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6章除非分家

    更新时间:2018-08-09 19:23:52本章字数:2087字

    当云守宗说答应云老汉提出的要求之后,不但是云娇等人,在场的所有人都楞了。

    云老汉更是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迟疑地问:“老二,你说啥?”

    云守宗看了看自己的妻女,眼神中有歉意,不过,他还是坚持说:“我答应你的要求,明儿去县衙说清楚,看看能不能把老四两口子领回来。”

    里长张大海和云家族长云家荣都微微摇头,对云守宗这个决定感到很失望。

    到底,还是没有顶住云老汉的压力。

    云守祖那个祸害就该弄到大狱里头受点儿罪。

    若是云守宗明儿真的亲自去县衙把他给弄出来,他知道云老汉能拿住云守宗,这往后还铁定还会变本加厉地来作他们家。

    这云守宗,看着精明,这内里却是糊涂的。

    大房向来是没主意的,对云守光而言,只要是云守宗没什么事儿,其他的就不是事儿。

    三房云守耀倒是意味深长地看了眼云守宗,他这个二哥,他怎么有些看不懂?

    云老汉这厢也激动上了,他忙道:“老二,爹知道你委屈,你放心,等老四回来,我让他给你们磕头赔罪?”

    云娇嗤之以鼻,磕头赔罪?谁稀罕啊?

    云守宗冷漠地说道:“磕头赔罪就不必了,不过爹,我还有个条件,您要是答应了,我明儿就去,若是不答应,您就当我没说过这句话。”

    云老汉一愣:“什么条件?”

    云守宗指着云守光一家道:“把我大哥一家分出去!”

    “啥?凭啥?你一个外人凭啥管我们老云家地事儿?”

    云守宗说完,刚消停一会儿的陶氏便又扑腾起来了。

    “老二……”

    云守光猛然看向云守宗,他没想到,守宗竟然会跟他爹提这个要求。

    赵氏亦是不可置信地看向云守宗,一双眼即便是在黑夜,也迸发出了一抹渴望的光亮。

    云守宗没有理会陶氏,而是看向云守光,沉声道:“大哥,云守祖一心一意要害我们家,你还愿意一直在老云家干活儿供着他?”

    他知道云守光地软肋,他的心里就没有自己,除了他爹云老汉,其次就最在意他这个弟弟了。

    果然不出他所料,一听他这么说,云守祖的脸上就浮现出挣扎的神色。

    这么好的机会不抓住,往后怕是更分不了家了!

    起庆和起祥见状急得忙劝他:“爹,二叔当年为啥离家的,现今好不容易回来了,您就真的愿意看着旁人往死里欺负他?”

    “爹,您可是二叔的亲大哥,您说过,我阿奶离世的时候,可是攥着您的手不放,让您照顾好我二叔的。”

    感受到老婆和孩子殷切期盼的目光,加之两个孩子说的话戳到他的心窝子里了,云守光就咬牙道:“老二,大哥什么都听你的!”

    云老汉没想到云守祖竟然会这么说,顿时气得一魂出窍二魂升天。

    偏生,涉及到老四是否能从县衙回来,他又不能再用晕过去这一招。

    “老二,你……你咋能把这个家给搅散呢?”

    “他就是搅家精,是讨债鬼!专门回来破家的烂心肠的狗东西!

    分家,门儿都没有!”

    “分不分看爹的意思,去不去县衙也看我的意思。”

    说完,云守宗就朝着四周拱手,扬声道:“族长,里长,各位父老乡亲,想来大伙儿都应该知道,我大哥一家在老云家过的是什么日子。

    你们看看我嫂子,和我的两个侄儿,一个比一个瘦弱,身上穿的衣服没有一块好地方,全是疤瘌。

    再看看云守祖、云守礼还有云梅儿过的是什么日子?

    相信大家心里都明镜儿似的!

    陶氏磋磨原配留下来的嫡长子一房人,以前我不在家,管不了。

    现在我云守宗回来了,就没有看着我大哥一家继续被磋磨的道理。

    若是这样,以后等我下去了,可没办法跟我娘交代!”

    他把最后几个字尾音咬得极重,云老汉瞪大了眼睛看他,眼神复杂。

    老二是在质问他!

    质问他以后下去了怎么跟原配交代!

    “放你娘的狗屁,谁磋磨他们了?老娘养着你们还得不到好了!真是白眼儿狼!

    吃老娘穿老娘的,临了,说把老娘踢了就踢了!

    没门儿!”

    云老汉跺脚骂道:“你这个死老婆子还想不想让老四两口子回来了?快闭嘴吧!”

    陶氏梗着脖子道:“不行,老娘就是不同意分家,这一分家,家里的活儿谁来干?”

    “那不是还有老三和老四两口子吗?”

    “老四两口子能干多少活儿啊,你个老天拔地的还自己个儿下地不成?”

    哼,说到底,还是怕分了老大一家出去没人干活儿啊。

    云娇仰着脸天真地问云守宗:“爹,刚才奶不是说是她养着大伯一家吗?现在不用养大伯一家了,她怎么就不高兴了?”

    没等云守宗开口,云起山就接嘴道:“娇儿,你还没听明白啊,她是怕大伯家分出去以后,家里的活儿没人干了。”

    “喔,原来是这样啊,我明白了。”云娇若有所思地点头,她又看向云守宗:“爹,我们回屋吧,我困了。”

    云守宗忙俯身下去抱起她,柔声道:“好,我们回去。”然后歉意地对里长和族长道:“里长,族长,今儿晚上给你们添麻烦了,这大半夜的把你们给闹腾来了。”

    两人忙道:“不麻烦,不麻烦,都是我们份内的事儿。”

    是他们小看云守宗了,原本他们以为云守宗就这么被云家昌给拿捏住了,没想到竟在这儿等着呢。

    这小子仁义啊,宁愿放过要将他们一家人置于死地的云守祖,也要帮自己同胞大哥脱离老云家那个泥潭。

    还有云娇那个小丫头,古灵精怪的,明明她全程都没怎么吱声,可却知道在最恰当的时候点出事情的重点。

    而且,她这一困可困得巧妙啊,明着是困,暗着却是在逼迫云老汉做决定。

    同时,又让她爹不去背负逼迫亲爹的名声。

    果然如同他们所想,当云守宗一家人转身回院儿的时候,云老汉终于做出了决定。

    “行,分就分!”

    云守宗留步,云守耀也站了出来:“爹,既然要分家,就一视同仁,不能只把大哥分出去。

    要分,就索性全分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