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5章诛心

    更新时间:2018-08-09 19:23:52本章字数:2055字

    云老汉的话,相当的诛心。

    一个当爹的说儿子恶毒,就不是给儿子扣个不孝的帽子这么简单了。

    他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云守宗在行凶伤母!

    能说出那样的话,显然,他已经不把云守宗当儿子了。

    听了他的话,云守光的脸都吓白了。

    他爹当着里长和族长的面儿这么说,是不给老二家活路啊。

    要知道,一旦里长和族长认可了这个说法,‘行凶伤母’都不用报到县衙里去,就能处置了老二。

    云守光想都不想就跪了下来,连连给云老汉磕头:“爹,这狗不是老二放的!

    老二他们也不是故意的,要不是娘去挠娇儿,那狗也不能串出来啊!

    爹,我求求您了,求您放老二一条活路吧!”

    “你给我闭嘴!”云老汉气得发抖,这个老大,以前不管什么事儿都默默地受了,从来都不会多吭一声。

    可老二这一回来,老实巴交的老大就变了,先是要分家,现在又当着大伙儿的面来拆他的台!

    陶氏说得没错,老二就是个搅家精!

    他这一回来,就搅得家宅不宁!

    “你认老二是你兄弟,你还认不认我这个爹,认不认你娘了?”

    面对云老汉的暴怒,赵氏吓得哆嗦,起庆和起祥则咬牙挺胸,挡在赵氏身前。

    他们明白,自家的爹做得没错!

    二叔一家也没错!

    只可惜那狗崽子太嫩了,没把陶氏给咬死!

    云守光对云老汉的指责充耳不闻,一味地求着:“爹……求您了!”

    云老汉还要呵斥,却有看不过眼的乡邻们开口了:

    “您可别吹了,人家云二哥才没放狗咬你家老婆子呢,是她为老不尊,叫抓的要去挠人家姑娘,这才被狗咬的。”

    “就是,我们可看得清楚嘞。”

    这会儿,大家的目光都朝云娇看去,落在她怀中的一条白色的狗崽上。

    就这小奶狗,牙都没长齐,能咬多狠?

    无非就是满脸的血看起来吓人罢了!

    里长黑着脸呵斥道:“一只狗崽能咬多凶?要不是你去招惹人家,那狗崽能扑过来咬你?

    你婆娘这活蹦乱跳的,可见伤得不重!”

    接着,里长又转头看向云老汉,毫不客气地指责:“

    这上晌你家老四带人上门来抓老二全家,没抓成,这会子你又不依不饶了?

    这是白天没逼死守宗一家你不得劲儿,晚间来补刀来了?

    我就不明白了,守宗一家人到底碍着你老云家什么了?

    云家昌我可告诉你,云守宗是槐树村的独门独户,跟你老云家没有半点干系。

    你们老云家这么逼迫乡邻,我这个当里长的,可不是瞎子,都看着呢!”

    老云家的人都没料到里长会说这么重的话。

    大房的人见里长帮着二房说话,顿时就放心了,云起庆忙去把云守光扶了起来。

    娇儿说得对,求一个没把你放在眼里的人,就算是磕破头人家也不带理会你的。

    还会更加看不上你,加倍地磋磨你!

    云老汉觉着自己这一辈子的老脸都丢光了,不但丢了,还被里长可劲儿往泥里头踩。

    顿时,他的语气也有些不好起来:“里长,这事儿说破天也是我们的家事儿,他单独一户又如何?他云守宗还是我的儿子!”

    闻言,云家荣斜睨一眼他,嘲笑道:“守宗二十年前就不在云氏族谱上了,这事儿,还是你亲自来找我办的。

    老三,做人,不能太过了,还是得要点脸。

    上晌你儿子来把人家一家人往死里逼迫,族里几个族老可是亲自瞧见了的,这大晚上的,你又带着一家老小来闹腾。

    你让乡里乡亲的怎么想我们云家?”

    把一个人除族,就已经代表这个人不是这个宗族的人,不是这一家的人了!

    里长的话重,现在族长的话更重了,云老汉被气得眼前发黑,身体直晃。

    里长他敢争辩,族长呢?

    族长这是在告诉所有人,云守宗不是云家宗族的人,他这个老云家的人管!不!着!

    云老汉只觉得天旋地转,可可不甘心啊,他可是云守宗的亲爹啊,自古以来,那有亲爹不能说儿子的?

    “老二你……咋想的?”

    云守宗漠然地道:“咋想的?父慈子孝,父慈在前,子孝在后。爹,往后我怎么做,重要的还是你的态度!”

    族长都帮他把话挑明了,云守宗也就不客气了。

    意思简单明了,你要让我尊重你,首先你自己要值得尊重。

    云老汉闻言如遭雷击。

    看来,这老二,真的没将他当爹了。

    可一想到老四在县衙里头受的苦……云老汉又强忍着晕过去地冲动,放低身段低声求道:“老二……爹知道,你这些年受委屈了。可一笔写不出两个云字,你和老四到底是兄弟。

    爹不知道老四那孽障对你做的糊涂事儿,要是知道,定然会拦着他的。

    老二,你能不能看在爹的面上,看在爹一把老骨头也没几年活头的面上,明天上县衙把话说清楚,把你四弟给拎出来?”

    云老汉看向云守宗的眼神充满了哀求,真真儿地摆出了一道求人的态度。

    他真的是在求云守宗吗?

    云娇心里明镜儿似的,老头子尖着呢,他毕竟是当爹的,就算是他们家分出去了,可云老汉云守宗的爹这也是事实。

    一个爹如此低声下气地当着村里人的面儿求儿子,儿子若是不管不顾,也落不到个好名声。

    云老汉这是在用软刀子呢!

    云守宗眉头一皱,道:“爹这是啥意思?难道老四被抓还是我们一家的错不成?难道我们一家就该乖乖地承认自己是逃奴,乖乖地被抓走不成?

    云守祖是您老人家的儿子,我云守宗就是捡来的不成?”

    云守宗这番话说得可是掷地有声,利落干脆,你给我上纲上线,我也能给你上纲上线!

    谁也不是傻子!

    云老汉的嘴几番开阖,愣是没有说出反驳的话来。

    这个老二……真是油盐不进!

    现在他才真正的明白,老二一家,从大到小,都不是他能拿捏的!

    他失望地垂头,唉声叹气,看起来异常落寞。

    然而,当他刚想转身离开之际,云守宗却又答应了他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