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8章终于分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9:23:52本章字数:2195字

    云守耀的问答让所有人都觉得意外,大家都觉得他可能是疯了。

    两亩地,他们家就他一个男丁,他上哪儿一年弄十两银子出来?

    倒是云守宗一家子对云守耀的行为高看一眼。

    没想到这个闷不吭声的三弟(三叔),行事竟会如此果决。

    会抓住稍纵即逝的机会,又能果断坚决地做决定。

    他,是一个聪明人。

    况且自从自己一家子从京城徒迁回来之后,这三房就一直在对他们家释放善意。

    云娇觉得,往后,在自己家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倒是可以顺手帮扶一把三房。

    见自家老爹还在犹豫,云起庆和云起祥两兄弟急得不得了。

    “爹,三叔家就他一个男丁他都敢应下,咱们家三个男丁为啥就不敢应下?”

    “就是啊爹,田地不够咱们可以去赁别人家的田地种,银钱不够我和大哥都能上镇上去找活计干,我们两个人的工钱加起来,一年难道连十两银子都存不下来?”

    云守光眼神愧疚地看着两个孩子,又看向赵氏。

    赵氏也满怀期翼地劝道:“他爹,孩子说得没错啊,我也可以去大户人家揽点儿浆洗的活计做,一年十两银子,咱们省一省,终归能凑够的。”

    主要是,再穷都是他们自己个儿过日子,再不用受人欺压了。

    云守宗又给云守光下了最后一剂药:“大哥,大嫂和孩子们说得没错,况且,再不济你还有我这个兄弟呢!”

    闻言,云守光终于不再犹豫,咬着牙下了决心:“爹,就按照你说的办吧!”

    云老汉没想到他的两个儿子分家的心竟然这么坚决,只得失望地道:“好,那现在就写分家书吧!”

    云守宗道:“那就请里长和族长里面坐,大家去屋里写吧,起岳,你执笔。”

    云起岳淡然应下:“是,爹!”

    一行人往云守宗家的堂屋走去,陶氏也跟在后面,可云娇却将小白给放了下来。

    小白守在院儿门口,呲了牙发出警告的呜呜声,满脸伤的陶氏顿时就不敢向前再走半步。

    被一只小狗崽子给吓唬了,陶氏的样子惹来看热闹的村民们一顿嘲笑。

    嘲笑之后这帮村民三三两廊的就散了,人家都去写分家书了,这热闹也算是结束了。

    倒是陶氏不甘心地在朝着里面大喊:“老头子,让他们立刻交出今年的孝敬银子,要不然不给田产!”

    “也不给屋子住!”憋停了一晚上的云梅儿跟着补了一句。

    不过两人都惧怕小白,喊完之后就纷纷后退了些,不敢往前。

    堂屋里,云起岳已经按照云老汉的要求写好了四份分家书,拿给里长念过见证之后,双方画押,按手印,里长和族长也在见证人的地方签字按手印而儿。

    大房和三房算是正式地从老云家分出来了。

    陶氏之前在院外喊的话所有人都听见了,族长就劝云老汉:“你那个婆娘也太不像话了,你们家老大和老三才分出来,哪儿来的银钱?

    孝敬银子就算要收,也得年底再收。

    现在让两房人上哪儿去找十两银子给你们?”

    云老汉老脸一红,今儿以后,他这个苛刻儿孙的名声算是在村里传遍了。

    “爹,要不这样吧,今年大哥和老三的孝敬银子,就从马车钱里头扣吧。

    先前是说好马车钱扣六年,现今加上大哥和老三家的孝敬银子,那就再扣三年吧。”

    没等云老汉回答族长的话,云守宗就率先开口了。

    在里长和族长的注视下,云老汉只得点头:“就按照你说的办吧,亲族长和里长给我们做个见证。”

    里长颔首道:“行了,我们给你做见证,你放心吧!”

    云老汉落寞地道:“那我就走了,老大,明儿记得去县衙把你四弟给弄出来了,这事儿可是你当着大家伙儿的面答应爹的。”

    云守宗道:“爹,你放心,我明儿会到县衙去说清楚的,至于县衙放不放人……我只能尽力。”

    云守宗说着话也没错,毕竟他又不是县太老爷,县衙的事儿,他说了不算。

    “你凭良心办事儿就行了!”

    云老汉意味深长地看了眼云守宗,然后再招呼了里长和族长,便转身出了堂屋,孤单一人往外走去。

    他刚出云守宗家的院子不久,堂屋里的众人就听到陶氏杀猪般的尖叫:“什么?

    你个老废物兜子,你竟然连一个子儿都没要到?

    用马车钱抵?

    抵他娘的屁啊,老不死的你的脑子是不是被驴给踢了……”

    “守光,守祖,你们两兄弟既然分出来了就好好过日子,争口气!怎么着也要叫守宗这番苦心不白费才是!”

    “今后这日子怎么过,你们几兄弟好好商量商量,我们也就不耽误你们了。”

    两位长辈嘱咐一番兄弟三人就告辞了。

    起岳和起山兄弟也识趣地出了堂屋,去找起庆兄弟。

    陶氏走后,云娇就让云莲儿姐妹上她的屋子里头坐了。

    让云娇心情很好的是,没想到一向邋遢的云兰儿竟真的听了她大哥的话,把自己个儿洗干净了。

    “二姐三三姐你们还没吃饭吧?”

    三人在炕上坐了,云娇就开口问两姐妹。

    从大房的云花儿排下来,三房的云莲儿是老二,云兰儿是老三,云娇是老四。

    云莲儿还没开口,云兰儿就忙点头:“可不没吃成饭么,也不知道今儿我奶发什么疯,一大早就安排了我爹去外村帮人干活,我爹走了之后又非得让我们娘儿仨去她的娘家传话去。

    她娘家可远了,和我们隔着一座山呢,刚走到地方连热水都没喝上一口,就匆匆往回赶。

    这不天都擦黑了,才到家,到家我爷奶就叫抓地往你们这儿来了。”

    云娇心中冷笑,今儿这事儿,陶氏还真插手了!

    传个话就指使一房人去,她还真是费心了!

    “春梅,去给二姑娘三姑娘下两碗面来,记着放香油,再煎个蛋。“

    “是!”

    “等一下,还是多下几碗吧,大伯他们都没吃呢。”

    “是!”

    云娇吩咐了春梅之后,云莲儿忙红着脸道谢。

    云莲儿道:“……娇儿,我没什么本事,就是会点儿上不了台面的针线活儿。

    你若是这儿有什么针线上的事儿尽管开口,左右已经分家了,我再不用管奶和姑的针线了,能腾出时间来。”

    云兰儿也不甘示弱:“娇儿,我啥也不会,就是有一把子傻力气,打架也厉害,若是村里谁不长眼欺负了你,跟我说,看我揍不死他!”

    云娇闻言心中一动,这两姐妹还真有帮得到她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