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章碰瓷

    更新时间:2018-08-09 19:23:51本章字数:2240字

    “面霜先不要售卖,你去找人用青田玉以及玛瑙等物做一批宽口小瓶,再用金丝楠木以及沉香木做一批雕花礼盒,将面霜的包装换了,我有用处。

    好了,你下去吧。”

    “是,奴婢告退!”

    本想着借着面霜大干一场的芸娘闻言虽然心有失落,虽不知楚羿作何打算,但她却不敢窥视主子的意图。

    芸娘退下之后,张凌就神色凝重地对楚羿说道:“世子爷,这个云家,看似普通,可却处处透着不简单。

    之前书局那边传来消息,兰陵先生的话本又出现了,也是云家兄妹送去的。

    不过云家老大云起岳好像不想让弟妹们知道他和兰陵先生的关系。”

    难怪他觉得味道熟悉呢,原来这个味道他在云娇的身上闻到过。

    云守宗家的情况张凌已经打探清楚了,表面上看来没有任何不妥,少小离家,二十年后带着家当和老婆孩子回乡置业。

    可表面上越是看不出来破绽,他们家的不同越是鲜明。

    跟面脂完全不同的面霜、药效神奇的丹药、还有云起岳和兰陵先生的关系……

    “兰陵先生就是云起岳!”

    “怎么可能?他还没满十四岁,兰陵先生已经成名两年了,若他就是兰陵先生的话,那岂不是说他十一岁的时候就开始写话本了?”

    听到自家主子下的结论,张凌想都不想就惊呼出口。

    作为楚羿的心腹,他当然知道一些书局的事儿,毕竟不管是书局还是芙蓉轩背后的东家就是他们家主子。

    “我也只有十二岁!”楚羿意味深长地道。

    “可您是世子爷啊,旁人怎么能跟您比。”张凌小声地道。

    “你记住,永远不要低估任何一个人!”楚羿的目光冷了下来,看得张凌后背直发麻。

    他神色一凛,垂首抱拳道:“是!属下谨记世子爷教诲。”

    “云家那边地事儿就不用再盯着了,等芸娘将这几瓶面霜的包装换了,你亲自去一趟京城,将此物交给那个人。”

    “是,世子!那这边是不是要调一批暗卫过来?”张凌担心他走之后楚羿的安全没有保障,世子爷身边就剩下刘战和芸娘,他不放心。

    那帮人吃相难看地向世子爷出手,现在世子爷消失在他们的视线里,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他们肯定不会放弃的。

    “有人存心想要你的命,就算侍卫再多也无用,而且,京城那个人得了东西,也不会允许我有事的。”

    本来楚羿到远离京城的别庄养病,身边也带了十几个护卫,可惜,他们为了保护楚羿都殉职了。

    张凌领命而出,去为回京城作准备。

    房间里只剩楚羿一个人了,他脑海中又浮现出云娇气鼓鼓的身影,唇角不由得勾起,露出一抹好看的笑容来。

    原来这一家人,早就跟他有了联系。

    先是兰陵先生的话本,替他赚了个盆满钵满。

    后有救命之情。

    现在呢?

    面霜的出现,是成全之意吗?

    云娇可没想到从一本书到几瓶面霜就让楚羿想了那么多。

    等很多年之后,云娇得知自己的面霜到底帮了楚羿多大一个忙,半天都没合上嘴。

    当然,这都是后话。

    卖了银子,云娇很大方地给云起山五十两银票,云起岳也拿了五十两银票给云起山让他去买喜欢的工具。

    云起山一点都不扭捏,不管是哥哥给的还是妹妹给的他都坦然地拿了。

    因为在他看来,他们本就是一家人,还有,他以后捣鼓出好东西卖了大价钱了,同样可以给大哥和娇儿分银子。

    云娇就喜欢云起山这性格,大气,不觉得拿了妹妹的银子丢人。

    有了大笔的银子傍身,云起山就敞开了选,什么都要好的,至于讲价,有他大哥在呢,不用他操心,同样,他们也吃不了亏。

    云起山买齐了自己要用的工具,难得遇到这么大宗的买卖,同时买家也爽利,掌柜的心情极好,也希望这样的买主成为他的回头客,不但招呼得格外殷勤,还问清楚他们家地址,直接找车帮他们将东西免费送到槐树村去。

    接下来买花,买花苗买花种就简单了,什么种子淘宝买不到啊,云娇买这些东西不过是掩人耳目,所以都没怎么挑选,随便买了些就雇马车带着东西往跟云守宗约好的酒楼去了。

    兄妹三个正在马车里说着话呢,忽然前面的马匹传来一道嘶鸣声,行驶中的车子猛地一顿,云娇三兄妹直接从座位上被甩了下来。

    还好云起岳眼明手快护着云娇,云娇才没有摔疼,不过他们买的花大部分都甩了出去,在地上摔了个稀巴烂。

    前面传来车夫的叫骂之声,云起岳和云起山忙扶起云娇,紧张地检查她有没有受伤。

    “大哥二哥我没事,倒是你们,都受伤了。”

    为了护着云娇,云起岳整个人直直地摔下来,手掌擦出了血痕。

    云起岳也是,他左侧的脸颊撞上了马车棚子上的木架,当即就肿了,眼眶子也青了。

    “妈的,大爷有银子的时候你们那些窑姐儿温柔小意地伺候着,把大爷的银子给讹光了,提起裙子就赶人!

    都是些黑心烂屁,眼儿的马蚤货,你们不得好死!”

    “还有你,出门不带眼睛,妈的,撞了大爷了,没个百八十两银子,休想走脱!”

    闻声,兄妹三人的脸色顿时就难看起来,这个骂骂咧咧的声音是云守祖的!

    “你这个人怎么不讲道理,明明是你不管不顾冲上来惊了我的马,还让我马车上的货物甩出来摔坏了,我没找你赔偿,你倒是先讹上我来了!”

    车夫气得跳脚,客人的货物摔坏了他得赔,偏生还让他遇到个讹人的泼皮无赖。

    街上闹这么一出,围观的人就多了起来。

    云娇三兄妹下车后,就看到云守祖躺在地上抱着拽着马缰绳,不让马车走。

    偏生车夫怕马一蹄子下去真的把他给踏出个好歹来,还不敢来硬的,他脑门上的汗都急出来了,一双眼红红的,都快哭了。

    这不是碰瓷吗?

    云守祖这种事儿都干得出来,还真是陶氏培养出来的人才!

    遇到这种破皮无奈,众人都劝车夫息事宁人,认点赔偿走人。

    因为这种不要脸的人你跟他是讲不清楚道理的。

    云守祖听到众人的议论心里就有得意,他嘴里一直喊着疼,可心里已经准备好跟车夫讨价还价了。

    “大哥,这不是偷我们家马车的人吗?我们赶紧去报官吧,好把他抓起来!”

    想着马上就有银钱到手了,云守祖正得意呢,没想到冷不丁传来一道小姑娘的声音,他顿时一个激灵,转头向人群看去,就见云娇指着他跟云起岳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