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章救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9:23:50本章字数:2131字

    大房两兄弟在跟云娇他们讲了讲村里的事儿之后,又说了说云家老宅的事儿。

    基本除了三房,陶氏生的其他儿女都不是省油的灯。

    云娇躺在炕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脑子里描绘着云起庆和云起祥两兄弟所说的场景。

    只是想想,那样的日子都令人不寒而栗。

    穿越和投胎一样,是技术活。

    也是她运气好,穿越到云守宗的小女儿身上,爹娘能立得起来,哥哥们也一个比一个有主见。

    若是穿越到云家老宅的那些个小辈身上,就悲哀了。

    虽然凭着她的淘宝系统,她相信自己有能力让家人过上好日子,可是,架不住爹娘包子,软弱。

    想脱离老云家,那得费多大的力气,死多少脑细胞啊?

    哪像她现在,吃得好穿得好,爹疼娘爱哥哥亲。

    旁的事儿统统不用她操心,她只需要按照自己的计划赚银子就好了。

    这边云娇胡思乱想了半天才睡着,隔壁云守宗夫妇也难以入眠。

    “我瞧着,我们家的马车算是要不回来了!”方氏叹气道。

    云守宗道:“要不回来就要不回来,但也不能这么便宜了陶氏。”

    一个‘孝’字压人,即便他们家跟老云家是分开的,但是云老汉到底是他亲爹。

    这层血缘在这儿,有些亏他们就不得不吃。

    方氏又问:“大哥那边你准备怎么办?”

    云守宗沉默了一会儿,就道:“先把我们家的事儿给办妥当了,再慢慢图谋大哥的事儿。”

    让云守光心死绝望然后自己要求分家肯定是不可能的,要想办法,只能从陶氏下手,要让陶氏亲自开口让他们走!

    只是,想让陶氏开口,难度就太大了。

    “嗯,你心里有数就行,我就是看着大嫂和两个孩子可怜!”

    一个男人,护不住自己的妻儿,在方氏眼中,即便有万千理由,形象都大打折扣了。

    方氏说到这儿,云守宗想起下午的时候跟几个孩子在菜地说的话,就道:“以后我们家娇儿干脆招婿算了。”

    自己千娇万宠的女儿,他可舍不得送到别人家去看婆婆脸色。

    方氏道:“招婿不行的,但凡饿不死的人家,都不想自己的儿子去当上门女婿,毕竟,当了上门女婿,是连祖宗都改了。”

    “那怎么办?”云守宗犯愁了。

    方氏想了想,就道:“不招婿,但是可以要求对方分出来单过,总之,我们好好挣钱,尽量在娇儿出嫁前给她攒下一份丰厚的嫁妆。”

    云守宗道:“还是你想得周到,只是我怕,到时候,娇儿的婚事不知道能不能由着我们做主。”

    方氏道:“现在想那么多干嘛,娇儿才六岁,说亲还早着呢……”

    第二天清晨,天刚蒙蒙亮,方氏和春梅弄好了早餐,就把云娇给叫起来了。

    她洗漱好了一出门,就见云起岳拿着木板和毛笔往自己屋里走去。

    “大哥,你竟然都练完字了!”

    云起岳每天早上起床都要先练一个时辰的字,不过不是写在纸上,而是用毛笔蘸水写在木板上。

    云起岳温柔地笑着,看向云娇的目光像是冬日里的阳光,暖洋洋的:“嗯,练完了。”

    这时,云起山从屋里换了衣服出来,朝着云娇道:“娇儿,二哥也练完一个时辰的功了!”

    云娇看他一副求表扬的样子,顿时就笑了,不吝啬夸奖道:“二哥最厉害了!”

    方氏从堂屋出来招呼几人:“好了,快来吃饭,吃完跟你爹上山去!”

    因着要上山,云娇就没有穿裙子,云起岳和云起山两兄弟也没穿袍子。

    一家人吃完饭,云守宗就带着云娇等人上山了。

    山腰上有溪水穿过的树林里有许多腐叶,担着筐直奔树林,而云守宗则带着孩子们慢悠悠地往山上走,边走便跟他们讲他小时候上山套野兔的事儿。

    听的云娇和云起山兄妹两个兴奋地两眼冒星星。

    “爹,那我们今儿也套野兔!”云娇兴奋地提议。

    云守宗笑道:“好,爹带着工具呢,有了合适的地方,我们就下套子!”

    云娇想采些野菜,但前世她只一家整容医院里的普通办公室职员,没在农村呆过,对野菜什么的都不认识。

    加之刚刚开春,万物复苏,地皮上不过刚起了碧绿的嫩芽,也没什么野菜给她采摘。

    倒是山里的动物,猫了一个冬了,都纷纷出来觅食,一路上云守宗发现了不少小动物的留下的痕迹。

    于是他便跟几个孩子津津有味地讲解着,什么是袍子的脚印儿,什么是野兔留下来的痕迹。

    不一会儿,云守宗就在好几个地方下好了套子。

    云娇看到小路边的野花开得好看,就扯着云起岳跟她一块儿摘野花,可还没开始摘花儿呢,两人就看到山坳中躺着一个浑身是血的少年。

    “爹,哪儿有个人!”云娇惊呼道。

    云起岳下意识地把云娇往后面拉了拉,闻声跑过来的云守宗就攀着树藤三两下就下到了山坳中,抬手探了探少年的鼻息。

    云娇担心地问道:“爹,他还活着吗?”

    云守宗点点头:“还有气儿!”

    说完,他就把少年背在背上,用随身带的绳子把他和自己拴在一起,接着藤蔓爬了上来。

    “走,我们先回去吧。”

    这少年身上有多处伤痕,呼吸也很微弱,得马上救治,否则……

    “娇儿,我背你!”

    为了救人,云守宗走得快,云娇肯定跟不上。

    “好!”云娇也不矫情,当即就趴到自己大哥的背上。

    一家人风风火火地往家里赶,一进院儿门,方氏就迎了出来。

    “这是咋的了?”

    方氏看到云守宗背上背着的少年,担忧地问道。

    “山里捡的,还有一口气儿,赶紧去烧水,先给这个孩子擦干净,好治伤。”说完,云守宗就将少年背到云起岳兄弟的屋里。

    方氏忙道:“好,我这就去!”

    把少年放到两兄弟的炕上,云守宗就对三个孩子道:“我们只能试试看能不能救他,他能不能活过来,就看他的造化了。”

    云起山闻言就道:“爹,那我去请郎中。”

    云守宗摇摇头:“不请郎中,他伤地这么重,乡下的郎中不管用!

    要是爹从京城里带回来的伤药都救不了他,那就是他的命!”

    云守宗的神色格外的凝重,他好像捡了个麻烦回来,可……偏生他又不能见死不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