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章我们需要一个大院子

    更新时间:2018-08-09 19:23:51本章字数:2251字

    云守祖跑了,围观群众也就散了。

    车夫激动地直抹眼泪,他错怪这三个小客人了。

    心里内疚得不行。

    若不是这三个小客人,他今天就惨了。

    他一不停地跟云娇等人道谢,将三人送到酒楼之后,车夫说什么都不收车钱。

    这会儿,云守宗和里长以及里长家的老三张全发已经在酒楼了,因着要等三兄妹,故而他们挑了个靠近门的位置坐。

    见三兄妹到了,又跟车夫在门外说话,云守宗便出门相迎:“起岳,怎么了?”

    云起岳道:“这位大伯不收车钱。”

    云守宗闻言立刻从袖子里掏出二十个铜板塞到车夫手中:“你赚钱也不容易,赶紧拿着吧。”

    车夫推脱不掉,只得千恩万谢地把铜钱收好,千恩万谢地走了。

    车夫走后,云起岳兄弟就同云守宗一起,把车夫卸下来的东西搬到他新买的马车上。

    巧了,他去车马行刚好看到自家的其中一辆马车摆着卖呢,于是云守宗干脆又将马车给买了回来。

    大家入座了,菜还没上桌子,里长就问他们三个孩子上午都上哪儿逛去了。

    云起岳只说带着弟弟妹妹们随便逛了逛,然后将自己抄写的书籍送到书局卖了,并不提云娇卖面霜的事儿。

    云起岳说完,云起山就将路上遇到云守祖的事儿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遍。

    听云起山说完,里长张大海和他儿子听得目瞪口呆。

    云守宗的脸更是黑出了水。

    张大海感叹道:“以前还以为云家老四只是人比较皮懒,爱偷奸耍滑,没想到他连根子都坏掉了。”

    竟然将卖掉马车的钱拿去万花楼花光了,见过败家的,没见过他那么败家的!

    还被这三个小的给撞见了。

    张大海仔细打量了一番云娇,看她一副乖巧喝茶的模样,心道小丫头肯定是不知道万花楼是什么意思。

    云守宗握着茶杯的手青筋暴露,可见气得有多狠:“可不是,竟然想让三个孩子死!他岂止是根子坏掉了,心肠都是坏的!”

    逛窑子,当街讹银子,还拿浸猪笼来吓唬他的三个孩子!

    云家怎么出了这么个东西!

    张大海劝道:“不过还好,你们没并入老云家,而今户籍也办妥当了,田产也置下了,往后自己一家子在一旁好好过日子就行了。

    要是老云家实在闹腾得太过分了,你让人来知会我一声就是了。”

    今天他陪着云守宗上县城来主要是办两件事,一件就是帮着他把户籍给落实下来,这个倒是不难,拿着路引,有他这个里长的证明就可以办。

    而田产云守宗回来的时候拿着礼物拜访他的时候就请他帮忙寻摸,关键字,云守宗极为懂礼,并没有白让他帮忙,按照规矩给他算了佣金。

    帮云守宗张罗着买下十亩旱地,中等的上等的参半,十亩水田,同样是中等的和上等的参半。

    一共二十亩地,办完地契云守宗给了他足足五两银子的佣金,可是比正经行情多一半。

    这年头,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

    帮了忙还能赚钱,里长当然高兴了。

    而且就为人处事来讲,在京城混了二十年的云守宗真的要比云家老宅地人强太多了。

    “嗯,谢谢大海叔!”云守宗忙谢道,这两天接触下来,他不经意地把称呼都换了。

    私底下叫叔,比叫里长亲近。

    其实云守宗也不是傻大方,他多给里长佣金也是有着笼络里长的一层意思,毕竟自己家刚安在槐树村,加之又有个那样的老家……

    因着有云守祖的事儿,这顿饭的气氛并不好。

    酒过三巡,张大海就道:“这云守祖要是不好好管束的话,以后要是捅出大篓子来,说不定还会连累宗族!

    回去我还得跟老云家的族长好好说道说道。”

    云守宗叹道:“可不是么,按理老家有房有田,日子应该好过,可大海叔你瞅瞅,瞅瞅他们现在都过的是什么日子?

    我看那个家除了两老和老四老五以及云梅儿,剩下的人就没有一个吃过饱饭。”

    张大海道:“这当爹娘的偏心都偏到天上去了,要说老云家最难过的还是你大哥哪一房。”

    可不是么,要是不分家,要不了几年,他大哥两口子就得被磋磨死……

    吃完饭,云守宗就和张大海两父子分开了,他们在县城还有些事儿办,云守宗就带着孩子们先回村子了。

    经过镇子的时候,云守宗又在镇上的养牛场买了头年岁轻,又会拉犁的黄牛。

    这样一趟下来,云守宗手上就一分余钱都没了。

    回家的路上,云娇就问云守宗自家的田地怎么安排。

    云守宗就道:“十亩上等田地我们自己种,另外十亩中等田地就赁给别人种。”

    在大业朝,佃农和地主是按照收成来三七分的。

    佃农得三成,地主得七成。

    可即便是条件如此苛刻,这天下也只有赁不到地的佃农,没有空了地的地主。

    也是云守宗家没有什么劳力,要不然云守宗连那十亩地都不会拿出来出租,毕竟多三成的收入总是好的。

    云娇听说自己家要留一半的地自己种就放心了,毕竟她打算弄出高产的水稻和小麦大麦等粮食作物,刚开始必须得自家人上阵亲自侍弄才行。

    等侍弄出名堂了,朝廷恩赏了她爹之后,再假手他人也不迟。

    回到家之后,云起山买的工具和原料什么的都已经在家里堂屋里堆着了,阿贵把马车卸下来,将马和牛分别弄到临时搭建的简易棚子里去安顿了。

    这边一家人都聚集到云守宗夫妇的屋里开起了家庭会议。

    首先,方氏就跟大家伙说,楚羿走了。

    对于楚羿的身份,云守宗和方氏都知道不简单,故而对他的突然离开,也不意外。

    不过夫妻两个还是叮嘱了一番三兄妹,让他们忘掉家里曾经救过一个少年。

    接着,云娇就将卖面霜所得的银票拿出来交给方氏。

    “娘,这是今天我们去卖面霜的银子,我留了一百两,给了二哥五十两,还剩四百五十两!”

    方氏没接,她宠溺地看着云娇,笑道:“这些银子还是娇儿你自己收起来吧,往后你要捣鼓这些东西,还得花钱买材料什么的。”

    云娇将银票塞到方氏的手中:“娘,我留了一百两呢,买材料尽够了!”

    “而且,爹,我们家现在的院子太小了,以后要做面霜,需要一间专门的房间,储存原材料还需要库房,同时大哥需要一间书房、二哥也需要一间工作室,等爹娘给我添了弟弟妹妹,还需要房间……”

    云娇把十个手指头都掰完了也不够数,于是她便笑嘻嘻地仰头看向云守宗:“爹,我们需要一个很大的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