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8章枕边风

    更新时间:2018-08-09 19:23:54本章字数:2096字

    芸娘将芙蓉轩的事儿安排妥当之后就去了京城,同时派人去云家给方氏捎了个信儿,说她有事外出,若有事儿的话可以找芙蓉轩的谁谁谁来办云云。

    这都是后话,且先不提。

    且说县衙里头,上下忙了好几天,终于把刺杀镇远候的案子了了。

    整个县衙,上到县令,下到衙役都像是脱了层皮似的。

    还好新上位的侯爷年轻,心地柔弱善良,并没有怪他们个督查不严保护不力的罪过。

    要不然,他们整个县衙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侯府派来监察他们办案的侍卫走了,案子尘埃落定,两名刺客判斩立决,已经上呈刑部审核,只等皇帝勾红圈了,就能开刀杀人。

    刁旭安紧绷的神经终于松弛了下来,虽然他不止乌姨娘一房妾氏,但是架不住乌姨娘温柔小意。

    虽说有着六个月的身子,但她口活儿好,还安排身边两个水灵的大丫头跟她一起服侍刁旭安。

    掉进温柔乡里头的刁旭安在她的院儿里头放松整整两天,哪儿也没去,这两天里头,乌姨娘主仆三人,变着花样儿服侍他,直把刁旭服侍得魂儿都丢了好几回。

    乌姨娘惯会看刁旭安的脸色,这会子趁着刁旭安舒爽过了的劲儿,就嘤嘤地哭了起来。

    刁旭安忙问:“哎呦我的心肝,你这是咋的了。”

    在公堂上威风凛凛、冷面无私的刁大人,此番袒胸露怀,衣衫不整,怀中还搂着个酥,胸半,露的有孕妇人,竟跟那烟花柳巷中的恩客一般。

    乌姨娘轻轻拭泪,道:“还不是我那不成器的兄长惹的祸事,之前大人不是给了他一个差事办,就是把您才得的那方鸡血石拿去雕刻成私印。

    可我那兄长,竟将雕好的私印给弄丢了!

    大人,那可是您的私印啊,万一,万一被那个心怀不轨的人得了去,给您招惹了麻烦,我那兄长就算是万死也谢不了罪。”

    刁旭安闻言就抓了一把五姨娘因怀孕而涨大的胸口。

    捏得乌姨娘忍不住娇啼了两声,刁旭安就越发的得意了。

    “我当是什么事儿呢,原来是这事儿啊,简单,等会儿我就吩咐余捕头去白云镇去找你大哥。

    让你大哥把前因后果好好跟余捕头说一说,再排查一番,只要不是丢在什么没法子找的犄角旮旯里头,定然能找印鉴的。

    即便是找不着,一枚私印而已,这事儿可大可小,丢了就丢了,难道你家大人我还会因为丢掉一枚私印而丢官不成?

    来来,让大人给你含一含,儿子往后又不喝你的奶,省得你涨得难受……”

    乌姨娘躲闪着刁旭安,但她的躲闪,无疑跟火上浇油似的。

    “呜……大人,兄长说有些眉目了,那枚私印就在侯爷被刺那天丢掉的。

    当时他刚取了私印回铺子,哪知道闯进来两个人,等这两个人走了之后,大人的私印就不见了……呜……”

    县衙后院儿里头有个小佛堂,刁旭安的正室夫人葛氏不管家,成天就在佛堂吃斋念经礼佛。

    现在,她就跪在佛前,一边念经,一边拨弄佛珠。

    她看起来有些苍老,眉宇间总是有一股子散不开的忧愁。

    这时,一名穿着葱绿衣裙的丫头走了进来,在她身后两步停住,躬身禀报道:“夫人,几位姨娘要见您,都在佛堂外头等着呢。”

    葛氏缓缓睁开眼睛,叹了口气道:“让她们去我院子里头等着,别在这里打扰了佛主清静!”

    丫头应声而退:“是,夫人!”

    一刻钟之后,葛氏的院子里头,前厅坐了几个穿红带绿,头上布满珠翠的年轻妇人。

    这帮人看到葛氏一进来,就忙起身,还没行礼呢,就开始叫屈起来。

    “夫人,您可要给咱们做主啊,大人在衙门里头不分白天黑夜地忙了那么些天。

    可是一进后院儿,还没歇着呢,就被乌氏那贱人给勾到屋子里头去了。”

    “可不是,也不知道那主仆三人使了啥下流手段,尽让大人两天都没出她的院儿门。”

    “关键是,这两天,不管白天黑夜地要水,她……她这不是要掏空大人的身子么?”

    “夫人,您可得拿出当家夫人的谱来,您才是正经八百的县令夫人,怎么能纵容那样的妖孽来败坏咱们家大人的身子骨呢?”

    一帮女人梨花带雨,理直气壮地看向葛氏,葛氏只是淡淡地撇了她们一眼,只不屑地笑道:“当家夫人?等你们都把我当成当家夫人尊重的时候再开口提这几个字。

    至于大人那里,争不争得到都算你们的本事!

    来找我有何用?

    都走吧!”

    说完,葛氏便再不看她们一眼,冷笑着进了内室。

    她的两个大丫头,就向众人行礼,语气冷淡而疏离:“请各位姨娘回屋吧,别打扰了夫人休息。”

    这帮莺莺燕燕还能怎么样?

    只能不甘地退出了葛氏的院子。

    回到自己的内室,葛氏叹道:“散吧,散吧,这个家散了也好。”

    帮她捶腿的丫头闻言一惊,却又不敢细问,值得默默地帮捶腿。

    葛氏却继续道:“香芹,去把我存放你们卖身契的匣子拿来。”

    香芹闻言顿时脸色惨白,她忙跪下来磕头如捣蒜:“夫人饶了我罢,千万别把我卖了,求求你了夫人!”

    葛氏抬手抚着她的头笑道:“傻丫头,你伺候了我十几年,我怎么舍得卖了你?

    不过是发还你和翠香连同阿牛、阿虎的卖身契。

    你们拿着卖身契,就立刻去消了卖身契,再分别缔结婚书。

    阿牛和阿虎两个孩子也老实成重,配你和翠香还是不错的。

    我这儿还给你们两个丫头准备分别准备了一份嫁妆,给阿牛和贵分别准备了一分安家费。”

    香芹大惊,之前夫人说什么散了,现在马上就说要发还她们的卖身契,给她们安家银子。

    夫人到底想要干什么?

    葛氏却催促道:“还不去拿?这事儿得赶紧去办……我怕,若是晚了就没机会了!”

    香芹虽然听不懂葛氏在说什么,但是一向以葛氏为主心骨的她还是照办了。

    葛氏将他们四个人的卖身契拿出来之后,就对香芹说道:“你去把他们三个找来,给我磕个头,敬一杯茶,当是我给你们成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