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8章毒计(3)

    更新时间:2018-08-09 19:23:53本章字数:2105字

    云守祖接过银子心里乐开了花,见他又要开口说什么。

    张管事没给他机会,而是直接说道:“先给你十两银子的定金,等事成之后,再给你九十两银子,一共一百两银子!”

    闻言,云守祖立刻就没有废话了。

    “成交,不知您这边要我啥时候去击鼓鸣冤呢?”

    张管事道:“不用你击鼓鸣冤,只要你将这个东西悄悄地藏到云守宗家,不拘是哪儿,猪圈牛棚等地方可以。”

    说完,他就从怀中拿出一个盒子来,递给云守祖。

    云守祖打开一看,里头是一块雕刻着精美山水的鸡血石印鉴。

    “这可是要紧的东西,能让云守宗翻不了身的东西,要是闹的严重了,还可能判他一个全家流放的罪名!

    你可要藏仔细了,别到时候官差去搜却搜不出来!”

    一听是让云守宗翻不了身,且有可能让他们全被判流放,云守祖就兴奋了。

    他可在云守宗和云娇手中吃了太多的亏,心里恨不得立刻弄死这一家人。

    他忙盖上木盒,将胸口捶地嘭嘭作响,保证道:

    “您放心吧,我会事儿办妥的!只是我办好之后该上哪儿找您去啊?”

    李管事道:“三日之后我会来寻你的,三日时间,也够你把事情办好了吧?”

    云守祖忙道:“当然,这个您放心。”

    见李管事要走,云守祖又道:“你身上有么有散碎银子?”

    李管事不解地看他:“做什么?”

    云守祖搓着手赖笑道:“这不是跟我爹说有药材卖给你么,我要是不拿点散碎银子交给他老人家,让他老人家高兴高兴,后头的事儿也不好办啊。

    毕竟老二家不待见我,没有老爷子我连老二家的院儿门都进不去。”

    李管事眼底闪过一丝轻蔑,他懒得跟他多说,就又从袖子里头掏了点儿碎银子给他。

    云守祖忙点头哈腰地道谢。

    李管事拉长了声音道:“先别忙着道谢,要是这件事儿办不好,进大牢的可就是你了!”

    云守祖闻言一凛,忙又保证了一番,这才躬身送李管事离开。

    等他们都走远了以后,竹林的后头就响起了脚踩竹叶的沙沙声……

    云娇百无聊赖地呆在家里,因着手中有伤,方氏不准云娇碰任何东西,她就只能窝在云莲儿身旁,看着她帮自己缝制衣裳。

    云娇跟她说好了,一个月给她二两银子的月钱,让她帮着自己做针线。

    云莲儿开始死活不要,但是云娇却说,要是她不要的话自己就不用她缝制衣裳了,云莲儿这才答应。

    早上的日头刚高了些,芙蓉轩的马车又来了。

    现在的云守宗家到底不同了,芸娘也来过不是一两次了,故而,村里头的人也都见惯了,也没人再跟了来看热闹。

    芸娘来了,云娇当然要出去待客。

    她还没给芸娘见礼呢,芸娘就一脸担忧地看着她的手关心道:“娇儿的手还疼吗?好些了吗?”

    云娇笑道:“不疼了,只是一些小擦伤,并不严重。”

    芸娘不认同地说道:“我看这伤就挺严重的,姑娘家,不管伤了哪儿都是大事儿!”

    方氏也赞同地点头:“我让这丫头好好养着,这丫头非说我大惊小怪,横竖说没事儿。

    妹子进来坐,屋里说话。”

    进屋之后,春梅奉上了茶水就退下了。

    芸娘带来的丫头就将几个盒子放到了桌子上。

    方氏道:“你来就来了,还这么客气干什么?”

    芸娘道:“我得知娇儿的手受伤了,就带了些药材来,对了,这个褪痕胶是京里头的朋友送给我的,对伤口好。能淡化疤痕。”

    褪痕胶?

    这东西方氏是知道的,的确如芸娘所说,用了之后,能让有伤痕的皮肤不容易落下疤痕。

    这是这东西并不好得,一般都是宫里头赏出来的。

    “这怎么好意思呢,这东西太贵了!”

    她不敢直接说退痕胶贵重,毕竟这东西知道的人并不多,若是从她一个普通妇人口中说出来,那就太奇怪了。

    芸娘道:“并不贵重,姐姐放心给娇儿用就是了。”

    见状,方氏也不好在揪着这个话题不放了,她就问道:“你在县城,是怎么知道娇儿受伤的?”

    芸娘闻言一惊,对喔,她接到自家侯爷的吩咐之后就去准备东西了,没想借口呢?

    只是,她到底是老江湖,面色不变,借口张嘴就来。

    “昨儿恰巧咱们店儿有个伙计在白云镇走亲戚,就见着行刺的事儿了。

    可巧他还看到大少爷和娇儿了,后来他回来之后就告诉我,说见着娇儿擦伤了手。”

    方氏笑道:“原来是这样啊,那就有劳你挂心了!”

    芸娘也跟着笑道:“咱们关系这么好,这都是应该的,况且,我来也是有目的的,就想着对你们好点儿,姐姐能念着妹妹的这份情,赶紧将那水晶皂的方子卖给我吧!”

    方氏挺喜欢芸娘这份坦荡的,加之自家对这事儿也有了成算和决定,于是这次就没再拒绝芸娘。

    她道:“方子咱们家不打算卖,不过呢,咱们家没有作坊,的确做不出来太多东西。

    所以,我们家老大的意思是,咱们用方子入股,芙蓉轩出作坊人手,管售卖。”

    芸娘闻言大喜,忙道:“这感情好,入股也成啊!”

    她心中感叹,没想到云起岳才十三岁的少年,就精明地快赶上他们家侯爷了。

    “只是老大说,咱们家没有精力去管芙蓉轩一年到底是卖了多少水晶皂,收益是多少,索性就认个死股,一年三万两银子。

    芙蓉轩水晶皂的收益是多是少咱们家就不管了,即便是芙蓉轩一年能卖一百万两银子也跟咱们家没干系。”

    其实这是云娇的主意,只是出于对女儿的保护,一家人一致决定让云起岳来背这个锅比较合适。

    云娇知道水晶皂的利润巨大,可是她不想欠楚羿的人情。

    自家建个农家院子楚羿都给推荐两名工部退下来的官员,还都是两榜进士。

    而且党老先生和麻老先生更是收了大哥和二哥当弟子!

    这个情,欠大法了!

    要知道,这样身份的人定然不可能是楚羿的家奴,那么要请动这两尊大佛,也不知道楚羿拿什么代价换的。

    当初自己家救了他,也是顺手为之,并不奢求楚羿的报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