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7章不邀功

    更新时间:2018-08-09 19:23:53本章字数:2196字

    芸娘本能地察觉有人在窥探她,她一转头,就对上了云守祖那双淫邪的眼。

    芸娘柳眉一竖,之前还含笑的目光顿时冷冽如刀。

    云守祖被她瞪得一哆嗦,可神色间,就更加的痴迷了。

    赶车的车夫见状,顿时三步并做两步走上前去,单手抓起云守祖的领子,直直地扔了出去。

    那车夫看起来并不壮硕,甚至还有些单薄,就个头来论,比云守祖要瘦小一圈儿。

    可就是这样的人,拎云守祖却像是拎小鸡儿似的,一扔就扔到了五米开外。

    云守祖顿时惨叫起来,他的脚崴了。

    见那车夫又朝他走去,忙忍着脚裸钻心的疼,爬了起来,仓皇往老云家跑去。

    边跑边惨叫哀嚎。

    半个村子都能听见。

    那一摔,他觉着他的五脏六腑都被摔烂了,浑身疼地厉害。

    偏生身后跟着个杀神,他觉着自己不跑快点儿,小命儿就得交代了。

    云守祖的狼狈样子引来村民们的哄堂大笑,这边赶走了他,车夫便一言不发地回到马车上。

    芸娘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些。

    方氏就有些歉意地道:“实在是对不住了,我没想道这人竟然……孙掌柜,您以后有啥事儿派个身边的人来就是了,没得让这样上不得台面的东西脏了您的眼。”

    云家的底细他们家世子爷派人查探地一清二楚,她这个心腹当然是知晓的。

    刚刚那个跑掉的人,若是她没猜错的话,定然就是诬陷云守宗家是逃奴的云守祖。

    芸娘冷眼撇了撇他消失的方向,心中不屑地冷笑。

    不过面上却是不显,反倒笑着宽慰起方氏来。

    “姐姐这是说的什么话呢,我本就是抛头露面的生意人,且不说他只是远远地看了我一眼,就算是他凑到我跟前儿来,也不过赏两巴掌的事儿。

    姐姐这儿,我是该来还得来,姐姐想省下茶水银子,那可是不能了!”

    见芸娘豁达,方氏也就松了口气。

    送走了芸娘,方氏就暂时把云守祖的事情压在心底,眼见着就要晌午了,孙掌柜举荐来的人可得好好招待。

    幸好有唐水送来的鹿,今儿晌午可以弄几道以鹿肉为主的菜了。

    方氏这边忙着捯饬饭菜,云娇就想去自家准备建宅子的地头看看。

    于是就让云莲儿放下手中的针线活儿,陪着她一起去。

    到了地方,云娇见不止是他爹和四位老先生,他大伯还有三叔以及云起山和老乔头都在。

    那老乔头,可是兴奋地满脸红光。

    他虽说手艺好,可至多算个匠人,在工部退下来的两名大师级别的老师傅面前,完全不够看。

    也是因为云守宗知道机会难得,所以才专门让云起山去叫了老乔头来的。

    本来,工部退下来的两名官员及两名老师傅只是秉着听命行事的心态来槐树村的。

    只十亩田地修建农家宅院,这对他们来说就是大材小用。

    四个人打心眼里瞧不上这差事,就一个农家院落,用得着他们出手?

    简直是……

    不过,当云起山拿出设计图纸,说出构想之后,四人的心态就变了!

    他们不再对这趟差事有任何看轻,反倒是热切地期待起来。

    云起山所说的陶瓷地砖、水暖、化粪池、淋浴、冲水马桶以及能源循环系统等等……

    这些新奇的构想,强烈地引起了四人的好奇心和钻研探究的欲望。

    听得老乔头一愣一愣的。

    云娇到的时候,就见工部的四名老先生不要钱似的夸奖云起山。

    云起山正要说这些都是自己妹妹想出来的点子,然后就听到云娇的软软糯糯的声音:

    “云娇给四位先生见礼,四位先生也觉着我二哥厉害么?”

    云娇今儿穿的是一套粉红色、衣襟和裙摆都绣着彩蝶的袄裙,双丫髻上缀着珍珠流苏,一张粉嫩的小脸儿笑起来明媚动人,可爱极了。

    她娇娇糯糯的声音顿时就把四位老先生给逗乐了。

    “娇儿,这主意明……”明明是你想出来的啊!

    云起山一根筋,在人情世故方面没云起岳转得快。

    云娇没给他说完话的机会,就走到他身侧,给了他一个眼神,道:“我二哥大小就聪明,有很多奇思妙想呢,这不,为了能实一样样地实现自己的想法,我二哥还去学木匠。

    往后还准备去学铁匠,二哥,你还准备学什么来着?”

    她不过是个六岁小丫头,啥都不懂,要让人知道这些想法是她提出来的,非被当成妖孽不可。

    可是云起山就不同了,一个是他要大一些,也是读过书的。

    二是他本来对工科就有研究,算是懂一些入门知识。

    所以,这个亮锃锃的好锅他来背,并没有人会觉得不妥和奇怪。

    云起山成功地被云娇给带偏了,他忙道:“我还准备学修屋造桥……”

    云守宗也道:“这次起山的想法有点太匪夷所思了,若是四位先生觉着不妥当的话……”

    “妥当,当然妥当!”

    “对,孩子的想法很好,只是有些难度,不过,若是没有难度,便没有意思了。”

    说完,两名老先生都相视一笑,满意地看向云起山。

    这孩子简直就是学工科的好苗子啊!

    两人都起了惜才之心,于是,其中一名老先生就道:“西元啊,这孩子是个不错的苗子,可惜我只是在九晋县暂住,要不然定然要收他为弟子。

    你本就是九晋县的人,这孩子,我就让给你,不知你意下如何啊?”

    另外一名老先生就哈哈哈大笑起来:“谢丹青兄谦让!”说完,他又目光灼灼地看向云起山,问道:“云起山,你可愿拜我为师?”

    云起山懵逼了。

    这是咋回事儿啊?

    怎么说起让他拜师了?

    他茫然地看向云守宗,又看向云娇。

    那名姓麻,被称呼为丹青的老先生就道:“小子,你可知眼前的人是谁吗?

    他是大业洪武六年的进士,党阔,因无心仕途,又醉心工科,这才在工部主事地位置窝了一辈子!

    否则,以他的才学,翰林院学士之位他也是当得的!”

    虽然云娇搞不懂这个朝代的官职,但是看麻老先生一副眉飞色舞的样子就知道党先生是个相当厉害的人物。

    在这件事上,云娇是假明白。

    而云守宗就是真清楚了!

    党阔,字西元,工部六品主事。

    他在京城的时候可是听说过不少这位先生的事迹,这个人的确如麻先生所说的一样,少年中进士,有这满腔的才学,但是却无心仕途。

    不讨好上官,只蒙头研究自己的学问,在工部主事的位置,一窝就是几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