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6章又有好田地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9:23:52本章字数:2099字

    在马车上,春梅立刻就将她收着的银票交给了云娇,同时将装金条的匣子也给了云娇。

    春梅觉得自家小姐虽然年岁不大,可真真儿是福星,随便捣鼓个东西都能卖大价钱。

    云娇把银票放到自己贴身的荷包里,抱着金条盒子,懒懒地依偎在春梅的身上想事情。

    想着想着马车就到了县衙背后的那条巷子里。

    云娇就听一阵嘈杂的声音。

    “二哥,都是这个婆娘猪油蒙了心,才听信别人的谗言,去告你们一家是逃奴。”

    云守祖的话音一落,立刻就响起了一道响亮的巴掌声,接着就听到了柳氏的痛苦惊呼声。

    云娇挑起马车的布帘子一瞧,就见头脸都水肿了的云守祖将同样一脸红肿的柳氏一巴掌打翻在地。

    柳氏隐忍地咬着唇,被云守祖将罪名全扣在她的头上,却连声都不敢吭。

    两口子都不是好东西!

    云娇在心里骂道。

    云守宗没有理他,见阿贵来了,就和里长直接上马车,多一眼都没看他。

    里长先上马车,云娇立刻甜甜地招呼了一声里长爷爷。

    可等云守宗上来之后,云守祖也跟着爬了上来。

    他没脸没皮地笑着,结果还没落座就被云守宗一脚给踹出了马车,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柳氏见状忙去扶他,他心头火起,却把这火发到了柳氏身上,抬起一脚就把柳氏给踹翻在地。

    柳氏当即就哭了起来:“孩儿他爹你发什么疯,拿我撒气算个啥事儿?”

    云守祖正憋着一肚子火气呢,别柳氏这么一埋怨,顿时就跳了起来,骑在柳氏身上就开揍她。

    “你个败家老娘们,不是你一天在老子耳朵边叨叨叨老子能干这蠢事儿?再嚷嚷,老子休了你!”

    里长和云守宗见了都在摇头,云守宗沉下脸,吩咐阿贵:“快走!”

    “是,老爷!”

    等马车出了巷子,便有两辆挂着芙蓉轩牌子的马车跟了上来。

    云守宗正觉着纳闷,云娇就解释道:“今儿我去芙蓉轩,恰巧芙蓉轩的东家也在,他很满意我们送去的水晶皂,讲定以后咱们家的水晶皂只卖给他们,故而他们东家就送了两车的见面礼。”

    有里长在,云娇不好说芙蓉轩的东家是他们家救下来的少年,故而她并没有提起半分。

    可是,就这么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把里长给惊得回不了魂儿。

    芙蓉轩什么地方,那可是县城里数一数二的胭脂铺,听说他们家的铺子在大业各地都有,那可是真真儿的大商铺。

    云守宗家做的什么水晶皂,竟入了芙蓉轩东家的眼!

    这云守宗家,到底是京城回来的,真是不简单啊!

    想到这里,里长跟云守宗家交好的意愿就更浓了。

    里长好奇地笑问:“水晶皂是啥东西?”

    云守宗答道:“就是香胰子,只是我们家娇儿改良了一下,捣鼓得跟水晶似的,是透明的,所以取了个名儿叫水晶皂。”

    里长闻言,忙笑看着云娇赞叹道:“娇儿这闺女好啊,是个有福气的,还能捣鼓香胰子!

    你们两口子养的儿女,一个比一个好,我可是真羡慕啊!”

    云守宗道:“在京城,家家闺女都爱捣鼓个花啊粉儿什么的,香胰子不单是娇儿捣鼓,很多人家的女眷都爱自己捣鼓着用。”

    里长恍然道:“到底是天子脚下,这人跟我们乡下旮沓里头的就是不一样。

    娇儿啊,以后张爷爷能叫孙女来跟你玩儿不?”

    云娇大方地笑道:“当然可以啊,谢谢张爷爷想着我!”

    既然里长有意跟他们家亲近,云娇也就顺势依着他的意思叫起了张爷爷。

    毕竟在村儿里还有一房那么极品的亲戚,若是没有里长族长帮衬,压制着他们,那他们家还不得被缠死。

    几人说笑一番,里长又说起云守宗托付给他的事儿。

    “田地已经有眉目了,离着你们家现在住的地方也不远,是老王家的地。”

    云守宗闻言眉头一挑,问:“老王家,是王地主家吗?”

    里长点头道:“就是他家,王周义的姑爷今年补了长安县令的缺,他们家姑爷是孤儿,念着王周义供养他考学的恩情,一直将他们老两口当亲生父母在孝敬。

    加之王周义又只有一个闺女,也就同意了姑爷的提议,跟着姑爷去任上,故而想将自家的地卖了。”

    云守宗喜道:“那感情好,他们家的地我知道,都不错没有下等的,而且离着我们家也不远。”

    里长道:“他们家一共有两百八十三亩地,并一栋宅子。王周义将宅子和挨着宅子的八十亩地都卖给了同宗的隔房兄弟。

    剩下的二百亩地都在一块儿,不单卖!

    原本我想的是,实在不行找几个人一起凑着买一百亩。

    可去找了几次王周义,他都不同意,要一道儿卖,他懒得折腾。”

    那地里长也真心看得上,他原先也想着凑点钱儿,买个二三十亩,可偏生,人家要一道儿卖。

    他现在说给云守宗听,一个是表示他对他们家的事儿上心,另外也是存了试探云守宗的心思。

    他说完,云守宗脸上的喜色就淡了。

    两百亩地,他们家现在哪儿拿得出来那么多的银子?

    只是他没有一口咬死,而是对里长道:“您先容我回去跟孩儿他娘商量商量,明儿早上给您答复成吗?”

    里长忙道:“成!对了,你托我帮你找一处建宅子的地方,这事儿我也打听到了。”

    云守宗忙问:“在哪儿?”

    里长道:“那块儿地势高,也平坦,离着山脚也远些,跟老云家虽在一条路上,但是距离隔得还是挺远。”

    里长是知道他们家情况的,选建宅子的地方,第一条就是得远离老云家。

    “是十亩下等旱地,用来建宅子再好不过了!”

    “那感情好,一会儿回去了您就带我去看看,要是行,就先把这十亩地买下来。”

    在马车上敲定了这事儿,差了不多也就到了镇上,刚好接了下学的云起岳一道家去。

    云起岳上了马车,就挨着云娇坐了,跟她讲一些私塾里的趣事儿,逗得云娇一顿乐。

    回到村里,云守宗就跟里长去看地。

    然后在回家的路上,云娇就把里长在马车里说的话一股脑儿地全倒给了云起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