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8章便宜师父

    更新时间:2018-08-09 19:23:53本章字数:2105字

    云守宗的心中掀起了惊涛,孙掌柜并没有仔细介绍几人的来历,只说是工部退下来的小官员。

    云守宗先前还以为是八九品的官员,么想到竟然是六品主事,而且还是于工科这项学问中的翘楚宗师之辈。

    六品能叫小官员?

    县令才七品呢,他们九晋县的县令还是从七品。

    眼前要收起山为徒的人是党阔的话,那么别他称之为丹青的麻先生,若是他没猜错……

    麻致林,字丹青,大业洪武十年进士,工部主事,与党阔是至交,一样是在主事这个位置窝了一辈子的人。

    这两个人明面儿上是芸娘推荐的,可他知道,背后的人是楚羿。

    楚羿……他到底是什么人呢?

    “二哥,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拜师!”

    云守宗的思绪刚刚飘远,就听云娇提醒的声音响起。

    云起山闻言也缓过神来,他大喜地跪在地上,对着党老先生就磕了三个实实在在的响头。

    他这个举动,着实取悦了两位老先生。

    两名老师傅也用赞赏的目光看着云起山。

    席老师傅就道:“你这孩子确实是有天分,既然你已经是党大人的徒弟了,那么我这个老东西会的东西也一并教给你吧。”

    丘老师傅也道:“左右要给你们家干活儿,这段日子你小子就跟着我们,能学多少去就是你小子的本事!”

    云起岳大喜,忙向其他人作揖道谢。

    老乔头在一旁看着,那心情叫一个翻江倒海喔。

    他教云起山就知道,这孩子一点就通,不但如此,往往你说什么,他还能给你翻出几道花样来。

    他知道云守宗家来了厉害的师傅,只是没想到,云守宗竟这么大的能耐,这先帝年间的进士,工部退下来的官老爷也来帮着他家造房子?

    老乔头从知道党阔的身份之后腿肚子就在打颤发软,云起山跪下去的时候他都差点跟着跪下去。

    看地的事儿完了之后,云守宗招呼他一起去家里吃饭,老乔头忙拒绝了。

    他知道自己的身份,虽然云守宗抬举他,可他不能没眼力劲儿啊。

    老乔头告辞之后风似的回到自己家,老半天才缓过气儿来。

    而这头,云守宗一行人回到家,方氏这边已经整治了一桌的饭菜。

    大半的菜肴都是用鹿肉整治的,把几个老先生吃得眉开眼笑。

    “既然你们有个粗略的图纸,这两日我们把图纸完善出来,便可以找人现将地基整治出来。

    另外,一应材料也该准备起来。”

    酒过三巡之后,麻老先生便道。

    党老先生也道:“对,要尽快准备起来,把人手备够了,赶在入冬前把宅子起起来,达到可以入住的标准就再好不过了。”

    原本只要人手足够,不差银子的情况下,修建一个十亩地规格的农家宅院,也就是一两个月的功夫。

    可是云家这宅院提出了很多新奇的东西,要把这些东西捣鼓出来,是需要耗费很多时间和精力的。

    云守宗点头道:“这个是自然,只是这方面我不懂,需要什么东西,要多少人手,请两位先生开个单子出来,我好照着准备。”

    席老师傅道:“人手你不管,就由我们两个老头子帮你张罗,你只管付工钱就是了!”

    丘老师傅也道:“对,人手你放心,能让我们两个老家伙看上眼的人不多。”

    孙掌柜可是单独给他们打过招呼,云家的宅子,请他们一定尽心。

    之前只是碍着世子爷的面子答应下来帮着张罗,现在他们可是真心实意的。

    云守宗等人闻言大喜,他忙举杯道谢。

    云娇打心眼儿里替云起山高兴,他能拜工部主事为师,这是天大的好事,是他的机缘。

    她自己也高兴,之前还担心自己提出的东西云起山一个人肯定是搞不定的,现下有了几个宗师级别的老先生坐镇,云娇肯定那些东西都能够实现的。

    一想着在这个冬天来临的时候,她有可能会用上淋浴,用上冲水马桶,用上暖气……心里就像是猫儿抓了似的痒痒地不行。

    用完午餐之后,四位老师傅就匆匆忙忙告辞,要回去准备准备。

    在离开之前,党阔就相当不见外地对云守宗建议道,如果能把周围的地买点下来更好,要不然只有十亩地,他们的施展空间太小了,不够劲儿。

    临了,麻老先生也相当不见外地插一句,说自己以后指不定会拖家带口来蹭,宅子还是修大点儿好。

    云娇这个时候忽然就明白,为什么这两个人干了一辈子工部主事,都没有挪过窝了。

    他们不过是第一次见面,况且两人也不清楚云家的财力,就不管不顾地提出建议让把房子往大了弄,丝毫不顾及主人家的感受和处境。

    两人一个德行,一点都不世故圆滑,想着什么就说什么没有城府不说,性情还真得太洒脱了。

    只是,这样一来,不管是云守宗或者是云娇,都放心了。

    楚羿帮他们家找这样两个毫无城府的人来帮他们,就说明他并没有什么别的目的。

    应该是纯属感谢他们家的救命之恩吧。

    再者,他是芙蓉轩的东家,又想跟自己家长长久久地做生意,对他们殷勤些,也能理解。

    “起山爹,赶紧去赁一套院子,明儿我们四个老家伙就带着换洗衣裳来不走了!”

    一家人都将四人送上马车了,党阔又转头叮嘱一句。

    云娇觉得,这帮老爷子怎么比他们自己家还着急呢?

    不过他们住下来不走,云守宗当然求之不得,忙答应下来。

    回到屋里,云守宗刚要说这么整下来自家的银子可能会不够,方氏就给了他两万两银票。

    “你闺女赚的!”等云守宗接下银票,然后方氏就简单地将上午和芸娘的交易说了说。

    云守宗楞了楞,随即看向云娇,对于他这个财运逆天的闺女,他真的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闺女你这么能赚钱,爹压力好大!

    这是闺女吗?

    这明明是财神爷啊!

    云娇见状就扑到云守宗怀里撒娇道:“爹,我也是胡乱喊的价格,我怎么会知道孙掌柜她不但不还价,还多给了银子。”

    云守宗闻言终于从愣神中走出来,他搂着云娇道:“傻丫头,那是因为你的卖给她的东西就值那么多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