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章失踪

    更新时间:2018-08-09 19:23:50本章字数:2060字

    “啥?你说你五叔没见着马车?”

    云老汉顿时就站了起来,紧盯着云起庆问道。

    “你再瞎说我撕烂你的嘴!”

    陶氏听闻她最疼爱的小儿子没有见着马车,顿时就黑了脸,认为是云起庆在说谎!

    “爹,娘,守祖啥人你们不知道吗?哪回爹娘交给他的事儿不给办得妥妥当当的?

    特别还是关系到五弟的事儿,守祖从来都是当头等要事来办的,绝不可能出一丁点差错。”

    云守祖的老婆柳氏边说边拿眼睛瞟大房的人,话里话外都是在赞同陶氏的说法,云起庆在瞎说。

    云梅儿冷哼道:“也不知道是不是马车是不是被他从五哥哪儿弄走卖了,回来却说五哥没见着马车。”

    “我没有!不信你们可以去镇上问五叔!”云起庆闻言顿时涨红了脸,死死地捏着拳头争辩。

    云梅儿斜了一眼云起庆:“问,且不说这会子深更半夜根本没法子去镇上问,就算是明日,今儿一趟,明儿一趟地往私塾跑,就不怕耽搁五哥的课业?”

    云守光虽然老实,但是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儿子被泼脏水:“爹,起庆不会骗人的!”

    他们一家人每日里拼了命地干活,一个比一个老实,他们能忍受陶氏的辱骂,却不能忍受云梅儿说起庆是骗子,说起庆把马车给卖了。

    云老汉也不相信云起庆会骗人,于是道:“那就等几天,私塾放假再去镇上问你五弟。”

    闻言,陶氏就拿眼珠子狠狠地剜了一眼云老汉:“等几天?你的二儿子一天都等不了!人家不是说了吗,今天不把马车给交出来,明天就去县衙告状去!

    他这是要逼死我们一家人!

    老大和他是一母同胞的,眼里根本就没我这个继母,更没有其他兄弟姐妹!

    今儿这事儿,指不定就是他们兄弟串通好了来坑我们老云家!”

    “娘,我们没有……”云守光慌忙笨拙地辩解,云起庆和云起祥两兄弟气得眼珠子发红,赵氏死死地咬着唇,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娘,大哥一家都是老实人,况且四哥没回来,到底咋回事儿也得等四哥回来再说。”

    云守耀看不过去了,就开口劝道。

    况且卖个马车,早就应该回来了,没道理天黑了也不归家。

    加之云守祖之前干过的那些龌龊事儿,云守耀心中其实已经有谱了。

    “呸!”

    陶氏一口浓痰吐到他身前,枯材一般的手指指着他的脑门骂道:“你个白眼儿狼,到底是谁的肠子里爬出来的?

    你向着他们,人家老二眼里可没有你们!”

    接着,她又转头骂云老汉:“还有你这老不死的,让谁去找老四不好,偏上要让大房的去,他们巴不得云家不好呢,跟老二串通一气来坑老云家的钱财你看不出来啊?

    我年纪轻轻地就嫁给你个老鳏夫,给你们老云家做牛做马这么多年,老了老了,还让你两个儿子合起火来坑我,算计我!

    我不活了……

    我不碍你们的眼……”

    骂着骂着,陶氏就撒起泼来,云老汉被她嚎得太阳穴直突突,拍着桌子呵斥道:“行了行了,别嚎了!老大老二不是那样的人!”

    见陶氏根本就不听他的,他就对云守光道:“你带着老婆孩子去老二家,把事儿跟他说说,都是一家人,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

    马车这事儿,让他缓缓!”

    云老汉觉着云守光和云守宗到底是一母同胞的兄弟,他们一家人出面,云守宗应该不会再计较马车的事儿了吧。

    云守光道:“我这就去。”

    “烂心肝的黑心崽子没找回来马车,老二要赔也只能找你们赔!到时候人家告上县衙,老娘提脚把你们一房人全部卖了,得了的银钱通通赔给你们家老二!”

    陶氏尖酸刻薄的声音在云守光一家人身后响起,云守光的身形晃了晃,终究还是没有说什么,带着一家人往外走。

    凭什么,明明是他们把二叔的马车弄出去卖了的,偏生要将屎盆子扣在他们这一房的脑袋上。

    云起祥撇了眼堂屋,心底又怕又气,恨不得长长久久地逃离这个地方。

    一家人心情沉重地往云守宗家走去,到了院子门口,听到屋里传来的欢声笑语,云守光顿时就恍惚了起来。

    自从他和云守宗的亲娘去世之后,这样的场景,就离他远去了。

    陶氏对他们一家人永远都是一副嫌弃厌恶的嘴脸,云家所有的欢声笑语,都是将他们这一房人排除在外的。

    不光是他,他的妻儿也对着屋里透出来的灯光,流露出羡慕和向往的神色。

    “爹,我们什么时候能分出来单过,哪怕是住山洞也行!”云起祥拿眼睛去看云守光,极度渴望地问道。

    闻言,云守光和赵氏也看向他,几道灼灼的目光头来,云守光的唇动了动,最终脸上的神色还是暗淡下来,叹气道:“你爷爷是不会同意的!”

    饶是知道云守光会说什么,三人闻言还是极度地失望起来,乃至目光都暗淡了。

    “门外是大老爷一家吗?”

    因着里长张大海家的这栋旧院子是用篱笆围拢起来的,故而阿贵帮着春梅把灶房的脏水往外倒的时候,就隐约看都了站在院儿门口踌躇不前的云守光一家人。

    他慌忙跑去开门,门外果然站着云守光一家人。

    “大老爷、大奶奶、庆少爷、祥少爷!”阿贵赶忙把人给迎了进来,丝毫不敢怠慢。

    云守光慌忙摆手:“不敢不敢,都是泥腿子,可不敢称呼老爷少爷。”

    其他人也被阿贵的称呼弄得不好意思,阿贵却一边领着他们往堂屋走,一边儿笑道:“您是我们老爷的嫡亲大哥,当然当得奴才一声大老爷。”

    这做下人的态度,多半都是主人的态度,从阿贵的热情,就可以看出云守宗有多重视他们一家人了。

    可正是因为如此,云守光一家人的心里就更加愧疚了。

    那可是两辆马车啊,至少值六十两银子,够乡下人家嚼用两年的了!

    爹娘要他们一家人出面让云守宗不计较,将此事翻篇……

    云守光怎么想怎么觉着对不住云守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