就一阵怒火怎么也遏制不了——江澜灯到底是什么意思?勾引了阿北又去勾引洛程瑜?她到底想怎么样?

    想着,她叫停了司机。对着江澜灯和洛程瑜那边就猛拍了几张照片发给了楚驿北——江澜灯,你这个勾三搭四的不要脸的女人!我一定要在阿北面前揭穿你伪善的面目!

    做完这些乔胥还是觉得不解气,她想着江澜灯的所作所为,动作比脑子快。

    乔胥下了车,“啪——”的一下狠命关上了车门,踩着小碎步飞快的向着江澜灯他们的方向跑去,叫住了江澜灯。

    即便是看见了乔胥就知道她一来肯定是滋事的,江澜灯也并不畏惧,“乔小姐,你有事?”

    乔胥一路上飞快的走过来,再加上还在生病,这时候说话明显的有些喘,可气势还是一样的嚣张,“废话,不找你有事我叫住你干嘛?”

    说着她两手叉腰,仿佛这样更有气势,“江澜灯,你这个两面三刀,勾三搭四的女人。怎么?前脚离开阿北,你后脚六又找来了一个?勾引了阿北不算你现在又招惹洛程瑜了?你到底想勾搭上几个人?”

    “乔小姐你误会了,我和小灯灯只是出来说些事情。再说了,小灯灯和楚驿北可没什么,是楚驿北一直缠着我们小灯灯。乔小姐请慎言。”洛程瑜见乔胥说的越来越难听了,不由的打断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