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章县城

    更新时间:2018-08-09 19:23:51本章字数:2061字

    云家老宅就没有一件消停事儿,这边云老汉在族长和里长面前丢了人。

    那边云家老四没有丝毫消息,都整整两天了,还没见着他着家。

    想着这些烦心的事儿,云老汉竟是一夜未眠。

    第二天,云老汉起了个大早,可不管是在里长家还是在族长家,他都扑了个空。

    族长去了亲戚家,里长去了县城。

    去县城走得早云老汉还能理解,可走亲戚有起这么早的吗?

    云老汉总觉得那不对,可是偏生一时半会儿有品不出味道来。

    他不知道的是,云守宗带着三个孩子,包了里长老三家张全发的牛车,跟里长一起,往县城去的。

    槐树村张氏家族是村里的第一大家族,祖上曾经出过两名举人,特别是张大海这一支,家底颇丰。

    除此之外,里长张大海更是治家有方。他们家虽然没有分家,但是平日里,只要家里的活儿干完了,他是允许自己的三个儿子各自干点事儿赚私房钱。

    不像云家,儿子们不管干点什么事儿,赚的所有银钱都要上交陶氏。

    不但如此,陶氏还把儿媳妇们的嫁妆全部收刮干净了的。

    云守宗带着子女走了之后,方氏和阿贵以及春梅忙完家里的事儿就去规整剩下地一亩菜地。

    这时,两道身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进入了云起山两兄弟的屋子,想这楚羿单膝跪地,垂首抱拳。

    “属下护主不利,请世子爷责罚。”

    楚羿一改面对云娇时的温颜,嘴角虽染挂着笑容,却冰冷地令人心悸。

    虽然他的年纪不大,可周身的气势迫人,只是面色微动,跪在他面前地两名高大侍卫的背脊便直冒冷汗。

    “走吧!”

    “是!”

    楚羿的声音一落,锦衣侍卫张凌立刻在他面前蹲下,另外一名侍卫刘湛扶着他趴了上去。

    “小心一点,不能暴露了这里。”

    “是,世子爷!”

    两名锦衣侍卫应声之后心中一凛,心中疑惑,自家世子向来凉薄,何曾为旁的事费心担忧过?

    既然世子爷有吩咐,那就不能按照原来计划的路线离开,只能翻山。

    可这样一来,世子爷身上的伤……

    两名侍卫带着满腹的忐忑和小心,终究还是不敢有任何意见,护着楚羿飞快地从云守宗家离开,往山上去了。

    楚羿转头看向渐渐消失在视线中的小院儿,眼中又浮现出云娇那副生气作恼的样子,嘴角的冷意散去,晕开一抹温和。

    从槐树村到县城坐牛车整整花了两个时辰!

    他们从卯时(早上的五六点)出发,直到己时也就是早上九十点钟才到县城。

    云娇觉得自己的心肺都要被颠出来了,虽然马车也颠簸,可马车里好歹垫得厚实,可这牛车,说白了就是连棚都没有加过一个的硬板儿车。

    “回头我们再买一辆马车。”看着饱受颠簸之苦的女儿,云守宗心疼得紧。

    买一辆马车三十多两银子,相当于两亩上等旱地的价钱了。

    不过回头他进山里打点好的猎物出来卖,银钱就回来了。

    云娇也不拒绝,冲着云守宗甜甜地笑道:“爹爹最好了!”

    里长张大海笑呵呵地瞧着这一家人,心中感叹,这云家老二,还真的是把这闺女当宝了。

    仅仅是因着怕她坐牛车颠簸,就要花上两亩地的钱去买马车。

    云起山也不愿意落后,慌忙道:“那回头二哥给你把座位改改,弄得舒服一点。”

    云娇甜笑道:“谢谢二哥。”在原主的记忆里,二哥云起山大小就爱捣鼓东西,在京城的时候,很多小玩意儿都是云起山给原主做的。

    只不过回槐树村一样都没带。

    紧接着云起山又对云守宗道:“爹,我想跟乔爷爷学木匠!”

    云守宗这个人对孩子相当开明,只要孩子喜欢,只要是正经事儿,他都不会拦着。

    于是点头答应:“行,你喜欢就去学,不过要先求得你乔爷爷答应才成。”

    “跟人家当学徒可不容易啊,教会徒弟饿死师傅,且不说手艺人愿不愿意把所有地手艺都传给徒弟。

    就说这学徒在前几年,都是免费给师父打杂的,学不到个啥。”

    云守宗家又不是村里那些穷得揭不开锅的人家,没必要让儿子去当学徒,故而里长便忍不住劝道。

    云起岳道:“多谢里长爷爷提醒,我还有一些私房银子,用来帮起山交束脩……学费,想来这样就不用打杂了。”

    爹的银钱有限,那起山学木匠的钱就由他出吧,反正他偷偷写话本子卖赚了不少银子。

    “谢谢大哥!”云起山忙嬉笑着道谢,别看他大哥处处管着他,可关键时候,还是很纵着他的。

    里长两父子闻言顿时就不好了,这家人什么画风啊?

    没见过学手艺还叫束脩的,感情把手艺人当先生供着了?

    难道说,京城里流行这么处事儿?

    看来这云守宗在京城混了二十年没白混,家底应该不薄,关键是京城回来地见识跟穷山沟的人不一样,看来以后跟他们得多亲近才是。

    “起岳起山,我和你们里长爷爷先去县衙办点儿事儿,你们先逛着,晌午的时候就在这间‘仙客留’酒楼汇合,爹请你们吃好吃的!”

    进城之后,云守宗指着街边的一家酒楼就道。

    对于儿女,云守宗向来大方,加之今天里长大清早的跟着他来县城帮他办事儿,办完事儿他理应请里长吃饭。

    众人商议妥当之后便分开了,云起岳首先问云娇:“娇儿,你打算去哪儿?”

    云娇把自己的包袱递给云起岳:“我想找家胭脂铺把面霜卖了,然后再去买一些做面霜和精油皂的材料。”

    云守岳会意,母亲方氏使用娇儿给的玫瑰面霜,效果连他这个儿子都看出来是极好的。

    云起山兴奋地问道:“娇儿,是你按照方子自己做的吗?”

    云娇点头,谎撒得脸不红心不跳的:“对啊,在京城闲得无聊做了几瓶。拿去看看能不能卖掉,要是能卖掉,以后就我和二哥一起做!”

    云起山兴致勃勃地道:“这么好的东西肯定能卖掉!等二哥把方子试透了,以后这些活儿就二哥来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