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7章祸移

    更新时间:2018-08-09 19:23:54本章字数:2058字

    云老汉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张管事都被云守祖给蠢哭了,忙辩解道:“陈捕头,伯我没有跟他合伙,这事儿真是他来告诉我的!

    你们好好查查他!一定要查查他!

    说不定东西是他偷的!”

    闻言,云娇就在心里头给张管事点了个赞,竟然把他们家要说的话给说了。

    正好,他们家也省事儿了!

    一听到张管事提议查云守祖,里长和云家族长相视一眼,云家族长率先站出来宣布:“从此刻起,云氏一族将云守祖逐出宗族!云守祖再不是我云氏一族的人!”

    里长也道:“如此奸猾,连自己血亲也要陷害的奸险小人,我槐树村也要不起。

    我宣布,从此刻起将云守祖逐出槐树村,云守祖不在是我槐树村的人!”

    “好!”

    “就是该这样!”

    “这样的毒瘤不能留在咱们老云家!”

    “也不能留在咱们村儿!”

    云老汉接连被打击,现在自己的儿子又被宣布逐出云家,逐出村子。

    陶氏直接尖叫起来:“凭啥!明明是老二陷害的老四,凭啥要把老四赶出去,要赶也是赶老二!”

    云家族长冷冷地道:“守宗早在二十年前就在你家的要求下划出了族谱,本就不在族谱中,怎么赶?

    你家老五可是要考童生的,家里头有人犯事儿坐牢,可是没有资格参加童生考试的!”

    族长的话如同惊雷,在云老汉和陶氏的头上炸响。

    老五!

    对,还有个老五!

    “云守宗你这个杀千刀的,你这个黑心烂肥肠的东西,竟然陷害你弟弟,你不得好死……”

    陶氏凄厉地哭嚷起来,瘫坐在地上指天骂地地咒云守宗一家人。

    云家族长直接下令:“把这个疯婆子押到祠堂外头跪了,啥时候清醒了啥时候再拎走!”

    云老汉慌神了:“大哥,陶氏她身子骨不好……”

    族长恨铁不成钢地道:“你家弄成这样,就是陶氏不贤!

    她但凡能有点脑子,有点心胸,你家就不会闹成这样!

    你要是要她,可以,只是我们老云家没有这样的媳妇,你们这一房就都划出去,我就管不着你家的破事儿了!”

    闻言,云老汉正个人都不好了。

    他晃了晃,眼前有些发黑,好容易,才勉强撑住自己。

    紧接着,族长又道:“你家还有个老五,我把云守祖逐出了家族,可是他跟你还没有分家!”

    云老汉这才猛然惊醒,他虽然心疼,毕竟是自己的儿子,可是想到马上就要考童生的守礼,云家要飞黄腾达可就靠着他了,不能出岔子。

    于是一咬牙,就道:“从今日起,我同云守祖断绝父子关系,云守祖不在是我家的人!”

    云守祖闻言就瘫了,他不可置信地看着云老汉:“啥,爹,你说啥?”

    云老汉撇开头,不看他。

    捕头心里头烦躁着呢,想着这事儿咋交差,可没工夫看他们上演亲情大战。

    手一挥道:“去搜云守祖的住处!”

    闻言,想这自己藏在屋子里头的十两银子,云守祖忙道:“不能搜,我没有偷,在他们家,你们拷问云娇,一定是云娇这丫头藏起来了。”

    云娇不过一个六岁的小丫头,他竟然出口就是拷问。

    云起庆和起祥两兄弟听了就忍不住了,加上云起山和云兰儿,四个小的冲上去就围着云守祖揍。

    饶云守祖是个大人,可在突如其来之下,加之他又心慌,竟让四个小的得了手,被他们推倒在地,骑在身上揍。

    云守祖被揍得嗷嗷叫唤。

    捕头已经带着人去了老云家,只留两名捕快守在原地。

    云起祥几人揍够了,见要去搜老云家,就放了云守祖,跟着大家伙儿一起往老云家去了。

    云守祖被揍得跟头猪似的,柳氏哭嚎着将他扶起来,夫妻两也忙往老云家赶去。

    云守祖惦记着他藏着的银子,柳氏惦记的是她藏着的鸡蛋。

    至于旁的,两夫妻竟啥都没想。

    一时间,云守宗家门口的人都走光了。

    就剩下两名面面相囧的捕快,党老先生,以及张凌等人。

    张凌见云娇家这儿暂时没啥事儿,也跟着往老云家去了,毕竟侯爷是让他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再自报家门。

    他走了,但该隐藏起来保护云娇家的侍卫还是留在原来藏身的地方没动。

    云守宗也没理会两名捕快,只是拱手向党先生道:“让先生见笑了!”

    党老先生原本还想着用自己的身份把云守宗一家人保下来,没想到这件事到后来竟峰回路转,这个结果令他欣慰。

    他道:“没事就好,有奸人陷害,又不是你们的错!没有什么见不见笑的。”

    难怪云守宗前几天送了几牛车的东西到他们的宅院放着,原来是知道会遭遇今儿这一出。

    这一家人有勇有谋,遇事不怕不慌,他愈发高看一眼了。

    “你们就先去我哪儿吧,这里先放着,少不得要请他们县太爷有个说法再收拾!”

    说完,他便从怀中拿出一张帖子来递给一名捕快:“请把这张帖子交给你们家大人,就说党某在寒舍布茶等他一叙!”

    因着知道下面这些小鬼难缠,党老先生还塞给两人一人一块五钱重的碎银子,继续道:“你们只管将帖子送到你们家大人手中,你们家大人一定会赴约的。

    你们家大人来了,老夫还会给二位谢银!”

    闻言,两人对视一眼,其中一名捕快就将帖子放到怀中,朝党老先生拱手道:“多谢老爷子赏,某家这就去帮您送帖子!

    只是老爷子家住何处,容某家先去认个门儿!”

    党老先生道:“走吧!”

    一行人往党老先生住的院子走去,到了地方,那名捕快才告辞离开,另外一名捕快则守在那里。

    云守宗等人无心去老宅,看热闹,于是便去堂屋坐了。

    这边见老二没事儿,云守光也带着长工们下地去了,云守耀也去地头了。

    至于云守祖的下场,在他们眼中,还真没有云守宗家的庄家来得重要。

    这一家人淡定了。

    老云家这边却闹腾开了。

    在众目睽睽之下,捕快们在云守祖的枕头里头,搜出来一个红色的木头匣子。