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3章发现

    更新时间:2018-08-09 19:23:53本章字数:2048字

    “守宗,你咋就这么倔呢?”

    闻言,云老汉就着急了,怎么老二就这么油盐不进呢?

    “我这都是为你好,是盼着你好嘞!你弄这大的家业,爹也脸上有光,爹也替你高兴。

    可是,你还是要顾念一下自己的兄弟,现下爹供养守礼进学有些费力,你帮着爹一起供养他进学,往后,守礼定然不会忘记你的!

    算命的先生也说了,咱们老云家祖上积德,会出状元郎的!

    你五弟是文曲星下凡,读书上有天分。

    等他考上了功名,你就是官大人的兄弟,你的小子闺女都好说亲。

    也不会有那个不长眼的见天儿地盯着你的家业不放。”

    看着云老汉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云娇只觉得好笑,不止还是她,云守宗脸上也露出了嘲讽的笑容。

    “爹,文曲星也是你家的文曲星,跟我没关系。

    我说过了,老五的前途是他自己的,跟我没半分关系。

    至于娇儿他们几个的婚事也不用您老人家操心,能嫁娶就嫁娶,不能嫁娶无论儿子还是闺女,我养着他们到老。

    至于财产,老宅几个不惦记着我就要烧高香了。

    至于旁人,我还没发现惦记我这点财产的。

    不过二百亩田地,也没什么好惦记的。”

    “你……”

    云老汉被云守宗堵得没话说,一张老脸憋闷地通红。

    他本不想要开这个口的,可是,他那儿刚给云守礼交了一两银子的小灶钱。

    今儿守礼又托人带信回来,要他明儿给送五两银子去,说是同窗要带他们去县城拜访一名举人老爷。

    说这位举人老爷对应试最有心得,几人准备凑钱买一份上好的笔墨纸砚送去……

    可他手中并没有啥银子,银子都是陶氏拽着在。

    这不,他来云守宗家,就是陶氏在家闹的结果。

    一想到小儿子,云老汉还是忍着气,继续劝道:“守宗,你租了个院子养着四个不相干的外人,还给他们买了一房服侍的人。

    可守礼是你弟弟,你愿意看顾外人,也不愿意看顾你弟弟,你这,你这做法着实不地道啊!”

    云守宗冷笑道:“爹,我咋就不地道了?两位先生和两位老师父是来帮我建房子的,我养着他们咋了?

    云守礼是给我搬了块砖头子还是给我递了块瓦片子我要供着他?

    爹,若你今儿个跟我说的是这件事儿,我看就没必要再说下去了。

    时候也不早了,您老还是早些回去吧。”

    这就直接下逐客令了。

    云老汉气得差点没背过气去,可是云守宗面冷眼凉,他知道,今儿晚上是绝对要不到银子了。

    于是便黑着脸起身,直径往外头走去,等他迈出了门槛儿,又转头深深地看了云守宗一眼:“老二啊,你这么寡情,以后要后悔!”

    云守宗:“放心吧,后不后悔往后都不会短了您老的养老银子。”

    云老汉:……

    “老四,走了!磨磨蹭蹭的,不就是牵牛进圈吗?一点儿小事儿都干不好,我养着你做啥?”

    他骂完,云守祖就从黑暗中走了出来,嘿嘿笑道:“爹,我这不是想着用了二哥家的牛一天了,帮着给牛喂一点儿草料吗!”

    说完,他又笑眯眯地跟云娇等人打招呼:“二哥,二嫂,娇儿侄女儿,我跟爹就回去了,你们不用送。”

    呵……

    脸真大,说得好像他们家人非要送似的。

    云娇注意到云守祖的衣襟和手上都沾着草屑和新泥,就知道,唐水说的那件事儿,云守祖已经干了。

    看着两父子急急而去的背影,直到他们消失在夜色中,阿贵才从牛棚出来。

    “老爷,是这个。”

    一家人进了堂屋,又把堂屋的门给关上了,阿贵在才从怀中掏出一个木盒子来。

    木盒子上还有泥土和草屑,方氏将盒子接过来,用帕子擦干净,然后打来看。

    见里头装着一枚血红的印章,上面雕刻着精美的山水。

    方氏疑惑地道:“上品鸡血石,成色和质地都难得,只是光凭这块石头的价值,是不足以让你获罪,甚至牵连到全家都去流放。”

    只是,当她看到印鉴上的字时,脸色顿时大变。

    “庭翁!”

    方氏和云守宗回乡之前是做过功课的,这九晋县的县令姓刁,名旭安,字庭翁!

    云守宗也变了脸色。

    鸡血石并不能将他送进牢房,可是偷盗,私藏县令私人印鉴,不但能将他弄进牢房,只要幕后的人想,的确有把他们家弄流放的可能。

    “庭翁是谁?”能让自己父母大惊失色的名字,定然不是小人物。

    方氏道:“是本县的县令!”

    云娇若有所思道:“难怪今儿唐水哥说,那个济仁堂的管事提到了前些日子来咱们家拿咱们的捕快。

    可是,若是捕快的话,什么会有县令的印?

    若说两个捕快因为没将咱们拿回去就记恨上了咱们,继而竟然冒着偷盗县令私人印鉴的风险来栽赃咱们,风险太大,这绝对是不可能的!”

    云守宗道:“娇儿说得对,不过咱们现下去查也查不出个所以然,只能以静制动。

    牛棚那里,咱们重新藏个东西吧,也免得到时候云守祖带人来了失望!”

    云娇赞道:“行,总不能让他白忙活是吧!”

    方氏道:“可是咱们家没有差不多的盒子!”

    云娇忙道:“有,娘,你不记得了,楚羿送给咱们的一堆东西里头,不就有上好的红漆木盒吗?”

    方氏想起来了,忙回屋去找。

    楚羿送的那几套箱子,是从大到小都有,像装印鉴那样巴掌大的小盒子也有。

    很快,方氏把盒子拿来,云娇想了想,就对方氏说道:“娘,东西我来装!”

    说完,她就从方氏的手中接过红漆木盒,然后跑回了自己屋里。

    她这调皮的做派,让堂屋中沉闷的气氛终于散了些。

    云守宗吩咐阿贵:“按照咱们之前说好的,你去把事儿办了吧。”

    “是老爷!”阿贵将盒子揣在怀中,躬身退下。

    等他走了,方氏就道:“他爹,云守祖不能留了。”

    竟然想要他们一家被流放,这次,云守祖再次触动了方氏的底线和逆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