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2章作保

    更新时间:2018-08-09 19:23:53本章字数:2230字

    云莲儿帮着云娇仿制的衣服已经做好了,非常的好看,方氏很喜欢。

    因而,云娇想要开成衣店的心就更胜了。

    这会子方氏提出采买人手的计划,她就乘机提出要采买两个绣娘。

    虽然云娇那是现代灵魂穿越过来的,但她相当清楚大业朝是出于封建社会鼎盛时期,她要是跳出来讲什么人人平等,讲什么人权,那就是脑子进水了。

    这种与统治阶级的利益极端冲突的言论,只要她敢嚷嚷出来,多的是人要弄死她!

    她没有改变世界,改换天地的雄心壮志!

    只想随遇而安,一家人好好地平平安安地过完这一生。

    一个时辰之后,云起岳和云起山从两位老先生那里回来,带回来一个消息。

    “两位先生说……娇儿提出的热水供暖暂时还没有办法实现,还是建议咱们家弄火龙。

    还有就是,先生说娇儿提出的陶瓷地砖、浴缸、和抽水马桶和铜管、淋浴莲蓬头等物,京平窑和安陵坊回话了。

    他们东家的意思是,若是咱们允许他们以后制造那些东西售卖,这次咱们家所需要的这些东西,不论多少,全部免费。

    对了,先生还说,那边怕咱们不答应,又添了个条件。

    就是以后但凡咱们家要用这些东西,他们都可以免费提供。”

    云起岳喝了口茶水之后就道。

    因着这些点子是云娇提出的,故而,他和云起岳并没有当场答复两人,而是说要回家跟父母商量。

    京平窑是大业数一数二的民窑,在九江,距离槐树村所在的九晋县有点儿远。

    若是不眠不休的跑马,大约两天时间能到。

    安陵坊亦是大业朝数一数二的铁器坊,距离就九晋倒并没有太远。

    云守宗道:“这点子是娇儿想出来的,就由娇儿拿主意吧。”

    方氏也点头道:“对,娇儿拿主意吧。”

    一家人的目光都投向云娇,云娇却独独看向云起岳。

    “大哥,这事儿还是你拿主意吧,毕竟我只是出了个点子,咱们家的人又没有参与研制……就是,参与把那些东西捣鼓出来的过程。”

    云起岳笑道:“娇儿说得对,咱们不过只是出了点子,并没有参与这些事儿。

    这些东西不像面霜有秘方,待有了成品之后也很容易被仿制。

    更遑论这两家本就掌握了制作方法,这两家提出条件来跟我们家商量,算是比较讲究了。

    只是,若没娇儿的点子他们也想不到要去捣鼓那些东西。

    旁的不说,就说这冲水马桶,一旦弄出来定然会让大业的权贵们趋之若鹜。

    只是免费给咱们提供使用的实物……这可就太便宜了。

    我觉得,安陵坊就算了,京平窑咱们就占两成股吧。

    他家愿意,咱们就合作,若是不愿意,咱们家还是给工钱料钱。

    娇儿觉得呢?”

    云起山闻言便皱着眉头问道:“大哥你不是说了吗,他们问一句是厚道,咱们要是不答应,以后他们想卖还是能卖,咱们拿他们也没办法。

    既然如此,大哥又为何说若是他们不答应给股份,咱们家就照旧付钱做?

    这不是傻吗?”

    云起岳的意思云娇懂,她笑着给云起山解惑:“二哥,你忘记了么,马桶可必须配合化粪池用。”

    云起山恍然大悟,对啊,没化粪池,又是粪,又是大量的水,谁家粪坑能装辣么多的粪水?

    “对,若是他们不答应,咱们就不把化粪池的图纸拿出来,他们有马桶也白搭。”

    “是这么个理儿,到时候,他们就算是造出马桶,也会因为粪水太多被人摒弃。

    同时,没有化粪池,除臭也是个问题。”

    化粪池的图纸和原理以及其下水管道等等云娇觉得有用的图纸,十来天前云娇就找卖给她《鲁班术》的掌柜帮着卷抄了。

    她一把图纸拿到手,转头就交给了云起山。

    云娇本来还找了半天的借口,结果云起山问都不问一句,见着图纸就看痴迷了。

    得,借口还省了!

    故而,这会子一说化粪池,云起山就精神了。

    他接着道:“若是他们答应了,起了契约,咱们就将化粪池的图纸给他们。”

    云娇点头:“对,就是这个道理!”

    一家人商定好冲水马桶的事儿,云起岳又说起了另外一件事。

    “……爹,娘,这次童生我就不下场考了,老师说让我直接参加院试。”

    麻老先生正式收云起岳为学生,故而,云起岳便尊称他为老师。

    在大业,不管是考秀才的院试还是考举人的乡试,亦或者是考贡士的会试,都是三年举行一次。

    科举还有最后一次考试,也就是第四次考试,便是皇帝亲自主持的殿试。

    殿试前三甲统称进士,其中一甲三人,分别为状元、榜眼和探花。

    党老先生和马老先生都是二甲前几名进士,两人的学问,那是真真儿的扎实。

    恰巧,今年便有一场院试,也就是秋闱,麻老先生和党老先生一致觉得,云起岳不用去参加童生考试,没得浪费时间。

    说完,云起岳喝了一口茶水又道:“老师说,我既然有他教导,就不用再去私塾了!”

    其实以云起岳的水平,的确不用再去镇上的私塾。

    只是想要参加童生考试的话,就必须有一名廪生作保,而私塾便有这样的资源。

    要不然,普通老百姓连秀才都不认识,上哪儿去攀找秀才中的一等生员廪膳生员?

    闻言,云守宗和方氏一喜,毕竟自家儿子要走科举这一条路,两口子对科举的制度可是弄得门儿清!

    “起岳,你的意思是,麻老先生会找举人给你作保,直接参加院试?”

    其实云守礼口中的下场考秀才,其实是参加童生考试。

    要过了童生试,才有资格去参加院试角逐秀才名额。

    在大业朝,若是有人错过或者是不想参加童试,并有巨大的脸面拜托某位举人作保,便可直接参加院试考秀才!

    童生试是整个科举中最为麻烦和繁复的考试,时间长场次多,大业但凡有点关系的权贵及大户人家子弟,都是不会参加童试,而是直接找举人帮自家子弟作保,越过童生试直接参加院试。

    云起岳点头,淡然地纠正云守宗:“是老师亲自给我作保!”

    这回,不止是云守宗,就连云娇都很惊讶。

    要知道像麻老先生这样的进士出身的人,是相当的爱惜自己的羽毛,要是云起岳的品性和学识达不到他的要求,他是断然不会收他当学生。

    再者,若他不是对云起岳的学问有巨大的信心,也不会亲自为云起岳作保,毕竟若是云起岳下场考不上秀才,丢的可是他的脸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