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6章私塾

    更新时间:2018-08-09 19:23:51本章字数:2098字

    柳氏的话如同一道闪电,让云守祖眼前一亮。

    他一拍柳氏的屁股,兴奋地几乎跳起来。

    “对,逃奴,一定是逃奴!”

    “我听说富贵人家里买的奴才,大了就给配丫鬟,等生了孩子,孩子也是奴才!”

    “哼,一家子奴才,得意个什么劲儿啊!”

    “怪不得他要从京城回来呢,原来是逃回来的!”

    “他家的银钱,指不定就是偷了主家的!”

    “还有那马车,一定也是偷的!”

    “还有那小厮和丫鬟,定然也是他们偷偷带出来的!”

    “好你个云守宗,一个逃奴,还敢在爷面前嚣张!”

    “我要去县衙,去县衙告他是逃奴!”

    “听说告发逃奴是有奖赏的,要是主家大方,指不定就奖赏百八十两银子呢!”

    见云守祖兴奋得不成样子,柳氏就问:“这事儿要不要跟娘说?”

    云守祖忙道:“不,要是跟娘说了,那赏银就没有咱们的事儿了!”

    柳氏想想也是,要是银子落在陶氏手中,那就全扔到老五的那个无底洞里头去了。

    正想着呢,兴致高昂的云守祖就把手伸到柳氏的里衣里去了,狠劲儿地揉捏。

    很快,柳氏就发出压抑的呜咽声……

    第二天清晨一早,云守宗就跟云起岳出门了,云守岳要去私塾,出于对先生的尊重,云守宗这个家长就要亲自奉上束脩。

    云娇吃完饭,就跟云起山两个人在找房子中捣鼓起手工皂来。

    因着做面霜要用甘油,故而两人就先试着做手工皂,看能不能从中提取出甘油来。

    材料都是买现成的,兄妹两个就按照云娇从书上抄下来的方子开始试验。

    捣鼓了一个早上,废了不老少的羊油和碱,都没有做出云娇想要的手工皂,倒是得了一大堆的普通肥皂。

    不过让云娇欣慰的是,云起山只是失败了两三次,就成功地提取出了甘油!

    有了甘油,就可以随便制作面霜了!

    吃完饭,云起山去乔家之前,云娇就对他说道:“二哥,你抽空做一些磨具,要雕花的,等我们捣鼓出更好的胰子,就用模具倒出来,就比现在只用小盆儿装好看多了!”

    云起山忙点头答应,直夸云娇聪明。

    云起山走后,云娇照例午睡了半个时辰。

    醒来之后她没有立刻起床,而是在琢磨着手工皂的事儿。

    他们这样弄出来的普通肥皂成本太高了,大业朝制作胰子也就是普通肥皂基本上都是用的草木灰,没人用烧碱。

    所以,她必须做出透明的精油手工皂,才能赚大钱。

    一想到赚大钱,云娇就来劲儿了。

    她立刻在淘宝买了玫瑰精油、甘油、酒精、以及橄榄油、杏仁油等物,又跑到厨房,带好手套口罩,自己一个人捣鼓起来。

    按照书上抄来的步骤,云娇小心翼翼的一步一步不急不躁地认真操作起来。

    最终小锅里的皂液液越来越粘稠,终于达到了书上描述的标准,云娇知道,她成功了!

    她将皂液倒入准备好的长条盒子里,然后再在上面盖上一层细布遮挡灰尘,就把这盒散发着玫瑰香味的透明手工皂拿到自己的房间,放在窗台上冷却。

    接着,云娇又照着书上的方法,将就手中的原材料,开始制作面霜,

    有了甘油,制作面霜就简单多了。

    云娇把大业朝制作面脂的方法和现代DIY面霜的方法综合了一下,就开始实验起来。

    她之所以将古方和现代的方法综合起来,是为了不显眼!

    毕竟一些原料,憋死她也捣鼓不出来。

    若是后面觊觎方子的人多了,她把综合改良过的方子卖出去就是了,至于你们做不做得出来高级面霜,那就不关她的事儿了。

    关键是,她也做不出来啊,卖的都是淘宝买来的。

    现在做这么多工作,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而已。

    等晚间云守宗和云起岳从镇上回来,云起山从老乔家回来,云娇的改良面霜配方也实验出来了。

    倒不是因为她有多天才,实在是又有配方,又不缺原料,想不成功都难!

    云起山回来,就带着一堆模具回来。

    “娇儿给!”

    云起山将这些模具都瘫在堂屋的桌子上,各种样式,各种花色,雕工相当精细漂亮。

    “师傅听说是你要的东西,就花了一下午的时间给你做的,我打的下手!”

    见云娇喜欢,云起山就高兴。

    云娇忙道:“二哥,明儿你去的时候就帮我谢谢乔爷爷,等肥皂晾好了,你给乔爷爷家送几块去。”

    有了模具,她明天就能再做一些手工皂了。

    想到这里,云娇又道:“二哥,我一会儿给你画个图样,等你会做了,你自己帮我做一些模具!”

    云起山忙点头:“娇儿你放心,二哥很快就会做了!”

    饭菜端上来了,云起山就和云起岳一起将模具帮云娇收到房间里去。

    云家不讲究食不言寝不语,云守宗和方氏都想让孩子们过得随意一些,少一些拘束。

    一上桌子,云娇就问:“大哥,私塾怎么样?你还习惯吗?”

    云起岳温柔地笑道:“很顺利,夫子是举人,无意仕途,一心扑在教授后辈学业上,是个值得敬重的人。”

    想着自家大哥很少夸人,云娇觉得,大哥口中的夫子,定然是个人物。

    云起山好奇地问:“那你见到五叔了吗?”

    云守礼在私塾念书,只是整个槐树村都知道的事儿,也是整个槐树村独一份!

    耕读人家,指的是地主之家,显然,云家老宅不具备培养读书人的实力,却又偏偏要这么干。

    云起岳淡漠地摇头:“没有,倒是听夫子提过一句,乙班有个叫云守礼的人。”

    镇上的私塾按照读书的进度和资质分班,设置了甲乙丙三个班,其中丙班和乙班的授课夫子是两个老秀才,而甲班这是祁举人亲自授课。

    云起岳被祁举人考校之后就被直接分到了甲班,可见他在学业一途的功夫有多扎实。

    用夫子的话说,只有甲班的人具备下场靠秀才的能力,丙班只是学问入门,乙班稍有进益,想要下场考秀才,还得再多费一番功夫苦读才是。

    一家人正说着私塾的事儿,门外就传来了阿贵的声音:“老太爷来了?快请进,老爷太太正在用晚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