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8章楚羿送的礼

    更新时间:2018-08-09 19:23:52本章字数:2128字

    唐水家里有病人,云守宗也就不留他吃饭了。

    送走了激动不已的唐水,方氏便招呼一家人洗手吃饭。

    一家人都坐上了饭桌,云守宗就将买地的事儿拿出来说了。

    “……好是好,可是,二百亩上等田地怎么也得四五千两银子,我们现在哪儿有那么多银子啊?”

    方氏叹息道,他们现在手上的确有娇儿卖面霜的银子,加上他们的老底,估计能凑个一千多两银子。

    四五千两,差太远了!

    “若是能买个二三十亩就好了,可偏生人家又不零散了卖。”

    云守宗道:“可不咋的,里长之前都打听过了,王家急着走,这二百亩地作价四千两银子。

    要说这个价格是很公道很合算的,可……哎。”

    “爹,您明儿就去寻里长,说那两百亩地我们要了!”

    云娇把云起岳夹给她的一块丸子吃了,又喝了口汤,就对犯愁的父母说道。

    云守宗和方氏齐齐看向云娇,眼底的震惊完全无法遮掩。

    这可是四五千两银子,娇儿竟然说要买下来。

    方氏忙劝道:“娇儿,娘知道面霜能卖很多银子,可是这事儿赶得太急了些,娘不想要你累着。”

    想来娇儿是想要做一批面霜去卖,四千两银子,得卖四十瓶品质好面霜。

    那得把娇儿累成什么样儿啊,方氏光想想就觉得心疼。

    云守宗也道:“对,以后咱们家有了银子可以慢慢买田地,你娘说得对,你年纪还小,可不能累着!”

    云娇笑着道:“娘,不是面霜,是水晶皂!”

    “水晶皂?”

    方氏知道云娇今儿个去县城里是干啥了,只是水晶皂再好,也不可能比面霜卖得贵啊!

    云娇点头:“对,就是水晶皂!芙蓉轩那边给的价格是五十两银子一块,四千两银子,我们只需要做八十块水晶皂就够了。”

    云起山闻言眼睛一亮,就道:“爹,娘,水晶皂我会做,而且也不麻烦,材料够了的话,一天就能做完!”

    听云起山说他能做,云守宗和方氏就意动了。

    云守宗拍板:“成,只要不累着娇儿,就这么定了!爹明儿一早就去找里长,让他帮着说和,请王家宽限我们几天。”

    闻言,云起山丝毫不觉得爹娘不公,怕妹妹累着,就不怕他累着。

    反而,他还很兴奋。

    能一下子给家里赚取好几千两银子,他觉着相当的骄傲。

    只是,云娇却在这个时候说道:“爹,娘,前些日子我做了很多,今儿去县城没全拿着,估摸着还剩下七八十块。

    明儿一早去一趟芙蓉轩,把水晶皂送去,差不多咱们家买地的银钱也就够了。”

    “啊,娇儿,原来你趁着我不在做了那么多水晶皂啊?”云起山有些失望了,他还憋着一口气儿给家里挣钱呢。

    云起岳撇了一眼他,淡淡地道:“你好好学你的手艺,以后给家里赚钱的机会多得很!”

    云娇也道:“就是二哥,你现在就是把手艺学好,我还有好多东西想让你做呢!”

    云起山闻言情绪就起来了,只见他双眼发光地道:“好,娇儿放心,二哥一定好好学手艺,学好了以后,娇儿你要什么只要开口,二哥就想办法给你做出来!”

    云起岳给他夹了一片五花肉,赞许道:“这就对了,咱们家,我负责好好考功名,你就负责好好学手艺。”

    “我负责赚钱!”云娇忙举手接嘴。

    云起岳宠溺地笑道:“好,咱们家赚钱的事儿就交给娇儿了!”

    云守宗闻言就不自在了:“那我和你娘呢?感情这个家就剩下我们两个没用的?”

    云娇狡黠一笑:“爹和娘当然是负责赶紧给我们多添几个弟弟妹妹!”

    方氏闻言顿时红了脸,云守宗也不自在地摸了摸鼻子。

    云起山起哄道:“就是,爹娘得再给我们添两个弟弟妹妹才好。”

    接着,他又道:“有个妹妹就可以天天陪着娇儿玩儿,有个弟弟的话,以后长大了也多了个能保护娇儿的人!”

    云守宗故作严肃地瞪了一眼云起山:“这事儿,不用你们操心,我和你娘有分寸!”

    云起山朝云守宗吐了吐舌头,云守宗作势要用筷子敲打他,方氏忙岔开话题:“田地的事儿就定下来了,那宅子的事儿呢?”

    宅子的事儿已经敲定了,那块地刚好在大路旁边,跟老云家一个东一个西,隔得挺远,离这儿倒是挺近的。

    一共是十亩下等旱地,地基很扎实,不适合种粮食,建宅子倒是一等一的好地。

    统共三十两银子,我已经请里长做中人将地买下了,明儿一早就去县里过契。”

    方氏点头:“嗯,地买下来了,建房子的事儿就可以慢慢筹划了。”

    接着,她又问云娇:“娇儿,那芙蓉轩送来的两车礼物是啥意思?”

    刚回家就忙唐水的事儿,接着一家人吃饭,又说起买地的事儿,她竟将院儿里的一堆箱笼给忘记了。

    “爹,娘,你们猜那芙蓉轩的幕后东家是谁?”

    方氏和云守宗都疑惑地摇头,云起山咋呼呼地问:“是谁啊?我们认识吗?”

    云娇笑道:“当然认识,就是那天爹爹救了回来的那个人,楚羿!”

    方氏惊呼:“竟然是他!”

    云起岳闻言微微皱眉,云守宗若有所思地看向院儿里的东西。

    云起山没心没肺地哈哈大笑起来:“原来是他啊,这还真是巧。”

    云娇道:“芙蓉轩想要买我们家水晶皂的方子,我没答应,说要回来问问你们。

    他送的东西,许是想跟我们家打好关系,好买方子。

    也有可能是为了感谢爹爹你的救命之恩。

    亦或者,是两者皆有之。

    我当时想着,水晶皂的方子倒是可以卖给他们,所以就没有拒绝收下了他送的东西。

    况且,爹救了他,咱们收了他的东西,也叫他今后不用总是记挂着咱们家。”

    云起岳问道:“娇儿也觉着跟他撇清关系要好些吗?”

    云娇点头:“我觉着看他的气势和衣着,根本就不是普通商家子,而且还有人杀他……太复杂了,我们家还是不要跟他有人情上的牵扯好些。

    至于我们卖东西给芙蓉轩,那是明面上的一买一卖,倒是无所谓。”

    闻言,云守岳的眉头终是舒展了些。

    云守宗赞许地道:“嗯,娇儿说的也是,收了东西,人情就两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