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2章唐水

    更新时间:2018-08-09 19:23:52本章字数:2165字

    “娘,云守祖,他是想我们一家人死!”

    逃奴,他还真想得出来,云起山恨恨地说道。

    云娇补充道:“不止是云守祖,这里头,还有陶氏的事儿。”

    云起山和云娇直接喊云守祖的名字,对于一心想要整死他们家的人,不配被他们喊叔。

    方氏冷冷地看着门外云家的方向,揽着儿子和女儿的手都还在发颤。

    那两名捕头不依不饶地定要将她们拿走,这里头……定然有云守祖的手笔,或许,他许给两名捕头什么好处也不一定。

    若她们真的被捕头抓走,她倒是无所谓,可娇儿,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

    关键是,就算是捕快后来查清楚抓错了,也不过是将她们放回来而已。

    而那大牢那里是女人可以呆的地方。

    云守祖和陶氏,简直是太恶毒了。

    “等你们爹和大哥回来,娘会和他们好好合计合计这事儿,定然不会便宜他们的!”

    当他们是外来户好拿捏,陶氏,可是打错了主意。

    见她娘有成算,云娇也就不说什么了。

    倒是云起山,不放心娘亲和妹妹,中午吃了饭,竟没去老乔头家。

    方氏和云娇都知道他心里所想,也没劝。

    云娇照常午睡,睡醒了之后见云起山还在做肥皂,想了想反正有时间,就索性教他做起了水晶皂。

    “娇儿妹妹,云守祖两口子身上痒,是不是你整的?”这问题云起山憋好久了,现在终于问出来了。

    云娇也没瞒着他:“是鱼尾鸢的种子,这种花开起来很漂亮,可是种子上却有一层能引发奇痒的绒毛。如果忍不住痒痒抠破了,就会流脓长水泡。”

    “这么厉害,太好了!”云起山顿时笑了起来,想着那两口子难受的样子,他就解气。

    “奇痒,也不知道是怎么个奇痒法?”

    云娇奇怪地看向他:“二哥想试试?”

    云起山闻言忙摆手:“不想试!只是想知道他们到底有多难受罢了。”

    云娇一边搅动加热的油脂,一边存量的笑道:“估计他们去县衙这段路上,想死掉的心都会有的。”

    辣么痒,还被绑着手脚,真是要命了。

    鱼尾鸢种子的痒只要洗过澡之后就会消失,也不知道这两个人怎么想的,痒痒了不赶紧跑回去洗澡去,反倒一直呆在原地挠。

    或许,他们是想亲眼看着自己家人被捕快抓走?

    套用一句陶氏的话,黑心肝儿烂肠肺的人,遭什么罪都活该。

    “痒死他们才好呢,不过以后有这种事儿就让二哥做,那种子有奇痒,万一娇儿沾着了就不好了。

    二哥皮糙肉厚些,就算是万一沾着了也怕。

    娇儿,你可记住了。”

    因着知道云娇买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花种,也知道云娇今天原打算是把花种撒到地里的,故而并没有怀疑花种的来历。

    云起山的叮嘱想暖流流进云娇的心里,她忙点头:“知道了二哥,不过那包种子已经全撒到他们身上去了,现在我这儿已经没有了。”

    听云娇答应了,云起山就放心了。

    等晚间云起岳回来的时候,进山的云守宗也终于在一家子的期盼下回到了家里。

    不过,他不是一个人回来的,还有个穿着补丁衣服的少年跟着他一起进的云家。

    少年大约十四五岁的样子,见一个乖巧可爱,粉团子似的女孩子在打量他,他立刻局促地低下了头。

    云娇乐了,这家伙太害羞了。

    看他背上背着弓,腰上憋着匕首的样子,应该是个猎人,可偏生他清秀害羞的模样,跟他的形象好不相符。

    “这是水伢子,隔壁村唐猎户家的孩子,我们在山上遇见的,打这个大东西,水伢子可是帮了大忙了。”

    乌漆嘛黑的云娇等人出来的时候没注意,这下春梅打着灯笼出来,大家再顺着云守宗手指的方向一看,竟是头野猪!

    云起山惊呼:“爹,这头野猪得有三百多斤吧?”

    云娇跑到云守宗的身前,让春梅把灯笼拎过来,就着光亮仔细地打量云守宗:“爹,你没事吧,可有伤着?”

    想着前世自己看的动物世界,云娇就觉得心有余悸,野猪,特别是这种大块头的成年野猪,那攻击力可是相当吓人的。

    一般来说,野猪能长个一百多两百斤算是不错了,而且在经过一个冬天之后,这头野猪还有三百斤,这只能说明一点。

    就是这头野猪不是一般化的强悍!

    云守宗接过方氏地给他的热帕子擦了擦手,这才揉了揉云娇的小脑袋,欣慰地笑道:“娇儿不用担心,爹没受伤。”

    被自己家闺女关心着,云守宗觉得比喝了蜜还甜。

    唐水一直在偷偷地打量云娇,他的身上除了挂了一长串山鸡和野兔之外,怀里还抱着一只通体雪白的狗崽子。

    云起岳走上前来,不露痕迹地牵着云娇的手,隔在她和唐水之间。

    这小子看他们家娇儿的眼神太黏糊了,云起岳很不喜欢。

    “这次多亏了水伢子,要是没有他射出的致命一箭,爹可能就会受点小伤。”

    接着,云守宗又道:“娇儿她娘,再去弄两个菜,晚上就留水伢子在这儿吃饭。”

    方氏马上应下:“好,我这就去。”

    唐水忙摆手:“婶子不必忙活,我爷爷还在家等我呢,我得回去给他老人家做饭。”

    方氏有些遗憾地道:“这样啊,那你且等着,婶给你装几个饼,回家你只需煮点清粥就能吃了。

    现在天色已经黑了,婶子就不虚留你了。”

    方氏是个痛快人,唐水既然说家里还有长辈在等,便不强留了。

    云守宗道:“这头野猪你也有一半,等明日我将这头野猪处理了,就给你送去一半。”

    唐水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这是云叔你自己打的野猪,当时它已经不行了,我只是补了一箭而已,云叔不必跟我客气。”

    接着,他几把怀里的雪白狗崽子递给云守宗。

    “云叔这崽子给你,我走了。”

    说完,他竟一溜烟地跑了。

    方氏在后头大喊:“水伢子,把饼带上。”

    可惜,唐水已经消失在夜色之中了。

    云娇自两人进院儿就一直拿眼睛瞄这只雪白的狗崽子,心里喜欢地不行。

    没想到,唐水竟然将狗崽子送给了他爹。

    见她喜欢,云守宗就将狗崽子放到云娇手中,云娇立刻稀罕地抱着,太萌太可爱了。

    这小家伙,长得像哈士奇和萨摩耶的联合版,但是一双水润的眼睛却异常的明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