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章算哪门子一家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9:23:51本章字数:2150字

    “原来是给贼偷啊,怪不得能逛万花楼呢,瞧他穿的这样儿就不是有钱人。”

    “还道他只是个泼皮无赖,原来是个小偷。”

    “哎呦,小丫头,你们要是认对了人,就赶紧上县衙去报案吧,让这人跑了可不好。”

    云娇说话的声音很大,周围围观人们都听见了。

    云守祖的脸色顿时就变了,他从地上跳了起来,指着云娇骂道:“你个小蹄子,老子是你四叔,马车是云家的,是你奶让我卖的!”

    本来都有好事者准备去报官了,说不定还能讨两个赏钱,可听云守祖这么一说,他们就歇了心思。

    尼玛搞了半天竟是一家人啊,小姑娘家家的不懂事儿,搞得他们都信了。

    车夫听闻云娇之言以为自己的麻烦立刻就解决了,心刚放下一半,结果云守祖的话又将他的心给提到了喉咙上。

    他今儿出门没看黄历,没想到讹他的人同他拉的客人竟然是一家人。

    “三位小客官,你们看我也不容易,能不能请你们高抬贵手,放过喔吧。”别讹他了,他一个车夫,挣钱不容易。

    说着,车夫心里委屈,一个中年汉子,想着自己家还有老母小儿吃不上饱饭,他今天出门半个铜子儿没赚着不说……看这情况还得倒贴。

    云起山闻言就不高兴了,指着云守祖道:“大叔,我们可没讹你的钱,讹你钱的是他!”

    车夫心道,你们不是一家人吗,谁知道你们是不是约好的,要不然那人怎么早不出来晚不出来偏偏等他路过就冲出来拦马车?

    云守祖一直拽着马车的缰绳不松手,既然小蹄子出来搅事儿,那他就要好好地搜刮一笔了。

    “这马车是他们雇用的?”

    车夫被云守祖问得不明就里,点头承认。

    闻言,云守祖立刻指着云娇的鼻子骂道:“好啊,你们竟然雇佣马车要撞死我!等回村了,我倒要去里长和族长哪儿讨个公道,意图谋害长辈,让族长把你们装进猪笼沉河!”

    大业朝和天朝古代差不多,虽然国有律法,但是在某些特殊情况下,往往宗族的规矩会凌驾在律法之上。

    比如族里的女人偷情苟且被抓了,若按照律法那是罪不至死,最多是有伤风化,抓去服几年劳役便是。

    可宗族却可以越过律法,将犯错的男女装进猪笼里沉塘处死。

    同样,若是族里的小辈想要谋杀长辈,情节严重了,宗族亦是可以直接越过律法定人生死。

    他的话音一落,众人顿时就惊呆了,怎么会有这么恶毒的长辈,一来就拿谋害长辈的帽子扣到几个孩子头上。

    车夫也糊涂了,他们不是一家人吗?

    怎么这年纪大竟恨不得几个孩子去死?

    云娇像看笑话似的看着得意非凡的云守祖,她快被他给威胁乐了。

    “所以呢?四叔想要怎么样?”

    云守祖没有听出云娇语气中的嘲讽,他得意地笑道:“简单,你们赔个一百两银子给我,我就不追究了。

    你们三个人,三条人命,我只要一百两,算是便宜你们了!”

    “想得美!一百两,你咋不去抢呢?”云起岳气愤地骂道,若不是云起岳拉着,他都想冲出去给云守祖两个大耳刮子。

    云起岳只是漠然地看着云守祖,并没有出声。

    云娇送给云守祖一个白痴的眼神:“四叔,你搞错了吧,你不是说我们是一家人吗?家里奶做主,你要银子不是该去向奶要吗?怎么问起我们来了?

    我们兄妹三人既然是云家人,惹了事儿自然是云家给解决,你怎么会找我恩要钱?”

    众人闻言便议论开了,纷纷说云娇的话有理,大家看云守祖的目光从开始地鄙夷变成现在的怜悯。

    这人怎么傻成这样了?

    出来讹人讹习惯了吧,连自己家人都讹诈上了。

    听到众人的议论,云守祖就急了,云守宗有钱啊,好不容易逮着机会从他们家抠钱出来,他可不能放过。

    “你瞎说什么?谁跟你是一家人了?你们才回家,还没入族谱呢!这钱不找你们要找谁要?”

    云娇闻言就笑了起来:“原来四叔也知道我们没有入族谱啊,没有入族谱算哪门子的一家人,算那们子的一族人?”

    云守祖冷笑道:“知道就好,知道就赔银子!”

    云娇:“都不是一族人,我们为什么要赔银子?反正云家宗族也管不了我们,沉塘,你尽管让人试试,看有没有云家宗族的人敢对我们动手?

    不是一族人,要我们的命,就是杀人犯,要以命抵命!”

    “你……你……”云守祖被云娇给绕糊涂了,他愤怒地指着云娇半天你不出个所以然来。

    到底是谁威胁谁啊?

    怎么转眼就掉了个儿?

    云娇接着道:“既然我们没有入族谱,那我们就不是云家人,别以为我们出于礼貌叫你一声四叔就是一家人了。

    马车的事儿我爹早就已经报了官了,县衙这些天正在到处缉贼。”

    众人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么回事儿啊,人家族谱都没入,算哪门子一家人?

    亲戚都算不上吧!

    不过这讹人也是技术活儿啊,不带脑子出门讹人……啧啧,还真是心大!

    这不,被一个小姑娘三两句就给绕蒙了。

    “不可能,我怎么没见人来抓我?”云守祖闻言脸上的血色顿时就没了,这话问得自己都心虚。

    旁人:“衙门的人怎么知道你躲万花楼了?那有贼偷这么傻,卖了牛马还不跑得远远的躲起来,偏跑到万花楼去风流。”

    “可不是吗,好不容易得手的银钱,在万花楼花不了几天。”

    “你们没见他被万花楼给榨干了赶出来了吗?”

    云守祖的脸煞白地跟鬼似的,偏生此刻云起岳轻飘飘地补刀:“在我朝,偷盗牛马乃大罪,按律当判流放千里。”

    云起岳的话音一落,云守祖的魂儿都没了。

    他赶忙扔掉马车缰绳,屁股着火似的跑了,没一会儿工夫就不见了踪影。

    不跑快点,要是被抓了就什么都晚了!

    云守宗,你好样的,竟然真的敢报官!

    流放,太可怕了,大多数流放的人都会受不了折磨死在路上。

    就算是侥幸到达地方,流放地能有好的吗,都是些乌烟瘴气的魔鬼地,让他们这些罪囚用命去开荒、去挖矿……

    他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赶快回家找妈,只有陶氏闹腾,云老汉出面才能让云守宗去衙门里撤了状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