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花儿被卖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9:23:50本章字数:2227字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像陶氏这么不要脸的!

    咒自己的老头子死,搜刮儿媳妇甚至孙子孙女儿的东西!

    云娇和云起岳、云起山两兄弟趴在窗台下听墙角,手里拿着辣条啃。

    此刻,唯有吃辣条才能帮他们压惊了!

    辣条并不是这个时代的产物,而是云娇在淘宝上买的,只是悄悄的把包装拆了,换成油纸包了,这才敢拿出来跟两兄弟分享。

    云娇在上淘宝的时候突然穿越,没想到的是,淘宝系统竟然也跟着她穿越了。

    或者应该这么说,她穿越了,老天顺带给她附带了淘宝系统。

    虽然没有软妹币,但系统竟然可以自动将金银折换成软妹币,这就解决了她的购物资金问题。

    不但如此,这个淘宝系统还附带垃圾回收,也就是说,她从淘宝上买的东西所产生的垃圾,都可以由淘宝回收并折算成积分累计……

    “大嫂,这些年难为你了!”方氏叹息道。

    “孩子他爹对我挺好的,孩子们也都省心,也都疼我,平日里没少帮我分担活计。

    只要他爹以及孩子们好……其他的我都不计较。”面对陶氏这样的婆婆,她也没法子计较。

    “大嫂,花儿那孩子呢?现在过得好吗?嫁到哪家了?”

    方氏说的花儿,是云守光夫妻的大闺女云花儿,云守宗十三岁离家的时候,云花儿刚五岁。

    云守宗当年是极疼爱自己的侄女儿的,跟方氏成亲之后也没少在家人面前念叨。

    一听屋里自家娘亲提起云花儿,兄妹三人听得就更认真了,他们记事以来没少听自家老爹夸这位姑姑,故而孩子们其实挺期待同这位姑姑见面的。

    哪知,屋里方氏的话音才落下,赵氏就哭了起来。

    “……我苦命的花儿!”

    “大嫂,花儿她怎么了?”

    “那年饥荒,老二刚走不久,花儿……花儿就让她奶给卖了!”

    “嗡嗡……”

    听到这话,不但是屋里的方氏,就连屋外窗下的几个孩子,脑子也一下子就大了!

    他们的姑姑竟然被那个老婆子给卖了!

    简直是太过分了!

    “怎么会?守宗说过,当初他走的时候,家里的粮食虽然吃不饱肚子,但是却至少能坚持到第二年春天。

    可是,当初在守宗离开两个月后,朝廷的赈灾粮就下来了。

    况且,守宗说,他走的时候,爹是答应了他要好好善待花儿,不能把花儿卖了的!”

    “是啊……谁也没想到……那天一早,娘说要带花儿去走亲戚,我和她爹只想着走亲戚或许能让花儿有一口肉吃,也没拦着。

    只是没想到……

    她竟将花儿带出去给卖了!

    都是我……是我没看好花儿,是我没用……”

    “哎……大嫂,这也不怪你,她要是存了心要卖花儿,你们夫妻是防不住的!”

    “这个老虐婆真是太坏了!”起山的脸都气红了,紧紧拽着拳头,一双眼在喷火!

    起岳也神色凝重地道:“以后我们得加点小心,看好娇儿,别让那老虐婆钻了空子,打娇儿的主意!”

    “她敢!我弄死她!”起山一张稚气的脸都有些扭曲了,敢打他妹妹的主意,想都不要想!

    云娇闻言心里暖丝丝的,她伸手拽了拽两个哥哥的袖子,笑着说道:“大哥二哥,你们放心吧,那老婆子要是敢打我的主意,我就将计就计把她给卖了!”

    云起岳看着自家妹妹笑盈盈的粉脸,心底一软,忍不住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我们家娇儿最聪明了,哥哥知道那老婆子绝对占不到你的便宜,不过咱们平日里防着点儿总是没错儿的!”

    云娇点点头:“嗯,我记住了大哥。”

    云起岳说完就冷冷地斜了云起山一眼:“别动不动就喊打喊杀的,收拾人的方法有很多,杀人是最愚蠢的!你的命可比那老虐婆的命贵重千百倍!”

    明明云起岳只有十三岁的年纪,可板着脸训斥起人来,气势可不是一般的强。

    云起山顿时就被训得蔫了吧唧的,耷拉个脑袋,低声道:“我知道了大哥。”

    不过转瞬,他又挥着拳头很认真地对云娇说道:“娇儿你别怕,我会保护你的!”

    “是谁欺负我们家娇儿了?”

    三兄妹闻声转头,就见云守宗和云守光从窄巷里头进来,云起岳警告地撇了眼自己的弟弟,然后就淡笑道:“爹,没什么,就是阿山怕娇儿受欺负。”云守宗赞同道:“嗯,你们两个都要保护好妹妹,你们玩儿去吧。”

    说完云守宗两兄弟就进屋了。

    “大嫂这是咋的了?”

    一进屋就见赵氏在抹泪,云守宗就问道。

    “孩儿他娘,你咋的了?”云守光见自己的老婆哭了,也有些着急地问道。

    “大哥,都是我,我问起花儿,惹大嫂伤心了。”

    方氏起身,虽话是跟云守光说的,可眼睛却看着云守宗。

    果然,她的话音一落,云守宗的脸色就变了。

    同时,云守光的面色也黯然起来,眼圈儿也跟着泛了红。

    “花儿咋的了?”云守宗问道,以花儿的年纪应该早就嫁人了,云守宗本打算明日就问花儿的情况,顺便找时间去看看她。

    “你当年离开后不久……娘就把她给卖了!”

    方氏看了看勾起伤心事的大哥大嫂,就叹气道。

    “什么?花儿被陶氏卖了?”刚见面敬着她是继母,叫她一声娘,可在听到花儿被卖的消息之后,云守宗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当年离开,不就是为了花儿能多口吃的,能活下来吗?

    当初他爹还答应他要好好善待花儿的!

    “嘭……”

    云守宗一拳头打在墙上,眼眶也红了。

    “当初我就不该信他!”云守宗咬牙,苦涩和愤怒交织着,心一阵阵地疼。

    五岁,花儿那时候才五岁,只比娇儿小一岁,他们怎么忍心!

    云守宗想起花儿小时候跟着他跑前跑后,一声声地叫着二叔,这心就一抽一抽的疼。

    “老二,这事儿不怪爹,当初是……娘瞒着家里人,把花儿带出去卖了的。”云守光垂着头,丧气地说道。

    “爹……他当时也很生气,也骂了娘,可娘就是不说出来花儿到底是卖给哪个人牙子了。

    爹他……他也没办法。”

    “大伯是个包子啊!”仍旧在外面听墙角的云娇闻言就低声感叹道。

    “包子?什么意思啊?”云起山抠着脑门儿问道。

    云娇刚想开口回答,云起岳就用看蠢货的目光看云起山:“就是软弱无能的意思,连自己的儿女都护不住!”

    这都听不懂,自己的弟弟到底有多蠢啊?

    还是娇儿聪明,大伯用包子这个词来形容还真是恰到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