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无用的劝说

    更新时间:2018-08-09 19:23:50本章字数:2321字

    “大哥,你也该立起来了!没有花儿,你还有大嫂,还有起庆、起祥……

    我看起庆也十五岁了,到了说亲的年龄,可像……云家这种情况,但凡人家好点,都不会考虑把女儿嫁给起庆。

    就算是为了两个孩子……大哥,你也该立起来!”

    再多的话云守宗就不说了,他大哥的性子憨厚懦弱,被陶氏拿捏地死死的,他不指望自己一番话就能让云守光变一个人。

    可也希望他能为了孩子,心里多存一番心思,别一家子都被陶氏磋磨死!

    他今天算是看清了,云家在村里也不是穷得饭都吃不起的人家,可就只有大哥一家满脸菜色,衣服上是一个补丁接着一个补丁。

    即便老三云守耀一家穿着也不太好,也有补丁,可是跟他大哥家一比,简直不要好太多!

    他想要帮云守光一家,可是前提是对方要扶得起来,要不然他做再多的事到最后都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便宜陶氏!

    听了云守宗的话,赵氏的眼底浮现出一抹希望的光,她转头看向云守光,心底倒是怀着一丝期待。

    云守光黯然地叹气道:“老二,是大哥没用!咱爹年纪大了,我要是不顺着娘,她跟爹一闹腾,万一把爹气个好歹来,那我就是罪人了!”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赵氏眼底的希望彻底地破没了,整个人一下子就萎靡了起来。

    “大嫂,我们刚来,初来乍到的,人生地不熟,要是可以的话,能不能让起庆和起祥抽时间来带着娇儿他们兄妹三个各处去玩一玩。”

    见气氛尴尬,方氏就拍着赵氏的手笑道。

    赵氏抹了把泪,脸上挤出一分有些苦涩的笑容:“行,每日里只要他们干完活计,我就让他俩来帮着带弟弟妹妹。

    只是他们两兄弟都是粗人,怕不会说话,也不会处事,怕……”

    弟妹家的三个孩子粉雕玉琢的,像是画儿里走下来的一样,她家孩子不过是泥腿子……

    “大嫂,你看你说的,都是一家人,起庆和起祥愿意帮我带我们家三个猴崽子,那可是帮了我大忙了。”

    方氏也看出来了,大哥怕是短时间内都掰不过来,他们两口子只能先偷偷照顾照顾两个孩子。

    其实方氏还是挺理解云守光的,这世上,一个孝字就压死人。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

    就是一个‘孝’字,让云守光夫妇即便面临失女之痛,还是要忍痛叫陶氏一声‘娘’!

    也是一个‘孝’字,让云守光一家子默默地忍受陶氏的磋磨!

    而且,他们不也一样吗,就算是心中再不满,在外面也要尊称陶氏一声‘娘’!

    “大伯、大伯娘、二伯、二婶儿,吃饭了!”

    门外传来一道大嗓门儿女声,屋里的人也就不再说什么了,都起身往外走。

    来叫他们吃饭的是三房的小闺女云兰儿,三房云守耀两口子成亲这么多年了,只生了两个闺女。

    大闺女云莲儿十三岁,长得像她爹,要秀气点,而小闺女云兰儿则长得比较像曹氏,有点粗犷。

    穿着带着补丁的看不出颜色的衣服,衣口袖口都脏得发亮了。

    她头上的头发也是乱糟糟的,笑起来一口黄牙。

    此刻,她正站在廊下,跟云娇他们三兄妹站在一起。

    “妹妹你真好看!”

    云娇打量她的同时,她也在打量云娇,她从来没见过长得这么好看的女孩子,皮肤白得跟冬日里的雪一样,一双大大的眼睛像会说话似的,充满笑意。

    云娇穿着一身粉色的细布小袄,小袄的领口和袖口还有对襟处都绣着淡黄色的缠枝花纹。

    头上梳着双丫髻,髻上别着银蝴蝶,蝴蝶上缀着两粒红色的玛瑙,不时地摇晃着。

    而云娇在这一身装扮的衬托下,就显得更加娇俏可爱了。

    之前在堂屋的时候,她就仍不住总瞟云娇,现在走到跟前儿了,她就忍不住夸赞了起来。

    “那当然,我们家娇儿是最漂亮的!”云起山骄傲地说道。

    云起岳只是皱了皱眉头,不着痕迹地把自家妹妹往身后挡了挡,云娇知道,自己这个骄傲的大哥洁癖犯了。

    几个长辈出来就看到孩子们凑在一块儿,大人还没开口,云兰儿就大声说道:“快走快走,一会儿晚了肉就没了!”

    说完,她就一溜烟儿地跑了。

    看着云兰儿的背影消失后,赵氏道:“这孩子,就长了个吃心眼,为了一口吃的,没少挨她奶的打!”

    方氏笑道:“这孩子倒是长得敦实。”

    一行人往堂屋走去,果然,还没到堂屋,就听到陶氏中气十足的骂声:“你个挨千刀的赔钱货,饿死鬼投胎啊?

    你信不信老娘明儿个提脚就给你卖了!

    长着一个吃心眼儿,家底儿早晚要被你吃没了!

    败家赔钱货!

    噎不死你!”

    “一天就知道瞎咧咧,孩子吃两块肉怎么了?”

    “吃,把家底子都拿出来吃,吃光了干净,大家伙儿一起饿死!”

    “你个老婆子能不能消停点儿?”

    几人一进屋,就见云兰儿被陶氏拿个鸡毛掸子撵得满屋跑,云兰儿一张嘴油乎乎的,塞得满满的,黑乎乎的手上还一边抓着一块肉骨头和一块杂粮饼。

    鸡毛掸子落到她的身上,可她连吭都不吭一声,也不知道是不怕疼,还是怕嘴里的东西喷出来。

    其它几个孩子都羡慕地看着云兰儿,嘴里吞着唾沫,可是却不敢动。

    见着云守宗等人进来了,云老爷子就招呼道:“老二来啦,都坐吧,吃饭了!”

    堂屋里摆放了两张八仙桌,男人们坐一桌,为首的是云老汉,在他的要求下,云守宗坐在了他身旁。

    然后就是云守光、云守耀、云守祖、云起庆、云起祥、云起岳和云起山也被拉到那一桌挤着坐了。

    女人和孩子们坐一张桌子,陶氏和云梅儿坐在首座,接着就是云守祖的老婆柳氏以及他们这一房的独苗云起锐。

    接着就是赵氏和曹氏并曹氏的大闺女云莲儿,然后就是方氏和云娇。

    云兰儿嘴里的吃完了,又跑上桌,挤在云娇的身边坐了。

    她转头朝云娇裂嘴笑了,大黄牙上的葱花晃得人眼晕。

    曹氏能不知道自己闺女的德性吗,当即黑着脸,拎了云兰儿的耳朵就把她从云娇的身边拉开了。

    云娇进门的时候就看了下两张桌子上摆的饭菜,她爹坐的那桌要稍微好看点,一小篮子粗粮饼,一盆子玉米粥,用时蔬炒了两个肉菜,只是肉……并不多,然后就是几样咸菜。

    至于她爹娘从镇上买的熟的肉菜,桌子上一样没看着。

    女眷这边的饭菜就更简单了,一盆子跟清水差不多的玉米粥,一篮子杂粮饼,外加两样咸菜。

    唯独陶氏和云梅儿的面前,单独摆着一小碗肉菜。

    云娇无语了,这也太……他们在镇上可是买了二十多斤肉啊,一点没留,全拿给云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